波音 737 之祸:裁员资深研发、外包时薪 9 美元

阅读数:5494 2019 年 7 月 2 日

波音 737:停止起飞

2019 年 3 月 10 日,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一架波音 737 MAX 8 客机在飞往肯尼亚途中坠毁。机上有 149 名乘客和 8 名机组成员,无人生还。2018 年 10 月 29 日印尼狮航波音 737 Max 坠落,189 人罹难。两起致命坠机事件后,波音 737 Max 被全球各大航司停止运行。

事件发生至今,已经演变成了一场闹剧:”波音宣布 737 Max 软件修复计划“、”波音 737 Max 推迟软件修复“、”波音称部分 737 Max 机型有不合格零件“、”波音 737 Max 发现新的缺陷“……停飞 3 个多月,波音 737 Max 的复飞遥遥无期。更大的问题在于,即便它真正获准复飞了,还有人敢乘坐吗?

回顾波音 737 Max 的两次致命飞行,一个自动控制下压机头的名为 MCAS 的自动纠正失速系统受到了最大的诟病,它被认为是造成两次空难的嫌疑人之一。是什么让一家曾以精心设计著称的飞机制造商犯下基本的软件错误导致两起致命事故?

波音的资深工程师认为原因之一可能是软件外包,而将软件外包的起因则是波音裁撤资深研发以削减成本。

时薪 9 美元的软件外包?

《彭博社》日前在一则报告中指出:波音 737 Max 把软件系统外包给了印度外包公司HCL和 Cyient 的软件工程师,比起美国正职软件工程师每小时 35 至 40 美元的工资,印度外包的时薪只需要 9 美元。更进一步,波音的分包商与供应商同样选择将工程外包到印度,降低成本以保证利益最大化。

1

印度 IT 外包公司 HCL 在美国拥有 1.5 万名员工,分别来自 114 个国家。如同中国主导全球制造业市场一样,印度一直是全球 IT 服务市场的领头羊,在印度软件业每年吸纳就业人数达到 250 万人。目前,越来越多知名美国飞机制造商及其分包商,都在依靠临时工以时薪计算的方式进行软件开发与测试。但遗憾的是,开发与测试人员往往来自那些缺乏航空发展背景的国家,尤其是印度。

前波音公司软件工程师 Mark Rabin 表示,来自 HCL 公司的编码人员们通常会根据波音方面制定的规范进行设计,但“这一点仍然存在争议,因为外包方的代码编写效率要远低于波音工程师的代码编写效率。”他还回忆称,“当时由于代码经常无法正确完成,因此工作人员经常需要反复修改。”

波音公司对开印度外包人员的培育似乎还带来了其它收益。近年来,波音接连拿下几笔印度的军用与商用飞机订单,例如 2017 年 1 月价值 220 亿美元的 SpiceJet 公司供应订单。这份订单当中包括 100 架波音 737 Max 8 喷气式客机,代表着波音方面有史以来拿到的数额最大的印度航空公司订单。顺带一提,在此之前印度市场一直由空中客车公司所掌握。

为此,波音公司回应彭博社的调查,表示他们并没有依赖如 HCL 和 Cyient 的公司研发“机动特性增强系统”(MCAS)。HCL 同样表示波音 737 Max 机型的问题与其无关。

然而,调查发现,HCL 和 Cyient 的工程师纷纷在个人简历上加上 737Max 的工作经验,证实 HCL 的工程师曾协助研发和测试飞行显示器软件,而 Cyient 的员工则协助处理飞行试验设备。

前波音飞行控制软件工程师 Frank McCormick(后在多家监管机构及制造商担任顾问)指出,波音方面的想法是“供应商们都是专家,他们将负责打理所有工作。但这完全就是在胡说八道。”

销售诉求是波音将大量工作外包至海外的另一大重要原因。为了换取 2005 年印度航空公司数额达 110 亿美元的订单,波音公司承诺向印度企业投资 17 亿美元。这对于来自印度的 HCL 以及其它软件开发商而言不啻为一大福音。以 Cyient 公司为例,其工程师广泛接触计算机服务行业中的各个领域,但在航空方向上却没有多少经验。

Cyient 官网 的飞机发动机模型

实际上,波音公司的竞争对手也同样在一定程度上引入了离岸外包团队。除了支持销售活动之外,各大飞机制造商还表示,全球设计团队的建立能够通过全天候工作实现效率提升。然而,长期以来外包一直是不少波音工程师心中的痛,除了担心失业问题之外,他们还抱怨称这种方式带来了不少沟通层面的问题与错误。显然,波音 737 Max 的致命坠机原因在这背后变得有迹可循。

裁撤资深研发削减成本得不偿失

自 2013 年以来,波音公司在美国华盛顿州裁减了数千名工程师和技术人员,除此以外,还将其他人转移到工作权利州 (即非工会州) 成本较低的工作环境中。

如果只是单纯的裁员还能理解,但是波音削减的幅度太大了。在 737 和宽体客机推出时,还有数千项任务尚未完成。波音公司不得不匆忙完成坡道上的工作,以维持交付进度。此后波音不得不雇佣退休和失业的工程师和技术人员,作为重建部队的承包商。

而在更早的八年前,就在波音公司刚刚开始研发 Max 这一对应竞争对手空中客手 SE 系列机型的产品时,就有工程师抱怨称管理人员提出的种种限制性要求可能给产品带来额外的时间或者成本因素。

波音公司前任飞行控制工程师 Lick Ludtke(于 2017 年离职)指出,“波音当时正在采取大家能够想象到的几乎一切手段降低成本,包括把大量工作从人力成本高昂的普吉特海湾(周边城市包括西雅图等,人口约 400 万)转移到其它地方去。如果从商业的角度考虑,那么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作法似乎削弱了普吉特海湾这边设计师们的设计能力。”

前软件工程师 Rabin 回忆称,一位经理曾经在某次全体会议上表示,波音公司的产品已经非常成熟,因此不再需要高级工程师。于 2015 年被解雇的 Rabin 表示,“我对此感到相当震惊。当时会议室里坐着几百位高级工程师,而公司居然直截了当地通报称不需要我们。”

波音公司在 2010 年曾发布了 1000 份裁员通知,而这些被裁减的人大部分在 IT 部门。该公司当时拥有 158,500 名员工,其中包括 18,000 名工程和技术人员,但他们计划是削减 10,000 个工作岗位。一位前波音软件工程师在 2015 年表示,企业将裁掉 90% 经过了熟练培训的员工,用“外包”来代替他们,从而缩减开支。

更有甚者,在 2017 年,光是上半年波音公司就通过关闭空缺职位、买断工龄和解雇的方式裁减了超过 6000 名员工,占员工总数约 4%。如果只是在新飞机的研发周期完成以后进行裁员,倒也无可厚非。但事实并非如此,Reddit 上经常有人发帖询问:”波音公司裁员是怎么定的?是在项目结束时裁员吗?针对的是最资深的人还是赚钱最多的人或者新人?“。而得到的回应通常是:”波音每年都在裁员,单纯是为了节省成本而已。“

软件外包,靠谱吗?

由于美元在国际市场上一直拥有强劲的购买力,因此促使美国企业寻求离岸外包渠道的一大重要因素体现在价格层面。过去,印度工程师们的时薪约为 5 美元;直到现在,这一数字也仅仅上升到 9 美元或者 10 美元;而相比之下,在美国拥有 H1B 签证的开发工程师时薪一般在 35 美元至 40 美元。但一家外包公司的高层表示,由于需要严格的监管,这种看似廉价的外包方式的实际成本约为时薪 80 美元。

HCL 公司副总裁 Sukamal Banerjee 表示,HCL 在美国拥有 1 万 8 千名员工,在欧洲则拥有 1 万 5 千名员工。HCL 是一家全球性企业,拥有深厚的计算专业知识。其能够赢得波音公司的业务,靠的也正是可观的技术积累,而不单纯是价格。他表示,“我们拥有强大的研发背景。”

但外包给 HCL 后,787 机型的发布延后了三年,且最终投入较 2011 年初始预算额度超出数十亿美元,造成这种状况的部分原因正是外包策略引发的混乱。在 2015 年出任公司 CEO 的波音工程师 Dennis Muilenburg 的带领下,航空业巨头表示计划将把最新机型的研发重心再次转移回内部。

在过去 10 年间,IT 服务业为印度贡献了超过 5% 的 GDP,除了 HCL、Cyient 之外,还有一家号称印度 IT 之王的外包公司——Infosys。全球 40%的银行用户受惠于 Infosys 的 Finacle 银行系统,它与主宰印度软件出口行业的其余 4 家公司(其中就包括 HCL)一道,将美国和欧洲客户所做的工作的 70% 转移回印度。

但近年来看,软件外包的效果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2010 年,新加坡交易所(SGX)与 HCL 公司签订五年年外包工程的合约,价值 1.1 亿新元。2014 年 11 月 5 日,新加坡证券交易所(SGX)业务系统中止了将近三个小时,因其数据中心无法应付由雷击引起的电压波动而停电宕机,并且导致其切换到辅助数据中心的数据不完整,被金融管理局严厉谴责。

而美国本土的高级外包公司埃森哲则在今年 4 月份被告上法庭:客户认为埃森哲在负责该公司的在线业务转型相关项目中存在严重违约行为,两年花费 3200 万美元(超过两亿人民币)仍然无法交付合格可用的网站或者 APP,并在项目中发生多次欺骗行为,代码编写存在适配问题、可扩展性差、代码质量差、缺乏测试等种种严重问题。

更有甚者,印度外包公司瓜分了大部分的美国 H-1B 签证,还利用收费培训和注水简历招募员工,游走在灰色空间。其培养的外包研发游走在硅谷各大公司,却好像被划分成了”永久下层阶级“,据悉谷歌此前合同工的数量首次超过了正式员工数量,这些员工的技能水平不够扎实、也享受不到硅谷的福利,好像一群隐形人。

结语

曾经,波音以精心设计著称,其软件化转型之路更是被视为传统企业的数字化典范,具有 7000 多种自主开发软件。但随着波音 737 Max 的两次坠机事件,一切显得如此的苍白。人命大于天,对于安全性要求如此之高的飞机软件,为了压缩成本而选择外包是否太过草率?

当资深研发沦为软件外包的牺牲品时,我们又该如何自处?未来中国软件开发,会将目光放到东南亚地区吗?值得深思。

收藏

评论

微博

发表评论

注册/登录 InfoQ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NanCo 2019 年 07 月 08 日 17:12 0 回复
幸好因为国家安全,没把这活包给中国,否则就是中国的外包公司背锅了。
小智 2019 年 07 月 02 日 17:20 0 回复
时薪9美元,按照996算是多少钱一个月?
额~9美元是按照波音公司算的,外包公司拿了大头,应该低很多吧 0 回复
14k ~ 15k / 月 0 回复
没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