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最高法院是否可以限制云计算?

  • Michael Stiefel
  • 盖磊

2018 年 2 月 10 日

话题:云计算架构

看新闻很累?看技术新闻更累?试试下载 InfoQ 手机客户端,每天上下班路上听新闻,有趣还有料!

美国最高法院将做出的一项判决,可能会彻底改变云计算的未来。美国的公司将需要向执法机构提交其存储在境外服务器上的数据。如果该判决成立,那么美国的企业可能无法为其它国家提供多种云计算服务。

美国国会已就更改该即将提交审查的法律举行听证会。目前法律依然尚未更改。如果最高法院裁定数据必须移交,那么对于法律是否以及何时会发生变化,以及对于新法律的实际内容,其中依然存在一些不确定性。当然,新法律仍需做进一步的释法和诉讼。

法律情况

2013 年的美国联邦贩毒案曾授权去搜查 Microsoft 存储在爱尔兰的电子邮件。联邦检察官表示,由于 Microsoft 是位于美国的企业,检察官有权调用这些电子邮件。但 Microsoft 认为,对于生成并存储在美国境外服务器上的数据,搜查令并不具有强制力。企业争辩说,向联邦检察官上交这些电子邮件,可能会违反所在国的法律。

争议所基于的法律是 1986 年颁布的存储通信法(Stored Communications Act of 1986)。该法律的颁布要早于现代互联网的出现。争议所针对的条款,是第 2703 条对“电子通信服务”和“远程计算服务”中强制 ISP 公开客户或用户信息的规定。

微软就搜查令提出了质疑,但在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败诉。微软向第二巡回上诉法院提出上诉,法院宣布搜查令作废。裁决存在分歧,上诉法院整体拒绝重审案件。有一些意见支持重审,并谴责了在没有任何“严重、合法或重大隐私权益”的情况下,对调查工具做出限制。也有一些意见认为,Microsoft 在境外存储数据是一个商业决策,不应受美国法律的约束。

司法部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诉。最高法院已同意在 2017 年 10 月受理此案

并非只有这四位上诉法院法官认为现行法律没有错误。2018 年 2 月 3 日,联邦地方法官发表了一份法律意见书,要求Google 交出存储在境外的电子邮件。司法官明确不同意第二巡回上诉法院最初裁决的法律推理。

美国国会

由于 1986 年的“存储通讯法案”是美国国会制定的立法,国会有权修改或替换法律。去年,国会众议院参议院两院都对修改 1986 年的“存储通讯法”举行了听证会,但没有通过任何立法。

对 Microsoft 的支持情况

今年 5 月,“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European Union 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将正式生效。Microsoft 和 Google 可能会身处一种隐私和刑事调查相互冲突的境地中,这是由不同法律领域中的不同法规所界定的。一旦违反法规,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处罚。

目前已签署了超过 23 份支持 Microsoft 的“法院之友”(amicus brief),其中包括一些欧盟立法者、法律专家以及美国国会会员。签名者还有一些美国和欧洲立法者,一些技术公司(其中包括 Google、Apple、Facebook 和 Amazon)、贸易团体、支持团体、媒体组织、学者、科学家和律师。

榜单中的福克斯新闻和美国公民自由联盟,说明了支持群体的多样性。而其中还有很多非美国国内团体,表明了在国际上的影响。

欧盟委员会表示,它也将提交一份“法院之友”,意在向美国最高法院解释欧盟的数据保护规则。欧盟委员会表示,它的“法院之友”并不对任何一方持支持态度。

最高法院的问题

法院必须依据的这份法律,其所基于的技术状况与现代技术有 30 年的差距。他们可以严格按照原有条款适用法律,也可以使用现有法律的原则去适应新情况。前一种方法的问题在于忽视了出现的新问题。一个例子就是,治外法权是否适用于数据这样的非物理对象,或者是否适用于分布于全球的云数据。根据目前第二上诉法院对 Microsoft 案的裁决,为了获得美国公司在境外所在国存储的数据,即便犯罪发生在美国,并且受害者和被告双方都是美国公民,这还需要所在国和美国之间具有“司法互助条约”。由此,一些国家会建立数据避难所,类似于现有财政和避税天堂。

法律学者已经就这些问题进行了辩论,但迄今为止法院尚未解决这些问题。在历史上,窃听问题类似于当前的情况。最高法院花了 40 年的时间,才使美国第四修正案适用于非实质性非法侵入,并宣布无证窃听是不合理的搜查。当前技术变革的速度要远大于 1928 年。

Microsoft 的案例提醒人们,软件世界并非存在于社会真空中。

查看英文原文: Could the United States Supreme Court Constrain Cloud Computing?

云计算架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