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写下第 1 行代码到拿下谷歌百万年薪 ,我是如何在 8 个月内做到的?

阅读数:5204 2019 年 10 月 8 日 08:04

从写下第1行代码到拿下谷歌百万年薪 ,我是如何在8个月内做到的?

本文作者非计算机科班出身,在写下第一行 Javascript 代码后不到一年,他先后收获了来自谷歌、Lyft、Yelp、云计算独角兽 Rubrik、IBM 人工智能和 JP Morgan 的录用通知书。他的求职经历可能会对你找工作有所帮助。

我希望我的故事能够激励当今的软件工程求职者,尤其是非传统背景的求职者。

你可能会有疑问:“我也能做到这一点的可能性有多大?”因此,我会尽量把自己做决定和思考的过程讲得更具体一些,并尽量联系更多细节。

但我必须承认,我可能因为以下几点得到特殊的优待:白人、异性恋、男性,拥有美国 Top20 大学的学士学位;在湾区工作了三年之后,我也建立了自己的人脉网络。

每个求职者的经历都不一样,但我希望我的经历中能让你有所收获。

决定冒险一跃

2018 年 7 月 29 日,我做出了一个不太理智的决定。

当时我有两个选择:1)为一家高速增长的广告技术公司担任幕僚长(Chief of Staff);或者 2)参加一个编程“训练营”。幕僚长这个角色很有“钱景”,而且几乎可以肯定是通往硅谷快车道的一张非同寻常的门票。相比之下训练营看起来既昂贵又冒险。

五周前的 6 月 24 日,我写下了第一行 Javascript 代码,那时我并没有打算成为一名工程师。我已经拥有一个经济学学位,并在非营利组织担任了三年非技术管理顾问,我只是想让自己在湾区应聘那些需要与工程师协作的工作岗位时,能够显得更有吸引力。

实际上,成为一名工程师似乎是一个完全不切实际的想法。我曾听说,有人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借助训练营或自学做到这一点,但我很难相信自己也能做到。我认识的大多数工程师都拥有四年制计算机科学学位,多年的工作经验,而且似乎会说一门外语。我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学会所有这些呢?此外,这样做需要我放弃迄今为止在运营和战略领域的职业生涯——这是一个成本极高而回报并不确定的选项。

反之,幕僚长这个职位对我来说就像是美梦成真了。在公司即将进行的收购会议中,我将成为“会议室”里资历最浅的成员,大约要年轻 10 岁。薪资谈判比预期的要顺利,看起来我可能会在几年后接手自己的一个部门。

但是,我一旦开始编写代码,就不想停下来。我喜欢技术上的挑战,为能在如此令人生畏的领域取得进展而兴奋不已,而且我寻思着,发展第二套专业技能,可能会让我为另一个不同寻常的有影响力的职业生涯做好准备。有一个来自内心的声音也在问我自己,成为一名工程师,是否会像成为一名专业人士一样,带来个人的转变:如果我能成功地学会编程,我还有什么学不会?这种态度,甚过其他任何事情,它将成为我这次冒险的主旋律。

我先参加了一个在线课程,在连续三周、每周编写大约 40 个小时的代码后,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申请了 Hack Reactor (一家编程训练营),我听说它是“训练营中的哈佛”。就在我收到幕僚长录用通知的那个星期,我也侥幸通过了训练营的入学考试。

经过 72 小时的自我灵魂拷问,并且最后一次检查了我的银行账户。我估计在 Hack Reactor 训练结束后,剩下的钱还可以承受三个月的房租和食物的开销。刚好有足够的时间找工作,我想。

所以,我选择了训练营。

我电话婉拒了为我提供幕僚长职位的广告科技公司,挂断了电话后,心中一阵复杂的情绪袭来。我有些害怕:我为了实现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而放弃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同时,我又有些兴奋:唯一挡在我和后悔之间的障碍就是冒险!

很快,我的兴奋战胜了一切。现在不能回头了——我已经在冒险的旅程上了。

学习编程

“你不必一开始就很伟大,但你必须开始学习如何变得伟大。”——Zig Ziglar

Hack Reactor 和其他“训练营”的目标都是在 3 个月内完成传统大学计算机学科在 4 年内完成的大部分工作:让学生为争夺顶级软件工程职位做好准备。

这个目标相当远大,因此每分每秒的时间都很宝贵。在 3 个月的时间里,每天 12-14 小时,每周 6 天,这个项目让我们在时间紧迫的情况下不断地完成艰巨的任务。

每次作业开始的时候,我的胃里都会出现一个令人作呕的坑:“这个作业的截止日期看起来根本不可能做到——我甚至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但不知为何,我(几乎)总是在时间快到的时候拼凑出一个可行的解决方案。在做了足够多的练习后,我开始把胃里的那个坑和兴奋感联系起来——挑战看起来越不可能,找到解决方案就越令人感到满足。

Hack Reactor 不仅教授内容,它还教授一种全新的毅力和成长心态,这个过程令人振奋。

我仍然怀疑自己能否在存款用完之前找到工作,于是我遵守最佳的学习和自理生活的习惯:为了保证能有充足的睡眠来支持艰苦的学习,我严格遵守作息时间;为了抵抗压力带来的反复疼痛、提高幸福感、支持学习,我每隔一天锻炼一次;为了提高记忆力,让每一天的学习都比前一天好一点,我每天晚上都会复习课程的核心内容,并反思进行得好的和不顺利的地方。最重要的是,为了在如此紧张的课程表中保持基本的幸福感,我每天早上上课前都会冥想整整一个小时,通常会使用内观(vipassana,身体扫描的一种形式)和仁爱技巧。

最后一个习惯可能会让一些人感到极端,但冥想改善幸福感,这背后的证据是很有说服力的,尤其是变得慈爱。我无法夸大这种做法的价值,它帮助我拥抱学习的好奇心和乐趣,而不是对训练营的挑战和就业的不确定性感到焦虑。

我也因祸得福。一场旅行冲突让我无法亲自到现场报名,所以尽管我住在离旧金山大学校园步行 10 分钟的地方,我还是不得不选择远程课程。在无需通勤、食物容易获取和安静的公寓这样的条件下,我能够每天再保证 90 分钟不受打扰的深度工作。

开头的六周包括在半完成的代码库上进行为期两天的结对编程冲刺。我们快速地重写了 Javascript 的 Underscore 库,从头构建基本数据结构,学习面向对象和函数式编程,计算时间和空间复杂度,并开发了一个全栈的应用程序,它所需的技术范围涵盖了客户端、服务器、数据库。我们 24 人的小团队在每天 10 多个小时的视频会议上彼此开着亲密的玩笑,不断成长。

三周后,我担心自己无法通过设置了一定门槛的课程中期评估,所以我给未来的自己写了一封信,解释我将如何通过评估。我提到了我现有的所有生活自理和学习习惯,我还记录了更多的内容,包括审查我没有完全理解的代码,直到我能够在心里向一个想象中的 8 岁孩子解释代码的核心概念(费曼技术)。

又过了三周,我在 24 小时内从零开始构建了第一个完整的全栈应用程序,并出色地通过了考试。大学是一种很好的教育。而这是另一个层次。

在接下来的六周里,我参加了更多自由形式的小组项目。从正向的异常行为(Positive deviance)中获得了灵感,我找到了那些在求职中特别成功的训练营校友,并与他们取得了联系。在他们的指导下,我为艰巨的技术挑战设定了严格的个人期限,选择了就业市场上的“热门”技能(比如利用 Docker 和 microservices 来进行开发工作),并在不同的项目中扮演不同的角色。我安排了一次请一位校友进行辅导的会议,并成功地在两天内实现了一项原本需要他两周时间才能完成的功能。

Hack Reactor 会从每次的训练营中雇佣一些毕业生作为临时的兼职助教来支持全职员工。毕业后,我承担了一个每周工作 35 小时、持续 6 周的职位,帮助推出新课程,进行独立研究,结合我的发现给找工作的校友讲课,并面试想进 Hack Reactor 的候选人。

我争取到了一个 6 周的职位,而不是通常的 12 周,这样我就能接触到新课程,同时避免使找工作和全天候学习推迟太多。我很感激能在工作中学习(尤其是教学能提高我自己的学习能力),微薄的薪水给了我额外两个月的生活费——这让我松了一口气!

确保拿下软件工程师工作!

从写下第1行代码到拿下谷歌百万年薪 ,我是如何在8个月内做到的?

给我 offer 的那些公司

12 月 7 日,也就是我写完第一行代码的 165 天后,我在 Hack Reactor 的工作结束了,剩下的钱只够支付四个月的房租和食物。Hack Reactor 警告其毕业生要为六个月的求职做好预算。时间所剩不多!

我写下了我的目标。虽然雄心勃勃,但成功的希望渺茫。我想要:

  • Hack Reactor 毕业生中薪酬排名前 25 位,希望年薪超过 12 万美元;

  • 最陡的学习曲线;理想职位,既拥有自主权,又能接触到经验丰富的导师;

  • 一个技术强大但以人为本的团队和公司文化;

  • 有趣而有意义的工作;

  • 后端岗位,或者至少是全栈,相对来说训练营毕业生中获得前端工作的人要多不少。

我从未想过我会得到我想要的一切,甚至更多。但求职将会如一辆跌宕起伏的过山车一般。

Hack Reactor 让我在很短的时间内打下了很好的基础,但我即使不需要几个月,也会需要好几周的全天候学习,才能在顶尖公司面试成功。

我也将不得不面对无情的、不断的拒绝,没有成功的把握。面试编程训练营还不是求职市场的主流方向,而且尽管有证据表明,训练营毕业生在面试中的表现与那些拥有四年制计算机科学学位的人一样好,但要获得面试机会仍将是一场艰苦的战斗。而软件工程面试中涉及的包罗万象的话题,意味着我永远无法完全做好准备。

当一切都结束时,我已经申请了 44 家公司,获得了 41 次面试推荐,收到了 14 次编码邀请或技术电话面试。截止到 2019 年 2 月 15 日,也就是我写完第一行代码的 245 天后,这些面试转化成了 8 次现场面试和 7 次录用通知。

从写下第1行代码到拿下谷歌百万年薪 ,我是如何在8个月内做到的?

在我编写第一行代码后仅 8 个月,16% 的求职申请都转换为了 offer

开始寻找,从失败中学习

“学习不是偶然获得的,必须充满热情地去追求,勤奋地去关注。”——Abigail Adams

找工作的头几个星期是最难熬的。整个 12 月,我只收到了少数几个编码邀请,只有 1 次来自 IBM 人工智能的面试。

我头两次带回家的编码挑战得到的反馈并不鼓舞人心。后来我被告知,我的代码“既不准确,性能也不够好”。我的第三次编码挑战持续了数个小时并且让人胆战心惊,我在只剩下最后几秒钟的时候通过了所有测试,但未能在时间截止前点击提交!

我告诉自己这是一场数字游戏,每天早上经过一个小时的仁爱冥想后,我都会花一分钟来提醒自己两件事:

  • 首先,虽然我的目标给了我方向,但是过度关注目标只会让我对我现在拥有的和我想要达到的目标之间的差距感到不满。我想要的是习惯而不是目标。

  • 其次,我认为,无论工作是什么,这段旅程的真正收获是个人的转变,而不是专业的转变。我很幸运,有几个月的时间全职学习如何去学习,我爱上了它!

我知道早期的失败可能是日后成功的种子,但它们需要特别的关照。我确保对每一次失败的编码挑战和面试都进行事后分析,然后在文本编辑器中重新把问题做一遍,直到彻底解决。一个要求在 20 分钟内快速解决的题目,我最终花了 3 天又 9 个小时!

我记下了很多新概念以及解决问题后领悟到的知识点,把它们当作我宝贵的“心智模型”的集合,我希望这个集合能够增长到足以匹配任何面试题目。我会按照一定的时间间隔不断复习这些概念,以最有效的方式把它们变为长期记忆。

对于涉及到新代码语法的那些问题,我会在限定时间的情况下重新做一遍,以确保在面试中准确地回想起来。

这些习惯不仅增强了记忆力,还建立了令人安心的信心。在钱花光之前,我不知道是否能找到工作,但令人满意的是,即使是最坏的结局(面试失败),我也会变得更好。

我养成了一个稳定的习惯,每天 8 小时,每周 5 天以上:学习和 / 或面试,诊断失败 / 成功,反思,重复。

我不断修改完善我的学习计划,首先,我对可能遇到的每一种不同类型的面试(数据结构 / 算法、前端 DOM 操作、系统设计等)中,什么才是出色的表现有所了解。然后我会估计在接下来的面试中遇到每种类型的面试的可能性,并将其与我对自己的表现的自我评估进行权衡,以决定下一步学习什么。

为了确保只使用最好的资源,我自己维护了一份由同行推荐的资源列表,它们按主题进行组织。当需要研究某个主题时,我会用谷歌做个快速搜索,向列表补充搜到的新内容,然后概览每个资源,选取其中最好的一两个,然后再深入研究它们。我会在前一天做高优先级的事情,这样第二天,我就可以从早晨的冥想直接进入 2-3 小时不间断的深度工作。

我每天还花 2-3 个小时对有吸引力的公司构建起流程,生成推荐表,并提交应聘申请。在完成一份申请时,我花的时间比我想要的还长,而且我的首选项数量有限,所以通过以下方法,我尽最大的努力提高申请到面试的转化率:

  • 在我的简历中强调结果而不是项目上下文或采取的行动,

  • 研究通过电子邮件和领英,哪个方式和信息能最快产生推荐,

  • 在电子表格中跟踪整个流程,然后

  • 跟进所有的应聘对话。

我将大多数申请视为一项实验,它们用于提高时间投资的回报。习惯在这里也得到了回报——稳步地将公司纳入我的流程,意味着,当我收到拒信时,我可以立刻展望下一个机会。

我也尽我最大的努力来安排我各个申请的时间顺序,这样我就可以先面试不太理想的公司,同时推进速度较慢的公司的流程(比如谷歌)。

事实证明,在我坎坷的起步阶段,IBM 的面试是一个亮点,但即便如此,在不确定性中坚持下去,也是一段有用的经历。它包括一次电话面试和另外三次“现场”面试。

每次面试开始的时候,我都会经历那个胃里起个坑的熟悉的感觉,心里想: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每次我都深吸一口气,提醒自己:之前每一次把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变成一种有效的解决方案都很有趣,所以想象一下,把这个风险更高的工作解决掉的话会多么有趣!

在前两次面试之后,我想知道我的兴奋感和学习取向是否具有传染性——我的面试官当然知道我没有马上得出答案,但他们似乎很享受我在接近答案时,谈话中的激情和能量是如何上升的。

离开 IBM 时,我受到了鼓舞,尽管我可能并不总是能快速完成面试,但我总是乐于在压力下分享一种成长心态。我确信这种心态帮助我得到了 7/8 的现场面试。

幸运的是,在 12 月的失败中播下的种子,终于在 1 月开花结果了。

建立动力和早期成功

“你最艰难的时刻往往会带你走向生命中最伟大的时刻。继续前进。”——Roy T. Bennet

1 月份的第一周,IBM 打来电话,提供了一份非正式的录用通知,正式的 offer 不久就会给到。我开始考虑,我是否能利用这个非正式 offer 作为一个筹码。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谷歌的招聘人员,他的反应是让我加速通过电话面试,直接到现场面试。

突然间,我开始吸引招聘人员的注意了。我立即通知了所有正在走面试流程的公司,告诉他们我得到了一份 offer。在新年伊始这样做之后,我的面试流程立刻加速了。

接下来的一周,我在摩根大通的现场接受了全部四次技术面试,这是我第一次感到自信,大部分面试都是在空闲时间里完成的。去年 12 月我所做的一切,显然得到了回报,我为此欣喜若狂。

我的谷歌现场面试是几天后。难度上体现出来的差异令人震惊。在我的第二次面试中,我表现得很糟糕,面试涉及到异步 JavaScript。

午餐休息时,我在洗手间里花了一点时间进行了一次微冥想。我想我几乎没有机会得到这份工作了,所以现在的目标变成了从我这次的失败中学到尽可能多的东西。

我知道我会在晚上做事后分析。与此同时,我向自己发起挑战,想看看在这样一个高风险的环境中,我能培养出多少感恩与平静。毕竟,我能在谷歌面试,这该有多兴奋?

这个主意似乎帮助我摆脱了困境,整个下午我都好起来了。当我离开的时候,我甚至怀抱一线希望,希望谷歌仍然可能会给我提供一份工作。

根据我的事后分析习惯,我回到家,找到了一些在线资源,帮助我从头开始构建一个 JavaScript 异步系统。第二天,我接到了 3 个电话面试,其中又是各种起起伏伏。

我在与一家安全初创公司的电话交谈中表现出色。我在与一家小型能源初创公司接触中感觉糟糕。我与云存储独角兽 Rubrik 通电话过程中,碰到了同样的提问。

Rubrik 也问了一个关于 JavaScript 异步的问题,比我前一天在谷歌面试中没回答上的那个问题更难。因为谷歌那次做过事后分析,所以这次我能够当场创新,在规定时间快到的时候冲向了终点。

面试官说我可能是该公司面试过的第一个训练营毕业生——他们通常只招名牌大学的学生——他不敢相信我去年夏天才写下了我的第一行代码。我在房间里开心地跳了一会儿舞。

接下来的一周,摩根大通打电话给我,给出了 11 万美元年薪的录用通知,没有股票或奖金。我不认为这是一个理想的 offer,我还没有达到 12 万美元 / 年的目标,但我很高兴收到了我的第一个正式录用通知。有人要付钱让我写代码!

我开始每天处理几个电话面试官、招聘人员和顾问打来的电话,而且这个过程中不可预测的跌沓起伏也还在继续。谷歌打电话给我,说现场面试好坏参半,但是我可以先进行招聘委员会面试;优步提供了一个现场面试机会;我自认为在亚马逊电话面试中表现得很好,但最后并没有得到现场面试的机会;我自以为搞砸了 Yelp 的电话面试,但最终得到了现场面试的机会。

随着现场面试来了又去,我不得不在招聘人员面前注意自己的话。这家安全初创公司表示,他们担心自己无法跟上 IBM 和摩根大通等大公司的待遇,并询问这些公司为我提供了多少薪水。

我差点就要上钩了,但顿了一下,按照 Hack Reactor 的教导,我转移了这个关于薪水的问题。“我觉得我们应该换种方式——你可以告诉我你们提供的薪水范围吗?如果在可接受范围内,我会告诉你的。”我说。“当然可以,我们的起价是 12.5 万美元。”

12.5 美元。这超出了我的目标!

我把目光移开,希望通过假装思考来掩饰我的激动。我转过身,平静地说:“如果这是你们的起价,我想我们可以谈谈。”他回答道:“oh,那太好了,我很欣慰我们还能继续讨论!”我也很欣慰,我想。

几天后,该公司正式发出了录用通知:以当前估值计算,12.5 万美元外加每年 6000 美元的股票期权。但是薪资并不是最重要的!这个 offer 对我来说更理想的是,它提供的是一个后端岗位,而且导师机制看起来非常棒。公司有大约 40 名工程师组成的团队,成员至少有两年的工作经验,他们大多来自麻省理工学院、斯坦福大学或伯克利分校等顶尖学府。这就是我想要的一切!

但这些录用通知才刚刚开始。

谈判并选择一家公司

“有效的谈判者会忽略对方的陈述立场,深入探究他们潜在的动机……他们极度好奇。”——Chris Voss

两天后,Rubrik 打电话给我,把我吓了一跳。他们也想让我成为他们第一个来自训练营的雇员。Rubrik 的估值已经达到 33 亿美元——这是一个炙手可热的新独角兽,也是经验丰富的软件工程师梦寐以求的工作场所。我和招聘人员一起笑了,为这么一家竞争如此激烈的公司需要我而欣喜若狂,然后兴奋地挂了电话,我几乎没有意识到自己错过了谷歌的一个电话。

我屏住呼吸拨了回去。招聘人员直截了当地说:“我刚从招聘委员会出来,想马上给你打电话。我们打算给你录用通知——”

我控制不住自己。我大叫一声,跳进空荡荡的厨房。谷歌!软件工程的黄金标准和最难对付的面试官已经决定要我了!然后她提到了数字,事情就变得超现实了。合计 16.3 万美元:基本工资 12 万美元,最低奖金 1.8 万美元,年(流动)股本 2.5 万美元。

16.3 万美元。

你疯了吗?我上一份报税表才申报了 7.7 万美元,这是多么微不足道的一笔钱。

接下来整个下午,我都在家附近兴奋地走来走去甚至手舞足蹈,我也打电话给我的家人分享了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好消息。

第二天早上,我又开始埋头苦干,学习谈判而不是算法。一夜之间,指导我通过面试的招聘人员成了我谈判中的对手。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孤独的绵羊,置身于狼群之中——这些都是专业人士,在持续几分钟的谈话中,数字可以带来数万美元的收益。

起初,我害怕给人留下贪婪的印象,但我的 Hack Reactor 职业教练态度坚决。她说,这是意料之中的事,除了钱,这还体现了深思熟虑,在艰难的谈话中充满信心,为工作的头几周设定一个期望。

从写下第1行代码到拿下谷歌百万年薪 ,我是如何在8个月内做到的?

通过等待和拒绝我的第一份 offer,我最终得到的薪资增长了将近 90%

接下来的几天,我与招聘人员和顾问们接二连三的电话,学习、准备并对谈判进行事后评估。我写了一页纸,预测每一次谈判的结果,并对谈判进展顺利和不顺利的地方进行事后分析,就像我对失败面试的反思一样。

我学会喜欢上谈判的过程。每一次谈话都是一个令人着迷的谜题,从高层次的策略(比如我何时以及如何分享信息)到即时策略(比如我的语气),都有层次。有这么多的应战机会尤其有趣——我有时会在一天内与多个招聘人员交谈,每个电话都是我尝试新技能、从错误中学习的另一个机会。

在大学期间,我读过哈佛谈判项目中的《Getting to the Yes and Getting Past the No》,熟悉 BATNA 和双赢解决方案等概念。但我的大部分灵感来自 Chris Voss 的《永不妥协》(Never Split the Difference),我在谷歌发出录用通知后立即重读了这本书。

我还搜索了另一位训练营毕业生 Haseeb Qureshi 的博客文章,并定期与我的 Hack Reactor 职业教练聊天。在我之前,他曾为数百次谈判提供过建议。

Rubrik 的第一个出价是 16.3 万美元,与谷歌提供的完全相同。然后 Yelp 打电话来给了我新的惊喜,他们把我的申请“升级”为非入门级职位,给我提供 16 万美元,外加 2 万美元的签约奖金,第一年的薪酬为 18 万美元。

18 万美元和非入门级职位?

在 Yelp 的面试中,我展示了我最好的表现——完成每一项挑战时都还有剩余时间,无缝适配代码以满足新的限制,并使用粗略的计算对系统架构发表评论,这似乎让面试官感到惊讶。但这并没有改变我没有任何经验的事实!谷歌和 Rubrik 立即表示,他们将准备新的 offer 报价。

最后,求职达到了高潮。

Lyft 给我发了电子邮件,要求与我通电话。到目前为止,Lyft 是我这么多次面试中最喜欢的,但我不认为我的现场表现足以让我得到这份工作。从概念上讲,我几乎立刻就解决了一个面试问题,但我的代码始终无法工作。在另一个面试问题中,我完成得比较迟,由于时间已到,我未能提交。在经过多轮日常谈判后,我终于回复了这封邮件:

“我现在要应付几个不同的电话。你介意用电子邮件告诉我这个消息吗?我猜会是拒绝,在这种情况下,我希望每次面试都能得到 1-2 句话的反馈。除此之外,感谢您抽出时间来指导我完成这个过程!”

她的回答只有一句话:“这不是拒绝:)”

什么!没有公司会拒绝我吗?我不敢相信我的首选又回到了谈判桌上。第二天我们谈了一些数字:总计 21 万美元。

21 万美元。

想到那是 Lyft,先不说钱,我真的想在那里工作!我在 Lyft 的几个朋友都是我最喜欢的人——很难说他们是更聪明还是更善良——而我的面试官似乎也是如此。

我通知每一家公司最新的录用通知已经做出,并以一周为限,希望他们能尽快给出最终 offer。我在不断的谈判中疲惫不堪,我觉得最后期限是一种很专业的方式,它给每个给我争取候选人资格的人所付出的时间做了一个限制范围,Voss 暗示,最后期限可以成为我的优势。

谷歌曾准备以 18.9 万美元的薪酬让我放弃 Yelp,但在听到 Lyft 提供的薪酬之后,表示会再更新一个 offer。Rubrik 同意通过电话协商。Yelp 和前面那家安全初创公司表示,他们无法再进一步谈判了,我也不再继续跟进摩根大通和 IBM。我唯一的另一个现场面试——优步,最终没有给我录用通知。

后来,Lyft 团队邀请我共进午餐,我为此兴奋不已。谷歌、Yelp 和那家安全初创公司的团队我都很喜欢,但 Lyft 有 9 个人愿意抽出时间和我共进午餐,他们笑得就像我已经是他们团队的一员一样。他们想把公司 2019 年的首要任务交给我,一位高级工程师告诉我,他很乐意做我的导师。Lyft 距离 IPO 还有几个月的时间。

我在这里将拥有一切:导师、在高增长环境中的机会、以人为本的文化、令人兴奋的工作,以及现在高得惊人的薪酬。

Rubrik 最后没有及时提出新的报价,而谷歌的出价为 23.3 万美元,加上 401(k) 计划和慈善比赛项目(我认为这和现金一样好,因为我赚钱就是为了给予,今年我将捐出我税前收入的 25%),之前是 21.6 万美元。这个团队的文化契合度也很好,谷歌在把初级工程师培养成顶尖人才方面是世界一流的。

我为这个决定纠结了好几天,在谷歌和 Lyft 之间摇摆不定,但我逐渐相信,撇开薪酬不谈,Lyft 是一个我不能错过的机会。我最终商定了 22.6 万美元的总薪酬方案:13.5 万美元的底薪,7.1 万美元的上市前估值,以及 2 万美元的签约奖金。在我写完第一行代码 245 天之后的 2 月 25 日,星期一,我说出了结束这一切的两个词:“我接受这个 offer。”

六个月后的现在,我在 Lyft 工作得非常开心。令我高兴的是,我早前的考虑完全正确。我的团队很支持我,我的工作很吸引人,我的报酬也很丰厚,但成为一名工程师的无价回报是我爱上了学习,现在我已经不打算离开它了。

你也在寻求软件工程师职位吗?

我整理了我用来准备面试的最重要的资源,我还为那些决定把未来收入的 10% 或更多用于慈善事业的求职者提供培训,这些课程在这里都可以访问。

注:我用笔名写作是为了在我的个人生活和作为一名求职教练的成长之间保持一点距离。

我在本文中分享了具体的薪酬信息,原因有两个。首先,我希望这篇文章对非传统背景的求职者尽可能有用,他们中的许多人可能不太熟悉这些数字。第二,分享工资是一种对抗薪酬不平等的方式,这种不平等会伤害到每个人,尤其是少数群体。

与薪酬不平等作斗争也符合 Lyft 的使命和文化,Lyft 非常致力于与薪酬不平等作斗争。Lyft 每年都要进行第三方薪酬股权审计,而在没有发现系统性薪酬差距的情况下,Lyft 在去年成为硅谷的另一种“独角兽”。精确的工资信息已经出现在 paysa level blind 等网站上,所以这里分享的细节并不是新鲜事。

原文链接:

https://www.freecodecamp.org/news/first-line-of-code-to-226k-job-offer-in-8-months/

评论

发布
用户头像
不是Hack Reactor的软文吧
2019 年 10 月 09 日 15:18
回复
没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