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VE SUMMIT 2021深度学习开发者峰会 点击报名 了解详情
写点什么

“被禁”的 2020:华为、中芯国际、台积电和 TikTok 都经历了什么?

2020 年 12 月 26 日

“被禁”的2020:华为、中芯国际、台积电和TikTok都经历了什么?

自 2020 年 2 月 29 日开始,美国新一轮重点针对中国半导体行业及大型科技公司的打击又开始了.....

概述


本文,InfoQ 盘点了 2020 年美国方面针对华为、中芯国际、台积电、TikTok 公司的一系列操作及对应时间线。在盘点开始之前,我们先来回顾一切事件的起源。


2019 年 5 月 17 日凌晨两点,华为海思总裁何庭波发表致员工的一封信,对华为被美国商务部列入管制 “实体名单”事件做出正面回应:华为海思作为“备胎”终于转正了,华为必当“科技自立”。


所谓“实体清单”是美国为维护其国家安全利益,作为出口管制的一个重要手段。简单来说,“实体清单”就是一份“黑名单”,一旦进入此榜单就表明剥夺了相关企业在美国的贸易机会。虽说企业有正常程序可走、也有脱离清单的可能,但前提是契合美国的国家安全利益和外交政策需求(由美国政府判断)。


美国商务部称,将把华为及 70 家关联企业列入其所谓的“实体清单”。这意味着,今后如果没有美国政府的批准,华为将无法向美国企业购买元器件。


延展阅读:《纷争中的科技公司百态》


自此之后,一系列针对华为的禁令接踵而至,美国对中国科技公司的打击也算是正式拉开序幕。随着事态的不断恶化,牵扯到的公司越来越多,甚至连学术圈、基金会都被卷了进来。


延展阅读:


《IEEE禁止华为员工担任审稿人,学术圈卷入中美贸易摩擦》

《IEEE最新回应:解除对华为的限制》


2020 年,美国则开始了重点针对中国半导体及科技巨头的打击。

2020 年,半导体成为纷争重点



针对华为的“断芯令”持续发酵


2020 年刚开年,全球依旧笼罩在疫情的阴霾下,但这丝毫没有影响美国对华为新禁令的讨论。北京时间 2 月 29 日凌晨,有消息称美国将举行高级官员会议,对华为的新禁令将是会议主要议题之一。


根据推测,新提案可能从美国技术含量比例标准下手。路透社报道:美国正考虑改变法规,使其能够阻止台积电等公司向华为出售芯片。消息人士称:政府想做的是确保掌控下的的所有企业都不会向华为输送芯片。换句话说:不让一片芯片流入华为。


这件事情很快就得到了证实。


2020 年 5 月 15 日,美国商务部公布的一项新规定试图“切断”对华为的芯片供应,要求使用美国软件和技术的半导体供应商在向华为出售产品之前,必须获得美国政府发放的许可证。美东时间 9 月 15 日开始,美国针对华为的芯片限制令将全面生效,自此,华为的高端芯片供应链算是彻底断了。


5 月 15 日当晚,人民日报社旗下媒体《环球时报》发文称,有接近中国政府的消息人士透露,如美方最终实施上述计划,中方将予以反击,工具是去年出炉的中方“不可靠实体清单”。


5 月 18 日下午,华为 HAS 2020 全球分析师大会正式开幕。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发表了《跨过时艰,向未来》的主题演讲。郭平表示,其实华为也一直不能理解,美国政府持续打压华为这一家公司,到底能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他表示,华为一直致力于加速数字技术在全球的普及。


8 月 17 日晚,美国针对华为“芯片”业务的制裁再次升级,这一次,华为连找第三方厂商购买芯片的路径也被限制了。这是美国商务部基于 5 月所发布禁令的最新修订,也可以看作是等了三个月的“解释”。按照美国商务部的最新声明,这次修订案进一步限制了华为采购使用美国技术制造的国外生产芯片的能力。


“新规则明确规定,任何使用美国软件或美国制造设备的行为都是被禁止的,需要获得许可。”美国商务部长 Wilbur Ross在接受Fox Business采访时表示,5 月份对华为设计的芯片实施了限制,但华为“正通过第三方采取规避措施”。


这次,美国商务部新增了一些细则。比如基于美国软件和技术的产品不能用以制造或开发任何华为子公司(实体名单内)所生产、购买或订购的零部件、组件或设备中。实体清单中的华为作为“买方”、“中间收货人”、“最终收货人”或“最终用户”参与相关交易,都必须获得许可。


9 月 8 日,据报道,随着特朗普政府加强对华为的制裁,三星和 SK 海力士将停止向华为出售零部件。根据朝鲜日报和其他韩国新闻媒体的报道,这两家韩国公司将于 9 月 15 日终止与华为的交易。


朝鲜日报在报道中称,根据美国商务部的制裁方案,三星电子和 SK 海力士将从 15 日开始停止向华为供应半导体。不仅是存储芯片,连 5G、移动通信 (AP)等系统芯片也将无法供应,华为的存储芯片获取将十分艰难。不仅是手机,整个消费者业务乃至云业务都会受到波及。


此外,受到美国政府的影响,华为在全球的 5G 业务也并不顺利。


7 月 14 日,英国方面宣布将停止在 5G 建设中继续使用华为设备,这推翻了其半年前的决定——今年 1 月,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曾表示允许华为在英国的 5G 计划中发挥有限作用,但其份额不能超过 35%,并且排除在网络“核心”部门之外。


在外界看来,英国方面突如其来的转变显然与美国政府有关,并非出于商业因素的考量。


根据美国国务院披露的“5G 干净网络”(5G Clean Networks)名单,截至 7 月 30 日,全球已经有 27 家运营商放弃选择华为及中兴的设备。英国、捷克、波兰、瑞典、爱沙尼亚、罗马尼亚和拉脱维亚等国家明确“仅允许受信任的供应商参加其 5G 网络建设”。另外,希腊也已同意使用爱立信而不是华为来开发 5G 基础设施。


好消息是,华为在“自主研发”方面的成果有目共睹。9 月 10 日,在华为开发者大会 2020 上,华为消费者业务 CEO 余承东宣布推出鸿蒙 OS 2.0 版本(HarmonyOS 2.0),并将鸿蒙 OS 的代码捐赠给中国首个开源软件基金会——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进行孵化。


12 月 16 日,华为正式面向开发者发布 HarmonyOS 2.0 手机 Beta 版本。

芯片代工厂同样被制裁


单单是禁止所有芯片流入华为显然满足不了美国对中国半导体发展制约的心思,特朗普政府开始向芯片代工厂下手,希望从源头遏制中国芯片的发展。

台积电生意火爆,赴美建厂也提上议程


作为全球最大的芯片代工厂,台积电成为首个目标。


开年之后,美国政府一直寻求在当地建设能够生产最先进芯片的工厂,并和英特尔、三星电子以及格芯都有过沟通。而台积电始终有着领先的技术优势,自然是美国最想合作的对象。


4 月中旬,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还在投资者电话会议中表示正积极评估在美国建芯片厂的计划。“如同之前向投资人说的,目前(设厂)成本很难接受,我们正在尽力寻找降低成本的办法。”


5 月 15 日,台积电宣布,有意在美国建设和运营一座 12 吋先进晶圆厂,地点在亚利桑那州。据介绍,该工厂将采用 5 纳米制程工艺,月产能为 20K,预计 2021 年动工,2024 年开始量产。


6 月 9 日,台积电召开股东大会。会上,台积电的董事长刘德音对投资人表示:在美国建厂绝对符合公司利益,这将帮助公司获得客户信任并有助于扩大其人才库。


虽然(美国对华为)禁令可能会让台积电从华为等国内厂商处获得的订单金额骤减,但苹果、高通、联发科、超微等已经陆续被媒体曝出向台积电大幅追加第四季 7 纳米订单,甚至苹果下半年的所有芯片订单基本被台积电垄断。


在股东大会上,台积电对此的回应是:如果禁令得到实施,将会很快填补因美国最新禁令而造成的订单缺口(主要是无法出售给华为芯片),但很难预测有多快。 


随后的财报也证明,台积电的生意确实没有受到影响,甚至可以用“火爆”来形容。一方面是由于台积电本身的技术优势太过明显;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苹果、英特尔等大厂商的订单支持。


因为生意太好,台积电董事长刘德音还在 9 月份接受采访时表示,今年生意好,台积电将招聘 8000 人,比往年多一倍,以今年台积电约 5 万名员工计算,此次招聘规模相当于员工人数增加 16%。今年也是台积电有史以来年度征才最多的一次,薪资标准是大学生月薪近新台币 4 万元 (新台币下同)、硕士起薪 4.5 万元、博士起薪 6 万元。


11 月份,台积电美国厂房所在市也就是美国亚利桑那州菲尼克斯市(凤凰城)政府宣布将提供 2.05 亿美元城市建设基金,用于厂房建设相关的水、路等基础设施改造和建设。台积电计划在该市投资 120 亿美元建设一个半导体工厂,据称目前正在选址、协议商讨和签署过程中。


此外,台积电总公司表示也希望获得来自美国联邦一级政府的补贴,以帮助支付在美国制造芯片的额外费用。

中芯国际被列入实体清单,同时被曝“内讧”


同样是芯片代工厂,中芯国际和台积电的命运截然不同。


9 月中旬,路透社报道指出,特朗普政府正在考虑是否将中国最大的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SMIC)加入贸易黑名单,一旦决定对中芯国际采取行动,这将迫使美国供应商在向该公司发货前需要获得特别许可证。


对于此消息,中芯国际晚些时候做出回应:


公司严格遵守相关国家和地区的法律法规,并在此基础上一直合法依规经营;且与多个美国及国际知名的半导体设备供货商,建立多年良好的合作关系,美国商务部多年来针对中芯国际进口采购的设备,也已经核发多件重要的出口许可。 


任何关于“中芯国际涉军”的报道均为不实新闻,我们对此感到震惊和不解。中芯国际愿以诚恳、开放、透明的态度,与美国各相关政府部门沟通交流,以化解可能的歧见和误解。


针对这一事件,国际半导体协会也做出回应并计划警告特朗普政府,不要将中芯国际列入黑名单,这将“损及”美国产业。


美国半导体协会表示超过 73%的美国芯片均可有他国产品所取代,而切断华为取得美国芯片商出货之举,不仅将大减美国厂商的营收,也将相对缩减美国业者用以再投资之研发预算,在竞争力逐步削弱之下,美国半导体市占率恐将逐步下滑。


9 月 26 日,据路透社报道,美国收紧了对中国最大芯片制造商中芯国际的出口限制,原因是美国认为中芯国际有可能将芯片用于“无法承受的巨大风险”的军事设备上。


10 月 11 日,中芯国际被曝 7nm 先进制程芯片取得了重大突破,其首款“N+1”工艺芯片流片成功。芯动科技发布消息称,该公司已完成全球首个基于中芯国际 FinFET N+1 先进工艺的芯片流片和测试,所有 IP 全自主国产,功能一次测试通过,为国产半导体生态链的发展起到了不小的推动作用。


12 月 1 日,路透社再次报道称:美国政府计划将中芯国际、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以下简称“中海油”)等公司添加到所谓“军事终端用户”(Military End-User,以下简称“MEU”)名单当中,目的是限制美国供应商与这些企业的贸易往来。


12 月 20 日晚间,中芯国际发布纳入实体清单的说明公告,公司关注到美国商务部以保护美国国家安全和外交利益为由,将中芯国际及其部分子公司及参股公司列入“实体清单”。


中芯国际表示,经公司初步评估,该事项对公司短期内运营及财务状况无重大不利影响,对 10nm 及以下先进工艺的研发及产能建设有重大不利影响,公司将持续与美国政府相关部门进行沟通,并视情况采取一切可行措施,积极寻求解决方案,力争将不利影响降到最低。


在技术之外,中芯国际的人事变动也引起了外界的广泛关注。在这个国产芯片力求快速发展的节骨眼上,中芯国际被曝出“内讧”。12 月 15 日,中芯国际公告称,任命蒋尚义为中芯国际董事会副董事长、第二类执行董事及战略委员会成员,其任期自 2020 年 12 月 15 日起至 2021 年股东周年大会为止。公告显示, 蒋尚义有权根据聘用合约获得年度固定现金酬金 67 万美元及年度激励。


蒋尚义于 2016 年 12 月首次加入中芯国际,担任独立非执行董事一职。2019 年 6 月,中芯国际发表公告称,蒋尚义因个人原因和其他工作承诺,将不再连任。


不久,蒋尚义便加入武汉弘芯担任 CEO。加入武汉弘芯前,蒋尚义曾表示将在弘芯开发独特的物联网领域的晶圆代工模式。但今年,投资超千亿的武汉弘芯项目被曝烂尾,传出投资与设备无法及时到位、厂房建设遇阻、新员工难以入职等传闻。随后的 2020 年 6 月,蒋尚义辞去了武汉弘芯的职位。


如今,蒋尚义选择重新回归中芯国际。消息一出,有业内人士认为,他的回归对中芯国际来说是“雪中送炭”。但令人意外的是,在中芯国际发布的另一份公告中显示,公司联席 CEO 梁孟松博士对于蒋尚义的回归并不赞同,甚至在表决投票中无理由期权投票,并随后提交了辞呈。


据媒体报道,对于梁孟松博士的辞呈,董事长周子学并未当场批准。随后,网上传出了一份梁孟松在董事会上公布的一份辞职声明。在声明当中,梁孟松表示,自 2017 年 11 月担任中芯国际联席 CEO 至今已有三年多,几乎从未休假,在其带领的 2000 多位工程师的尽心竭力的努力下,完成了中芯国际从 28nm 到 7nm 工艺的五个世代的技术开发。梁孟松强调,这是一般公司需要花 10 年以上时间才能才能完成的任务。


延展阅读:《中芯国际被曝“内讧”,蒋尚义刚被任命为副董事长,联席CEO梁孟松随后递交辞呈》


目前,此事尚未出现最终结论。

持续一年的 TikTok 拉锯战



在印度封杀了 59 款中国 App 之后,7 月 6 日的福克斯新闻(Fox News)中 ,主持人劳拉·英格拉汉姆(Laura Ingraham)在直播向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提出一个问题:“印度封杀了 59 款中国 App,澳大利亚政府也在考虑封杀 TikTok,那么美国政府是否应考虑封禁中国社交媒体 App,尤其是 TikTok?“


蓬佩奥回答说:“关于人们手机上的中国 App,我可以向你保证,美国也会做好这件事。我不想抢在特朗普总统之前发表言论,但我们正在考虑这个事情。”蓬佩奥还强调说:“我们对此非常重视”。


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 7 月 7 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和美国司法部开始联手调查 TikTok,指控其未能履行 2019 年旨在保护儿童隐私的协议,即 TikTok 未能按照协议删除 13 岁及以下用户的视频和个人信息。不过,目前尚无法确定这两家机构是否会对 TikTok 采取任何行动。


针对蓬佩奥的言论,TikTok 发表声明称,TikTok 首席执行官是一名美国人,有数百名涉及安全、产品、公共政策等方面的员工以及高管在美国工作。声明强调,“为用户提供安全的 App 体验是我们的最优先事项。我们从未向中国政府提供过用户数据。即使被要求,我们也不会这样做。”


之前,TikTok 也曾表示,其数据中心完全位于中国境外,美国用户数据存储在美国,备份在新加坡。而且,字节跳动在 2019 年初便已开始代码和数据的访问权限分割工作:中国团队负责中国产品,海外团队负责海外产品,中国内部员工禁止访问海外产品的代码库。此前,虽然字节跳动的中外产品由各自团队独立运营,但两者共享一些中间技术系统的团队,完成分割之后中国团队不再拥有对海外产品数据和代码的权限。


虽然 TikTok 一再强调不存在“安全”问题,但美国在随后的一年都未曾停止对其的打击。


8 月 2 日,微软官方博客表示计划在 9 月 15 日前收购 TikTok。微软方面表示完全理解特朗普总统对于 TikTok 的担忧,因此微软致力于通过全面的安全审查来收购 TikTok。并且一旦收购完成,微软将为美国及美国财政部带来一定的经济效益。


8 月 6 日,特朗普政府发出“IEEPA 总统令”,依据为《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IEEPA),指明 9 月 27 日起将禁止 TikTok 在美国境内的下载和更新,11 月 12 日起将禁止美国互联网运营商为 TikTok 提供服务。


8 月 14 日,特朗普政府发出“CFIUS 总统令”,根据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审查建议签发的总统令——要求 90 天内,即 11 月 12 日前字节跳动必须出售或剥离 TikTok 美国业务。


8 月 19 日,《金融时报》消息称,企业软件巨头 Oracle(甲骨文)正在洽谈收购社交媒体公司 TikTok 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业务。


8 月 28 日,中国商务部和科技部调整发布《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本次调整共涉及 53 项技术条目,业界认为新目录给字节跳动出售 TikTok 在美业务带来了不确定性。


新华社援引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崔凡的观点指出,作为一家迅速成长的创新型企业,字节跳动在人工智能等领域拥有多项前沿技术,有的技术可能涉及调整后的目录。


如目录在限制出口部分计算机服务业类的信息处理技术项下,新增的第 21 条关于“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技术”、第 18 条关于“人工智能交互界面技术”等控制要点,就可能涉及该公司技术。


经历一个多月的动荡之后,9 月 15 日,甲骨文证实,它已经与 TikTok 的中国所有者字节跳动达成协议,成为其“可信技术提供商”,但该协议仍需美国政府批准。


9 月 23 日,TikTok 向华盛顿特区联邦法院提起诉讼,挑战行政令中关于禁止下载和更新的部分。在 9 月 27 日晚禁令生效的最后时刻,该联邦地区法院发出禁制令。


没多久,TikTok 在费城的诉讼又成功挑战该行政命令中关于禁止互联网运营商提供服务的部分。至此,“IEEPA 总统令”被法院全部叫停。不过,美国司法部后续对联邦地区法院的禁制令提出了上诉,所以这起官司仍将继续。


11 月 10 日,TikTok 在华盛顿特区提出针对“CFIUS 总统令”的上诉。11 月 12 日,CFIUS 决定,将 TikTok 剥离在美业务期限延长 15 天至 11 月 27 日。11 月 25 日,CFIUS 同意将 TikTok 剥离在美业务的期限再次延长 7 天至 12 月 4 日。


美国时间 12 月 4 日是 TikTok 在美业务出售交易的最后限期。如今期限已过,交易尚未完成,美国方面虽未再次延长期限,但也并未对 TikTok 采取强制动作。


值得注意的是,彭博社指出,TikTok 与特朗普政府之间的部分诉讼期限已经延至明年 1 月份以后,这意味着如果拜登上台后决定放弃诉讼,这些官司就会自动失效。但距离拜登 1 月 20 日就职还有一段时间,在这期间,理论上特朗普仍可以继续对 TikTok 施加压力甚至可能强令其退出美国市场。

负面影响蔓延至其他组织


这场纷争也在持续影响着其他组织,这其中就包括 RISC-V 基金会。


RISC-V 基金会诞生于美国加州的伯克利大学,是地地道道的美国本土原产技术,而中国又是 RISC-V 技术的主要使用地区之一,由于近年来中美之间纷争的影响,一些技术出口也受到了限制,RISC-V 基金会在 2020 年正式将总部迁移至瑞士。


早在 2019 年 11 月,就有消息称 RISC-V 基金会将 撤离美国,落户瑞士。不久后,这一消息得到了官方证实,RISC-V 基金会首席执行官 Calista Redmond 曾在 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表示:“虽然基金会在全球范围内的合作迄今尚未遇到任何限制,但成员对可能存在的地缘政治破坏感到担忧”。为寻求技术中立,RISC-V 基金会的董事会一致通过了“撤离美国”的提议。


2020 年 3 月 19 日,RISC-V 基金会正式落户瑞士,Calista Redmond 在近日发给基金会成员的邮件中进一步阐释了原因:


我们已经从广泛的行业咨询以及与技术社区领导人的沟通交流中了解并预测到开放合作以及 IP 权限相关政策被破坏的可能性。虽然没有任何国家、公司或个人对 RISC-V 指令集进行限制或禁运,但这一直是一个令人关注与忧虑的话题。我们意识到,开放合作以及 IP 权限被中断的可能性是阻碍投资和应用推广的一个重要因素。瑞士被选为我们的总部,是对开源技术和软件技术的大力支持、协作和低地缘政治破坏风险等因素进行相关综合评估后的抉择。


受到美国“实体清单”影响,哈工大、哈工程等院校及企业 2020 年被禁止使用 Matlab 商业软件;Docker 公司更新了服务条款,申明 Docker 公司提供的服务禁止美国“实体清单”上的实体使用,主要包括商业化的 DockerEE 和 Docker 公司提供的公共镜像存储服务 DockerHub......


最后,特朗普还签署了一份将于 2021 年一月份正式生效的行政命令,禁止美国公司向有中国军方背景的公司投资。在该行政令中,特朗普指责中国“越来越多地利用”美国投资者,“为其军事的发展和现代化提供资金”。美国投资者必须遵守规则一年,该禁令将于 2021 年一月份生效。


这些被美国禁止对其投资的中国公司中国著名的科技、制造和基础设施企业,例如中国移动通信集团、中国电信集团、华为、杭州海康威视数字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中国铁道建筑集团和中国航空工业集团等,详细名单如下:


  • 中国航空工业总公司(Aviation Industry Corporation of China)

  • 中国航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China Aerospac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orp)

  • 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China Aerospace Science and Industry Corp)

  • 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China Electronics Technology Group Corp)

  • 中国南方工业集团公司(China South Industries Group Corp)

  • 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China State Shipbuilding Corp)

  • 中国北方工业集团公司(Norinco Group)

  • 杭州海康威视数字技术(Hangzhou Hikvision Digital Technology)

  • 华为技术(Huawei Technologies)

  • 浪潮集团(Inspur Group)

  • 中国航空发动机总公司(Aero Engine Corporation of China)

  • 中国铁建股份有限公司(China Railway Construction Corp)

  • 中国中车(CRRC Corp)

  • 熊猫电子集团(Panda Electronics Group)

  • 曙光信息产业有限公司(Dawning Information Industry Co)

  •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China Mobile Communications Group)

  • 中国通用核电集团(China General Nuclear Power Group)

  • 中国核工业集团(China National Nuclear Corp)

  • 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China Telecommunications Corp)

  • 中国通信技术(China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y)

  • 中国交通建设集团(CCCC)

  •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CALT)

  • 中国航天(China Spacesat)

  • 中国联合网络通信集团(China United Network Communications Group)

  • 中国电子总公司(China Electronics Corporation)

  • 中国化学工程集团股份有限公司(China National Chemical Engineering Group Co Ltd)

  • 中国化工集团公司(ChemChina)

  • 中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inoChem Group Co Ltd)

  • 中国国家建设集团(China State Construction Group)

  • 中国三峡公司(China Three Gorges Corporation)

  • 中国核工程建设公司(China Nuclear Engineering & Construction Corporation)


美国这一系列的操作确实加快了我国对一系列“卡脖子”技术自主研发的进程。


在我国发布的《新时期促进集成电路产业和软件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政策》中也提到,我国将对集成电路产业和软件产业进行扶持,把芯片自给率从当前 30% 提高 2025 年的 70%。在财税方面,我国将对满足条件的芯片企业采取免征 10 年企业所得税的优惠。


目前,华为“去美国化”已经取得了一定进展。据介绍,去年美国宣布制裁以后,华为发布的首款旗舰手机器件国产率不到 30%,而今年发布的 P40 旗舰机,器件国产率已超过 86%。在被制裁期间,华为已完成从推出鸿蒙 OS、HMS 到迭代至鸿蒙 OS 2.0,HMS 成长为全球第三大移动应用生态的转变。


据日经新闻报道,中芯国际正测试非美国设备的生产能力,预计今年底将在完全不使用美国设备的情况下,试产 40 纳米芯片,并计划在 3 年内生产更先进的 28 纳米芯片。我们应该相信,未来可期。

2020 年 12 月 26 日 08:003227
用户头像
赵钰莹 InfoQ高级编辑

发布了 696 篇内容, 共 409.6 次阅读, 收获喜欢 2272 次。

关注

评论 1 条评论

发布
用户头像
有一个错别字,“公司联席 CEO 梁孟松博士对于蒋尚义的回归并不赞同,甚至在表决投票中无理由期权投票”,应改为“无理由弃权投票”
2020 年 12 月 27 日 22:33
回复
没有更多了
发现更多内容
“被禁”的2020:华为、中芯国际、台积电和TikTok都经历了什么?-Info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