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音助手被曝监听:谷歌隐私条款从百字到千字经历了什么?

发布于:2019 年 7 月 17 日 08:20

语音助手被曝监听:谷歌隐私条款从百字到千字经历了什么?

外媒最新报道,谷歌一名比利时雇员匿名举报称其工作是通过谷歌智能助手监听荷兰用户和比利时用户的对话并进行记录,方便谷歌通过这种方式来改善语音助手的功能。每听一个语音片段,他就会获得几美分收入,而用户对这一情况可能并不知情。

语音助手被曝监听:谷歌隐私条款从百字到千字经历了什么?

事件回溯

无论是谷歌的智能助手、苹果的 Siri 还是亚马逊的 Alexa,其实一直处于听取语音的状态,但只有在听到一些提示语 (如“Okay, Google“、”Hey, Siri") 时,语音内容才会被记录下来,通常它们会被发送至一个服务器进行分析。最新爆料称,谷歌通过 Google Home 智能家居设备及 Google Assistant 进行监听和记录,甚至一些家庭内部对话也会被记录下来,而谷歌方面并未提前明确说明这一情况。

近日,一名为谷歌工作的比利时雇员匿名向比利时广播电台 VRT 分享了他听到的约一千条语音片段,此外他还向荷兰 NOS 广播公司发送了一些荷兰用户的语音片段。爆料者称,其日常工作是通过谷歌智能助手监听荷兰用户和比利时用户的对话并进行记录,方便谷歌通过这种方式来改善语音助手的功能。每听一个语音片段,他就会获得几美分收入,因此他每个月必须听成千上万个荷兰用户的语音片段,才能赚到最低收入。

“我认为让人们意识到他们正在被监听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该雇员表示。

为了确保声音文件以及爆料事件的真实性,爆料者向 VRT 展示了其使用的工作系统,还向 VRT 和 NOS 出示了雇佣合同。安装 Google Home 或 Google Assistant 的人并不知道有人会监听自己的语音指令。但是谷歌的服务条款内容包括了收集“语音数据”,但没提及会有人截取监听或者其它对话也会被偶然记录下来。用户可以选择不向谷歌服务器传送自己的音频片段,但是在设置 Google Home 时,用户会被要求这样做,否则就无法使用 Google Assistant 的全部功能。“ 这时的询问文本仍旧没有提及有人会监听用户对话。

对此,谷歌方面回应称:

我们和世界范围内的语言专家合作,通过记录小部分语音片段的文本来改善语音技术。这项工作对于语音技术的发展至关重要,有了这项技术,我们才能创造出 Google Assistant 之类的产品。语言专家听到的语音片段大约只占所有语音片段的 0.2%,且这些语音片段不涉及用户的身份确认信息。最近我们了解到一名语言专家泄漏了荷兰语语音片段,这可能违反了我们的数据安全政策。我们正在积极调查此事,若发现有违反数据安全政策的行为,我们将迅速采取行动,直至终止与合作伙伴的协议。

回看谷歌隐私条款:从 600 字膨胀到 4000 字

回看谷歌过去数年的隐私变迁历史,20 世纪 90 年代末的谷歌还是那么简单而纯粹。当时,这家新兴企业所拥有的仅仅是搜索引擎,Gmail、Android 以及 YouTube 还是这家初创公司只能在香甜的美梦中才能偶尔见到的幻想。谷歌公司发布的第一份隐私政策无疑体现出了这种单纯性。现在回头看看这份简短而认真的声明,我们很难想象硅谷也曾经拥有自己的青葱岁月——谷歌只用寥寥 600 余字就解释了其如何收集并使用用户的个人信息。

然而,无论是互联网还是谷歌自身,都不可避免地迎来了新的发展阶段。在过去二十年当中,谷歌的隐私政策开始不断膨胀,如今其需要使用 4000 字才能明确表述现有数据实践。

这场跨越二十年以及 30 个版本的隐私政策演变,也成为我们了解互联网发展故事的宝贵素材。当下的网络已经变得非常复杂,而谷歌的隐私政策正是对这种复杂性最好的体现。

1999 年至 2004 年:不再以“总体”视角讨论用户情况

在发展的第一个五年,谷歌公司的隐私政策反映出前智能手机时代下的一些历史特征。那时候互联网企业很少收集用户数据,而且用户往往被视为“整体而非个人”。以下部分,可以说是谷歌第一份隐私政策当中最为重要的部分:

(1999 年)谷歌可能会与广告客户、业务合作伙伴、赞助商以及其他第三方共享关于用户的信息。但是,我们只讨论用户整体,而非个人。例如,我们可能会披露谷歌用户访问谷歌引擎的总体频率,或者查询“微软”或其它常用关键词的频度。

在三个月后的政策更新当中,谷歌删除了这一在隐私政策中显得过于直白的段落。

2004 年至 2011 年:共享更多数据以提升定位能力

二十一世纪前十年末,谷歌公司发生了巨大变化。凭借着对 YouTube(2006 年)以及广告技术公司 DoubleClick(2008 年)的收购,再加上桌面与横幅广告以及移动革命的兴起,新的广告宣传与用户跟踪形式也逐步成为可能。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谷歌的隐私政策开始不断发展,并直接反映出这些行业变化带来的影响。

根据 Ward 律师的说法,在此期间,谷歌的政策开始“由简单的披露,转化为更复杂的表述。”他回忆道,随着谷歌开始收集越来越多个人数据以建立广告与业务模式,搜索巨头的立场也由“我们不会传输您的数据”调整为“我们不会出售您的数据”。

从一开始,谷歌公司的业务就围绕着广告建立而来。在早期的隐私政策当中,谷歌会提到广告商,但却不涉及任何特定广告。但到 2005 年,谷歌公司首次使用“定制内容与广告”这一表述,这代表着情况已经开始发生变化。

在 2004 年 6 月的隐私政策中,首次出现了以下条款:

如果您拥有账户,我们可能会在全部谷歌服务之间共享您在账户下提交的信息,以便为您提供无缝体验并提高我们的服务质量。

2012 年至 2017 年:复杂的业务需要更复杂的政策

2012 年 8 月,该公司支付了 2250 万美元罚款,以平息联邦贸易委员会向其提出的对苹果 Safari 浏览器用户进行 cookie 跟踪“有违隐私保证”的指控。面对这笔数额巨大的罚款,谷歌公司在其隐私政策中对“我们收集的信息”部分进行了大幅修改。新的条款规定:

属于用户的继续保存在用户端”。

对此,Ward 律师解释道,这意味着:“搜索查询、键盘输入、在谷歌 Chat 视频聊天中的语音与面部记录,以及在 Gmail 当中发送的电子邮件都属于提交给谷歌服务的内容。我们就这样在还没有搞清状况之前,就匆忙同意了谷歌条款。”

2018 年至今:调整政策以满足更严格的监管要求

谷歌方面最近一次大规模政策改革出现在 2018 年 5 月,这是为了响应欧洲发布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简称 GDPR。根据谷歌隐私政策产品经理 Sam Heft-Luthy 的介绍,此次修改的筹备工作长达一年,且涉及多位作家、设计师、研究人员以及律师。新政策不仅在法律语言上做出改变,同时也希望通过一份“完整的产品更新”以“更好地描述我们在收集信息与用户控制方面的具体方式”。

谷歌的隐私修改历史变迁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互联网行业对待隐私的态度变化,但在大部分情况下,用户还没有搞清状况,就匆忙同意了系列服务条款。

谷歌,请做正确的事

自从谷歌改掉奉行已久的 “Don’t be evil(不作恶)” 的行为准则,更换为 “Do the right thing(做正确的事)”,这家公司每每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往往不是因为“做了正确的事”。

6 月 18 日,在加利福尼亚州桑尼维尔举行的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的股东大会会场外人头攒动,几百号高举大字标语的人用如此激进的方式来表达对这家与自己利益密切的科技巨头的不满。

外媒报道,与会的投资者们及活动人士对谷歌提出了一系列抗议,包括同股同权、全职与非全职员工待遇不平等、成立社会责任委员会、重选董事会成员、性别歧视、提名员工代表进入董事会、平台内容管理等,共计 13 项提案。遗憾的是,所有提议无一获得批准。谷歌是多级股权结构,两位联合创始人拥有公司 13% 的股票,却拥有公司 51% 的投票权,因此这些提案几乎没有通过的可能。

许是猜测到去了很可能会遭遇尴尬,谷歌的两位创始人 Sergey Brin 和 Larry Page 均没有到场。谷歌董事会主席 John Hennessy 只说了一句,“很遗憾 Larry 今天不能到场”,但并未解释具体无法出席的原因。

如今,谷歌再度因为隐私事件被大众注意,这位刚刚过完 20 岁生日(2018 年,谷歌迎来自己的 20 岁生日)的巨头公司是否已经忘了自己的初心?让人不得不说,谷歌,请做正确的事情。

结束语

回看整个行业,隐私问题层出不穷,一系列 App 使用时需要的权限越来越“匪夷所思”,比如很难明白一个照片编辑器为什么需要获取用户的“位置”信息。对于这些奇怪的条款,用户是避之不及,甚至很多隐私信息收集,用户本身并不知情,只希望相关部门可以迅速出台政策,加快对行业乱象的整治。

阅读数:2622 发布于:2019 年 7 月 17 日 08:20

评论

发布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