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向红帽学习“开源文化”?这件事儿未必学得会

阅读数:4968 2019 年 5 月 11 日

今天任何一个研究“开源文化”的人,都绕不开红帽。

传统企业想要学习开源文化,因为它看起来有更快的研发速度、有更强的技术圈影响力、可以不给工程师们付工资就能得到他们的成果……总之,有商业上的种种好处。

而对于那些原本就有开源理想的工程师,当他们创办公司的时候,几乎每个人都渴望成为另一个红帽——因为它是开源在商业世界中最成功的典范。但不夸张的说,红帽成立到现在的 26 年间,第二个红帽一直都还没有出现。

26 年前,他们是反叛主流的年轻人,要用年轻的 Linux 去攻占被昂贵的小型机和专有软件锁定的商业领域。红帽子之下的 shadowman 是反叛精神的象征,他们是手握宝剑挑战恶龙的战士,他们的口号是:

“让 Linux 成为新的商业标准。”

今天,Linux 已经成为全球商业的基石。曾经的敌人没有被打倒却变成了伙伴,曾经年轻的反叛者们变成了责任的担负者,手握宝剑的年轻战士们变成了扛起锄头的农民大叔。shadowman 消失了,只留下那顶红帽子,他们今天的口号是:

“让开放的混合云(在各行各业)成为孕育创新的基础架构。”

the Red Hat way

如果将整个红帽当作“一群人”来看,这群人在 18 年前有 500 人规模,现在有 1.3 万人规模,其中大约三分之一是工程师,三分之二是销售和其他人员。无论每个人背景如何,他加入红帽时都必须认同一件事:

他想要用红帽的方式(the Red Hat way)——其中很大程度上是开源的方式(the open way)——去做事情。

很多人因此喜欢红帽、想要学习红帽、想要加入红帽。

但“开源开放”不仅仅是个政治正确的概念——它是丰富而复杂的。而红帽也绝非完美。有些加入过红帽的人提出了他们的不满:

  • 工程师工资太低了;

  • 缺少职业发展上的关怀,每个人被假设具有极高的独立性、知道自己该干啥——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 决策过程很慢,因为“开放的方式”要求你去征求很多人的意见,当你有东西赶着上线的时候这会非常抓狂;

  • 有人以“开放透明”的名义粗暴无礼的批评别人;

  • 有些中层管理赖在公司内部养老混日子却没人去炒他们鱿鱼,形成拉帮结派的小圈子政治;

  • 有些中层管理是工作狂并且强迫手下跟自己一起工作狂;

  • 远程工作者感觉自己被边缘化;

  • RHEL、Ansible、OpenShift 是公司的明星产品,没有在这些项目中的人员则觉得自己做的事情不被重视;

  • 有人认为只要是“开放”的就做什么都是正确的,感觉像是被洗脑!

  • 红帽被 IBM 收购了,红帽文化要完了!

以上评论都是网上可以公开搜索到的,并不针对个人。

这些所有的问题,我相信 Jim Whitehurst 都知道。

  • 红帽工程师的工资水平偏低,有人会因此不来,但仍然有优秀的人愿意来;

  • “开放的方式”决策过程慢,但有一些东西比决策的速度更重要;

  • 接受 IBM 的收购一定会引发大量争议,但接受 IBM 的收购能够让红帽发展的更大、产生更多的影响。

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呢?

要学习“红帽的方式”,就必须有心理准备面对这些问题。有些问题来自不完美的执行,是可以解决的,取决于时间、精力、资源分配的优先级;但有些问题是必须付出的代价,要走这条路就必须心甘情愿的承受。

开源文化是工程师文化吗?

红帽的首席人力官 Delisa Alexander 在 18 年前加入公司的时候是一位律师,在做了 5 年的律师之后接下了“管人”的新责任。她不是工程师,但你要问她懂不懂开源文化,我觉得答案是一定的。

有人觉得红帽雇用了越来越多非开源背景的工程师和销售,腐化了红帽的开源文化;IBM 收购红帽,更加是红帽文化的灭顶之灾。

但在 Delisa 看来,能够接受这些不同的人加入,恰恰是开源文化的进化。

“这意味着现在的我们更加开放。我们不是要去打倒别人,我们是要去支持别人。”

“IBM 知道如何做大,我们知道如何开放,我们都能从彼此身上学习。”

红帽峰会三天期间有非常多的分享,有技术的也有非技术的。其中有一场的主题叫做:《如何让混蛋发挥贡献》。

还有一场的主题叫做:《如何有效的感谢他人》。

工程师思维是放下情绪、使用理性、对事不对人,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其他东西;而开源文化也不仅仅包含了工程师思维、工具、流程、方法论的部分,也涵盖了理性之外很多柔软的东西。

闭幕演示

峰会第三天主题演讲的最后一部分是一场技术演示:这些工程师们做了一个多人在线小游戏,它的前端界面充满了乐高风格的童趣,五颜六色。

在现场的上千人一起花 10 分钟玩这个游戏,背后的研发据说花了两个月的时间。

这个游戏进行的时候,我感受到的不是这个 Quarkus 技术有多牛逼、这个 Fuse 产品有多牛逼、这个 Operators 项目有多牛逼。

我感受到的是,这个团队真的很欢乐!

这种欢乐是红帽文化所独有的,可以称之为“红帽大男孩们的欢乐”。

我忽然意识到,这种独特的欢乐,才是优秀人才宁愿拿低工资也愿意来红帽的最重要的原因!任何想要向红帽学习的公司——想要复制红帽对人才的吸引力,想要复制这些人才为红帽带来的创新能力,想要复制红帽在开源社区造成的影响力——如果没有把这种独特的欢乐复制过来,那么是绝对不可能成功的。

以此心得分享给各位,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2019 年红帽峰会已经结束,感谢您的关注!

延伸阅读:
别了,Linux 的魔法时代!
红帽被 IBM 收购后的第一次峰会,聊了些啥?

收藏

评论

微博

发表评论

注册/登录 InfoQ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