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译密码、设计飞机和建设团队:Randy Shoup 谈高绩效团队

  • Daniel Bryant
  • 姚佳灵

2018 年 7 月 11 日

话题:敏捷架构文化 & 方法

在纽约 QCon 大会上,WeWork 的工程副总裁Randy Shoup做了题为“破译密码、设计飞机和建设团队”的演讲。他引用马克•吐温的名言“历史不会重演,但会惊人地相似”开始了他的演讲。他认为,纵观历史,最有效的团队一直专注于目标、组织文化、人员和工程技术的卓越性。他在演讲中表达了对这三种高效团队的看法,分析了每种团队是如何处理这四个焦点的,并对现代软件开发组织和团队提供了一些微妙的类比,非常引人注目。

第一种高效团队的案例涵盖了二战中在英国布莱切利公园(Bletchley Park)进行的两项密码破译工作,其中包括 1943 年秘密建成的世界上第一台可编程电子数字计算机。据估计,由布莱切利公园项目生成的情报(代号为“Ultra”)让二战提前两年结束,并拯救了 1 千 4 百万条生命。Ultra 的密码破译在1940 年的英国战役1941 年的大西洋战役1944 年的诺曼底登陆战中帮助了盟军。

尽管布莱切利公园项目工作属于军方范畴,但是没有什么等级制度,而且组织风格是开放的。解密工作利用管道方法进行,由独立“小屋”(在同一园区内的建筑)执行拦截、解密、编目和分析以及传播的每个阶段。在每个“小屋”有跨职能的深度合作,但各方之间极度保密。

为了应对更新的恩尼格玛密码机(Enigma machine)和处理过程,需要不断地迭代和改进技术,尽管工作是在持续的压力下进行的,密码破译人员还是被鼓励进行为期两周的研究休假,以改进方法和过程。另外,每个人都可以在工作日志中提出改进建议,每两周都对潜在的改进进行讨论。



Shoup 讨论了经验多样性对于密码破译的重要性,布莱切利公园项目招募了语言学家、数学家、银行职员、纵横字谜专家和百货商店管理者。这支队伍由“研究人员和工作人员”组成,最多时拥有 1 万名员工,其中 75% 是妇女。Shoup 例举了参与该项工作的一些人所做的贡献,其中包括Mavis BateyAlan TuringTommy Flowers

第二个案例讨论了成立于 1943 年的洛克希德公司“臭鼬工厂(Skunk Works)”高级开发项目团队,这个团队生产了一代又一代世界上飞得最快、最高且最隐秘的飞机,例如P-38 闪电战机P-80 流星战机U-2 龙女战机SR-71 黑鸟战机F-117 夜鹰战机等机型。设计、开发和制造都是在单独的跨职能设施内进行,这对于现代飞机来说并不常见。

飞机由臭鼬工厂团队共同设计和建造,设计师和技术专家在现场随时待命,并与飞行员密切合作。他们广泛使用了建模、计算模拟和木制模型进行原型设计和假设验证。该团队的第一任领导人Clarence “Kelly” Johnson建立了一种组织文化,关注快速迭代、灵活性和集体所有权,并鼓励设计工程师、技术人员和生产制造人员之间的直接联系。Johnson 制定了14 条规则以遵循这一原则。该团队的第二任总监Ben Rich也认为每个人都要对质量负责:

“我们让每个设计或操作部件的工场工作人员负起质量控制的责任。任何工作人员,不仅仅是主管或是经理,都可以退回不符合标准的部件。”

Shoup 还特别强调了Mary G. Ross的工作,她是第一位来自切罗基族的美国土著女工程师。她是 40 名臭鼬工厂工程师创始团队的成员之一,为 P-38、阿金纳火箭(Agena rocket)、弹道导弹和卫星做出了贡献。

最后一个案例是成立于 1970 年的Xerox PARC(Palo Alto Research Center,施乐帕克研究中心)。该组织对于计算行业的影响不容小觑,开发了第一个图形化用户界面和在屏幕上重叠的“窗口”、面向对象编程语言SmalltalkWYSIWYG文本编辑 Bravo、以太网,以及通过激光打印机。

Xerox PARC 具有一个扁平的组织结构,没有层级,被设计成学术和工业的混合体。定期举办“经销商”会议,团队中的成员轮流提出想法,并解答团队中其他人提出的疑问。“经销商”会议的主持人要确保只有对一个想法优点的理性批判才可以得到关注和思考。这些辩论有助于改进正在开发的产品,有时会为未来的追求带来全新的想法。该团队还实践了他们所谓的“Tom Sawyering”(跨群体和项目的非正式动态协作),让同行评审能够持续进行。

Alan Kay要求团队创建出世界上最强大的语言,一页代码足以。他说,“简单的事情就应该是简单的”。尽管最终的产品——Smalltalk 语言的长度略微超过了两页纸,但它的优雅和简洁启发了后来的“面向对象”语言,其中包括 Java。除了 Kay 的工作,Shoup 还强调了 Adele Goldberg(Adele Goldberg是 Smalltalk-80 和“设计模板”(后来被称为“设计模式”)的联合开发人员)和Richard Shoup(Randy 的父亲,开发了世界上第一个视频图像系统 Superpaint)的工作。Richard Shoup 与皮克斯联合创始人 Alvy Ray Smith 合作,赢得了 1983 年的艾美奖和 1998 年的奥斯卡奖。



在演讲结束之前,Shoup 再次提到,在高绩效组织中,需要目标、组织文化、人员和工程技术的卓越性。团队应该被鼓励从大处着眼,他们需要专注于组织的激励性目标。跨职能的“全栈”团队对于这类工作是最有效的,应该要最大化自治,同时最小化官僚主义和中央控制;合作是关键,培养学习文化也很重要。招募最好的人,无论他们有什么样的背景,因为经验和观点的多样性是非常有价值的,应该给他们良好的待遇。通过系统化思考和寻找解决问题的整体方案建立工程技术的卓越性。必须专注于交付,并且必须将持续迭代和反馈融入所有的过程中。尽管敏捷、精益和 DevOps 的很多原则可能看起来相对现代,但是它们不一定像我们很多人认为的那么新颖。

关于本次演讲的更多信息可以在纽约 QCon 大会的网站上找到,幻灯片(PDF 格式)可以从日程页面上下载。

查看英文原文:Breaking Codes, Designing Jets and Building Teams: Randy Shoup Discusses High Performing Teams

感谢无明对本文的审校。

敏捷架构文化 & 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