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Google 起诉美国政府,要求获准开放关于 FISA 请求对隐私破坏的更多数据

  • Chris Swan
  • 李彬

2013 年 9 月 9 日

话题:微软Google云计算DevOps架构

微软和Google正在携手并肩与外国情报监视法(FISA)的命令做斗争,以争取更大的透明度。由于他们对目前已经与美国政府达成的有限的庭外和解——披露与国家安全要求有关的简要数据——感到不满,这两家公司开始采取法律行动,并游说国会以寻求支持。

来自GoogleFacebook的最新透明度报告,已经向人们表明:对于法律强制性要求中他们可以谈论的部分,仅对少量用户产生影响。但由于 FISA 的要求依旧处于保密状态,服务提供商们目前还无法向用户明确它将影响多大规模和范围的用户。不过这些公司们内部肯定了解这两项特性,因此他们必定希望向人们展示:FISA 对用户的影响微乎其微(而且 FISA 命令仅仅精准地针对恐怖嫌疑人,而不会被用来进行政治和工业的拉网式间谍活动)。

云计算服务供应商也受到了近期披露的美国政府间谍行动的影响,相关的消息现在已经吓跑了许多对隐私敏感的云计算服务用户。印度政府是第一批逃离者中的一员,它宣布将在近期要求其 50 万名雇员停止在官方通讯中使用 Gmail。巴西也打算开发其自有的“反窥探(antisnoop)”电子邮箱系统,以便与 Gmail 和 Hotmail 展开竞争。人们基于云计算安全联盟近期发布的一份调查,来设法估算美国云计算产业遭受的损失——预计将达到数百亿美元。现有的美国公司正在致力于在其他国家形成有竞争力的服务前,阻止用户的逃离。微软总法律顾问 Brad Smith 承认,对他们来说与 Google 携手很不寻常,但这样的团结协作彰显了对于美国政府访问“运动和静止”数据行为的共同顾虑。

1978 年,FISA(及其关联法院)为了保护美国民众免于遭受秘密监视而诞生。该法案旨在支持第四修正案并为美国政府的信息截获行为提供适当的法律基础。不幸的是,对全世界其他国家的人来说,第四修正案仅适用于美国公民及永久居民;而不会对外国人提供任何保护。

在通过该法案的年代,它几乎没什么后果,哪怕现在美国或许已经成为关键国际电话线路的枢纽,但在当时还不存在互联网,而基于美国的服务也还没有在美国之外数十亿民众的日常生活中占据核心地位。现如今,FISA 为美国政府提供了一个工具,去访问任何经由或存放在美国的任意一个外国用户相关的数据(对此,微软前任首席隐私官 Caspar bowden 在他的开放利益组织大会上的讲话“如何窃听云计算(而几乎不会让任何人知晓)”中做了详尽的阐述)。

查看英文原文:MS, Google to Sue US Govt. for Permission to Release More Data about Privacy Damaging FISA Requests

微软Google云计算DevOps架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