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 领域对技术的重视超过了思考

阅读数:3062 2012 年 7 月 18 日

话题:SOAREST大数据语言 & 开发架构AI

来自 CapGemini 的 Steve Jones写过很多关于SOA、REST 和 IT 的相关文章。最近他在一篇“'Thinking is dead'”中提出一种观点,即他相信在 IT 领域对技术的重视超过了思考。这句话是什么意思?Steve 首先引用了 2009 年 Anne Thomas-Manes 写的一篇声称SOA 已死的文章,然后他说:

“思考”的价值在 IT 领域已经萎缩了,这实际上反映出社会总体已经处于某种阶段,其中设计、规划、架构这些埋头敲键盘以外的东西,已经退居观点言论之后。

为了形象说明,Steve 举出 REST 在过去几年的发展为例。InfoQ 多次报道过 Steve 对于 REST 的批判性观点。REST 是否真的在企业领域取得成功?向 IT 界推销 REST 的方式有哪些根子上的毛病?Steve 对这些问题的意见还是 他自己总结得最好:

过去五年是企业 IT 的坏年份。对于大规模的程序来说,WS-* 是唯一可用的系统间集成机制,但它停滞不前。REST 对前端有好处,对于有能力只请高水平人才的企业有好处,但对于一般水平的企业环境,屁用没有。

他觉得从中可以看出,潮流顶端最新最酷的东西,不管架构上、实现上的理由是否充分,总能获得更多的关注;相比之下,平淡的、需要尝试和验证的方法更有可能对业务产生直接的影响,却往往被忽视。不仅 REST,Steve 认为在 Big Data 和 Hadoop 的推广中也存在类似现象。

跟随信息一起出现的,是同样数量的狗屁,以及规模相当的批判思维的大缺口。Hadoop 推广的主要障碍是什么?有人会大喊:“缺乏实时能力!”真的假的?你觉得不是让习惯了 SQL 关系式思维的百万大军改换成 non-SQL 非关系式思考方式?怎么获取和过滤信息,怎么建立异常复杂的分析逻辑,避免人们求助于原始的模式匹配,你不觉得这些才是主要困难吗?

根据他的经历,Steve 认为 IT 对规划、架构和设计是不以为然的,对 TDD、契约式设计这些成功事物背后的证据分量视而不见。文中指出,新潮而未经验证的技术,单凭它一时的名气就会得到青睐,战胜久经考验但没有“微博大 V(twitterati in thrall)”力挺的技术,这种现象在行业中很普遍。

在这个舞台上,“专家”其实意思是“声音大的人”,跟美国政界的情况相似。在这样的环境中当一名专家,事实、理由、尤其是经验,实际上被认为是一种劣势。

这种事情我们以前在例如REST身上见过,有时候支持的理由按照 Steve 的说法,纯粹是“比谁声音大”,理性、有逻辑的讨论偏少。Steve 他本人就召来过同样水平的争吵:

我最近被宣告说,我对某技术的观点是“有污点的”,理由是我曾经用过它的几个竞争对手,因此我“对它有偏见”。某技术我当然用过,老实说我觉得它相当不怎么样。基本的代码部分其实还过得去,但只要对比一下竞争对手们提供工具支持、生态环境、训练教学,我就没办法向客户推荐一种“过得去”的技术。经验和知识不是偏见,对新方法的思考、批判也不是坏事,思考一点都不龌龊。

经历过这些之后,他认为设计和架构已经是一种正在消失的手艺,批判性的、科学方法的评估正被“吵死人的宗教狂热”所取代。

注重闪亮的新技术多于业务产出,注重短期的编码超过长期的设计,这样下去 IT 部门将分崩离析,IT 将被当作一种消费品来看待。思考、设计、规划、架构,还有对新技术的怀疑态度,是 IT 不被丢到一边的唯一希望。

Steve 文章下的一位评论者认为,我们正面临新一轮寻找银弹的浪潮,每一种新技术都被看做解决所有 IT 问题的大救星,其原因在于现在的 IT 过于被“穿西装的人”牵着走。Steve 还不止这样,现在的情况是连核心的 IT 成员,如开发者、架构师这些人都不会真正思考了:

如果只是“穿西装的人”就好了,真正的问题是太多 IT 人把形式和规条当成坏事,而且把自己能“露脸”看作最重要的事情

本该以解决业务问题为目标而交付实现的开发者,如果不能看穿一时的风潮,注意到其他的选择,尤其是那些久经考验的选择,那我们还真是前途未卜了。可是会不会 Steve 错了呢?他也许只是在个人有限的接触环境中观察到了一些问题,不一定具有普遍意义?

查看英文原文:IT Values Technologies Over Thou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