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 Cloud NEXT 重磅盘点:终于想起云做的是 ToB 生意!

阅读数:3786 2019 年 4 月 10 日

发布系列新品,与七大开源数据库厂商合作,耀眼的 AI 话题被削弱,年度大会关键词从“人工智能服务人类”变为“谷歌云服务企业”,这家公司终于想起来云做的是 ToB 生意!

近日,Google Cloud NEXT 2019在美国正式开幕。谷歌云新任 CEO 托马斯·库里安(Thomas Kurian)自上任以来首次正式公开亮相(在此前的高盛互联网大会只进行了非常简短的演讲),发布混合云管理平台 Anthos,据称可以兼容 AWS 和微软 Azure;推出无服务器计算堆栈 Cloud Run;与七大开源数据库厂商合作,进一步强调开源承诺;坚持 ToB 路线,将客户提升至重要位置,希望成为“企业与之合作的最佳和最简单的公司”。

重磅内容

在经历了一系列人事剧变后(谷歌云 AI 首席科学家李飞飞、谷歌云 AI 研发负责人李佳离职,谷歌云创始人 Diane Greene 退休),Google Cloud NEXT 2019 大会格外受到用户关注,这也是谷歌云新任 CEO 托马斯·库里安(Thomas Kurian)上任以来首次正式公开亮相并发表重要演讲,这位 Oracle 前高管将为谷歌云带来哪些不同?

混合云管理平台 Anthos:兼容 AWS 和 Azure

会上,谷歌 CEO 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 )率先出场宣布推出多云(混合云)管理平台Anthos,该平台基于 Kubernetes,是去年公布的云服务平台的新名称(谷歌去年推出混合云管理测试版),并可以与谷歌 GKE 托管 Kubernetes 服务合作。

该项目的标语是“一次编写,随处运行”,主要目的是为了让那些不想修改代码的旧版应用程序可以在云服务器上运行,也可以与服务器上的 GKE On-Prem 配合使用。Anthos 允许客户将应用运行在自有服务器、谷歌服务器,甚至AWS 和微软 Azure之上,目前尚不支持 IBM、Oracle 和阿里云。

最后,谷歌方面表示,目前已有 20 多家 ISV 和主要客户愿意将其软件与 Anthos 集成,包括 NetApp、GitLab、DataStax、Splunk、思科、联想、戴尔、惠普、英特尔以及 VMware 等。

Cloud Run:无服务器和容器的结合

近年来,应用程序开发的两大重要趋势是无服务器和容器化,通过与企业用户和开发者交流,谷歌无服务器产品管理总监 Oren Teich 表示:

开发人员喜欢使用无服务器架构获得灵活性和敏捷性,但他们一直在寻找的不仅仅是计算资源,而是想要访问完整堆栈,为此,谷歌宣布推出 Cloud Run。

跟据介绍,Cloud Run基于 Knative(这是谷歌去年推出的无服务器计算相关的开源项目),是一个开放的 API 和运行时环境,将在谷歌 Kubernetes Engine 上运行,可让开发者在任何地方运行无服务器工作负载,并通过谷歌云平台进行管理。Oren Teich 表示,谷歌正在处理从 SSL 配置到运行容器整个过程需要做的所有事情,而开发者只需要花费 100 毫秒就可以实现端到端的管理。

与七大开源数据库厂商合作

谷歌云宣布为 Confluent,DataStax,Elastic,InfluxData,MongoDB,Neo4j 和 Redis Labs 等开源合作伙伴提供托管服务,这项合作计划几乎从 Kurian 上任起就开始筹备。

在高盛科技和互联网大会(Goldman Sachs Technology and Internet Conference)上,Kurian 曾表示,谷歌云中的许多工具都由其他初创公司开发并作为开源提供,这意味着所有开发者都可以免费使用、下载、修改甚至出售。一直以来,谷歌云采取与开源社区合作的方式,而不是在自己的云平台中使用并出售开源技术。

本届大会,Kurian 再次强调了谷歌对待开源的态度,他表示:

最近,开源社区发现云提供商没有与他们进行合作,而是试图剥夺他们开源货币化的能力,我们谷歌并不认为这对客户、开发者社区或者软件创新有好处。

作为该合作计划中的一员,InfluxData 的发言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云提供商就像开源项目的吸血鬼,但并不总是回馈公共项目。随后,他表示,谷歌与亚马逊是有区别的,谷歌成功开发了像 Kubernetes 这样的项目,如果所有的供应商都愿意与谷歌合作,谷歌云将成为运行开源平台的最佳地点,这似乎也是谷歌的计划。

增加云业务支出

谷歌宣布,进一步扩大可用区建设,新增韩国首尔及美国犹他州盐湖城(美国重要的医疗保健、金融服务及 IT 建设地)两大区域。Google Cloud 产品管理总监多米尼克·普鲁斯(Dominic Preuss)表示,从 2016 年到 2018 年,谷歌已投资 470 亿美元建设其全球基础设施。

当然,谷歌对云业务的投入绝不会止步于基础设施建设,还包括收购和人才支出成本。

2019 年初,谷歌公布了其在美国的扩张计划,宣布将投入 130 亿美元建设新的数据中心和办事处,员工数量将增加约 5000 名。对此,Kurian 表示,谷歌云的增长速度比迄今为止的任何时候都要快,并暗示将会在云计算领域内进行新的收购。

在本次大会的前一天,Kurian 向分析师透露了自己的计划:将会以最快的速度为该公司搭建销售团队,并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表示,谷歌云服务销售团队的规模大约只有亚马逊 AWS 和微软 Azure 的十分之一到十五分之一,但是两年后,这个团队的规模将会达到竞争对手的 50% 左右。

关键解读:终于想起做的是 ToB 生意

在整个 Google Cloud NEXT 2019 会场,最受关注的依旧是 Kurian 的演讲,如果要对整场演讲进行了一个总结,笔者认为“谷歌云终于想起来自己做的是 ToB 生意”这句话最为恰当。

公布核心客户,坚持 ToB 战略

如开篇所言,本场大会的关键词已经从之前的“人工智能”转变为“云服务企业”,AI 等技术比重明显下降,“企业数字化”以及“生态建设”成为重要战略,这是对此最明显的信号。

所谓 ToB,就需要重视客户诉求,本次演讲不仅过程中穿插了几位主要客户的分享,Kurian 的讲话也全部围绕企业客户和数字化转型展开,并表示自己过去三个月花了大量时间与数百家正在进行数字化转型的组织合作,这样大规模以及花费大量精力拜访客户的行为在谷歌云实属不多见。

在此之前,谷歌云被关注的原因往往是其在人工智能层面的动态,这也与其前任 CEO Diane Greene 判断有关。在任期间,Diane Greene 看到了人工智能的兴起,因此挖来了李飞飞、李佳等人工智能领域的佼佼者。此后,谷歌云对人工智能的研发过于关注,让这家本就缺乏 ToB 基因的企业经常被投诉,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不专注于企业”,Kurian 也在接受外媒采访时提到了这一问题,他表示:

The perception outside that Google doesn’t care about enterprises is not true. And the statement that we’re now going to focus exclusively on enterprises is also not true.”
外界认为谷歌不关心企业(大型企业)是不正确的,我们现在将专注于企业(大型企业)的声明也是不正确的。(言外之意:谷歌将专注于开发者、数字原生代企业、创业公司以及大型企业客户等)

在演讲中,Kurian 表示,谷歌云正在帮助全球最大公司在内的数千家组织进行自我改造。在全球范围内,每个行业 10 家最大的公司,9 家媒体公司,7 家零售商,6 家能源和公用事业公司,以及前 10 家银行,电信公司,制造商和软件公司中的 5 家都在使用谷歌云进行业务转型。本届大会,谷歌非常感谢主要行业的新客户到场,包括:

  • 医疗保健:美国癌症协会,BrightInsight,McKesson 和 Virta Health
  • 金融服务:澳新银行和摩根大通
  • 媒体与娱乐:DISH,国家地理,Netmarble,Optus,Sprint,今日美国,维亚康姆,Windtre,Wix 和 WPP
  • 零售:宜家,雀巢,宝洁(P&G),泰森食品和联合利华
  • 制造业和工业:Bose,Enel,雷诺,三星和 UPS
  • 公共部门和教育:澳大利亚邮政,运输部,GSA 和威尼托大区,以及乔治敦和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

谷歌云可以为数字化转型提供三项重要功能:

  • 高规模,高度安全和可靠的基础架构,包括世界上许多地区的尖端计算,存储和网络。
  • 数字化转型平台可大规模管理数据,开发和现代化应用程序,理解和分析数据,与人协作并以有意义的方式利用新的 AI 功能。
  • 一系列行业特定的解决方案,为医疗保健,零售,媒体和娱乐以及其他行业提供新的数字功能。

具体来说,谷歌对“数字化转型”和“生态建设”下了不少功夫,不仅拉优质客户站台,并针对特定行业推出数字化转型解决方案,比如金融服务、医疗保健、零售、制造等,希望利用谷歌在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方面的成果提供更多智能解决方案,本次发布的几大新品也着重强调是从客户角度出发,为了解决客户实际痛点而生。

此外,这个过程还需要大量生态合作伙伴的加入,这不仅仅是行业伙伴,技术层面也需要合作,比如本次宣布的与七大开源数据库厂商的合作。不难发现,谷歌云已经开始筹备数字化转型平台,这个平台不仅包括谷歌自己的技术积累,也会变为一个集成开源生态系统,努力把优秀的开源技术提供者纳入合作范畴,这个路子倒是与微软 Azure 颇为类似,其也在不断强调与生态合作伙伴的共建互利,谷歌云总算有了 ToB 厂商该有的样子,这也与新任 CEO 数十年 ToB 厂商从业经验密切相关。

可以说,Kurian 的加入,很重要的一点是将 ToB 基因带入谷歌云。

系列动作让竞争加剧

一直以来,Diane的工作成果都备受争议,主要原因是谷歌云在云计算市场上一直没能实现对亚马逊以及微软的反超,与 IBM 的差距反倒在逐渐缩小(如下图是Synergy Research Group的最新研究数据)。

如今,在 Kurian 领导下的谷歌云开始渐渐步入正轨,系列动作也让这个战场的竞争进一步加剧。

以 Anthos 为例,该产品的推出让谷歌的云端战略更加清晰,多云或者说混合云明显是其接下来的关注重点。此前,AWS 曾推出不少混合云服务,IBM 也在今年推出 IBM Watson 数据运算服务,除了 IBM 云服务,也可在 Azure、AWS 和其他云服务上使用,谷歌虽然官宣稍慢一步,但整体想法依旧遵循这一策略,这个战场的竞争无疑会更加激烈。

此外,谷歌对待开源的做法频频挑动着其他云厂商的神经。长期以来,谷歌云、AWS 和微软 Azure 处于云计算世界的竞争中心。从去年开始,AWS 因在云平台重新打包和销售其他创业公司的开源软件而频繁被攻击,尽管这家公司在努力引入自己的开源项目,但还是引发了不少创业公司的不满,比如 Redis Labs 和 Confluent,甚至通过改变开源许可的方式进行反击。

如今,这些开源厂商纷纷选择加入谷歌云的阵营,大大加快了谷歌云的研发进展,丰富了其服务层次,未来也可能会如其言成为开源生态系统的集成者,这可能会牵动大量开发者和企业用户选择谷歌云,市场份额可能会在未来出现明显变化。

最后,谷歌云已经推出新的企业友好型定价和订阅模式。不论未来谷歌云是否可以如 Kurian 所言“成为企业与之合作的最佳和最简单的公司”,其系列改变带来的影响都值得期待。

收藏

评论

微博

发表评论

注册/登录 InfoQ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南山楠 2019 年 04 月 15 日 09:59 0 回复
在ToB的路上 看好看好华为云:)
没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