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Uber,算法是真正的老板

  • 张天雷

2015 年 12 月 8 日

话题:语言 & 开发架构算法

有人认为 Uber 的司机也应该被当做员工,但是 Uber 首席执行官 Travis Kalanick 并不这样认为。Kalanick 认为,Uber 并不是老板。连接企业和客户的、用来平衡供给和需求的软件平台以及其内部算法才是真正的老板。在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上,Elizabeth Dwoskin 最近也撰文阐述了这一观点。

所以一切的关键都在算法!

如果 Uber 的算法公正,那就能说明,它的确仅仅是在协助配对供求关系。这一点对于 Uber 很重要,因为它间接证明了 Uber 并不对司机方有价格干预或控制,那么 Uber 和司机们之间就不是雇主雇员的关系。只要 Uber 能坚持自己是平台的立场,就有底气继续在世界各地气死出租车司机和监管协会。

但是最近,两位来自 Data & Society (数据与社会)和纽约大学的研究人员 Alex Rosenblat 和 Luke Stark 发表了一篇学术论文,也认为 Uber 的算法才是司机真正的老板。他们指出,可以就像一个经理人一样,Uber 同样能够使用软件对各类司机实施控制。文章写到,该公司的算法使用了性能指标、调度提示、行为建议、动态价格,和信息不对称来代替“直接的管理权力和控制”。

重要通知:接下来 InfoQ 将会选择性地将部分优秀内容首发在微信公众号中,欢迎关注 InfoQ 微信公众号第一时间阅读精品内容。

针对这种说法,Uber 没有立即对记者的评论请求进行回应。

通过对 Uber 的司机进行了深入采访,以及研究只有司机参与的网上论坛中的帖子,研究人员在 Uber 以及类似的共享经济平台上,针对员工管理的趋势和进行所谓按需调控的调度软件,进行了一个更深的研究。举例来说,星巴克并没有取代传统的经理人,但它和很多公司一样,越来越依赖于软件来管理员工的时间表和行为。

底线:在这种情况下,虽然机器人并没有代替你的工作,但他们正在成为你的老板。研究人员发现,它们所实施的控制和监视水平远远高于人类的管理。

Uber 没有采取一个人为驱动的绩效评估流程,而是根据一个自动评分系统对员工进行评估。乘客在 Uber 的 APP 中输入对司机的评分,从一到五颗星。后端软件计算评分,将一个综合的表现发送给司机,并给出其在所有司机中的排名。

研究人员表示,该系统事实上授权了 Uber 客户担任“中层管理人员”,基本上属于外包管理方式。这样的情况下,Uber 可以让不同员工的工作量分配得比较均匀,而无需管理人员对订单进行管理。

研究人员还指出,Uber 的软件还对司机的工作时间和地点进行控制。该公司从来不会命令司机开车,但公司的软件会提醒他们去那些乘客较多的区域。当软件预测到溢价的时候,它提醒他们将票价提高,提高司机的出租费用。

但司机报告表示,很难说清该公司的预测和实际的溢价之间有什么不同。根据 Uber 的说法,司机会在地图上看到“溢价区”,反映的是不同城区的乘车需求的实时状况,但是 Uber 的专利却显示,溢价是基于对未来时间段预期的乘客需求。

比方说,一个地方的溢价启动,系统会同时产生延迟。等到司机由于溢价吸引过去之后,叫车的乘客就能迅速叫到车。也就是说,司机(供给方)只能看到 Uber 系统对未来市场预测的样子,而当前市场本身的样子。如果在司机开往“溢价区”的过程中,系统判断“溢价区”的需求减少,那么溢价停止,司机就会出现在低需求地区得不到高的费用,甚至接不到乘客。

因此,司机告诉研究人员,在 Uber 询问他们在哪时,他们通过选择不回复公司邮件进行抵制,并将消息张贴在留言板上,建议其他司机共同抵制这种溢价。他们说,他们不希望 Uber 知道他们计划去哪,正是因为他们担心公司会欺骗他们到其他驾驶区域,而得不到更高的收费。作者说,关于要和自己的老板分享什么信息,从本质上讲,如果算法是老板,Uber 的司机通过欺骗算法来对老板进行抵制,也许与传统员工所做的决策没有什么不同。

因此,作者认为,Uber 的软件不是被动的,其操纵了劳动力的供给,并将市场塑造为一个整体。

作者说,尽管 Uber 将司机描述为控制着自己劳动的企业家,但在 Uber 所在的环境里,所有的信息让司机根据自己的兴趣做决定变得更加困难。在一些城市,Uber 的司机对于调低车费感到失望,司机挑选的乘客中 90%是随意选择的,这些乘客并没有提前给出票价信息。司机抱怨说,这种信息不对称导致有时会赔钱,因为有些乘客的路途太短而不值得载,但他们没有办法提前知道这些乘客要去哪里。

当然,许多有利于 Uber 但惹恼了司机的做法,同时也有利于客户。就像星巴克的员工和其他地方的工作人员一样,他们的生活是通过这样的预测调度软件所不能预知的,Uber 的司机可以选择自由退出。从这个意义上讲,他们是 Uber 所描述的自己可以做决策的企业家。但在其他方面,他们显然不是。


感谢徐川对本文的审校。

给 InfoQ 中文站投稿或者参与内容翻译工作,请邮件至editors@cn.infoq.com。也欢迎大家通过新浪微博(@InfoQ@丁晓昀),微信(微信号:InfoQChina)关注我们,并与我们的编辑和其他读者朋友交流(欢迎加入 InfoQ 读者交流群(已满),InfoQ 读者交流群(#2))。

语言 & 开发架构算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