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部门重组引发各方评论

  • 崔康

2013 年 7 月 13 日

话题:.NET微软架构文化 & 方法

微软周四宣布,将把当前的 8 个产品部门重组为 4 个新部门。新组织架构包括以下职能:工程、营销、企业发展和宣传、现金战略和研究、财务、人力资源、法务和首席运营官办公室。而微软新的四大业务部门包括:操作系统、应用和服务、云计算和企业,以及设备和工作室。针对微软的新举动,各方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李开复对此次重组并不看好,理由包括:

  1. 改组影响执行速度。移动互联网时代速度最重要,这样的一个重组可能会导致协调成本更高,决策更慢。比如说 Skype 是很重要的资产,但是它进入微软后市场份额开始下滑,而这次重组可能对这类“需要快”的产品带来巨大的打击、在越来越多公司用“轻公司、创业”模式来寻找更快的时候,微软不与时俱进,却改组成了“重公司、整合式决策”。
  2. 赌注太大,不够务实。微软的强项是企业级软件,而在消费者领域,微软被在苹果、谷歌、Facebook 打的满地找牙。因此,我个人认为微软不妨接受消费者业务未来不可避免慢慢地衰落。希望企业级的成长能弥补,因为企业级对 IBM、Oracle、SAP 的战役还是可能赢的,也有巨大的价值。但是,这次改组我们看到是微软对消费者领域依然充满信心,增加投入。虽然消费者技术确实带来企业级的革命,但是感觉这是 bet the company move 是一个打不赢的战役。而且,整合一整个公司可能带来比较大的成本,而有些整合可能并没有双赢,而且还可能带来包袱。
  3. “一致化”不是用户的需求。鲍尔默提出:新组织架构要“为 PC、平板电脑、手机和 Xbox 提供一致的用户界面”。如果过去 10 年我们学到了什么,就是这些设备需要根据场景开发合适的界面,不是不可以一致化,但是把一致化当作主要目标,就是把微软作为中心,而不是把用户需求作为中心。最经典的历史案例就是 Windows Mobile 早期最大的问题就是公司要求和 Windows 整合,结果整个体验像 Windows 却很难运用功能,也不是用户需要的。另外,微软希望消费者购买“全套微软”设备,这也是个困难而不务实的目标。
  4. 大公司架构反微软基因。微软的管理基因是“牛仔”,最成功的产品线和领导者是最独立不听话不协作的。最好的例子就是打造 Xbox 的 J Allard,和曾经成功管理 Office 多年、并曾经拯救 Windows 的 Steven Sinofsky。微软很多中高层奋斗的目标就是成为下一个“领头牛仔”,能做到一个业务群的 CEO。而这次的重组不但不符合牛仔基因,还限制了中高层的梦想(因为最高能达到的级别只是“工程集团负责人”,而不是“业务群 CEO”)。估计会有更多中高层领导流失。如果这个改组要成功,微软需要一个新的文化,给优质员工不同的期望值和激励机制,而这是很难很难的。
  5. 职能型公司如何问责?一个接近千亿美元业务,近十万人的公司,实在不适合职能型的组织架构。一个组织架构的可持续性,很大程度要看是否能达到问责(accountability),而最简单有效的制度就是划分成产品线,让每个业务群的负责人有自己的季度盈亏目标。这次改组的职能型架构,把所有盈亏目标都放在鲍尔默身上,向他汇报的人却只有工程、市场、商务等目标,感觉很难运营,很难管理,很难衡量,很难持续。
  6. 鲍尔默是否胜任。鲍尔默本身是一个卓越的单业务管理者和一个超级销售专家。但是他在 CEO 层面表现欠佳,在战略、协调上一直表现不佳。这次把更多协调的工作和大量的多产品线的决策压在他一人的肩膀上,令人很难乐观。
  7. 高层失血严重。我一直认为 Steven Sinofsky 是 CEO 的最好人选,他虽然强势凶悍,但是他在每个职位上都能够放权,也能达到他人达不到的执行效率。他在一年前离职,可能就是鲍尔默无法给他一个更高的接班人职位(今天的改组,也看到了没有二号人物的角色)。除了 Sinofsky 之外,另外四位离职者也都是微软的将才,他们的离职,和下面中高层必然的离职,会让微软严重失血。

摩根大通认为:“今天的重组暗示微软试图简化组织和战略,尽管如此,战略到底是什么目前仍然有点不明确。可能,重组最符合逻辑的结论的是所有操作系统都由一个领导负责,考虑到微软要为所有设备提供通用平台,这点是必要的。另外,和所有重组一样,它可能会带来破坏性,使得原本计划好的转变在执行之前或者执行之时被破坏,尤其是转变不明确时更易破坏。”

BGC 分析师 Colin Gillis 认为:“除非你有严重的问题,否则不会进行这么大的重组。它会导致企业严重分心。细节需要确定,会有许多不利的议论,况且重组还是发生在重大产品推出之前,比如统一的手机和 Xbox。”

Cross Research 分析师 Richard Williams 认为:“从战略角度来看,看起来微软只是将运营组织整合到一个集团中,所有应用一个集团,所有云产品一个集团,所有设备一个集团。”

Gartner 分析师卡 Carolina Milanesi 认为:“对于投资者来说,重组是好事。重组主要是让微软成为一家应该成为的企业。微软拥有制作一盘好菜的所有材料,但它炒出的菜不那么好吃,不那么美味。整合之后有利于水平作业,之前是独立工作的。我担心的是时间。微软不太擅长时间安排,耗时过长。架构变化真的会发生吗?或者只是让企业变得更困难?它能作为一家企业运营吗?要作出这些改变意味着巨大的文化转变。”

读者对微软的重组有何看法?欢迎发表自己的看法。

.NET微软架构文化 & 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