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敏捷工具与敏捷

阅读数:1478 2012 年 12 月 29 日

话题:敏捷语言 & 开发架构文化 & 方法

@刘欧 V 在微博上提到,没有各种敏捷工具的支持,就很难进行各种软件工程的相关实践,工具就是约束和流程,使用它们才能够获得敏捷的巨大能量。而这和敏捷宣言中的声明看起来有些不协调,进而引发了大家关于敏捷工具的讨论。

刘欧 V:工具就是约束和流程,遵守这些约束和流程,才能获得敏捷的巨大能量,就好比米国,只有大家都真的遵守宪法和法律,才能获得最大程度的民主和自由,各种形式的空谈都不靠谱,都是大忽悠。

刘欧 V:从 svn 切换到 git,工具变了,很多默认的规则也变了,和 svn 时代令牌神灯 +single branch 的模式说 byebye,进入 git 分布式并行开发多分支时代,又好比 ejb 时代由于 java 语法的限制,只能是贫血模型,而如今 ROR 风格的 java 框架则变成了充血模型。技术工具的发展,颠覆改变了规则,形而下然后再形而上就顺溜了。

李国彪:我是这样理解宣言的:有效的工具促进个体能动性和人们的互动。然后个体的能动和互动又促进流程和工具的演进和提升,敏捷想看到的是一个良性的正反馈。

朱少民:【新敏捷宣言:建立在沟通,交流,信任基础上的工具和流程更重要】想一想也是,搞软件不发挥工具、自动化流程的作用,那才傻 //@Thinker 姜志辉: 多些思考,少些指责。搞敏捷的人要多些肚量。工具和流程很重要,但建立在沟通,交流,信任基础上的工具和流程更重要!!没有这些,流程很容易沦为形式!

大家叫我导演:晕死,个体与交互胜过过程与工具、可以工作的软件胜过面面俱到的文档,虽然宣言中右项也很有价值,但是我们认为左项更有价值。就被解读为不要工具 不要文档吗?

刘欧 V:回复@大家叫我导演: 大家别忽略了,敏捷宣言是在欧美信息化工具高度发达的场景下提出来的。 ◆个体与交互 重于 过程和工具 ◆可用的软件 重于 完备的文档 ◆客户协作 重于 合同谈判 ◆响应变化 重于 遵循计划 我们的面临的大问题是:天朝场景下,右项能做及格都不多,你懂的。

刘欧 V:十分赞同这句话,扯远一点,工具延伸的含义就是流程制度的形式化保障。想当年老 mao 打天下的时候,搞人治,搞运动战,够敏捷吧,建国了,还迷恋当年人治的高效,画圈的快感,忽视了基本的 xianfa 流程建设。然后导致我们这帮子人连对敏捷于工具理解上都混乱不堪。

半个码农:个人觉得产品的主人翁意识也很重要,当产品被变成一个个无聊的死任务的时候,产品就失去了活力,最终导致产品是某几个人的想法而非团队的结晶。

hanzhi 窦:价值观与原则 -> 环境与机制 -> 元流程 -> 流程 -> 工具, 从上到下是构建、依存、体现和反馈的关系,越往上变动性和多样性越大,越是下面的变动对系统的影响越大。系统思考才是王道,争论谁更重要意义不大,头比脚重要,所以就把脚砍掉?脚重要,就不要脑袋了?

刘欧 V:回复@hanzhi 窦: 脱离现实场景,争论哪个环节最重要,真没什么意义,我的建议是:结合现实场景,就会布道的影响力及其有限(除非的大佬力挺)发现务虚的东西必须要靠务实的工具定型、呈现,并让相关人员首先在视觉上感知到问题的存在,这才是最最重要的,有了这个基础,再慢慢谈其他环节。

王晓明同学: 还是要关注问题本身吧,任何好的工具都能对团队起到帮助,关键还是你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团队是否理解并认同。

刘欧 V:关注问题本身这种话都是看起来很有道理,不用说,当然是最重要的,但现实是:让团队理解并认同,关注问题本身相当有难度,而重要手段之一恰恰是借助工具,让工具产生的数据说话,有一线敏捷项目实战经验的都会有此感受。

EG-Tails:这说明你的团队需要这些工具,并不说明每个团队都需要这些工具。一个团队在没有工具的情况下最知道什么工具适合自己,如果一个工具引进后只是积灰和增加团员工作负担,那要不找个更适合的,要不就摈弃掉。

刘欧 V:回复@EG-Tails: 工具是无罪的,有罪的是使用这些工具的人。

你尊重工具,把合适的工具当做团队的一份子,别欺负工具不会喊疼,团队的每个人每天都用心呵护工具,和工具用心交互,你就会发现,工具就给你好看,给你惊喜,我都感受到了,才向大家推荐。

重新重视敏捷工具在敏捷实践中的重要性,其实是我越发清晰地认识到中国与西方一个最大的不同就是:中国社会包括专业领域缺少 common sense,仅形而上很容易空对空,过嘴瘾,泛泛而谈,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缺少公约,规约,甚至价值观都有不同那怎么办?那就退而求其次,重新重视通过工具重建规约作为开始 。

重新重视工具的另一个原因是:中国社会包括专业领域,真正决定事务走向的往往是“潜规则”,社会事务上是,公司事务上也是,技术开发上仍然是,很多潜规则拿不到台面上,只能意会。太多的隐喻在作祟,势力强大,受众就只好靠“事情就是这样的”过活,工具则可能是信息规则透明化的一个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