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站“出圈”:技术不够,运营来凑?

阅读数:4 2020 年 3 月 13 日 08:00

B站“出圈”:技术不够,运营来凑?

伴随“出圈”,B 站一直以来被质疑的不重视技术,又被反复提及。

Z 世代的自留地

最近一段时间,B 站火出了天际。

疫情下“宅经济”崛起,B 站所推出的线上课、云蹦迪掀起热潮。2 月 28 日 B 站发布的《宅家抗疫大数据报告》显示,B 站用户观看疫情相关视频 19 亿次,UP 主创作相关视频总长度达 61218 小时,如果连续播放的话得花 7 年才能放完。

就在不久前,在告别 10 年代的最后一夜,一直以来被认为是小众亚文化的 B 站,却因为一场跨年晚会冲破次元壁,成功打进主流文化圈层,博得广泛关注:B 站跨年晚会豆瓣评分高达 9.1 分,播出当晚有 8000 万人在线观看,弹幕总量 200 万,晚会结束后 6 天内还有 6700 万人因为口碑转化前来“补课”。

这场跨年晚会也让资本市场看到了 B 站的潜力。晚会后的第一个美股交易日,B 站股价一路高涨 15%,截止收盘,股价涨 12%,市值一夜暴涨 50 亿。

这场晚会与其说是 B 站的胜利,倒不如说是 Z 世代与青年流行文化的胜利。跨年晚会之所以取得如此大的成功,本质上源于过去十年来,B 站对其用户的精准洞察和把握。

B 站是中国最年轻一代的自留地,Z 世代(出生于 1990-2009 年的人)占比高达 81.7%。由于准入门槛严格,“小破站 ”的用户粘性极高,80% 的人因为通不过 100 道题而无法申请会员,留下来的都是拥有共同爱好的人。“当初我曾为了入站考试‘抓狂’,现在想想这也挺好的,社区的用户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一位 B 站忠粉表示。

截止到 2019 年第三季度,B 站月均活跃用户达 1.28 亿,其中核心用户群体——通过 100 道社区考试答题的正式会员数量达到 6200 万,第十二个月留存率超过了 80%。

一直在出圈的路上

2009 年,徐逸创立 mikufans(B 站的前身)之时,它还只是一个二次元爱好者的小社区,十年过去了,它已发展成为超 1 亿月活的泛青年文化社区。

成立初期,社区二次元风格浓厚,动漫、番剧等内容深受 Z 世代喜爱,但这些番剧多是从海外搬运,存在版权风险。2014 年,B 站开始购买正版番剧的版权、申请视频牌照,积极实现合规化。

与此同时,B 站也开始向泛二次元扩展,探索游戏、广告、直播等多元化的商业模式,踏上了“出圈”的探索之路。

跨年晚会之后,“出圈”成为 B 站身上关注度颇高的标签,但其实在跨年晚会爆红之前,B 站就已经在多个领域成功“出圈”了。

2016 年,在央视播出后收视惨淡的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转到 B 站播出后意外走红,并随后在全网持续发酵,成为一大现象级热点。这次试水尝到“甜头”后,B 站在自制内容方面继续发力,又出品了《人生一串》、《故事王》、《寻找手艺》、《极地》、《但是还有书籍》等爆款纪录片。

在泛娱乐领域之外,B 站还将“触角”延伸到了泛知识领域。很多人在 B 站看番的同时早就在 B 站学习了,“我在 B 站学习”甚至成为了一种热门潮流。

疫情期间,B 站与国内上百所高校和教育机构合作推出了线上课程服务。B 站是上海市教委“钦点”的网络学习平台之一,上千名教师通过 B 站“直播 + 点播”的形式为全市中小学生免费上课。

疫情带来的特殊机遇加速了 B 站在在线教育领域的布局,也动了其他在线教育机构的“奶酪”。但是在这次“严肃”课程试水之前,B 站上其实已经有很多泛知识类内容了。在很多忠实粉丝的眼里,B 站是一个丰富的“宝藏”站,编程、高数、健身、考研等各种类型的学习视频都可以在 B 站找到。

不重视技术,运营来凑?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B 站并不是一家技术属性浓厚的公司,尤其在“出圈”后,挑战更大——推荐算法比不上头条,直播技术比不上腾讯、优酷,甚至有人质疑 B 站并不重视技术。近日技术大神戈君离开 B 站的消息再一次引发网友热议,争论焦点集中于 B 站不重视技术、不是一家技术驱动型公司。

面对戈君的离开,有网友评论:“这种事情不是一次两次了”。2006 年,B 站技术大牛谦谦因为月薪不到 5000,愤而离职,引起圈内轰动。谦谦是 HTMI5 播放器核心组件 flv.js 的开发者,对 B 站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但因公司唯 KPI 论,谦谦多次绩效考评为 C,到手月薪低得可怜。

知乎上,一位曾在 B 站工作了 2 年的程序员坦陈:在 B 站当一个底层码农很开心,但晋升很难,待遇属于互联网行业偏低的。“公司层面决定了运营驱动产品,产品驱动开发,因此开发的话语权较小”。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B 站创始人徐逸和 CEO 陈睿其实均是技术出身。作为二次元资深爱好者的徐逸原是 A 站的忠实粉丝,他因 A 站经常宕机所以跟朋友花了三天时间建立了一个新的网站 mikufans,作为 A 站崩溃时粉丝们的去处。半年后,徐逸辞职专心做 B 站,聚焦二次元社区。

所以如果说 B 站不重视技术,理由未必站得住脚。但是如果说技术被 B 站看做核心竞争力,又肯定不是这么回事儿。

在 InfoQ 此前采访 B 站资深前端工程师谭兆歆和蒙版弹幕技术负责人光驱子的时候,对于 B 站的播放页秒开、不挡脸弹幕等技术,他们都做过详细解读。据我们了解,这些技术既牛又超前。B 站于 2018 年进行了一次基于 “video first” 的年度性优化,针对用户体验的关键指标进行性能优化改造,包括交互设计改版、基于 MPEG-DASH 协议的视频体验优化、播放页秒开、弹幕体验优化等方面。

B 站对音视频技术、弹幕技术的重视直接支撑其主营业务,但是面对“出圈”后对直播、互动视频、推荐算法等技术的井喷需求,还是体现出了不够重视以及研发投入和人才储备上的不足。远有去年 4 月 B 站部分工程源代码外泄的事故,近有清华直播课因为太卡顿而迎来的吐槽。

但是不把技术作为核心战略就是错的吗?纵观当下所有视频平台,以及社区运营属性的互联网公司,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都不是技术问题,而是获客问题,更何况 B 站已经连续亏损了 5 年,更为迫切要盈利。而跟获客有关的内容、运营、产品、策划,技术手段上是无法再有更大突破的,帮不上太大忙。

百亿美元市值何时实现?

去年 8 月,陈睿定下了一个目标,在未来三年内,将 B 站市值升至 100 亿美元,而 100 亿美元市值对应的年营收应达到 100 亿元人民币左右。

截止发稿,B 站市值 84.79 亿美元。营收方面,截止到 2019 年前三季度,B 站的营收总额为 47.3 亿元。B 站还没有公布 2019 年第四季度的营收数据,但在 Q3 季度财报中,B 站曾估计,其在 2019 财年第四季度的净营收将介于 19.3 亿元至 19.8 亿元之间。若按此估算,B 站在 2019 年的总营收大概在 66.6-67.1 亿之间。

距离“双百亿”的关口不远了。但冲刺路上仍面临不小的挑战。

盈利难题一直是悬在 B 站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自 2015 年以来,B 站已连续亏损 5 年,最近 3 年,B 站年亏损幅度扩大:2017 年 B 站净亏损 1.8 亿元,2018 年净亏损增至 5.65 亿元,仅 2019 年前三季度,B 站的净亏损就增加到了 9.163 亿元。

B 站是一个优秀的社区,但可能并不是一门好生意。B 站用户忠诚度、留存率等指标很高,但会员制门槛高,番剧永远不插广告,这无疑放弃了一大块收入“蛋糕”。

长期以来,B 站的盈利模式相对单一,重度依赖单款游戏。对于一家上市公司来说,单一的盈利模式必然会给未来的发展造成掣肘。因此,近年来,B 站一直在努力地“去游戏化”。

2019 年 12 月,B 站在直播领域做出了 2 个大动作,令外界侧目,先是月初耗资 8 亿元拿下了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中国地区连续 3 年的独家直播权,月底又紧接着以每年 5000 万的价格签下了原“斗鱼一姐”冯提莫。

两次重金投入显露了 B 站在直播领域的野心,但直播业务能否因此风生水起还有待于时间来验证。另一方面,B 站积极扩展电商业务,自淘宝成为 B 站股东后,双方也就 IP、内容电商等领域展开了合作。

一系列多元化策略后,B 站的“去游戏化”取得了一定成效。2019 年 Q3 财报显示,B 站营收的主力业务是手机游戏、直播和增值服务、广告和电商,游戏收入占比下降至 50%,非游戏业务收入为 9.3 亿元,同比增长 176%,营收结构逐渐趋于平衡。

B 站“出圈”,机会来了,但是挑战更大。对手扑面而来,B 站没有天敌?这个说法早就不存在了。

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