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学老师到 CEO:40 岁技术人玩命跨界的前半生

阅读数:3 2020 年 5 月 11 日 10:44

从大学老师到 CEO:40 岁技术人玩命跨界的前半生

“技术人可以写一辈子代码吗?”
“技术管理,难吗?”
“除了写代码,我们还可以做什么呢?”

这些问题,你是不是都很耳熟,是不是感觉在哪听过?实际上,这些问题往往代表着技术人常有的焦虑。

随着经济寒冬、疫情带来的市场问题、互联网瓶颈的到来,不少技术人已经开始踌躇着自己未来能够做些什么。在面临转行这条路上,不少人都有过一丝丝犹豫,不太确定自己能做些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TGO 鲲鹏会记者带着“技术人的焦虑”与“转行的难点问题”采访了昆石医疗行政总监 & TGO 鲲鹏会南京会员朱彬。别看朱彬现在的职位是行政总监,他可是拥有超过 10 年项目管理研发管理经验的“老技术人”了,是一名从程序员成长起来的优秀科技管理者。今天,我们就带着疑惑来解锁属于他的故事。

从大学老师到 CEO:40 岁技术人玩命跨界的前半生

我的职场前半生

回忆起过去,朱彬用了两个词形容自己的职场——“改变”和“不安定”

研究生毕业之后,朱彬顺利成为一名大学老师。在经历一年的任教之后,不满足于现状且仍然保持对技术热爱的他,选择离开校园,进入一家美资公司 SS8,这一去就待了 11 年。

在这里,朱彬见证了 SS8 从传统瀑布式开发到敏捷开发的转变;经历了公司从传统研发测试一条龙的组织架构演变成打破研发测试部门墙,成立 Scrum 团队的变革。

“那时,我担任了 Scrum Master 的角色,在公司推行敏捷开发的方法和理念,带领团队实现了自动化部署和自动化测试,为持续交付的推行打下了基础。”

“想要做好敏捷开发,主要有两个关键点:第一,选择合适的工具;第二,团队成员的单兵作战能力要强。”朱彬说道,“在项目管理上,除了需要把控人力、时间、质量的平衡点之外,一定需要具有横向沟通的能力。”

如果说教师生涯让朱彬明白自己的喜好和未来的需要方向,那这段外企经历则是他职业生涯的“导师”。

然而就当他想进一步提升时,他与几位核心骨干在硅谷工作时发现,华人在硅谷的天花板普遍较低,成长之路受到挫折时,彼时的他需要再次认真思考自己的职业规划。

从大学老师到 CEO:40 岁技术人玩命跨界的前半生

他希望自己能更多地与人打交道、沟通,不仅仅是做技术相关的工作,于是他离开已经待了 11 年的 SS8,从硅谷回到了南京。

回国后,朱彬认真地思考了自己未来的职业规划,他希望自己能做更多的事情,而不是仅限于做技术管理,解决一些按时保质保量交付的项目时,他选择再次突破自己,以合伙人的身份加入智风教育,成为一名 CEO,负责智风教育的全面管理。

就是这一决定,也奠定了朱彬一直在突破自己,实现多重职位变化的基础。

从原先只需要考虑技术问题,到更多需要考虑公司经营问题——人、财、物的管理问题。回想起那段时光,朱彬说:“那时,我每天想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如何让公司赚到钱。天塌下来了,都需要 CEO 顶着,压力比做技术管理者时高出不少。”

作为一名刚转型的技术人,朱彬看起来似乎比较顺利,他比其他 CEO 更懂技术,比其他技术人更懂沟通技巧、更懂管理。实际上,刚转型的他也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他开始接触到一些之前接触甚少的部分,比如销售、市场和公司 KPI 考核问题。

“在管理过程中,我深刻认识到 ToB 业务中销售和市场的重要性;同时,团队管理上,仍要保持定时沟通,了解团队对公司管理的真实想法和意见等等。虽然现在都已经过去了,但是我还是觉得自己有些部分没有做到最好,感觉自己可以做到更好。”回忆起这段经历时,从朱彬的语气中仍然能听出一些可惜,但朱彬笑了笑说:“加入智风教育仍是我人生中很重大的一个转变。”

从 SS8 到智风教育,朱彬一直在为自己的职业生涯道路打磨,也累积了深厚的技术功底和管理经验。当 TGO 鲲鹏会记者问到,为什么这次是以行政总监的身份现身时,朱彬笑了笑说,“其实这也是一段很有缘分的故事。”

在一次机缘巧合下,朱彬在同学聚会上与“失联”已久的发小,也是昆石医疗的董事长相遇。在谈到公司治理和管理的时候,发现大家理念一致,碰撞出了火花。比如:管理可以见效益,是发小留给朱彬印象深刻的一句话。

而在离开聚奢网之后,昆石医疗董事长再次找到了朱彬,提出希望他能加入,解决公司管理乏力的问题,加强公司治理。于是,在经历一段非常慎重的思考过程后,朱彬决定再次突破自己,加入昆石医疗担任行政总监,全面负责昆石医疗的人事、行政、商务、财务和技术的管理工作。

谈起这一次,朱彬说到:“因为我和发小的微妙关系,同时也希望能把昆石医疗再做上一个台阶,所以我把这段工作经历当做一次‘再创业’。”

从大学老师到 CEO:40 岁技术人玩命跨界的前半生

我的职场后半生

从技术人,到科技管理者,再到企业管理者,朱彬一直在突破自己。

技术人通常都会面临沟通问题,但是往往当朋友指出你可能存在一些“沟通”能力不足的问题时,多数技术人总会轻蔑一笑:“沟通不就是说话,说话这么简单的事情,我能不会?”

但是对于渴望社交的朱彬来说,他始终明白技术人在沟通方面的短板。他提到,“其实在刚开始做技术管理时,最担心的是如何与人打交道的问题。尤其是,第一次参加客户会议的场景,到现在都仍然记忆犹新。”

在朱彬第一次负责某产品线时,第一个面临的问题就是与客户进行电话会议。回想起第一次和客户沟通的场景时,朱彬仍然记得当时紧张的感觉。

“因为语言和文化差异,所以为了保证第一次电话会议顺利进行,我特意提前准备文档,希望我们双方能在沟通上更加顺畅一些。”朱彬笑了笑继续说,“刚开始我们作为技术通常会与客户讲解我们的技术解决方案,然后根据客户反馈进行修改。为了达到客户需求,我们通常需要准备文档,否则到了客户面前很容易就忘记自己想要说的是什么。

除此之外,朱彬认为沟通存在于工作的方方面面,比如需要学会如何把技术问题讲清楚;如何把解决方案讲清楚;如何把项目中可完成与不可完成的部分确认。另外,在遇到危机时,我们还需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学会理性的分析,并简明扼要地把问题关键点梳理出来。这些都是我们需要在工作中掌握的沟通艺术。

同时,由于技术人思维比较线性,大多数时候说话比较直接了当,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所以为了让他人更容易接受技术人的想法,朱彬认为,“技术人需要做到认真聆听、放低姿态,做到有效沟通,只有这样才是解决问题的主要办法。尤其是在当下常常出现技术和产品打架,产品和业务打架的时候。

为了提升自己快速掌握新工作的要领,朱彬为自己总结了一套“秘诀”——抓重点、抓核心、要改良、不要革命。

  • 抓重点——抓住企业痛点,了解老板和企业核心管理层希望你能解决什么问题;
  • 抓核心——抓住重点展开工作,并学习相应技能;
  • 要改良——不做太大冲击的改变,而是要稳扎稳打。

《新民主主义论》曾提过不破不立,指的是不破除旧的,就不能建立新的。但是在朱彬看来,所谓的大革命通常会以失败告终,所有的问题都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因此,当一家公司没有出现严重问题时,我们就不需要进行革命,颠覆原有的规则。

目前已经成功转型的朱彬,更清楚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如果说以前的工作经历都是帮助他逐渐实现转型,那么现在的他更需要的是多维度的横向发展,他需要更加全面地武装自己。

为此,朱彬回忆起过去自己在刚转型时所遇到的难点,希望能帮助更多的技术人多方面的发展:

第一,注重业务聚焦,由于刚开始时,你可能会肩负着很多董事长的想法,他可能希望你能做更多的事情,但是我们需要衡量目前公司体量,不是董事长一说就需要按照他的想法实现;

第二,一些“鸡肋”和投入产出比相差较大的业务部门,需要进行提前剥离,或者将它外包

这些都是在管理过程中容易产生隐形成本,或许都是你在做技术时注意不到的问题,所以需要尤为注意。

从大学老师到 CEO:40 岁技术人玩命跨界的前半生

“新手”上路,小心谨慎

在采访伊始,TGO 鲲鹏会记者问朱彬:“如果在技术以外要做一件事,最想做的是什么?”

朱彬回答说,“我希望我能参与到公司经营,至少清楚自己每个动作都是如何与公司经营息息相关的。”

最早离开校园,是因为朱彬想离自己喜欢的技术更近一些。但如今,他却选择出任与技术听起来毫无关系的行政总监。虽然对新工作毫无经验,但是他会及时转变思路,找到问题的解决方案。

当提到转型路中他最应该注意的问题时,朱彬说:“思维不要固化,不要手握锤子,看什么问题都是钉子。同时,虽然经验很重要,但是完全依赖过去成功的经验,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正如架构一样,在国内有很多互联网公司会使用开源架构,一般来说只要照搬过来就能使用,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在实际落地之后,你就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因此,我们不能只借鉴成功的经验和方法论。”

同时,谈到“新手”该如何判断自己是否能够转行时,朱彬谈了谈自己的想法:

“首先,要活在当下,看看当下的职业是不是自己喜欢的,还是说遇到了天花板。对自己的能力要有清醒的认识,既不要妄自菲薄,也不要目空一切,切忌把平台的能力当成自己的本事;

其次,要看机会、看行业是否有前途、看是否政治正确、看合伙人是否靠谱

尤其是当你觉得现在做的事情很痛苦时,你可以尽量找一些让自己感觉愉快的事情,或许去到不同的行业就会有不同的机遇。

采访最后,记者追问朱彬,最想给想要转行的技术人哪些建议。朱彬笑了笑,回答道:“活在当下,且行且珍惜。”


TGO 鲲鹏会,是极客邦科技旗下高端技术人聚集和交流的组织,旨在组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科技领导者社交网络,线上线下相结合,为会员提供专享服务。目前,TGO 鲲鹏会已在北京、上海、杭州、广州、深圳、成都、硅谷、台湾、南京、厦门、武汉、苏州十二个城市设立分会。现在全球拥有在册会员 800+ 名,60% 为 CTO、技术 VP、技术合伙人。

会员覆盖了 BATJ 等互联网巨头公司技术领导者,同时,阿里巴巴王坚博士、同程艺龙技术委员会主任张海龙、苏宁易购 IT 总部执行副总裁乔新亮已经受邀,成为 TGO 鲲鹏会荣誉导师。

评论

发布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