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法:2017 会带给我们的文化和方法

  • Shane Hastie
  • 王纯超

2017 年 1 月 22 日

话题:技术管理Scrum文化 & 方法

我们对 InfoQ 文化与方法编辑团队进行了调查,以获得他们对于 2017 年技术行业可能发生的事情、团队和组织的性质和结构、领导和管理以及这些问题可能对未来工作方式的影响的看法。

以下是我们对 2017 年的预测:

幸运的是,我们将看到对品牌和标签(Scrum 对 Kanban,SAFe,LeSS,DAD 等等)的重视程度降低,取而代之的是务实的因地制宜。已经采纳过一两轮方法学的成熟企业将远离“一刀切”而变得务实和切实。

不幸的是,这将与品牌战争和商业化携手并进。因为推行针对公司“转型”的品牌方法太赚钱了,并且各方法厂商不愿它们的“最佳实践”与别人的相容。

认证将继续是一个重要的卖点,涵盖更广泛的角色和活动。不幸的是,大多数认证将仍然是简单的基于知识或考勤的评估,将很少有“基于技能的有难度的”认证,但这类认证可能会增加。

一些一流的企业将决定从根本上改变其结构和管理工作的方式。他们希望真正提高自我组织和自主性,采用诸如 Sociocracy 或者Sociocracy 3.0中的原则 Holacracy、团队的自我选择、抗脆弱性中的理念或基于意图的领导。它们将探索成为一个自主、自律、自由的组织(teal organization,译者注:teal 的公司里的员工是自我管理的,没有金字塔结构和命令链。每个人是完整的人,不仅有专业性,还有疑惑和弱点。企业不仅仅是管理工具,它还有自己的生命和目的,员工的行动不是受命令链支配的,而是出于企业目的的要求。参考teal organization),由目的和结果驱动。我们期望这在未来几年越来越多。

行业正在慢慢从敏捷团队转向业务敏捷。仅在团队中或在 IT 部门内实施敏捷通常达不到预期的益处。敏捷不再局限于软件开发的事例越来越多,我们看到有公司在市场营销和销售、客户支持以及人力资源管理和(高级)管理方面也采用了敏捷原则。整个交付链中的所有各方之间的协作对于敏捷地交付成果至关重要。

远程和分布式团队的工作的虚拟化的增加成为常态,这对心理安全感和信任有何影响,是需要研究的。最近的一次 Freakonomics 播客讨论的重点是社交信任。话题一度转向了技术和信任的问题。我们正在构建的技术是类似于电视(社交信任下降,因为人们相互交流的时间少了)还是电话(社交信任增加,因为通电话增强了彼此之间的联结)呢?

Susan McIntosh讲述了她自己的虚拟团队经历:

在我自己的工作环境中,我看到了一些技术帮助提高了社交信任度的例子。社交信任是一种相信周围的人的感觉,它与心理安全休戚相关。感到受尊重和被接纳,就是心理安全。例如,在我工作过的几家公司,我们创建沟通渠道或设立标有“不谈工作”或“天马行空”的房间,在那里团队成员可以谈论最近的“星球大战”电影或只是玩新的表情符号,展现他们个性的特点。我也看到过相反的情况。我很难去了解一个人,因为我们从来没有一起在办公室里,我们只通过 Slack 交流。

现在讨论的越来越多的话题是员工的幸福。“人才战争”在技术领域是众所周知的词语,特别是在软件开发行业,每一天都变得更加贴切。现在常见的是公司在自己的品牌上不断努力,雇佣大使、举办社区会议以及使用面试中候选人准备的一系列答案来准备会议。这之所以发生是因为人们想找到合适的工作,一份让他们快乐的工作,而不只是找一份养家糊口的工作。

我们也考虑了一下我们的文化和方法的各种趋势处于 Geoffrey Moore 技术采用生命周期图上的什么位置。如下是我们认为的目前状态:

与我们所有的报道一样,InfoQ 将专注于这个图表的早期阶段,我们的大部分在线以及 QCon 上的报道都围绕 Innovator、 Early Adopter 以及 Early Majority 方面的趋势。

请对我们在 Innovator 和 Early Adopter 阶段可能缺少的话题作出评价。

查看英文原文:https://www.infoq.com/news/2017/01/2017--culture-methods

技术管理Scrum文化 & 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