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敏捷教练集会课程总结

  • Mark Levison
  • 张海龙

2009 年 6 月 30 日

话题:敏捷文化 & 方法

Rachel Davies和 Mike Sutton 组织的英国敏捷教练集会,最近在布莱切利庄园(二战时英国政府进行密码破译的主要地方,也是英国第一台电子计算机“Colossus”所在地)举行,此次活动是开放空间系列活动之一,与会者可以选择他们希望讨论的主题。

整个议程共分 5 个分会场,包括:

话题孵化器里还有许多。此外,Liz Keogh 还用Mindmaps做了记录。

David Harvey 还分享了他对于“有效的教练指导方式”的评论:

  • 有助于明确处境的模型:Cynefin 模型、Tuckmann 团队发展阶段模型、Dreyfus 学习模型、情境领导模型(译注 3)——还有许多其他类似模型。除非我们能够明了在某种情形下到底发生了什么,否则将无法采取有效行动。
  • 行动的模型:这种模型与上面的模型息息相关:不同的处境明确模型提供了不同的机会去行动,以及多种不同的干预措施。但是,通过实际采用一个模型,你为自己选择了一个框架,有助于在正确时机将精力集中到正确的事情上。但这样做的危险是,我们会过于依赖于这些模式(给孩子一把锤子,一切在他们眼里都会变成钉子),作为教练,我们有责任去避免这一点。
  • 工具和技术:为了达到特定目标,我们需要在特定的点上采用特定的干预措施。成堆的改进方法、一系列与影响力相关的工具将满足我们的要求。
  • 执教风格:指导性的,非指导性的,质询式的。
  • 教练姿态:我将其比喻为心理治疗中的“姿态”,主要是说教练与团队之间的关系,涵盖的范围也超越了互动、介入方式和模型等这些方面的细节。你的全职工作就是去指导一个团队,还是说仅是以咨询顾问的身份提供指导,这都会对“教练姿态”产生影响。但不管怎么样,教练都应该知道自己希望与团队构建什么样的关系、团队需要什么样的关系,有时还要弄清楚可能达成什么样的关系。

讨论小组们将结果收集成一张思维导图:“为什么我们要开教练会议”,并放在了 Peter Camfield 的网站上。

围绕源自即兴剧场的一些流行游戏,Andy Duncan 和 Mike Sutton 组织了一个议题,并在其中对这些游戏一一地进行了简短的反思,看是否可以在教练和咨询工作中应用这些收获。通过其他一些事情,他们还总结出:“有时,我们杜撰出不必要的规则并强加于自身”,“定期引入的新因素会导致混乱,并且使工作缺乏连续性”,“看上去负责的人并不一定真能掌控一切;没有发言权的人反而可能用行动来带动别人。”

Dilbert 之害的讨论中,小组讨论了 Dilbert 漫画的影响(包括 Apathy 和其它来自 despair.com 的海报),他们指出,这种无礼的、玩世不恭的文化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并影响了到人们的工作方式、团队和整个组织。

最后,Tobias Mayer 主持了一次以教练游戏为主题的议题,每个人都可以带来自己喜爱的游戏。David Harvey 喜欢分为两个步骤的解结游戏:“首先,让七八个人将胳膊纠缠在一起形成一个环,然后让一名‘经理’指挥大家转而进入一种有序的状态(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记下来,组成环的人们也应该想办法让自己从环中解脱出来(大概需要几秒钟……)”。

不少人表示:他们很期待下一次聚会。

查看英文原文Lessons Learned from the UK Agile Coaches Gathering

译注 1:cG*P——Current Good X Practice,指某种行业的最佳实践,如 cGMP——Current Good Manufacture Practice,药品成产质量规范。

译注 2:目标为本思考法(Well Formed Outcomes),是 NLP(神经语言程式学,Neuro-linguistic programming)中的一种模型,指的是为了满足特定条件而去创建和维护目标产出的能力。具体可参见:What is a Well-Formed Outcome?

译注 3:Cynefin 模型提供一个从因果关系复杂情度来分析当前情况而作决定的框架,可参见:《敏捷开发队伍和人员——Agile Hong Kong 活动记录》;Tuckmann 团队发展阶段模型指明了一个团队发展经历的各个阶段,可参见:布鲁斯·塔克曼的团队发展阶段模型;Dreyfus 学习模型指明人的学习过程,可参见:《更好的最佳实践》;情境领导模型是一种领导理论,可参见:《“情境领导”模式》

敏捷文化 & 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