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1 系统 bug,拖欠员工加班费 3200 万元

发布于:2019 年 12 月 13 日 10:38

资深架构师 杨波,正在以案例项目驱动,原理+编程技术+工具结合落地微服务和云原生架构,立即查看 >>
7-11系统bug,拖欠员工加班费3200万元

12 月 11 日,央视财经报道称,日本便利店巨头 7-11 系统 bug,拖欠超 3 万名员工加班工资,累计总额约合人民币 3200 万元。据了解,这个系统 bug 有记录起可追溯到 2012 年,更严重的是,媒体指出拖欠员工加班费的情况可能从上世纪 70 年代 7-11 成立之初就已经存在。

“通人性”的 7-11 bug

日本便利店巨头 7-11 的这个 bug,可能是黑心老板们最喜欢的一个 bug 了。

据媒体报道,这个“通人性”的 bug,已经拖欠了包括临时工在内超过 3 万名员工的加班工资,累计总额高达 4.9 亿日元,约合人民币 3200 万元。

7-11系统bug,拖欠员工加班费3200万元

7-11 员工的工资制度有别于传统企业,包括临时工在内的员工工资虽然由各家加盟店承担,但工资的计算和发放实际上是由 7-11 总部代为执行的。

今年 9 月,日本劳动监督部门发现了 7-11 总部计算加班费的方式有误,7-11 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自己拖欠临时工工资了。这个后知后觉有多后呢?根据目前有记录可查的数据,最早可追溯到 2012 年 3 月份。也就是说,最迟从 2012 年 3 月份开始,7-11 员工的加班费就一直处于被拖欠状态,3 万人的加班费总和约为人民币 3200 万元。

而更严重的是,媒体指出拖欠员工加班费的情况可能从上世纪 70 年代 7-11 成立之初就已经存在。

7-11 新任社长永松文彦召开新闻发布会为此事道歉。

7-11系统bug,拖欠员工加班费3200万元

7-11 表示,对于没有电子记录的时期,会与被欠薪的员工在确认书面工资单后,将拖欠的加班费予以支付。

流年不利的 7-11

7-11 是日本便利店行业的龙头企业,但 2019 年堪称 7-11 的水逆之年。

7-11 此前采取的是 24 小时经营模式。今年年初,一位名叫 Mitoshi Matsumoto 的 57 岁加盟店店主请求日本 7-11 准许他在凌晨 1 点至 6 点关闭店铺休息,但却被要求继续 24 小时营业。这成了后续一系列事件的导火索,因为人力不足难以为继,部分加盟店主跟 7-11 总部发生了对抗,直接导致 7-11 社长被迫换人,新任社长正是前文道歉的永松文彦。

Matsumoto 并未想撼动这家大企业,他只不过是想拿回自己应有的 5 小时休息时间。单枪匹马对抗大企业,并成功将对方社长挑落马下,这样的故事并不多见。

这只是今年份 7-11 的第一件祸事。

2019 年 7 月 5 日,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柒和伊控股公司 4 日发布消息称,可在 7-11 便利店使用的手机支付 APP“7pay”因遭遇第三方非法入侵,可能已造成约 900 名用户合计损失约 5500 万日元 (约合人民币 350 万元),该公司将予以全额补偿。由于 APP 注册量达到 150 万,损失可能进一步扩大,期间已暂停所有充值和新用户注册。

7Pay 是 7-Eleven 寄予厚望的手机支付功能,本应成为日本政府推进无现金支付王牌代表的 7Pay 上线 4 天便因为盗刷事件不得不大幅缩小服务,让日本移动支付的整体信赖度严重受损。

据了解,7Pay 的被盗逻辑堪称低劣:

7Pay 的系统用邮箱作为账号,找回密码只需要使用「生日」,但生日选项可以不填,默认为 2019 年 1 月 1 日。找回密码时,如果填错,没有次数限制,并且找回的密码,可以单独填写一个邮箱接收,所以路径是这样的:

只要拿邮箱,用 2019 年 1 月 1 日当生日,选择找回密码,因为总有人不改生日,于是就可以改密码了,这个账号就归你了。

事件发生后的记者会上,有人提问

“为什么 7pay 没有二次验证?”

7-11 的社长答:“二次验证是什么?”(此时社长应是永松文彦)

一年之内,3 起丑闻,2 件与 IT 相关,7-11 的现状折射了日本 IT 业的背面。

日本 IT 业,确实不太行

日本的 IT 行业有其独特之处:他们把 IT 看做是制造业的一种。

因此,他们在做软件的时候,其态度就像在造数码相机、医学仪器一般,几近疯狂的品质管理,非把 bug 一个个找出来不可。低质量的软件绝对不允许进入市场。从需求分析、设计、开发、测试到发布,一整套流程就像丰田汽车的生产车间一般,所有人都各就各位充当一颗完美的螺丝钉。因此,他们的软件品质很高,bug 很少,但是开发周期过长,具有很大的市场延迟性,这也是他们在日新月异的 IT 行业很难占据领先地位的原因。

日本制造业的能力之强,使得 IT 企业能够从制造业获得足够的单子。于是,产生了两个效果:

  1. IT 企业从制造业稳定接单,以保证自己的生存。

  2. IT 企业沾染了制造业的作风,并与之趋同。

日本人天生将 IT 产业看作制造业的一部分,在日本开发工程师的地位也并不高。此前 InfoQ 记者在采访 Ruby 之父松本行弘时,他也表示近几年来,日本出现了很多提供 Web 服务的公司,这些公司大多是中小规模,当然和谷歌、 Facebook 这样的巨头不能比,但做得还不错。但他也承认,Software as a production 这样偏保守的 IT 产业特点,的确在商业上不是很有利。

总体而言,日本软件行业相对之前来说还是有所进步,但距离中印欧美而言差距还是比较明显。虽然日本 IT 产业不太行,但日本知名的技术人并不少,比如前面提到的 Ruby 之父松本行弘, Jenkins 之父川口耕介,都是日本人。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日本人写的编程教材在中国十分受欢迎,许多人的技术启蒙书籍就是日本人编写的。

阅读数:2563 发布于:2019 年 12 月 13 日 10:38

更多 文化 & 方法、架构、社区 相关课程,可下载【 极客时间 】App 免费领取 >

评论

发布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