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操作系统 UOS 回应质疑:我不是“木兰”,没想替代 Windows

阅读数:4 2020 年 2 月 20 日 18:39

国产操作系统 UOS 回应质疑:我不是“木兰”,没想替代 Windows

最近几天有关统一操作系统 UOS (以下简称 UOS)的讨论一直颇有热度。一开始是社区针对 UOS 正式发布的“各种吐槽”,随后就是官方站出来一一回应质疑。

国产操作系统 UOS 回应质疑:我不是“木兰”,没想替代 Windows

图注:统信软件官方回应

如果你要把 UOS 看成是又一个“红芯”或者“木兰”,真的是冤枉了它。但是你要说它扛起了“自主可控、替代 Windows”的大旗,真的还为时过早。针对大家集中关注的有关 UOS 的问题,今天咱们就来好好聊一聊。

统一操作系统 UOS 是谁?

通俗来讲,UOS 是 Deepin 的商业版,是一款国产的 Linux 操作系统。Deepin 是武汉深之度的主打产品,也是目前唯一在国际 Linux 发行版排行榜中,位于前十的中国团队研发的产品。

所以简单来说,Deepin 和 UOS 的关系,可以类比为 Fedora 和 Redhat RHEL。

统信软件公司于去年 11 月 14 日正式成立,UOS 正式版本今年 1 月 15 日发布。从非常重要的生态角度来看,目前已经和龙芯、飞腾、申威、鲲鹏、兆芯、海光等芯片厂商深入合作,也与数百家软硬件厂商进行了兼容性适配。

国产操作系统 UOS 回应质疑:我不是“木兰”,没想替代 Windows

图注:部分合作伙伴信息

UOS 共研发提供了 28 款原生应用,包括深度商店、启动盘制作、截图软件、音乐、影院、看图、日历和录音等等日常使用工具。

另外,UOS 跟网易合作开发了网易云音乐与有道云笔记 Deepin 版本;办公软件方面,跨平台支持 Linux 环境的金山 WPS;其他软件方面,深度科技通过 deepin-wine 虚拟环境技术安装了诸如微信、腾讯 QQ、同花顺和百度网盘等应用。

To C 市场路漫漫

目前社区对 UOS 的”吐槽“点主要有这么几个:

对 Deepin 本身的业务能力并不那么看好。“Deepin 在 Linux 版本中的排名本来就不高,Ubuntu 难道不香吗?”

认为 Deepin 的使用不够稳定。“我用 Deepin15 的时候经常会遇到网卡突然消失,或者黑屏起不来的现象,大概两三天会碰上一次。自己用遇上这些无所谓,大不了重启一下,但是工作环境使用是真的不行,所以后面实习上班了我给公司电脑装了 Ubuntu 18。”

此外还有人质疑 Deepin 对开发者不够友好。“不要认为开发者上来给你操作系统写应用是为了赚钱,你需要建立起像 MacOS 那样的商店,但是千万不要盲目的向开发者收取所谓的应用服务器托管费,你生态都没有不能盲目赚钱。”

对于这些“吐槽”,网易杭州研究院云计算技术部首席架构师刘超认为:“在目前国内个人用户付费意愿普遍较低的情况下,Deepin 开放给个人用户使用,而 UOS 商业版应该重点关注政府、金融、电信等 To B 市场,来满足 To B 市场的需求,这样才能保障公司的收入。To C 市场还是路漫漫,需要有足够的弹药,这也是大部分开源软件对个人用户免费、对 To B 开发商业版,以赚取收入的典型模式。”

UOS 的最大对手是谁?

对于自身的目标市场和定位,应该说 UOS 是有自知之明的。它的官方新闻稿里有这么一句话:在未来,国内统一操作系统 UOS 或许在政府及公共机构替代微软的 Windows 系统指日可待,甚至在民用领域攻坚突破。

这句话怎么理解?也就是说 UOS 目标人群本身就是瞄准的国内的政府机构和大企业。

不过即使在政府机构和大企业,UOS 的挑战也是非常大的。刘超告诉 InfoQ 记者:“UOS 原来的主要名声在于桌面操作系统,而政府和国有企业的大头采购都在于服务器。目前的竞争,已经不是服务器和操作系统的竞争,而是云厂商带着操作系统和服务器一起进入甲方。”

“阿里云、华为云都有自产芯片和自研国产操作系统,肯定一体化和兼容性更好,UOS 可能需要和浪潮这样的厂商进行深度合作”。此外,刘超还补充:“UOS 同时还要面临中标麒麟的竞争,从目前服务器采购标书来看,要求兼容中标麒麟的更多。在政府业务中持续多年拿下市场份额第一的是中标麒麟。”

此外,抛开对手不提,单就 UOS 自身来说,也面临着一个比较大的挑战:那就是相对于 Ubuntu 等 Linux 操作系统来说,Deepin 本身的排名和市场份额还比较低。对此刘超认为还是生态的问题。

首先,大部分人使用 Linux 操作系统主要为了技术,在上面搭建各种各样的开源软件,比如 OpenStack、Kubernetes 等。这些比较火的开源软件,在官方网站上的开源和商业发行版本中,一般都会出现 CentOS 和 Ubuntu。另外,一般数据中心里面会用 CentOS 或者 RedHat,而很多技术人员自己做实验的时候,喜欢使用 Ubuntu,因为比较火的开源软件会提供一体化的安装脚本,这样大大降低了开源软件的使用门槛,谁都想顺利搭建成功,谁也不想出了问题慢慢调试,这点开源软件都会主动适配 Ubuntu 的兼容性。

其次是云平台的原因。刘超个人已经很少自己搭建 Linux 操作系统了,一般需要的时候,到公有云上一点击就创建好了,不用就删了。而 CentOS 和 Ubuntu 一般是公有云的标配。云平台基于操作系统做虚拟化,往往要做很多的优化,甚至到内核代码级别。阿里、华为都会有自己的内核开发团队,但是也主要研究 CentOS 和 Ubuntu,如果演进出一种新的服务器 Linux 操作系统,对于内核优化来说,可能需要重新适配开发一遍。

替代 Windows?还太难

1 月 14 日微软正式停止对 Windows 7 系统的支持,也让更多人认识到摆脱对 Windows 的依赖有多么重要。去年 4 月 Windows7 用户陆续在个人电脑上收到微软将停止对 Windows7 更新的通知后,韩国政府便于 5 月宣布将从 Windows 迁移到 Linux。

让我们把目光拉回到国内,无论对于 UOS 还是其他国产 Linux 操作系统,替换掉 Windows 真有这么容易吗?毕竟虽然 UOS 解决了主动适配上下游的问题,但是要想替换 Windows,重点在于上下游是否主动适配它。

对此刘超举了一个很生动的例子:“虽然 UOS 适配了这些软件,但是对于非技术人员来讲,使用体验还是有差别的。这种差别是我和我妈解释不清楚的,所以我妈如果有个功能不会用,就去问问同样用 Windows 的我姨,就搞定了,如果我胆敢给我妈装一个 UOS,那啥事儿都是我来搞了。”

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