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ph + AI 中国峰会火热报名中,点击探索图分析更多可能! 了解详情
写点什么

守旧的互联网企业 VS 创新的传统企业:微软站哪端?| 新基建 50 人

2020 年 10 月 30 日

守旧的互联网企业VS创新的传统企业:微软站哪端?| 新基建50人

微软前工程师 James Whittaker 在去年一篇评价微软的文章中曾有这么一句话:要回答“在微软工作是怎样的体验”这个问题,唯一简单的答案是:“你问的是哪个时代的微软?”


因为三任领导人迥异的管理风格,不同时代“贴”在微软身上的标签总会被人品头论足。曾被指摘完美错过互联网时代和移动时代的微软,在当今 2020 年,现在它的身上是什么标签?


如果我们把 IT 产业划分为传统阵营和互联网阵营,微软会站在哪里?不久前 InfoQ 采访微软中国首席技术官韦青的时候,虽然我们没有直接抛出这个问题,但是对于传统阵营和互联网阵营,他有这么一个很有意思的观点:我们是否担心这样一个局面的出现——守旧的互联网企业对决创新的传统企业?


00:00 / 00:00
    1.0x
    • 2.0x
    • 1.5x
    • 1.25x
    • 1.0x
    • 0.5x
    网页全屏
    全屏
    00:00


    对于这个观点,即使在采访结束后,韦青依然意犹未尽:“一提到传统企业似乎就是保守的、落后的。当互联网人还在自嗨的时候,人家传统行业早就已经开始埋头、脚踏实地的把技术应用在现实场景中了。”在他看来,互联网行业玩概念、造名词的时代该结束了。“前几年互联网行业把传统企业打懵了,现在他们醒过来了。”


    在这场由极客邦科技 CEO 霍太稳与韦青的对话中,对于微软的技术创新,对于微软变革关键节点背后的技术力量,对于创新的本质和本源,对于新基建,韦青似乎不是一位 CTO,他更多在用哲学的思维来作答。


    举个例子:


    他认为微软四十多年的几起几伏中,变革和转型的关键不是技术、资金、人才,而是思维方式——尊重历史。“你要尊重你过去的 40 年,才会有未来的 40 年。”


    再举个例子:


    采访中在回答多个问题时,韦青都提到了第一性原理。第一性原理是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提出的一个哲学术语,因为钢铁侠埃隆·马斯克多次提及而广为人知。


    细心看韦青的微信头像,发现是一张他在打太极的照片,而太极又被誉为古代哲学。


    于是在这场对话中,咱们看看韦青是如何把哲学思想,用在技术世界。


    我们就是一家软件公司

    在微软工作了将近 20 年,对于微软的技术创新能力,韦青最有发言权。”不管原来的 WindowsOffice,还是现在的 Microsoft Azure、Microsoft 365、Dynamics、Power Apps… 这些听起来好像很炫酷的产品,实际上都没脱离我们公司的愿景——我们是一个平台公司和一个生产力公司。"


    平台公司的核心无疑是 Windows。作为曾经的微软大中华区 Windows 产品部总经理,韦青做操作系统做了十多年。在他看来,平台能力不仅仅技术这么简单,它实际上是一种哲学理念,是一种方法论。


    微软目前的人工智能、大数据、算法、云计算… 能力,本质都是软件能力——而软件最终是要驱动操作系统,形成一个平台。


    对此韦青举了一个例子,这个例子其实来自微软 CEO 萨提亚·纳德拉《刷新》一书。书中介绍:微软早期做云计算的原班人马,其实就来自 Windows 团队。


    “微软从 Windows 时代开始进行转型,虽然中间华尔街有人说我们完美错过了互联网时代和移动时代,但我觉得我们没有完美错过,因为我们还在努力尝试。只不过我们以为自己能够成为一个所谓的互联网公司、移动公司,结果后来发现我们就是一家软件公司。”


    在韦青看来,因为萨提亚,微软又被拉了回来,重新正视自己是一家软件公司这件事儿。软件公司这一身份标签,相对于互联网、移动,未必是守旧的代名词——反而是回归本源。韦青的解释是:“我们以软件能力,扶植平台。”


    人类在过去几十年里,科学没有本质创新

    早在一两年前的多个公开场合,韦青就在提这么一个观点:我们是否在当今 IT 产业热潮中,会担心这么一个局面的出现——守旧的互联网企业对决创新的传统企业。


    这个观点的背景就是,在过去几年,韦青深入走访了包括海尔、新希望、华为、美的、小米在内的多家企业,发现这些企业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不会大张旗鼓的说自己要做数字化转型、要做人工智能、要全面上云。


    “当互联网行业的人还在自嗨的时候,说我在做创新的时候,这些传统行业早就已经开始埋头、脚踏实地的将技术应用在现实场景中,因为他们是痛点驱动。”


    萨提亚在今年 4、5 月份微软一次内部大会上,曾经大发感慨:过去这两、三个月,我们看到的创新比过去两、三年还要多。对于这个感慨,韦青颇有感触:“这就证明了过去几年我们 IT 产业所谓创新遇到的各类困难和阻碍,都是借口。唯一的原因是什么?压力还不够!当压力一旦来了,也就是真正的痛点出现的时候,你会发现企业们跑得快极了。而且传统企业很有可能跑得比互联网企业还快,因为它是有真实痛点的。”


    “他们不需要去革谁的命,如果不改变的话,自己就完蛋了。”


    与传统企业的由痛点驱动技术变革相比,韦青反而觉得互联网企业没有几年前那么自信了——你的技术实力不要靠飙一个新名词来彰显。他甚至搬出一大堆大师,一语惊人——人类在过去几十年里,科学没有本质的创新。在他看来,“咱们现在用的还是四五十年代的图灵、冯·诺依曼的理论。贝塔朗菲在 20 年代就推出了系统论、信息论;维纳的控制论,也都是在 4、50 年代就已经成型了。”


    现在是一个找不着北的时代

    在如今大热的新基建浪潮中,从需求端,新基建被分成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两大市场。从供给端,也存在 BAT 等投身新基建的互联网公司,以及投身基础设施建设的传统公司这两大阵营。


    相对消费互联网的冲动型消费和体验型消费,韦青认为产业互联网的冲动性没有那么多,相对更加冷静、克制。“产业互联网的客户不在乎你的技术是什么,它甚至不在乎你的技术是先进还是落后。”


    相对于 BAT 等互联网公司在新基建市场的“高举高打”:比如腾讯未来 5 年投入 5000 亿用于新基建;比如阿里未来 3 年投入 2000 亿,韦青的看法避开了这些投资上的耀眼数字。对于新基建是否投资过热,他认为关键在于客户是否真的是从 A 点走到 B 点。“A 点是当下,B 点是未来。而不是说天天想着未来,连自己 A 点在哪里都不知道。”


    “现在是一个找不着北的时代。虽然找不到北,但有北的特征。”这句话乍一听起来有些难懂,韦青的具体解释是:我知道自己要去北边,但是不知道要怎么走,但是有些感受是能够体会的:比方说往北走的话,可能气温越来越低。新基建就有点类似要找到你的北或者到达北。


    “我只知道要到这边,但我不知道怎么走。怎么办呢?就是小步快跑,快速迭代。比如现在的开发从瀑布式变成了敏捷式,这就是互联网精神,这才是互联网精神的精髓之所在,就是说它的预判是我不知道。”


    结束语

    对于时代发展矛盾冲突中的微软,有一个“老生常谈”的例子就是微软从提出“Linux 是癌症”,到全面拥抱开源、收购 GitHub。这也是本次访谈接近尾声时的一个话题。


    在韦青看来,微软早期说 Linux 是癌症并不是说 Linux 不好,只不过它对于微软当时所认为的 IT 业或者是软件业的发展是不利的——没有足够的动力让行业往前走。


    而之后的拥抱开源, 是因人、因时、因事、因势、因地制宜,在这个上下文语义下,以微软现在的业务模式来看——开源和业务发展是兼容的。只不过开源并非跟 Open Source 划等号,很多企业的开发方式还是 Inner Source——内部开源。


    “Richard Stallman(自由软件之父)的观点,包括纵观整个开源历史,开源的核心精神既不是所谓无条件的自由,也不是免费的自由,而是创新的自由和交互的自由。”



    「中国技术力量」之「中国新基建 50 人」以及 [中国开源创新 30 人] 系列专题报道火热进行中,我们长期专注于发现新基建以及技术开源领域内驱动产业数字化转型、智能升级、融合创新的科技型组织机构、企业部门 ,并将重点采访其中的产业发展引领者,技术部门中坚力量等人士,深度传播他们对于新基建、开源创新等方面的技术理解、产业需求以及商业化探索尝试。欢迎大家点击超链接申请免费采访报道名额:>> [中国新基建 50 人]、[中国开源创新 30 人]


    2020 年 10 月 30 日 18:292536

    评论 1 条评论

    发布
    用户头像
    他这人没有看到哪些是变的,哪些是不变的,计算机的原理是没有变,这不代表就没有创新。量变引起质变,他的视角太偏
    2020 年 11 月 03 日 08:51
    回复
    没有更多了
    发现更多内容

    【高并发】面试官:讲讲高并发场景下如何优化加锁方式?

    冰河

    性能优化 高并发 线程安全 同步 加锁

    重新学习面向对象设计之开放-封闭原则

    IT老兵重开始

    面向对象设计 OCP 开闭原则

    anyRTC直播带货解决方案

    anyRTC开发者

    音视频 WebRTC 直播 RTC

    面经手册 · 第13篇《除了JDK、CGLIB,还有3种类代理方式?面试又卡住!》

    小傅哥

    Java 字节码编程 asm 动态代理 cglib

    为什么学Go(二)

    soolaugust

    Go

    Hive UDF/UDAF 总结

    windism

    多种方式实现 LazyMan

    局外人

    前端 队列 Promise

    美团外卖实时数仓建设实践

    StarRocks

    数据库 数据仓库 实时数仓 数据库选择

    每个数据科学家都应该知道的5个概念

    计算机与AI

    学习 数据科学

    SpringBoot-技术专题-多环境下maven打包

    李浩宇/Alex

    媒介狂想曲

    善宝橘

    媒介 想象

    一个草根的日常杂碎(10月11日)

    刘新吾

    随笔杂谈 生活记录 社会百态

    spring-boot-route(十六)使用logback生产日志文件

    Java旅途

    Java Spring Boot logback

    血亏!阿里P8轻易把总结了近一年的java高级特性笔记送人了

    996小迁

    Java 学习 架构 笔记 Java高级特性

    华为程序员发现孩子不是自己的,怒提离婚!女方不要孩子!绿他的竟然是个酒吧混混!

    程序员生活志

    华为 程序员

    路径依赖:穷人很难逆袭突破的科学道理

    陆陆通通

    程序人生 穷人 逆袭 突破

    CloudQuery,数据库管理用它就够了!

    CloudQuery社区

    数据库 sql 安全 工具软件

    高难度对话读书笔记——表达自我

    wo是一棵草

    一个草根的日常杂碎(10月10日)

    刘新吾

    随笔杂谈 生活记录 社会百态

    我们可以把Adapter精简到什么地步

    mengxn

    RecyclerView BetterAdapter Adapter

    容器技术之发展简史

    阿里云基础软件团队

    云原生

    如何优化多表查询情况下的查询性能问题

    迹_Jason

    数据库设计 架构设计 查询优化 数据优化

    通过MapReduce降低服务响应时间

    万俊峰Kevin

    Go mapreduce

    比MySQL快839倍!揭开分析型数据库JCHDB的神秘面纱

    京东科技开发者

    数据库 JCHDB

    SpringBoot-技术专题-Caffeine用法

    李浩宇/Alex

    一个草根的日常杂碎(10月9日)

    刘新吾

    随笔杂谈 生活记录 社会百态

    你不知道的java对象序列化的秘密

    程序那些事

    Java java序列化 序列化的秘密

    JDK14性能管理工具:jmap和jhat使用介绍

    程序那些事

    内存泄露 JDK14 jmap jhat

    Guava-技术专题-Cache用法介绍

    李浩宇/Alex

    优质数据库管理工具盘点,看看这三个软件的区别

    CloudQuery社区

    数据库 sql 云原生 工具 编辑器

    Java-技术专题-Pattern类与Matcher类详解

    李浩宇/Alex

    聊一下 Mesh 数据平面 Sidecar 与 Service 通信的那些事儿

    聊一下 Mesh 数据平面 Sidecar 与 Service 通信的那些事儿

    守旧的互联网企业VS创新的传统企业:微软站哪端?| 新基建50人-Info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