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敏捷之生活方式和权威之实效使用

阅读数:2187 2010 年 4 月 13 日

几个月前,我在 InfoQ 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尽管我在其中只是少数几次用到“权威”一词,可有些读者还是对“权威”持有保留态度。这些有趣的回复激发我 再些一篇文章,以更好地说明我的观点。我会先从类比开始,稍后,我会指出如何在现实生活中实践敏捷;快到结尾时,我会再次从公众生活中给出一些例子,并将 其映射到敏捷和自组织的概念之上。

范例 1

一个心脏病患者的目标是重获健康,医生给他提出如下建议:

1. 每天步行一个小时,不要吃油腻的事物,这样心脏就能强壮起来。不用吃药。(这种做法等同于完美的自组织。

很多患者遵循上面 的做法并且恢复了健康。

2. 病人没有遵守上述建议,病情恶化了。医生说病人需要吃药,甚至需要注射;但是仍然建议病人步行,不要进食油腻的事物。(等同于敏捷教练 / 推进者,希 望把病人的心脏调整好,因为病人没有遵守第一条建议,没有首先做好自组织。

很多病人在这个步骤之后恢复健康。

3. 现在,病人确实吃药了,但是方式有问题,而且还是没有听取第一条建议(步行和良好的食物)。病情进一步恶化。现在需要拯救病人了,世界上所有的医生都会建 议采取心脏旁路手术,或其他类似手术,否则病人就会死掉。(这等同于权威

现在,你还要花多长时间继续教育病人关于步行和食 物的好处?他根本不听, 而且快要见上帝了。你会把他从家庭和社会里抛弃掉么?在我看来,如果你希望病人好转,你会请求医生采取任何措施,请他拯救这个病人。这就是我对于权威的态度。

范例 2

我有个朋友开了一家软件公司,使用敏捷作为开发方法论。他告诉我:

1. 他的团队非常松懈。他们甚至不去遵循敏捷最基本的原则:与客户的产品负责人(以下简称 PO)协作。他们在演示后甚至不会去给 PO 打电话了解反馈。PO 在回 顾中会说当前的 sprint 失败了。团队根本没有理解需求,很多细节没有深入讨论。我的朋友解释了与 PO 协作的好处,并鼓励团队在演示后采纳 PO 的反馈。

2. 团队没有听从建议。他们再一次没有与 PO 协作,而且也不觉得有必要在演示后了解 PO 的反馈。再一次,Sprint 失败了,PO 上报了问题。我的朋友再次尝 试鼓励团队。

3. 团队以自由、傲慢和信任的名义,仍没有听从。Sprint 失败了,连续三次。PO 准备放弃这个项目。

4. 现在我的朋友说:“你们最好跟随我的指示。如果下一个 sprint 再次失败,我就会把你们开除掉!”现在,团队不得不走出他们的舒适区域。直到今天,项目 进展非常顺利!现在团队也在更广的层面上成为了自组织团队。但是必须有人至少展示一次权威,让事情走上正规。这正是我对于“实效权威(pragmatic authority)”的看法。

范例 3

我另一个熟识的人打算把自己所有的钱都投入到一个小公司的股票上。他非常自信(而不是傲慢),认为自己做出了非常明智的投资,将会为自己带来高额回报。他 的父亲却心存怀疑,试图建议他不要向这个公司投资。我的朋友以自由的名义没有听从父亲的建议,而且对于自己的做法过于自信。然后他的父亲用权威阻止了他。 朋友很沮丧地遵循了父亲的建议,因为他很尊重自己的父亲。后来,我们都看到这家公司的倒闭,人们也都作鸟兽散。朋友感谢他父亲的权威,这让他避免了破产的窘境。

生活中,有些决策一旦做错,我们总是可以恢复过来,得到第二次机会,进行修正。然而有些决策却并非如此,生活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如果出现错误,将会不可 扭转地改变你的生活、你的发展、你的项目、你与客户的关系、等等等等。在这些事情上,我们应该听从专家和更有经验的人的判断。如果他们所爱的人正要在毫无 知觉的情况下犯错,这些专家在某些场合也许会动用权威。这就是我对于“实效权威”的看法。

范例 4

一个小孩拿着一把刀,坚持要他父亲和他一起玩。毫无疑问,他会伤到自己和他父亲,因为他还没有成熟到可以玩刀的年纪。他的父亲首先尝试跟他解释说不要玩 刀,但孩子就是孩子,根本不听。父亲接下来使用自己身为父亲的权威,把刀抢了过来。尽管孩子为此哭泣了一段时间,但是孩子和父亲因此避免受伤。此时,孩子 的哭泣和精神痛苦,相对于可能的肉体伤害来说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这个孩子的例子与敏捷的话题背景放在一起有点滑稽,不过我相信:在我们人生的每个阶段,我们的内心都有一个孩子。这些阶段包括:

  • 缺 少知识(孩子对刀没有完全的认知)
  • 顽固(孩子太喜欢刀了,不会轻易放弃)
  • 不够成熟(当然,孩子的年纪还不知道玩刀的 风险)
  • 贪婪(给的玩具越多,孩子要的越多)

可笑的是,在我们人生的不同阶段(比如中学毕业、大学毕业、开始工作、得到升职后等等),我们都觉得自己不再是孩子了。在我看来,上面这些特点都是 我们内在的孩子所展示出来的,而且我们总是要常常表现出来,不过明显是以一种经过修饰的方式,并且处于不同的场合。常常是缺少知识的状况。有人敢宣称自己 知道一切么?如果需要改变工作方式、行为方式和沟通方式的时候,我们就会变得不那么灵活。我们不是总想在自己的舒适区域内顽固地工作下去么?谁敢宣称自己 已经到达了成熟的最高阶段?我们中有多少人希望听从指令?我们对于已有的金钱、自由、技术或是其他东西满意吗?我们都是长大了的孩子。

那 么,如果孩子需要权威,那么大人也一样,不过当然是以经过修饰的方式。

敏捷是一种生活方式

我常常把人们在办公室和公共生活中的表现做关联。我们在办公室里面的行为是无法独立看待的。实际上,我们在工作场合中所采取的工作方式、行为表现和软技 能,都是我们生活中性格的映射。在我看来,无法把一个人在个人生活和职场中的表现分开看待。我只在一些好莱坞电影中见过分裂的人格。

我想把(敏捷所赋予的)授权和自由这两个概念扩展到日常的社会生活中。我认为:法律和政策不应由国会或参议院制订,而是应该授权草根阶层的人们管理 国家。不仅如此,老百姓们应该决定政治家和官僚们的薪水,同时负责决定他们的表现是否合格拿到薪水。应该有专人(等同于敏捷教练)持续不断地指导人民和社 区养成良好习惯、坚强的人格,以及所有我们在学校学到的神圣的道义。我真诚地相信这是现实而可能的,因为人类有意愿这么做。但即使如此,我们也不能排除警 察的存在。在这个宇宙中,人类是最复杂、最不可预测的生物。就像技术无法解决所有的难题一样,医学无法生产出所有的药品来治疗所有的疾病(有些疾病是无法 治愈的)。同样,你也无法激励和启发所有人,无法做到让所有人都能真正地自组织。如果这是真的,对于不走正道、做不到敏捷、也就是无法自组织的人,你该怎 么办?这些人也是人啊,他们有生命,理应得到尊重和拯救。他们应该得到不同的对待,以避免其他生命受到他们的影响。长久以来,对待这样的人最有成效的方式 就是使用权威控制他们不成熟的一面,当然要以职业的方式使用。

敏捷所有的理念都是非常出色的,我对于以敏捷写成的任何东西都很热衷。如果我 们能把这些理念应用到实际公共生活中,我们就能改变世界。

现实生活与敏捷理念

  • 每个国家和文化都有鼓舞人心的领导者和传教士,他们宣扬和平、人性和圣心(这比敏捷教练和推进者的范围和影响力可要大多了),可是为什么 犯罪率还是不断上升呢?
  • 每个国家都有警察,警察有权威。如果有人认为激励能够解决所有的问题,那我能问一下为什么每个国家都有警察吗?
  • 为 了监控交通,我们用摄像头抓拍超速的车辆。即使几乎所有人都遵守交通故障,可这没有让摄像头显得多余。为什么我们不能相信人民,并消除管理这些摄像头的额 外开销呢?
  • 与上一点类似,红绿灯告诉我们何时该停、何时该行。为什么我们不能去掉所有的红绿灯呢?自组织的人民可以以自组织的方式行 驶,不是么?
  • 只要是有犯罪活动,不管是轻微犯罪,还是像炸弹袭击这样的重大犯罪,政府总是要派警察和军队去控制局势。如果我们能够按照 理想的方式,那么政府只要派牧师和圣徒去启发罪犯就可以了。我想这可能不太实用吧?

我把现实生活的行为与 IT 行业中的敏捷作比较,这听起来有点诡异。实际上,我是在拿人和人作对比。那些有罪恶企图的人和我们生活在同一个世界。我们需要红绿灯、摄像头、警察来维持公共秩序,同样是这样一群人,为什么走进办公室之后,我们就不再需要任何监督和管理了呢?敏捷是一种杰出的软件开发方法,不过在 我看来,它也不是拥有神奇力量的万灵丹,不会把走进办公室的人们瞬间变成完美的人。

公司中有种种罪恶,比如诽谤、嫉妒、大声喊叫以示炫耀、不与人分享知识,还有拍马屁等等。身染这些罪恶的人就跟欠公司钱的人一样,要以不同方式对待。长久 以来,使用权威就是对待他们的“不同方式”。我称之为“现实的理想主义”。我相信:“盲目的理想主义”无论在任何场合都不会成功。

我们在学校里的书本上都读到过:“永远讲真话,绝不讲谎言。”与此同时,书上也告诉我们:能够拯救生命的谎言并不坏。拯救生命要远为重要。与之类似,权威 可能不好,可有时为了拯救某个人、某项业务、某个项目或是某个 sprint,就像上面的例子一样,权威又是不可避免的。

我认为:问题在于误用权威和在不必要的时候使用权威。它应该被用来保护事业,保护客户,保护项目,这都能间接地保护和帮助人。敏捷不仅仅是一系列规则,它 的范围更广。它需要我们的思考方式和工作态度在范式的层面做出迁移。仅仅在教室里接受几天的培训不可能完全将敏捷实施好。在变更、演化、自我激励和诚实意 图这些方面的能力和成熟度上,它都有一些基础的要求,这样我们才能作为一个团队表现杰出;同时,敏捷还需要经常的监督。

结论

我认为自由和权威是有联系的。我发现某些敏捷的实践者对于“权威”这个词汇有着过敏反应。在我看来,问题不在于权威,而在于人们常常误用权威。有些人认为 权威是享受、权力和社会地位的象征。自由与权威有同样的属性。如果人们误用自由,结果同样可怕。有人认为有了自由就可以享受、不担义务、不负责任,等于拥有了杀人执照(license to kill),可以作任何事情。这样的人应该永远不给予自由,连受控制的自由也不行。公司解雇某个人,是权威的终极用法,即使采纳敏捷的公司也会解雇人员。 我想:在日常的项目和业务进程中,如果我们在有必要使用权威时小心而谨慎,我们也许不必以最终极的方式使用权威——解雇。底线在于:权威和自由——误用则 坏,以崇高之目的和正确之精神,善用则灵。

关于作者

Vinay Aggarwal 是印度 Xebia IT Architects 的交付经理。他在 IT 业界有 11 年的经验。他拥有工程学学士学位,是 PMI 认证的项目管理专家 (PMP) 和经认证的 Scrum Master(CSM)。曾在 IBM 和埃森哲等公司任职。他在瀑布和敏捷(Scrum)方法论上都有很多经验。他信奉横向思维,并将管理学概念应用于解决 各种交付上的挑战。

查看英文原文 Agile – A Way of Life and Pragmatic Use of Authority


给 InfoQ 中文站投稿或者参与内容翻译工作,请邮件至 editors@cn.infoq.com 。也欢迎大家加入到 InfoQ 中文站用户讨论组中与我们的编辑和其他读者朋友交流。

收藏

评论

微博

发表评论

注册/登录 InfoQ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