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谱争夺战升温:业余无线电(Ham Radio)是爱好还是公益?

阅读数:3837 2019 年 7 月 23 日 08:46

频谱争夺战升温:业余无线电(Ham Radio)是爱好还是公益?

一些人认为,自动化的无线电电子邮件正在破坏为业余无线电保留的频谱,而另一些人则认为,这些新产品提供了一种有价值的服务。

频谱争夺战升温:业余无线电(Ham Radio)是爱好还是公益?图片来自 iStockphoto

Ron Kolarik 今年 71 岁了,和这个年纪的很多业余电台爱好者一样,他仍然可以回忆起,大约 60 年前,他第一次体验业余电台时的那种“纯粹的魔力”。然而,最近,加密信息已经开始渗透到业余电台的频谱,他认为它们采用的方式是和他所热爱的爱好的精神是背道而驰的。

因此,Kolarik 向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the U.S. 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简称 FCC)提交了一份请愿书( RM-11831,PDF 文件),建议将规则变更为“减少干扰并增加数字化数据通信的透明度。”该建议正在 FCC 的流程处理中,但已经引起了激烈的争论,争论的焦点聚焦在了业余电台到底是什么并应该是什么的核心问题上。

核心问题是:业余无线电(以及其宝贵的频谱)是否应该作为一种纯粹的爱好被保护?或是一种提供数据流量的公益事业?抑或两者兼而有之?谁来做决定?

自 2018 年末,Kolarik 提交请愿书以来,这场争论席卷了整个业余无线电世界。双方激烈的捍卫者都给 FCC 提交了充满热情的信件和评论,为他们的案例辩护。

一边是内布拉斯加州(Nebraska)的 Kolarik。在他看来,这一切都很简单:“透明度是业余无线电的核心部分。但是,我们可以发现大量来自自动控制数字电台的流量,这些流量非常难以识别,如果你能完全识别它们,就说明它们已经足够引起干扰了。”

Kolarik 所指的的这些自动控制的数字电台(automatically controlled digital stations,简称 ACDS)能够为 Winlink (一种“全球无线电电子邮件”系统)等电力服务提供服务。

Winlink 由业余无线电安全基金会(the Amateur Radio Safety Foundation, Inc ,简称 ARSFI)提供资金和指导,并由全球有执照的志愿者来监管及运营。该服务利用全球业余和政府无线电频率,通过无线电来发送电子邮件。用户通过互联网连接来启动传输,或者不上网而使用智能网络无线电中继。

Winlink 的网站上显示,它为授权的用户提供发送带附件的电子邮件的服务,还可以发送他们的位置信息、天气状况及信息公告。该产品发言人声称,它还可以允许用户参与应急和救灾通信。

但是,Kolarik 的请愿信提出两点:首先,由于这类信息“不能轻易自由地被解码”,FCC 应该要求所有数字代码都使用可以由第三方进行完全监控的协议,这些协议使用“可以免费获得的开源软件”。其次,他希望规则的改变可以减少像 Winlink 这样的服务在业余电台之间造成的干扰,比如通过将通常无人值守的自动电台降到较窄的子频带上运行。

ARSFI 的主席 Loring Kutchins 认为,Kolarik 的请愿书“是基于善意的。但是,根本冲突是人们认为业余无线电是爱好,不是公益事业。但是,FCC 的规则中完全没有使用‘爱好’这个词”。

频谱争夺战升温:业余无线电(Ham Radio)是爱好还是公益?照片:Loring Kutchins

Loring Kutchins 作为 Winlink 无线电操作员为一家位于洪都拉斯 Kruta 的临时卫生诊所工作。他说,国际健康服务(the International Health Service)利用 Winlink 与在遍布洪都拉斯类似诊所工作的数十个团队进行通信。

在 Kutchins 看来,业余爱好者和功利主义者之间的分歧似乎可以归结为年龄问题。

他说:“年纪更轻的人倾向于把业余无线电看作一项服务,因为 FCC 规则是这样定义的,它概述了业余无线电的用途,特别是与应急行动有关的内容”。

简而言之,Kutchins 说,他的观点归结为遵守 FCC 目前的规则:“为什么电子邮件不适合业余无线电?为什么功利目的不应该是业余无线电的一部分?”

尽管 Kolarik 的请愿书触及了其中一些问题, 纽约大学Tandon 工程学院纽约大学无线电研究中心负责人 Theodore Rappaport 教授在一封单方面的信中,对像 Winlink 这样的服务表示了强烈反对。

“透明度是业余无线电的核心部分。”—— Ron Kolarik

Rappaport 在信中称,Kolarik 提出的规则改变,对“维护美国的国家安全”至关重要,并且是吸引年轻人参与业余无线电的关键。他还指责使用像 Winlink 这样的服务是对 FCC 规则的藐视。比如,他写到,这些服务“通常是船主用来避免使用其他已有的商业手段来发送私人邮件(违反了很多 FCC 规则,这些规则明确禁止绕过其他商业手段并禁止金钱利益)。”

然而,Kutchins 不认为 Rappaport 真有那么热情。他在自己给 FCC 的信中进行了反击:“Theodore Rappaport 及他提到的反对者提出了一个情绪化的外行人的猜想,他们断言,用于业余无线电服务难以监控的先进的数字协议将鼓励犯罪、恐怖主义,对国家安全是一种威胁。很显然,他们不知道或不了解例行的监控和检查,因而没有资格进行评判。”他这样写到。

在一次采访中,Kutchins 说,Winlink 有系统操作员监控非法行动的流量,尽管每个组都有行为不端的人,但他认为“Rappaport 方面的人应该搜索并找出一切可能的违规行为,而不是使用那些认为我们应该进行自我管束的业余无线电原则。当有人做了错事时,我们互相指责:通知违规者,并教育他们我们怎样认为他们违反了规则的。”

“为什么电子邮件不适合业余无线电?为什么功利目的不应该是业余无线电的一部分?”——Loring Kutchins

此外,Kutchins 说,任何持照人都可以通过在线公开可用的消息查看器,以纯文本方式阅读美国电台通过业余无线电频道发送的消息,他还补充道,Winlink 有一个根据 FCC 要求建立的报告程序。

但是,Rappaport 表示,他主要“担心非法的、有效加密的数据的泛滥会把业余无线电的爱好变成不大气的、非技术性的、简化的混乱信号,最终成为空中的高频互联网接入点。”

频谱争夺战升温:业余无线电(Ham Radio)是爱好还是公益?照片: Gordon Garrett,K1GG

Ted Rappaport 是纽约大学的教授及无线电研究员,他的呼号是 N9N8。在 2018 年业余无线电日(Amateur Radio Field Day)期间,他在位于维吉尼亚州 Riner 家的前廊上操作业余无线电。

他担心“很多应用程序和传输将被一小撮人关闭和控制,这些人不认同业余无线电提供所有活动的透明度(或技术)的愿景或动机。这将如何吸引年轻人并有助于美国在 STEM 上的发展?”

这场争论还在继续,有人写信给联邦通信委员会,对这项提议提出了意见。该机构可能需要数月时间才能完成所有的评论期和其他程序,并最终决定是将该提议编纂成文法,还是将其否决。

与此同时,回到内布拉斯加的 Lincoln,Kolarik 说,他只关注他珍视的爱好的未来。他被评论该提案的年轻业余无线电爱好者打动了,比如15 岁的 Bryant Rascoll ,他是阿拉巴马州业余特级(Extra Class)业余无线电持照人,他支持 RM-11831 提案,要保卫“我们宝贵的频谱”。

Kolarik 说:“我不想看到业余无线电变成基本上是发送电子邮件的智能手机,如今的孩子都有智能手机,在他们的口袋里有很多电子邮件。但是,如果他们能够打开一台机器,和千里之外的人交谈,而无需担心干扰,他们就会体会到多年前我感受到的那种魔力”。

原文链接:

Is Ham Radio a Hobby, a Utility…or Both? A Battle Over Spectrum Heats Up

收藏

评论

微博

用户头像
发表评论

注册/登录 InfoQ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