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入减半、裁员 25.3%,Airbnb 的“凛冬”已至

发布于:2020 年 5 月 6 日 14:57

收入减半、裁员25.3%,Airbnb 的“凛冬”已至

一场自我清洗

5 月 5 日,Airbnb 首席执行官 Brian Chesky 在发送给员工的邮件中称,公司将裁员 1900 人,占其 7500 名总员工的 25.3%。裁员将影响到某些内部产品团队,包括暂停交通和娱乐业务项目以及将缩减酒店和豪华公寓短租项目的规模。被裁的美国员工将获得 14 周的基本工资外加根据之前在 Airbnb 工作年限给予额外每年折算为一周基本工资。美国以外的海外员工除了至少获得 14 周的基本工资外,根据所在地区的不同政策获得补偿。

Chesky 在其撰写的一份备忘录中称,裁员旨在“专注于更专业的业务”,通过围绕更具针对性的业务战略、减少员工人数,来对 Airbnb 进行更根本的改变。

Brian Chesky 对大风大浪早已习以为常。这位 38 岁的 Airbnb CEO,曾经是一名健美运动员,用 11 年的时间把自己的房产租赁梦想从一个充气床垫做成了一个数十亿美元的成功创业案例。

然而,随着 Airbnb 房东债务和怒火日益堆积,再加上这场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所带来的巨大压力,即使是身经百战的 Chesky 如今可能也有点承受不住了。

最近的这些数字是毁灭性的。根据在线租赁分析公司 AirDNA 数据显示,Airbnb 上的新订单数下降了 85%;而订单取消的比例接近 90%。取消了 10 亿美元的预订后,Airbnb 平台 3 月份的收入与去年同比下降了 25%。由于全球大部分地区现在仍处于疫情隔离状态,这些数字也不太可能很快就能回升。Chesky 预计,Airbnb 在 2020 年的收入将不到 2019 年收入的 50%。据悉,Airbnb 去年收入约 48 亿美元。

而对于他人而言,Airbnb 的窘境则可能意味着一些潜在商机。例如,在捷克的首都布拉格,政府官员们正利用新冠疫情的机会,试图重新掌控蓬勃发展的短期租赁市场,之前这样的短期租赁市场造成了当地居民的住房供应大幅减少。或许,其他城市很快也会纷纷效仿此举。

房东们认为如今的 Airbnb 大难临头,但于 Airbnb 而言,这更像是一场“灌肠式“自我清洗。

尽管 Airbnb 坚称其平台上的房东“主要来自当地住户”,但真实情况却和这一说法相差甚远。Airbnb 上确实有很多房东住在他们放在预订平台上的房子里,但在整个美国境内,“专业”房东的数量超过了那些只是为了从他们布置得舒适温馨的闲置房间里赚点外快的而在 Airbnb 上登记的“业余”房东。

根据分析公司 GlobalData 数据,受新冠疫情的影响,Airbnb 可能会流失相当大的一部分房东,而这些“专业”房东本就是当地居民和政府房屋管理机构的眼中钉。因此,可能很快就会有成千上万的此类“专业”房东在这场冲击清洗下撤离 Airbnb 平台。

玩不下去的“租金套利”模式

今年本该是 Airbnb 走向辉煌的一年。

这家公司最近估值在 500 亿至 700 亿美元之间,原本计划今年上市。而现在,它的估值不到 300 亿美元。但是早在新冠疫情出现之前,Airbnb 在将营业规模变现为实际利润的道路上就已经充满了痛苦的挣扎。

由于成本飙升至 53 亿美元,Airbnb 去年亏损 6.74 亿美元。这些数字的背后是 Airbnb 庞大的房东群体,其中既有歇业的度假屋业主,也有房屋租赁行业数量庞大但又脆弱的的投资者们。这场冲击下,虽然前者可能会哀叹损失了可靠的副业收入,但后者现在却不得不面对财务破产的艰难处境。投资者们依靠 Airbnb 平台获取的高额租金收益,对租赁市场健康发展是一种伤害,他们在此基础上建立的商业模式其实是一种庞氏骗局,这种高收益生意在新冠病毒的肆虐下灰飞烟灭。

Airbnb 实质上已经不是一家假日租赁公司,而是连锁酒店,它可以称得上现在世界上最大的连锁酒店。

Airbnb 在全球拥有 700 万个房源——这里要强调,这些数目是指房源,而非单独的房间——这使得这个平台上的房间数比拥有 548 万套客房的全球前十大连锁酒店的房间总和还要多。Airbnb 上多达一半的房源是由在平台上至少登记了两处房源的房东所发布的。在这个平台上的房源,小部分来自于真正的家庭民宿,而大部分是来自于家庭自营的地产投资有限公司。当世界进入疫情隔离状态时,其中一些房东闻风而动,转而宣传自己是经过深度清洁、防新冠病毒的避难所——这让各地公共卫生官员十分恼火。

AirDNA 的数据显示,Airbnb 在美国的 110 万条房源中,约 60 万条来自于至少发布了两条房源的房东。而且在这 110 万条房源中,还约有 60 万条在一年中的可供出租的时期长达六个月以上。这两项指标都是房地产的关键指标,说明这些房源更类似于酒店客房,而不是经济合租型的假日租赁房。

这些挂出的房源中,有很多都是“纯粹租赁”的房产,由公司或个人经营打理,他们通过长期贷款来保有多处房产,因为他们清楚,通过 Airbnb、Booking.com 或者其他在线平台将这些房产转租出去,就可以收取比普通租赁更高的房租。

这种商业模式催生了租金套利热潮,尤其是在伦敦、巴黎和巴塞罗那等旅游业繁荣的城市。

在 YouTube 视频和那些奢侈的私人活动中,那些依靠 Airbnb 平台致富的企业家们不断地宣扬这种快速致富计划的优点。唯一的问题是什么呢?一旦没有客人来,就没有人付房租。这种套利模式使得 Airbnb 平台上的企业家们在财务上往往背负着巨债。

“这种商业模式,原本是主流的普通租房业务,然而房东提供一些家具后重新挂牌在 Airbnb 上就摇身一变成为民宿,如今却有可能面临无人问津的境地。现在这些房东应该发现了,这种商业环境是多么地不稳定。” AirDNA 首席执行官 Scott Shatford 如此说道:“当然这个行业仍然会有人继续追逐收益。但他们会倒回去重新出租伦敦或纽约的单间公寓吗?多半不会。”

以英国首都伦敦为例,根据 Airbnb 内部的分析平台,今年 3 月,在这座城市有超过 8.7 万条 Airbnb 房源。其中,43,112 条房源——几乎是所有房源的一半数量——来自于至少有两套房源的房主。其中一些多重房源是同一套公寓里的不同独立房间,也有一些是同一栋大楼里的多套公寓,也可能是分散各处的房产,就像幽灵酒店一样,由遍布全城的几十套公寓组成。这些生意都建立在一个危险的观念之上,即 Airbnb 建立了一个日不落的商业帝国。

然而,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对这个行业的影响,并不像一次悠长平缓的日落,却更像是明晃晃的太阳忽然就从天空中被一把扯了下来。Shatford 说:“在一些主要的大城市里,把公寓放到 Airbnb 上出租的那些人,他们的生意如今都大幅下降,其中大多数都即将倒闭,即使现在还尚存一息,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也难以维持生计。”

要想了解出现这种问题的比例有多大,只需让我们来看看每位房东在平台上所列出的平均房源条数增加时,会出现什么事情。仅在伦敦,就有 2919 位 Airbnb 房东提供 3 至 5 条房源,这就相当于全市房源总数中的 10318 套,占该城市 Airbnb 总房源数量的 12%。这座城市里还有坐拥更多房产的人,有 645 位房东有 10 条或以上的房源。因此,以上这些房东总共承包了伦敦的 16758 条 Airbnb 出租房源。

收入减半、裁员25.3%,Airbnb 的“凛冬”已至

透过这些数字去探究其背后,你多少会窥见一些真正的问题:成千上万的租金账单和抵押贷款需要按月支付,如今却极有可能没有收入来支撑这些支付了。

Airbnb 的一名发言人表示,该平台上“绝大多数房东”是在共享自己所居住的房子。而数据却显示并非如此,但 Airbnb 拒绝开放其平台接受相关审查,这让研究 Airbnb 就像是在观察一个黑洞——虽然看不见它,但因为你可以观察到它对周围宇宙的影响,所以你知道它就在那里。

随着各地新冠病毒的强制隔离政策开始生效,Airbnb 对市场的影响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明显。在世界各地的城市,长期租赁网站上挂满了千篇一律有熟悉模式化风格的一居室和两居室的公寓,卧室里摆放着叠得整整齐齐的毛巾和显眼的 Nespresso 咖啡机。

不得不“减重前行”

根据 GlobalData 的数据,越来越多的 Airbnb 房东正在该平台上删除他们的房源,并将他们的房源转移到利润较低但可能更可靠的按月出租的租赁平台上。

作为一个按月租赁平台,创业公司 Homads 在 3 月中旬网站访问量月度环比增长了 500%。另一家专门提供月租服务的公司 Kopa,其平台上的房东和房源数量也暴涨了 10 倍。

GlobalData 助理分析师 Ralph Hollister 表示:“最近 Airbnb 平台上的商业模式已经显露出来了。” 他指出,Airbnb 房源中存在的问题实际上“违反了当地法律法规”,他认为,如果将这些出租房源转移到可以为当地居民提供服务的长期租赁平台,将有助于抵消过去 Airbnb 在许多城市对市场所造成的伤害。“这家公司仍然可以走向成功,只要它能接受这样一种观念,即在中短期内,它可能不得不缩小之前的业务规模。”

业务规模问题是硅谷创业企业普遍存在的成长烦恼。对 Airbnb 来说,继续保持增长的唯一方法是在平台上增加更多房源,但实际上其中相当大一部分房源是作为专业租房业务来运营的。

新冠病毒的流行加速了许多公司的转变,现在看来 Airbnb 也不能幸免。

今年本应该是 Airbnb 对其平台上的所有房源进行全面审查的一年。审查的目标是什么?确保所有平台上的房源和房东都是真实可信、准确无误的。Airbnb 之前所赖以为生的信任基础——比如信任房东不会将伦敦一整栋公寓楼变成事实上不受法规监管的酒店来欺骗客人等,这些错付的信任正变成一种阻碍 Airbnb 发展的不利因素。

由于这场变病毒大流行,Airbnb 和房东之间的关系已经紧张得剑拔弩张,那些争执和抗议已经广受公众关注。

“虽然从前我们可能并不曾意识到这一点,但我们是肩并肩的合作伙伴,” Chesky 于 3 月 30 日在给 Airbnb 房东的一封公开信中如此写道,“当你们的生意遭殃,我们的生意也会跟着遭殃。”

房东们对于 Airbnb 的愤怒在很大程度上源于该公司决定允许客人取消入住日期在 3 月 14 日至 5 月 31 日之间的预订,而不用缴纳任何罚金。传统酒店一般在客人入住时收取费用,与不同的是,Airbnb 会在客人入住前收取大部分预订费用。而现在这些预付款已经化为泡影了,这让房东们——尤其是那些拥有多处房产的房东们——面临着经济周转的问题。

为了渡过这次难关,Airbnb 已筹集了 10 亿美元资金(据报道其利率竟然高达 10% 以上),以及另外 10 亿美元的优先债务。针对房东的损失,Airbnb 拿出 2.5 亿美元资金,以补偿新冠疫情导致的订单取消。还实行了超级房东俱乐部(Superhost club)会员制,为 Airbnb 的房东带来“更多的曝光率、更大的收入潜力,以及独家奖励”,其会员还可以从 1700 万美元的基金中获取帮助,以支付自己抵押贷款的成本。

在这一团乱麻中,还是有一丝变化的迹象的。

Airbnb 已经敏锐地改变了它的服务,现在在它的主页上已经开始突出宣传“月度住宿”,而不是过去的周末出游。但 Shatford 说,这种对更长时段租赁的强调根本于事无补,就像是“给血流成河的短期租赁行业贴了个创可贴”。

分析人士认为,可能会出现大量房东破产或撤出 Airbnb 平台,如果这些预测都是正确的,那么这场血洗可能反而会产生一个积极的结果:之后 Airbnb 上面会有更多真实的空闲房间和自居民宿,而不是利用高额租金套利的投资机会。

上个月,Chesky 在给房东们的一段视频信息中,又一次回归到了一个熟悉的主题:社区。“当人们离开自己家的时候,他们会想要探索世界,他们会和你一同住在社区里。” 但是,对 Chesky 来说,关键问题是:这个无定形的‘你’,到底指代的是谁呢?” 随着“专业化”的 Airbnb 房东由于他们的收入突然出现了毁灭性的打击而开始猛烈抨击他们的金主 Airbnb,这个问题变得尖锐起来。

我们可以把这次的难关称作 Airbnb 一次急需的灌肠剂,来实现一次自我清洗,来为它减轻累赘的负担,新冠病毒的全球大流行可能会迫使人们去打造一个更精练的 Airbnb。

原文链接:

Is this the end of Airbnb?

阅读数:6692 发布于:2020 年 5 月 6 日 14:57

评论

发布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