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股东大会变抗议大会,创始人缺席被骂“可耻”

阅读数:5799 2019 年 6 月 20 日 20:06

谷歌股东大会变抗议大会,创始人缺席被骂“可耻”

磕磕绊绊的 20 周岁虽然已经过去,但谷歌的“水逆模式”还在继续。这不,日前举行的谷歌年度股东大会就演变成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抗议大会,会场内外“火药味十足”。内部员工性骚扰、垄断、性别歧视…曾经以“不作恶”作为自己早期信奉的精神信条的谷歌似乎已经淡忘了自己的初心。

这样不对,谷歌

“这样不对,谷歌”、“OK,谷歌,真的吗”、“谷歌,你可以做的更好”…

6 月 18 日,在加利福尼亚州桑尼维尔举行的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的股东大会会场外人头攒动,几百号高举大字标语的人用如此激进的方式来表达对这家与自己利益密切的科技巨头的不满。

会场内的气氛同样“火药味十足”。据外媒报道,与会的投资者们及活动人士对谷歌提出了一系列抗议,包括同股同权、全职与非全职员工待遇不平等、成立社会责任委员会、重选董事会成员、性别歧视、提名员工代表进入董事会、平台内容管理等,共计 13 项提案。

愤怒之“山”不是一天堆成的。

近一年多来,因为谷歌在高管性骚扰、隐私安全、反垄断等一系列争议事件中处理不当,投资人对谷歌的失望情绪高涨,甚至为其效力的内部员工与自己东家之间的矛盾也日益激化。

许是猜测到去了很可能会遭遇尴尬,谷歌的两位创始人 Sergey Brin 和 Larry Page 均没有到场。谷歌董事会主席 John Hennessy 只说了一句,“很遗憾 Larry 今天不能到场”,但并未解释具体无法出席的原因。现场有愤怒的股东抱怨道,他们就是在刻意回避,这种行为简直可耻。

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 Sundar Pichai、谷歌董事会主席 John Hennessy 和其他管理层出席了本次股东大会,Pichai 在会议开始时发表了演讲,但在后面 30 分钟的问答环节上,他并没有回答任何问题。

与会者们共发起了 13 项提议,但遗憾的是,所有的提议无一获得批准。谷歌公司是多级股权结构,谷歌两位联合创始人拥有公司 13% 的股票,却拥有公司 51% 的投票权,因此这些提案几乎没有通过的可能性。这也意味着,这场声势浩大的抗议和示威活动除了宣泄情绪外,并没有实质性的收获。有员工批评两位创始人拥有的额外投票权,他认为这是一种“独裁政权”。

对于股东们的抗议,谷歌管理层认为公司现有的政策已经解决了提案中提出的问题,但他们拒绝进一步置评。

受此影响,截止 6 月 19 日美股收盘,谷歌收跌 0.12%,报 1102.330。

拆分提议遭拒绝

本次谷歌年度股东大会召开的时间点有一些“尴尬”,适逢美国监管部门正准备对科技巨头们挥舞反垄断调查大棒。

前不久,AI 前线曾报道,美国司法部和联邦贸易委员会决定对谷歌,亚马逊,苹果和 Facebook 等四巨头展开反垄断调查,而谷歌将是司法部首个“瞄准”对象。民主党 2020 年总统候选人伊丽莎白沃伦参议员也高度赞同分拆包括谷歌在内的科技巨头公司。

股东大会上提出的其中一项最为激进的提议要求谷歌能够有点“眼力见儿”,主动对自己进行分拆,而不要等到监管部门的强制分拆指令到来的那一刻才行动。

当然,谷歌的创始团队以及管理层是绝对不会愿意自我分拆的,提议遭拒也在意料之中。

参会者中的一批在抗议之列的谷歌员工,支持其中的 5 项提案,但不支持公司分拆的提案,可见分拆公司并非是绝对的“民心所向”。

谷歌管理层还就另外一些争议性的问题作出了许诺,比如,谷歌承诺将不会将人工智能工具用于武器。

去年,有员工发现谷歌正在参与一项秘密项目,即美国国防部的 Project Maven,这个项目主要是利用人工智能来分析无人机的视频片段。事实上,谷歌早在 2017 年就成了美国国防部的分包商之一,但很多内部员工并不知情这个项目的存在,直到一年后被发现。

不少员工对此非常抗议,他们担忧谷歌的技术最终可能被用于提高无人机袭击的致命性上,未来谷歌会与军方达成更多交易,他们还质疑谷歌是否在打着扩张的名义进行着超出其授权范围的勾当。

此番,为回应内部质疑,谷歌管理层作出不会将 AI 工具用于军事武器的承诺,也算是让员工们的忧虑情绪稍稍缓和一些。

20 多岁的谷歌,是否已忘了自己的初心?

在抗议者举着的众多标语中,其中一句颇为讽刺。

“谷歌,请不要作恶“…

而“Don’t be evil(不作恶)”正是一直以来令谷歌闻名的价值观。2004 年,谷歌首次公开募股时,谷歌发表了一番“不作恶”宣言,创始人写道,“不要作恶。我们坚信,作为一个为世界做好事的公司,从长远来看,我们会得到更好的回馈 - 即使我们放弃一些短期收益。”

如今的谷歌,似乎早已将自己当初许下的初心抛却脑后了,不作恶的“人设”早已崩塌…

近年来,谷歌在涉嫌垄断、滥用用户隐私数据、员工部性骚扰等事件中一系列不当的决策引起了巨大的争议。最近 3 年,谷歌因为涉嫌反垄断事实成立,先后收到欧盟三笔分别为 27 亿美元、50 亿美元、17 亿美元的巨额罚款。

最近的一次是在 2018 年 11 月,因为抗议谷歌在高管性骚扰事件处理不当,大约 20 万分布在全球各地办公的员工们通过游行、罢工的方式抗议谷歌的公司文化。涉事者是安卓创始人安迪 鲁宾,他在被控性骚扰后,谷歌仍然给了他 9000 万美元的遣散费。

这令谷歌员工强烈不满,由此引发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抗议活动。这次事件,也极大的损害了谷歌的声誉。

据 CNBC 报道,一位工程师在股东大会现场再次谈到谷歌目前所面临的人力资本风险,他说到,不少最终选择离开谷歌的人中都会提到一个理由,“谷歌公司对其陈述价值的背叛。”

在本次股东大会中,Alphabet Board 董事长 John Hennessy 对于谷歌目前的使命也作出了反思,他提到“当然,这需要一个深刻且不断增长的责任,以确保我们创造的技术有益于整个社会,我们致力于以负责任,包容和公平的方式为我们的用户,员工和股东提供支持。”

不仅仅是面临巨大的舆论压力和内部怀疑,谷歌目前还面临着自身增长的瓶颈。2019 年,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财报显示,增长不及预期。Alphabet 有 80% 以上的营收来自广告,而目前反垄断、数据安全的呼声给靠数据赚钱的谷歌广告业务带来了巨大的挑战。

不得不提的是,刚刚过去的 2018 年,对于谷歌来说,意义非凡,这家巨头公司迎来了自己的 20 岁生日。

然而,谷歌的 20 周年却十分“水逆”,这是它最为动荡的一年。巨大的争议如影随形,自身业绩也增长乏力,犹如悬在头上的两把达摩克斯之剑。

参考链接:

https://www.wired.com/story/googles-troubles-encroach-alphabets-shareholder-meeting/

https://www.wired.com/story/googles-troubles-encroach-alphabets-shareholder-meeting/

https://www.forbes.com/sites/jilliandonfro/2019/06/19/google-workers-join-shareholders-for-proposals-at-annual-shareholders-meeting/#25c758256f9c

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