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5-7日QCon全球软件开发大会携手100+位大咖讲师落定北京,点击查看完整日程>> 了解详情
写点什么

让猴子学会用意念打字后,马斯克称半年内展开脑机接口人体试验,他还计划自己植入 1 个 N1 芯片

  • 2022-12-02
    北京
  • 本文字数:3672 字

    阅读完需:约 12 分钟

让猴子学会用意念打字后,马斯克称半年内展开脑机接口人体试验,他还计划自己植入1个N1 芯片

很多开发中的技术,但我们还没见到应用出现的迹象。马斯克强调,做原型很容易,但产品很难,就如同“想登月很容易,但是真的登月很难。”

Neuralink 脑机接口将于 6 个月后展开人体试验


在本周三晚上,埃隆·马斯克主持了他的脑机接口公司 Neuralink 的发布会(查看 Neuralink 发布会线上版)。其中,最吸引人眼球的大概还是针对其在一年前宣布,Neuralink 很快要开展的人体实验测试进展。


根据马斯克的说法,目前仍还需六个月,才能进入人体实验阶段。


马斯克展示了一只头骨上装有电脑芯片的猴子“Sake”,在玩心灵感应视频游戏,并要到了葡萄零食的镜头。这是 Neuralink一年多前首次推出的游戏。


猴子“Sake”通过屏幕和脑里植入的 Neuralink 的 N1 设备,来追踪屏幕上的移动光标,拼出了“Can I please have snacks”的英文短句,全程和键盘没有物理接触。



马斯克说,猴子其实不会拼写,它们只是将大脑信号转化为光标移动,迭代到下一个版本才能让猴子具备拼写能力。


据悉,N1 一共有 1024 个可用来记录和刺激大脑信号的通道,除了意念打字,猴子还可以通过 Neuralink 实现点击、拖拽和滑动输入等技能。


马斯克此次还在演讲中表示,Neuralink 还将致力于恢复视力。“即使有人从未有过视力,他们先天就失明了,我们相信我们的设备仍然可以帮助其恢复视力,”他说。


第三个应用将专注于运动皮层,为脊髓被切断的人恢复“全身功能” 。“我们相信恢复全身功能没有物理限制,”马斯克说。他表示,希望将 Neuralink 芯片植入大脑或脊髓受伤的四肢瘫痪者,这样他们就可以“通过思维来控制电脑鼠标、手机,或者任何设备。 ”


Neuralink 近年来一直在对动物进行测试。据悉,它正在寻求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 (FDA) 的批准,开始对人体进行临床试验。马斯克说:“我们希望非常小心,并确保它在将设备放入人体之前能正常工作。”



台上的手术机器人展示几乎要与观众席融为一体。图源:Neuralink


他补充说:“起初的进展,尤其是当它适用于人类时,可能缓慢得令人痛苦,但我们正在做很多工作以使其同时扩大规模。” “所以,理论上,进步应该是指数级的。”


马斯克还表示,在人体测试开始后,他将在自己的大脑中植入脑机接口设备。“你可能现在就植入了一个 Neuralink 设备,而你甚至都不知道……在(未来)其中一个演示中,我会的” 他说。活动结束后,他在推特上重申了这一点


涉足大量技术,但进展不大

Neuralink 由马斯克和其他一群科学家和工程师于 2016 年创立。它致力于开发脑机接口 (BCI),将人脑连接到能够破译神经信号的计算机。马斯克已向该公司投资了数千万美元。马斯克称,Neuralink 的设备可以实现“超人认知”,使瘫痪的人有一天能够用他们的思想操作智能手机或机器人肢体,并“解决”自闭症和精神分裂症。


Neuralink 涉足大量交叠的技术领域。接口本身需要在大脑中植入电极,而为了将这些电极与外界相连接,Neuralink 在头骨中植入一个小型硬件,其中包含了一个可无线充电的电池,以及一个从电极中收集数据的低功耗芯片,芯片经过简单处理后可以无线传输数据。


只有精细的外科手术才能正确地安装这些设备,Neuralink 公司正在开发一款手术机器人,以确保这一过程的安全性且标准化。


另一边,神经信号必须被近乎实时地解析,才能传达大脑特定区域中到底发生了什么。这需要电脑系统能够完全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差异,以及大脑活动在每时每刻的差异。最后,在特定情况下,该设备还需要将信息以神经细胞能即时解析(或在学习过程之后)的方式传回大脑。


这次发布会的大部分内容都是由公司内部多名研究人员,针对其详细工作技术领域的发展进行概述。但相比该公司在2020年的发布会而言,在技术层面并没有什么大动作,这些零散的介绍也很难让人看清楚该公司具体准备用这些硬件做什么。


这次发布活动,其中大部分内容和前年公布的都差不多。发布会上展示了很多带有植入物的动物,从打乒乓球到利用植入物操纵光标、打字,做什么的都有。样本比去年要多,但没有根本上的差异。


马斯克也谈到了目前部分由 ARM 处理器所提供的植入物的处理能力,确实有进化发展的迹象,但仍不足以表明其接近了能够提交到食品和药物监管局的最终设计。


和前年相比,最重要的区别大概是手术机器人的细节水平。在这次的发布会上,既有硬件展示,又有关于其所涉及的外科手术细节探讨。在先前的发布中,这款机器人的开发似乎是处于滞后状态。


发布会上,马斯克强调,做原型很容易,但产品很难,就如同“想登月很容易,但是真的登月很难。”

似曾相识

Neuralink 称这次活动是对公司活动的总体概述,演讲内容也似乎涵盖了其所涉足的所有关键领域。但这种方式是有问题的。


其中之一是,大脑植入在数十年来一直是个活跃领域。虽然实施细节不同,但目前很多 Neuralink 所展示的都有前人做过了。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Neuralink 在开发自研电极、植入物以及处理系统,他们需要证明这些系统可以拥有之前动物实验中所测试的电极一样的表现。但至少到目前为止,Neuralink 还没有展示出任何迹象表明其自研系统的表现能超越(或是在超越的路上)那些被一遍遍测试过的系统。


与此同时,Neuralink 的竞争对手在差异化的领域中取得了进展。以 Blackrock Neurotech 为例,该公司在发售的可提供无线充电和数据传输的完全可植入电子产品,已经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并正在申请美国食品和药物监督局(FDA)的批准。除此之外,Blackrock Neurotech 还有其他几项临床实验正在进行中。


Neuralink 应该是独创了定制的手术机器人,虽然手术机器人在其他方面用途广泛,但 Neuralink 的一位工作人员称,该机器人是 FDA 审批的症结所在,针对其安全性的演示很难让监管者满意。而这项技术的竞争者 Synchron 则寄希望于利用血管将植入物放入大脑以避免手术需要,且这套设施也已经成功通过了临床实验。


Neuralink 发布会上的另一个问题在于,其没有明确表明公司已经准备好向美国 FDA 提交申请。能否展开临床试验意味着公司是否已经确定好硬件设计,再单独研发硬件的下一版本,是否已经明确了要治疗的具体神经缺陷。发布会中零零散散的进展报告并没有宣布这些流程已经完成。


但这并不意味着脑机植入领域最终不存在多种技术空间。Neuralink 大概最终也会踏上其他公司所在的阶段,也许它还会找到其硬件大放异彩的市场。但直到目前为止,公司所分享出的信息中没有展示他们在靠近这两种结果中的任何一个,更遑论完成马斯克提出的那些更为离谱的要求。

质疑声不断

Neuralink 因其涉嫌对猴子进行治疗而受到抨击,医师责任医学委员会周三在推特上呼吁马斯克公布有关猴子实验的详细信息,他称这些实验导致猴子内出血、瘫痪、慢性感染、癫痫发作、心理健康下降和死亡。


匹兹堡大学医学院眼科学系助理教授 Xing Chen 说,由于 Neuralink 的设备都没有在人体上进行过测试或获得 FDA 的批准,因此该公司在周三的公告值得怀疑。


“Neuralink 是一家不需要对股东负责的公司,我不知道涉及多少监督,但我认为对公众来说非常重要的是要始终牢记,在 FDA 或任何政府监管机构批准任何东西之前,所有声明都必须带着非常怀疑的态度检查”。 Xing Chen 说。


宾夕法尼亚大学佩雷​​尔曼医学院医学伦理与卫生政策助理教授 Anna Wexler 表示,Neuralink 华丽的展示对于医疗设备领域的公司来说是不寻常的。她说,鼓励有严重残疾的人抱有希望是有风险的,特别是如果他们可能因为在手术过程中植入技术而受伤的话。


Wexler 鼓励人们对 Neuralink 的重大声明戴上“怀疑论者的帽子”。“从道德的角度来看,我认为炒作非常令人担忧,”她认为最终决定将归结为个别患者的个人风险收益计算。


Chen 认为,Neuralink 的植入物需要受试者接受非常侵入性的手术。医生需要在头骨上开一个洞,以便将设备插入脑组织。即便如此,她认为有些人会愿意冒险。“有相当多的疾病,比如癫痫、帕金森氏症和强迫症,人们已经接受了大脑植入,并且这些疾病得到了相当成功的治疗,使他们的生活质量得到改善,所以我确实觉得这样做是有先例的。”


此前,周鸿祎曾对脑机接口提出质疑。他认为,人类应该限制严格限制脑机接口的使用范围,可允许其在临床医学上,用来治疗和帮助一些残障人士、精神疾病患者等,但在广泛的人类世界使用脑机接口却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如果将来人类被强制安装脑机接口,不愿安装的就是异类,而你一旦接入脑机接口,你的脑机接口就要永远在线,不能离线,一旦没有信号,或者公司不对你提供服务了,你就属于在信用榜上有问题的人,你想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呢?”在周鸿祎看来,脑机接口技术的实际应用,还需要人类世界制定新的技术伦理和新的法律制度,这也是对全球网络安全公司的巨大挑战,因为一旦人脑开始联网,大脑数据的安全就将成为一个新的命题。


参考链接:


https://arstechnica.com/science/2022/12/over-a-year-later-musks-neuralink-still-6-months-from-human-trials/


https://www.cnbc.com/2022/12/01/elon-musks-neuralink-makes-big-claims-but-experts-are-skeptical-.html


<recommend image="https://static.geekbang.org/infoq/5b5c80a75b210.png?imageView2/0/w/800"


title="微软认为 AutoML 不够用,智能系统才是未来!"


link="">


</recommend>



2022-12-02 14:483447
用户头像
刘燕 InfoQ高级技术编辑

发布了 1017 篇内容, 共 377.0 次阅读, 收获喜欢 1774 次。

关注

评论

发布
暂无评论
发现更多内容

Baklib|构建在线客户服务,产品知识库至关重要

Baklib

Baklib|关于帮助中心需要注意的一些细节

Baklib

【从0到1学算法】4.Bubble Sort算法-上

Geek_65222d

10月月更

华为云从入门到实战 | 云服务概述与华为云搭建Web应用

TiAmo

华为 华为云 云开发 10月月更

Vue 中const 命令

默默的成长

前端 Vue 3 10月月更

【10.7-10.14】写作社区优秀技术博文一览

InfoQ写作社区官方

优质创作周报

Java基础(五)| 方法的定义、调用及重载

timerring

Java 10月月更 方法重载

Vue中的nextTick有什么作用?

CoderBin

面试 前端 Vue 3 nextTick 10月月更

Baklib分享|提高工作效率,在线协作文档

Baklib

BAT加速冲刺,“智慧交通”赛道谁能笑到最后

硬科技星球

权威认可!OceanBase 通过分布式数据库金融标准验证

OceanBase 数据库

【DBA100人】台枫:DBA不仅要懂运维还得懂代码

OceanBase 数据库

图解ReentrantLock公平锁和非公平锁实现

JAVA旭阳

Java 并发 10月月更

leetcode 146. LRU Cache LRU 缓存 (简单)

okokabcd

LeetCode 数据结构与算法

阿里云事件生态再升级:使用 EventBridge 驱动全量云产品

阿里巴巴云原生

阿里云 云原生 EventBridge

DDC SDK的整体设计流程

BSN研习社

Baklib分享|知识管理是企业发展的风向标

Baklib

如何“阅读”数学?:上海顶尖中学学生的阅读笔记

图灵社区

数学 青少年

Flowable 按角色分配任务

江南一点雨

spring springboot workflow flowable

深入浅出理解Java并发AQS的独占锁模式

JAVA旭阳

Java 并发 10月月更

你对“低代码”存在哪些误解?

优秀

低代码

SAP | 认识abap工作台(上)

暮春零贰

SAP abap 10月月更

当 WASM 遇见 eBPF:使用 WebAssembly 编写、分发、加载运行 eBPF 程序 | 龙蜥技术

OpenAnolis小助手

开源 操作系统 内核 ebpf Wasm

cstdio的源码学习分析10-格式化输入输出函数fprintf---宏定义/辅助函数分析02

桑榆

源码刨析 10月月更 C++

企业号十月PK榜,年度榜单倒计时开始!

InfoQ写作社区官方

企业号十月PK榜

Milvus 2.1 版本更新 - 简单可信赖、性能持续提升

Zilliz

人工智能 开源项目 Milvus 版本更新 向量数据库

三步玩转:如何通过Flink OceanBase CDC连接器快速查询数据

OceanBase 数据库

如何“阅读”数学?:上海顶尖中学学生的阅读笔记

图灵教育

数学 青少年

快速一览:织信低代码联合WPS推出多场景办公轻应用

优秀

低代码 wps

ES6中Let命令基本用法

默默的成长

前端 ES6 10月月更

Vue 2x 中使用 render 和 jsx 的最佳实践 (1)

默默的成长

Vue 前端 10月月更

让猴子学会用意念打字后,马斯克称半年内展开脑机接口人体试验,他还计划自己植入1个N1 芯片_AI_刘燕_InfoQ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