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设计与开发中的破窗效应

  • 刘志勇

2016 年 11 月 14 日

话题:语言 & 开发架构

2016 年 5 月 31 日,Tobias van Schneider 就在他的博客上分享了他的心得:“破窗效应”理论在产品设计与开发的应用中也是有效的。如果你感到项目的进度近乎停滞,给你带来烦躁的话,很可能就是因为“破窗效应”。博主讲解了“破窗效应”理论,并提出了如何在项目实施中应用“破窗效应”理论,从而让项目顺利进展。

什么是“破窗效应”理论呢?

破窗效应(Broken Windows theory)是犯罪学的一个理论,由 George L. Kelling 提出,刊载于《The Atlantic Monthly》1982 年 3 月版的一篇题为《Broken Windows》的文章上,论及环境中的不良现象如果被放任存在,就会诱使人们仿效,甚至变本加厉。

以一幢有少许破窗的建筑为例,如果不修好那些破窗,可能将会有破坏者破坏更多的窗户。最终他们甚至会闯入建筑内,如果发现无人居住,也许就在那里占领、定居或者纵火。又或想像一条人行道有些许纸屑,如果无人清理,不久后就会有更多垃圾,最终人们会视为理所当然地将垃圾顺手丢弃在地上。因此破窗理论强调着力打击轻微罪行有助减少更严重罪案,应该以零容忍的态度面对罪案。

此理论描述社区失序的五个阶段:

  1. 社区开始出现失序的情形,部分居民迁出社区。
  2. 未能迁离社区的居民因担心自身安全,对区内的事务漠不关心。
  3. 地区的监察力下降,社区的治安进一步恶化。
  4. 区内更多的居民迁走,仍然留在区内的居民则更加退缩,减少外出时间。
  5. 外来的犯罪份子入侵社区,令犯罪数字持续上升。

Tobias van Schneider 是从几年前在 Spotify 公司的同事发的私人邮件列表第一次了解到破窗效应的理论的。他说,纽约市在 80 年代时,无处不抢,无日不杀,大白天走在马路上也会害怕,地铁更不用说了,车厢脏乱,到处涂满了秽语,坐在地铁里人人自危。但在 90 年代,在全美暴力犯罪率还在 28% 的时候,纽约市却剧降了 56% 以上。这现象非常让人吃惊,一个已经沉沦的城市,竟然能够死而复生,向上提升?

人们肯定认为,这一切的改变要归因于纽约市警察局的雷霆万钧的措施:更严的规则,更多的管控,更广的逮捕……实际上,并非如此,恰恰相反,很简单。这一切的转变,要归功于纽约前市长 Rudolpha Giuliai。

当时的纽约市长 Rudolpha Giuliani 应用了过去书本上讲的“破窗效应”理论,先改善犯罪的环境,使大众不容易犯罪,再慢慢缉凶捕盗,使社会回归秩序。

当时,Rudolpha Giuliani 的做法被公众误解,认为缓不济急,但他仍执意从维护地铁车厢干净整洁着手,并将逃票者用手铐拷住排成一列站在月台上,向公众宣示政府整顿的决心。这做法非常有效。警察发现,“破窗效应”的理论很有效,然后发现抓套票也有收获,因为通缉犯总是在逃票者中被抓获,因此警察对抓套票的积极性非常高。于是歹徒不敢逃票,不敢携带武器,以免得不偿失因小失大。就这样,纽约市从最微小的、最容易的地方入手,打破了犯罪环节,终止了这个恶性循环。

纽约前市长 Giuliani 曾经说:

“显然,谋杀和涂鸦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犯罪行为。但它们是不可分割的,容忍其中一个犯罪行为以致形成风气,会更容易容忍另一个犯罪行为。”

基本上就是说,一个房子如果窗户破了,没有人去修补,隔不久,其它的窗户也会莫名其妙的被人打破;一面墙,如果出现一些涂鸦没有清洗掉,很快的,墙上就布满了乱七八糟、不堪入目的东西。一个很干净的地方,人会不好意思丢垃圾,但是一旦地上有垃圾出现之后,人就会毫不犹疑的拋,丝毫不觉羞愧。这真是很奇怪的现象。任何坏事,如果在开始时没有阻拦掉,形成风气,改也改不掉,就好象河堤,一个小缺口没有及时修补,可以崩坝,造成千百万倍的损失。因为,无序就是犯罪的根源,这些破窗户就给人造成一种无序的感觉,结果在这种公众麻木不仁的氛围中,犯罪就会滋生、猖獗。

“破窗效应”理论也出现在产品的设计和开发中。Tobias van Schneider 发现,最近他为之工作的项目,在这期间,项目因为很多微小的事情而延迟了。他们说:“以后再说。”——这是一个经典的错误。

因此,他们作为一个团队,感到在这个项目上越来越没有动力了。以致于 Tobias van Schneider 感到几近崩溃,非常不爽,但又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后来他想起了“破窗效应”理论,于是他们团队花了一天的时间,修复了所有“破碎的窗口”,专注于微小的细节,清理了一些代码,修复了所有看似微不足道的细节。然后,他对这个项目刮目相看,几乎像是发生了巨大变革,实际上,他们并没有进行什么大的变更。通过修复所有的“破窗”,他们突然能够做出良好的设计决定,工作变得更加集中,有了积极的动机。

基本上,只要通过设计和修复项目环境,程序员就可以改变对它的反应。通过一个有很多破碎窗口的废弃的房子,别人就可能会受到某些示范性的纵容去打烂更多的窗户,而不会觉得糟糕——恰恰相反,很可能是出于好玩的心理。即使别人并没有犯罪的意图,甚至都没有意识到已经犯罪了。但是在这种公众麻木不仁的氛围中,犯罪就会滋生、猖獗。

每当在一个项目上工作时,Tobias van Schneider 经常想起“破窗效应”理论,当他在项目进度上感到不爽的时候,就会花一两天的时间,清理所有的微不足道、无足轻重的东西,这样,项目就会“焕然一新”,有助于项目继续进行下去。


感谢郭蕾对本文的审校。

给 InfoQ 中文站投稿或者参与内容翻译工作,请邮件至editors@cn.infoq.com。也欢迎大家通过新浪微博(@InfoQ@丁晓昀),微信(微信号:InfoQChina)关注我们。

语言 & 开发架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