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台战略(四):企业数字化的 3 大本质

阅读数:12 2020 年 4 月 22 日 10:05

中台战略(四):企业数字化的 3 大本质

编者按:本文节选自机械工业出版社《中台战略:中台建设与数字商业》一书中的部分章节。

企业的数字化应立足于顶端设计,结合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如产品设计能力、社会化服务能力、渠道终端覆盖力,以及未来的产业互联、生态发展方向,依托企业自身优势,抓取企业自身的数字化本质。

那企业数字化的本质是什么?其主要特征包括三个方面:

第一是连接,连接员工、连接客户、连接物联设备;

第二是数据,也就是连接之后实时产生的数据;

第三是智能,是数据驱动的智能应用。

以阿里巴巴为例,首先,阿里巴巴通过天猫、高德地图、饿了么等业务前端,连接了众多消费者;然后,通过连接产生的实时数据,沉淀了大量的智能服务,例如千人千面的个性化推荐、商家的生意参谋等,来帮助企业做品牌推广、商品推荐、精准营销、运营分析等。

企业转型过程中的数字化技术与业务融合至关重要,绝不再是单纯地针对某些模块数字化改善的线性叠加,或者单一数字技术的运用。合理的数字化转型路径应当从源头入手,完成企业数字化的连接和智能,获得相关数据,实现产业生态全链条端到端的数字化升级。对于传统企业而言,数字化转型可能是内力驱动,也可能是外力驱动,但不论是什么驱动着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我们都要清楚转型后企业的数字化本质是什么,打造了企业哪方面的数字能力。总之一句话:在无限变化的商业环境中,尽可能触达价值链的各端,通过数字技术连接,挖掘数据商业价值,形成价值共享服务模式,并逐步沉淀自身的数字化核心能力(如创新能力),将其赋能于价值链各端,进行智能化运营并最终产生企业价值增量的数字模型,如图 1 所示。

中台战略(四):企业数字化的 3 大本质

图 1 企业数字化的 3 大本质

本质一:连接

在传统的商业关系形态中,通过企业、用户、商品可构建不同的业务模式,这几个商业要素相对独立且分散。在互联网、数字技术的推动下,它们之间的连接越来越紧密,充分把企业的品牌资源、用户资源、商品资源有效整合在一起,驱动商业模式的不断进化和创造新的价值模式。连接表现在企业营销、服务、市场、品牌、设计、研发、生产等各个环节,驱使企业不断连接产业链中优势资源,如设计、渠道、终端、供应商,使其形成一个超级价值链。

企业内部连接自身组织、员工,解决管理数字化问题,其目标是提升效率。

企业外部连接产业上下游的合作伙伴,如泛家居行业需要连接设计师、安装配送人员、工程人员、合作地产商、配套产品的供应商,家电品牌商需要连接苏宁、国美的导购员,快消品行业需要连接社群团长、街边小商户等。这些都是创造商业价值的一个环节,连接解决的是产业互联中的业务在线、数据采集等问题。

除了人与人的连接,还有人与物的连接。举个例子,一瓶啤酒赋予唯一的二维码用于分享获取权益。消费者买酒开瓶扫码,可以获得红包、积分、优惠券等奖励,在会员商城上获取权益,参与更多的营销活动,也可以把这个二维码里的利益分享给更多人,这就是一物一码的连接。

现在各行业都在将数字资源高度整合,形成更加庞大的平台经济,为产业互联和生态体系内不同价值链节点的用户提供更加便利、高效、优质的连接服务。因此每个企业都可以将自身的数字资源进行共享并放大,通过资源整合连接用户后获得更大的价值回报。

本质二:数据

数字经济时代,包含各类已发生、未发生且被预测即将发生的数据,我们称之为大数据。它可以以海量的数字、文字、图片、设备识别图像等为载体,利用新的技术、算法模型进行归类、分析、总结和应用,让其成为数字经济时代最重要的资产,即数字资产。

通过打通企业的品牌资源、商品资源所连接的用户大数据,通过数据、物联网设备的普及将人与设备、人与人都连接起来。这个过程就需要每家品牌企业都能建立依托数字中台的数据引擎去驱动商业价值的转化能力。

传统企业在对数字资产进行商业变现时,要充分利用自身的优势资源和能力,并将这些资源和能力转化为数字资产,特别是以用户为核心能力的大数据、以商品为核心能力的商品数据、以终端网点为核心能力的资源数据、以设计为核心能力的资源数据等。在数字经济时代,这些数据不是孤立存在的,要利用技术将这些数据连接,产生数据聚合的价值。对于一个企业而言,其掌握的数据核心资源越多,对生态和产业链的控制力就越强。

对于传统企业而言,大数据之路无疑是艰辛而漫长的,首先必须通过自身资源能力和成熟业务沉淀各类数据,包含历史交易数据、市场预测数据、行业竞品数据等,且数据的颗粒度要逐步细化。其次企业只有具备数据赋能的能力,才能将数据资源共享给生态和产业伙伴,将数据资源的价值放大,最终数据服务能力才会凸显,才能将数据赋能到生态、产业链各端的业务场景,实现价值变现。

本质三:智能

对企业而言,数字化进程需要通过数据的沉淀,不断强化自身的数据引擎驱动能力,最终解决的是面向未知商业领域变化的应变业务能力,包含整个生态体系内,围绕商品、用户的智能运营能力,对于不同行业其需要具备的运营能力也有所不同,快消品行业更注重商品运营、用户运营的能力,耐用消费品还要关注渠道引流能力、社会化极致物流能力、售后评价互动能力。

运营能力的建设不再只是通过组织和人员培训完成,而是需要基于数据驱动的智能运营场景去逐渐沉淀企业的数字化能力,建立不同领域的数据模型,在线获取各类行为轨迹数据、交易数据、设备连接数据,通过大数据的算法和计算能力,快速识别并输出数据的价值,反哺业务能力的快速创新和灵活应对。对于企业来说,在数字技术推动下已进入数字运营时代,要求企业能够建立数字中台,通过数据能力快速开展低成本的业务创新,目的是赢得时间以确立市场竞争的优势地位,这一切的基础是数据的智能化能力。

所有的企业都想将原有的市场部门、销售部门变成数字化部门,这也就意味着企业智能运营的开启,数据能力是实现智能运营的基础,通过对内外部数据的深层次洞察获取新的商业机会,再通过智能分析技术,构建不同领域的数据模型来实现数据的可视化,优化企业的商业决策。

图书简介 https://item.jd.com/12568757.html

中台战略(四):企业数字化的 3 大本质

相关阅读

中台战略(一):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

中台战略(二):企业数字化转型的 4 个驱动力

中台战略(三):企业数字化转型的 2 条路径

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