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会催化新的在线教育风口吗?

阅读数:1 2020 年 3 月 6 日 10:00

疫情会催化新的在线教育风口吗?

疫情之下,教育行业正面临一场突如其来的大考,线上教育与线下教育的分化日趋分明,这注定是一场冰与火的淬炼。而处在寒冬中的在线教育,能迎来春天吗?

线下教育机构生死劫

新冠疫情蔓延已一月有余,但拐点何时到来仍不明朗。防控抗疫期间,线下全面停课,几乎所有的线下教培训机构都受到了严重的冲击。

凶猛的疫情成为压垮成立十三年、挂牌新三板的 IT 培训机构“兄弟连”的最后一根稻草,2 月 7 日,“兄弟连 " 宣布破产。一周前,优胜教育被曝拖欠员工薪资,部分业绩不达标的员工将被“优化”。近日,有传言称,成立超过 10 年的线下英语培训机构百弗英语受疫情影响严重致资金链断裂,目前教师团队已解散,学员退费无门,创始人疑似跑路。

就连曾经在非典危机中“死而后生”的新东方也评估此次新冠疫情不容乐观。新东方地面课堂全面停课,上百万学生无法正常上课。俞敏洪忧心忡忡地表示,如果新东方全部停课退费,新东方就只能关门大吉,七八万老师员工的生计,立刻就成了问题。

近日,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培训教育专业委员会对全国 31 个省市的 1470 多家校外培训机构发起的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对培训机构影响》调研报告显示,90% 的机构受到了疫情影响,其中 29% 的机构受疫情影响严重,经营面临严重困难;36.6% 的机构影响很大,经营暂时停顿;25.4% 的机构影响较大,经营出现部分困难,勉强维持。

获得场景视频(原 CC 视频)CEO/ 联合创始人董世永在接受 AI 前线采访时指出,疫情给线下教育机构带来了六大挑战:

首先,最直接的影响是大范围的停课,学生无法在线下继续学习;第二,退费潮,对于已经缴费的学员长时间停课会带来大规模的退费;第三,机构面临着转型危机,要不要转型线上,如何短时间内快速转型?第四,春季招生比以往更困难,没有了线下流量入口,生源从哪里来?第五,无营收高支出,机构不能保证持续的收入,却还得承担房租、人力等成本支出。第六,在线教育的免费冲击,在线教育机构纷纷推出了免费线上课,抢占了大波流量,导致部分学员的流失。

疫情爆发后,不少线下机构反应迅速,很快将业务转移到了线上。学而思培优线下课全部转线上,新东方将地面课堂转移到线上,松鼠 AI 将全部教学资源转移到线上课堂…VIPKID 少儿教育研究院执行院长李国训介绍,VIPKID 在春节期间,面向学校和线下机构免费开放了旗下的威米直播平台,目前已经有大量机构在通过该平台恢复上课。

事实上,关于传统线下教培机构向线上转型的问题在业界探讨已久,这次来势汹汹的疫情再一次将“到底转不转型”的抉择摆在了线下教培机构面前。这无疑是一个艰难的抉择,因为转了并不意味着一定成功。

董世永表示,并非所有的机构都适合转型,要根据课程而定,一些更注重参与体验的教培机构如婴幼儿教育、营地体验类培训、舞蹈音乐等机构在短期内并不适合完全转型线上。

转型也绝非一日之功,一般而言,如果一家零起步的线下教育机构转型做线上,从团队、教研、技术、运营、管理等环节算下来大概需要半年到一年的时间,从内容到老师、业务、服务流程都要调整。如果这些环节有一个跟不上,那么“踩坑”是必然的。

疫情来的猝不及防,很多机构是难以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完成转型的。

北京晓羊教育研究院副院长刘鸣放分析,一些单纯做线下教育模式的教育机构在疫情冲击下将很难存活或者会大幅裁员缩减成本。危机也将推动他们对多模式发展经营的思考,开始转型线上或开始尝试线上线下并行发展。

在线教育流量井喷,获客成本下降一半

疫情加剧了教育市场的分化格局:线下教育突然被按下”暂停键“,而线上教育则突迎“快进键”。

在教育部“停课不停教、停课不停学“倡议下,受疫情影响而延期开学的全国各级学校纷纷转战线上,开启了风风火火的上网课热潮。

在线教育公司们陆续推出了免费的在线教育课程。1 月 24 日,网易有道宣布向武汉市中小学生提供原付费招生的寒假课程,成为第一家免费赠课的线上教育机构,并于 1 月 29 日宣布全国赠课;疫情期间,新东方在线将很多付费产品变成免费公益课程,目前,针对全年龄段的各项公益课程其中面向中小学生的正价产品已发放近 800 万份;作业帮直播课免费直播课程于 2 月 3 日正式开课,开课第三天,即 2 月 5 日,用户数已突破 1000 万,截止到 2 月 15 日下午,报名人数已突破 2800 万。

随之而来的是线上流量井喷式爆发。

AI 前线通过采访了解到,2 月份以来,除免费公益课程外,VIPKID 1 对 1 北美外教课程的课程量需求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公司旗下大米网校的数学和英语大班课处于超饱和状态。在疫情期间,学霸君的线上课程增长人数达到 7 倍多;作业帮直播课用户激增了 10 倍以上;在线成人语培 italki 在今年 1 月份和 2 月份注册老师数、用户数与课时数比去年同期翻倍。

作为线上教育直播技术服务商的获得场景视频,也从其疫情期间的服务数据变化上证实了这一点。据董世永介绍,从获得场景视频的后台可以看到,截止到 2 月 10 日,线上教学直播最大在线并发达到 835 万,直播观看时长累计近 1.21 亿个小时,是平时同期的数倍之多。

抓住这波红利的除了传统的教育直播类软件服务商外,钉钉、腾讯、华为云 WeLink、小鱼易连等公司相继开通了线上直播课堂,甚至字节跳动、快手等互联网巨头也趁热打铁加速布局线上教育板块,为学校和教培机构提供线上教学系统服务。

在线教育行业迎来了一个空前的获客机遇。在过去的 8 年来,在线教育发展几经起伏,也迎来过发展高潮,但线上教学的渗透率一直处于较低的水平。这次疫情之下,线下教育的高效、便利优势凸显,教育部”停课不停学“相关政策推动了在线教育的普及,提高了学生和家长对于在线教育的认可度。

此外,这次疫情加速了在线教育在下沉市场的渗透。网易有道副总裁、有道精品课负责人罗媛分析了这次有道全国公益课的用户分布特征后发现,用户下沉比较明显,三到五线城市的用户占比近 7 成。

短期涌入的海量新用户意味着获客成本的降低。拉新难、获客成本高一直是在线教育行业最大的痛点。据此前,新东方发布的报告显示,线下机构的付费用户获客成本约为 500-1000 元,线上机构的获客成本则在 3000 元以上,是线下的 3-6 倍,线上一对一机构的获客成本更高,为 5000-15000 元。

”目前从整个行业看,获客成本下降了一半“,学霸君副总裁宋超表示。疫情特殊期“停课不停学”,让很多学生和家长有机会了解和认识线上教育,加速了行业自然教育用户的进程,在线教育的普及度和下沉市场的渗透度将取得突破性进展。

中信建投证券预测,此次疫情将令在线教育在主要地区达到普及率从之前的 20% 快速提升到接近 100%。东方优播 CEO 朱宇也曾在接受 36 氪采访时表示,疫情带来的流量效应相当于为互联网教育机构省下了 近千亿元的推广费。

有多少用户能留存下来?

不过,捷径摆在眼前,在线教育机构能否利用它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还是一个未知数。这次,全国有 2-3 亿的学生在家通过线上上课,令人手忙脚乱的网课热潮之下,很多问题不可避免的暴露了出来:在线课堂直播平台崩了又崩,在家开网课的老师被“逼”成了十八线直播网红,小学生们也成了给钉钉疯狂打一星到“求饶”的隐形段子手…

一位在家给学生直播授课的老师有些尴尬的表示,“上课成了我一个人的独角戏”,直播授课中,他与学生互动,底下无一人回应,也不知道孩子有没有认真听课。

“受疫情影响,我家孩子上的小班线下课以五折的价格转到了线上,但一个课程一个 APP,真的挺崩溃的,有一些课程还需要上教育部的官网,然后网站就卡了,上不去“,一位学生家长在和 AI 前线交流时不禁吐槽。

“这两年在线教育行业进入加速期,疫情让这个加速期变得更快了。但你的技术、产品和服务接不接得住,这其实是另外一回事”,罗媛说。

技术实力和服务质量是在线教育的核心竞争力所在。当疫情结束后,这些激增来的用户能否留存的住,能否转化为付费用户,贡献营收,这考验着在线教培机构的综合能力,包括技术、课程质量、服务能力。

多家头部在线教育机构均采取了“两手抓”的策略应对这场大考,— 一手抓技术,一手抓质量和服务。

作业帮直播课相关负责人向 AI 前线表示,公司研发团队自除夕以来一直保持”战时“状态,几乎每天都有研发团队熬通宵做扩容等技术储备,部署了数百台服务器,保障了开学后直播课做到”零宕机、无事故“。为保障免费课质量,220 多位教研老师对课程内容作了多轮补充修订,每次集体备课都会进行 3 到 5 轮彩排。

李国训介绍,为应对流量激增,VIPKID 技术部门在春节期间紧急加班,奋战了几个日夜,为平台基础设施扩容。在服务质量方面,因为课量大幅增加,发动北美教师增加放课数量,并通过 AI 技术帮助师生精准匹配。“在网课数量激增同时,家长满意度并没有出现下降,投诉率反而处于历史最低水平,这是我们最欣慰的地方”。

英语流利说方面表示,为应对线上课程订单、注册用户数及用户活跃度方面的增长,其各个业务线的社群运营团队和客服团队在春节假期期间依然坚守岗位,服务用户。

西部证券的研报分析,用户留存率高低取决于在线教育产品和服务的质量,从而提高续费率。宋超判断,疫情后期,伴随着学生开学,机构准备不足等因素,用户增量可能存在一定程度回落。

此外,通过免费课程获得的流量质量上也会有所折扣,这些增量用户有多少能转化为忠实用户考验着企业的运营能力、师资力量、课程质量,在晴天时修屋顶,只有内功扎实的企业会走的更长久。

熬过寒冬,就是春天?

自疫情爆发以来,在线教育行业呈现出了一派繁荣的景象,资本市场对在线教育持续看好,网易有道、51Talk 等在线教育股暴涨。

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受监管压力增大、投融资市场不景气、宏观经济等影响,在线教育结束了此前蒙眼狂飙、淘金的时代,笼罩在寒冬的阴霾里。

疫情”黑天鹅“给在线教育带来的意外之喜让很多从业者看到了春天的曙光,令人不禁感慨寒冬要过去了,新的风口也将接踵而至。

刘鸣放认为,在线教育的“春天”早在几年前慕课风靡教育界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近些年,在线教育已不断发展为学校教育的有效补充,只不过去年,在线教育发展遇到了瓶颈期,如何寻求突破是关键。“而这次疫情是被迫”要全员进行线上学习,但疫情是短期的,不能作为趋势风口来看待,而且流量来了对在线教育有利也有弊,大家在看到在线教育的好处时,也看到了许多弊端,如何优化在线教育产品才是至关重要的”。

在线成人语培 italki COO Alex Tai 并不认同这种所谓的 " 春天“或者”风口“的说法,他认为,应该从长期战略性的角度去看在线教育,新冠疫情只是一个短期性的刺激,但更需要关注和投入的是线上教育的长期演化给用户带来更好的价值体验。

现在谈论寒冬结束或许还为时尚早。疫情尽管为在线教育提供了发展窗口期,但由于大部分教育机构推出的多是免费课,属于公益性质,虽然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获客难题,但这同样带来了大技术支持与维护、运营等成本。

本质上,对于在线教育机构而言,这仍是一场综合实力的比拼。一些线下教育机构的情形并不如想象中那般乐观。

2 月 13 日,此前曾被广泛看好的黑马在线教育公司明兮大语文因为资金困难宣布停止运营,止步于寒冬之中。一周多前,明星 AI 教育公司乂学教育宣布全员 3.5 折工资 5 个月,最核心高管零工资,一月统一半折。创始人栗浩洋表示,松鼠 AI 全国两千家学校仍要全员服务,收入却跌到 1 折。现在本来够活 2 年的账上 3.2 亿现金,如果没收入只够 6 个月。为了现金流能在不融资的情况下能撑过 2 年,栗浩洋下决心做坏人。

在线教育市场竞争十分激烈,头部机构之间更是火药味儿浓郁,如今在疫情的刺激下,将有大批线下机构转型到线上和在线教育机构展开竞争,想分食一杯羹的还有想跨界进来跑马圈地的互联网巨头们。

另一方面,盈利问题仍是横亘在在线教育行业的一大难题。因为获客成本高,在线教育机构仍在烧钱的路上,很多公司靠融资续命。疫情防控期间,在线教育一级市场的投融资活动将不可避免的受到冲击,在这个时刻下,现金流就是生命线。

这次疫情无疑将加剧行业的洗牌,在当下融资不顺的情况下,一些盈利能力不足,现金流承压的中小在线教育机构将面临被淘汰的风险,后方“粮草”保障不足,前方多好的机会摆在眼前也恐难把握住。接下来,在线教育行业的寡头格局也将愈发分明。

那么未来,在线教育将何去何从?董世永认为,OMO 是未来教育的必然趋势。疫情“黑天鹅”事件推动了在线教育的普及和全面下沉,线下机构也势必顺势而为谋求线上转型,这也促进了线上 + 线下教学的融合发展。在线教育灵活性强,打破时空间界限,线下教育互动性更强,学习氛围更好,两者优势互补。因此线上线下的融合是未来教育行业发展的必然趋势。

“但是,不论做线上还是线下,教研和内容要做好,这是‘教学之本’,打磨好自己的课程内容,培养好自身的教师队伍,打造自身的差异化、个性化,才是教育机构长期发展的核心竞争力”。

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