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汤科技徐立:人工智能发展观的内核是传承与创新

阅读数:1948 2019 年 9 月 1 日 17:34

商汤科技徐立:人工智能发展观的内核是传承与创新

最近几年,人工智能又掀起了一次高潮,在政策和资本助力之下,AI 创业和投融资火热异常,涌现了一大批人工智能领域的创业公司。但火热的背后,关于人工智能是”泡沫“和”虚火“的质疑甚嚣尘上。企业应该如何看待、运用和发展人工智能?

在 8 月 31 日召开的 2019 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商汤“智焕新动能”主题论坛上,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徐立就这个问题给出了一个答案:企业需要具有人工智能的发展观,如何让用新的人工智能去武装自己的企业是最重要的。这里面会涉及到人工智能创新的问题,当新的技术颠覆原来的传统时,该如何应对?

商汤科技徐立:人工智能发展观的内核是传承与创新

徐立在演讲中重点探讨了关于人工智能的传承与创新的发展观。徐立表示,今天各种各样的人工智能技术其实在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文化中,都能找到源头和印记。人们现在理解的创新,是真正意义上推动了传承的。如果在过去的文化传承当中,没有新的要素加入进去,有可能传承不到今天。与此同时,今人必须要承认,传承和发展是有很强的路径依赖的,比如,一些古代的文字概念到今天还一成不变,只不过表现形式有了变化,因此我们要尊重延续的路径依赖。综上,徐立认为,人工智能的发展观的内核应当是传承和创新,在传承过去优秀的概念的同时,应该不断赋予和融入新的创新元素,使其走得更远。

在 8 月 29 日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开幕式上,商汤科技创始人、香港中文大学教授汤晓鸥在以《人工智能 中国“源”创》为题发表的演讲中,也谈到了关于传承和创新的关系,他通过一系列经典的中国原创美术电影,追溯了中国原创精神和原创力量的源头。汤晓鸥认为创新的环境很重要,中国人本来就有创新的基因,中国原创要求不高,就是“给点阳光就灿烂”。

商汤科技徐立:人工智能发展观的内核是传承与创新

发展和运用人工智能,如何将“原创”变成“源头创新”?汤晓鸥表示,“源”字三点水的三个点代表了源头创新的三个核心要素:第一滴水代表好的创新环境,保护知识产权,尊重原创,让原创者能吃饱饭;第二滴水代表尊重人才,重视人才培养,AI+ 教育,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才能让原创“源远流长”;第三滴水代表学术的充分交流,才能碰撞出思想的火花,AI 需要突破传统行业之间的界限,突破学术与产业的界限,突破学术的国界,AI 需要大家的交流合作。源头的活水自然就来了。

以下为徐立演讲全文

今天,我想讲一下,作为业界的从业企业,商汤怎么看待人工智能对企业发展的重要性。很多人问我:现在的人工智能企业或者现在的企业应该怎样运用人工智能?我想答案只有一个:需要具有人工智能的发展观,怎么样用新的人工智能去武装自己的企业是最重要的。可是,我也一直听到这样一个问题:一旦创新发生的时候,就是颠覆原来传统企业的时候。所以今天我想谈一谈:传承与创新。

首先,我从一个电影开始讲起,这部电影是去年上映的,最近一篇文章把它推到了前端。电影名字叫《百鸟朝凤》,讲的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唢呐的传承。最后,唢呐是在传承的过程中,逐渐衰落,走向消亡。这部戏剧其实是有两个很大的冲突点,第一个它是第四代导演吴天明的作品,上映的第一周,票房其实只有 300 多万,这表示了传统的电影片和现在的商业片之间的冲突。第二个影片当中高潮讲的是吹唢呐和现代西方音乐之间一个很强烈的冲突。这个冲突似乎给了我们一个暗示:当新的东西崛起时,原来的东西会消亡消失。但我们认为事实不是这样的。

我最近发现几个很火的节目,包括《乐队的夏天》和《一起来乐队吧》,这些都是非常非常火的综艺娱乐节目。其中现代的乐队都融合和接纳了唢呐的表演在里面,使得唢呐焕发了一个新的艺术征程。这让我不禁思考,这是不是传承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怎么去融合创新的元素,它才能够走得更远?

接下来,我们从更早的时间讲起。我们的观察是,原来所有东西的本质都是已经在那儿被定义了,而科技其实是可以使得它走得更靠前。战国时期有个叫“虎符”的东西,虎符是调兵用的。这个出土的是秦国时期的杜虎符,这个虎符只有左半边,左半边是给到将军手中,右半边在君王手中,所以两个符一合,叫符合,就说明可以调兵了。它是验证最早期的概念,告诉大家说,只有两个完全不相符的东西,中间通过榫铆结构来沟通,然后符合了之后,就能够完成这样一次验证。

大家想想这个概念,直到今天,虽然虎符不存在了,但是符合验证的概念在新的科技时代中其实被发挥得更好,比如说身份验证。我们在云端的身份和现在真实拍摄的照片之间其实是不相通的,但通过某种连接来进行符合校验的时候,它就能够发挥出现在验证的作用。这个概念传承其实可以运用到越来越多、各式各样的应用当中,包括智能楼宇通行,零售行业,现代支付体系等,每个体系都传承着原来符合的概念。

再来看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第二个战国时期文物,这个叫兆域图。是错金银铜版兆域图,是中山国出土的文物。这个文物最大的特点是什么呢?它是发现了有史以来可能是最早的一个用上帝视角、用俯视视角来做规划的。这其实是中山国的君王给它陵墓做规划的一个铜版规划图。在规划的时候,传统意义上,我们人去看这个世界的时候都是平视甚至仰视的,其实是一种 45 度角的规划。但兆域图是从上往下的视角去做了规划,今天来看做这样的事情是很自然的,但古人从来没有在那个视角上看过真实的建筑,它用俯视视角来看的时候,其实某种意义上定义了规划的真正含义。

我们来看今天,今天有各式各样的新技术,遥感技术,高精地图的提取技术,可是我们一脉传承了原来的兆域图所传递的概念,是用一个俯视的概念,是用从上帝视角来看这个土地的概念,来进行规划。同时,这个功能其实帮助我们做了非常多行业的相关应用,包括道路提取、建筑物提取、水域的提取、土地使用的提取,这些真正意义上给了城市规划一个新的思考空间。我觉得这也是一种传承,一种概念上的延续。

接下来看一个特别有意思的,这是在上海历史博物馆的文物,也算是镇馆之宝——“商鞅方升”。它的背后,其实是秦始皇时期统一度量衡的概念。当时,用长、宽、高的定义,来解决定义了最后的度量衡,度是测量长度,量是测体积,衡是测重量,这是商鞅方升带来的核心定义,它使得中国广大土地上能够统一所谓的标准。在这个统一标准下,很多应用包括经济的发展就可行了。以前古时的税收,包括交易都能够用这样一个标准广泛地传播下去。

今天,在我们的移动应用中也有同样的概念。这是手机端的度量衡,人工智能增强现实的测量,可以用手机来完成长、宽、高的测量,甚至测量物体的体积。在尺度的测量之下,我们有了很多新的应用。原来的很多应用考虑不到它的尺度问题,但是现在能够把尺度作为一个核心要素考虑起来,比如说室内装潢设计,AR 游戏,甚至是在真正意义上的 3D 导航过程中,它能够使得导航的模式符合我们视觉的直观,符合尺度大小的认知。这是我们现在的度量衡,能够给我们带来一个应用突破。

刚才讲了从尺度的维度、从原始的技术维度来看问题,其实这背后,有了大量数据之后,还要看计算。这是战国时期发明的算筹,也是阿拉伯数字在中国使用推广的方式。算筹其实是最早的十进制算法,它用很简单的一根根木棍来表达十进制的进位和减位。我们可以看到,在古代《九章算术》中就有非常非常复杂的计算题,因为只有具备了计算工具之后,人才能够大量地进行大规模演算,从而推动工业以及各行各业的发展。今天同样的,当我们计算的数据足够大时,我们需要人工智能的计算平台来提供算力算法的基础。在这个基础上,我们需要一套全新、崭新的处理数据的框架和模块,来把数据的训练、使用完全打通,使得这个迭代真正意义上能够帮助到行业,延伸出更多的核心应用。这是我们讲计算的能力。

讲到创新和传承,我们现在理解的创新,从我们的角度来讲是真正意义上推动了传承的。如果在过去的文化传承当中,没有新的要素加入进去,我们认为它有可能传承不到今天。同时也必须要承认,我们的传承和发展,是有路径依赖的,而且有很强的路径依赖。比如说,有一些古时候定义的文字、定义的概念,到今天一成不变,只不过表现形式有了变化,所以我们要尊重延续的路径依赖。我们来看一看,过去、现在和未来之间的一些联系。

“过去”可以从影视剧当中发现。这是一个很火的电视剧叫《长安十二时辰》,过去做推演、做决策的时候是用物理的沙盘,我们可以从很多电视剧上看到沙盘的原形。今天我们会发现,这个概念几乎是一致的,只不过沙盘变成了一个虚拟的。我们在电脑当中,用增强现实的技术打造出了一个虚拟的上海,并且是用真实的互动和沙盘之间形成决策、交互。那么未来呢?未来用什么表现?我在想,其实很多电影定义了我们认知当中的未来,拿一部电影《钢铁侠》来看一下,你可以看到同样的,我们在做决策、做推演的过程中还是用到了沙盘的概念,只是这个概念已经随着技术的演进变成了纯虚拟的。在这整个过程中,其实是一个由实向虚的概念。我们可以看到,随着时间的变化,整个理念没有发生变化。所以我们觉得,科技应用在这些线索当中,很重要的一点是延续了现在的概念在某一个方向上的迭代、增强。

再来看另一个很有意思的例子,刚才讲用上帝视角做规划、做浏览检索,是很有意思的事。这是一幅手绘地图《天下舆地图》,这里描述的是上海松江府附近的地貌,在当时做决策、做感知时,我们完全基于二维的地图。现在我们同样会遵循这么一个概念,只不过在这个二维的维度上,我们可以用技术增加一个新的维度,就是时间,比如我们所在的这个场馆,可以通过遥感的数据,把时间的变化给真正显示出来,40 年前的地图,我们可以看到水域的面积,建筑物的变化,建筑物的密度这些数据,全都可以通过数字化的形式放在地图上,使得它有更高维度的探索空间。那么在未来呢?电影当中又有展示,这部电影叫《星际迷航》,它展示了多重空间之间的跳跃,其实它就是基于现在的维度,在地图上增加了一个新的维度,又是一个空间维度。所以随着在地图上增加时间的维度,增加更多空间的维度,有可能会构成未来我们探索这个世界的核心。这还是一脉相承的概念。

我们在上海其实也想秉承发展的概念,汤晓鸥教授在开幕式上讲了与上海的故事,从“原创”到“源创”。原创只是一个时间点,就像一张照片,但是源头是活的,是源源不断地可以迭代、演进和变化。我们在上海的时候,这两个“yuan 字”之间就差一个“三点水”,这“三点水”是来自上海的。所以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其实做了非常多上海落地的事情:第一,推动了人工智能 + 教育的延伸;第二,推动了国际间的学术交流,只有交流和沟通才能推动学术的传承;第三,我们在行业里面结合上下游,创造更好的行业生态。在人工智能大会期间,我们就辅助大会做各种各样的管理和分析,使得大会能够提升效率和质量。这是我们在上海发生的故事。

我们所在的这个地方,古时候是吴越的交界地带,有一个很重要的兵器,叫越王勾践剑。这把剑在当时看来,是用超过时代的技术来打造的,相当于现在的电镀技术,在当时用“镀”来防止生锈,所以经历了千年时间,这把剑依旧是闪闪发光,并没有生锈。所以,古人用超越时代的技术,给予了这把剑本身流传千年的可能性,使它流传到今天。但是未来,如果我们想让这个“剑”的概念继续延续,必须要注入新的技术和新的概念。所以如果要拥抱所有变化的时候,我们需要有一个人工智能的发展观,上海,我相信能够承载这么一个人工智能发展的高度。

我自己是上海人,我小时候看到的上海地标,可能就是上海大厦。上海从来没有去说,我们要打造世界或者全国的第一高楼,可是随着时代的变化,高度就在变化。到我读书的时候,金茂大厦就变成了上海的地标,变成了最高的建筑物。我离开上海十多年,回来的时候,上海的高度又发生了新的变化,做到了像上海中心 632 米的高度。所以我想说,在今天,人工智能随着技术的演进,一定会在上海打造更高的高度。

最后,我以一句话来结尾今天的演讲。《纽约客》的特约撰稿人讲过这句话:New York maybe the city that never sleeps, and Shanghai doesn’t even sit down. 中文是:如果说纽约是个从不睡觉的城市,那上海连坐下来的功夫都没有。

收藏

评论

微博

用户头像
发表评论

注册/登录 InfoQ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