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点什么

程序员大神 JWZ 和 Linux Mint 干起来了:一个十七年未修复的 Bug 引起的“口水仗”

2021 年 1 月 24 日

程序员大神JWZ和Linux Mint干起来了:一个十七年未修复的Bug引起的“口水仗”

两个熊孩子,引发了一场“口水”大战。


两个孩子在父亲的电脑上玩耍时,不经意间发现了一种能绕过 Linux 屏保程序并锁定系统的方法。这是个漏洞,可能允许恶意攻击者绕过操作系统的屏保程序及密码,访问本应锁定的桌面。


一位昵称 robo2bobo 的用户在 GitHub 上的 bug 报告写道,“几周之前,孩子们打算访问我的 Linux 桌面。而我就站在他们身后,看着他们到处乱按乱拍。”两个孩子在物理与软键盘上同时按下随机按键,最终导致 Linux Mint 屏保程序崩溃、他们得以直接访问桌面。


这位程序员爸爸很惊讶,于是他让孩子们再试一次,没想到居然成功了,“我本来以为这只是个偶然事件,但孩子们后来又把问题重现了。”


当天晚上,他到 Linux Mint 的 GitHub 页面上反馈了这一 bug。没想到的是,马上就有其他网友表示在同样的桌面环境下,“他的孩子”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


Linux Mint 首席开发者 Clement Lefebvre 经过一番研究,表示:“这是一个高优先级的错误,需要尽快修复。”

Bug 来源:OSK 上的Ē键


最开始,开发人员花了一天多时间,想复现问题,但实际情况并没那么容易:“自昨天以来,我们一直无法在此处重现崩溃。”



网友想象开发人员如何试图重现错误


根据 Clement 的介绍,问题最终被归因于 libcaribou,即 Linux Mint 中使用的桌面界面 Cinnamon 所随附的软键盘(OSK)组件。具体来讲,当用户按下软键盘上的“ē”键时,此 bug 即会被触发。


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个 bug 应该会导致 Cinnamon 桌面进程崩溃;但如果在屏保程序下打开软键盘,则 bug 会引发屏保崩溃,于是用户即可访问底层桌面。


Lefebvre 表示,去年 10 月 Linux Mint 系统曾着手修复 CVE-2020-25712 漏洞,却在不经意间引入了这个新的 bug。从那时起,所有使用 Cinnamon 4.2 以及更高版本的 Linux Mint 发行版都会受到这一绕过攻击的影响。这是因为从 Cinnamon 4.2 起,系统开始将软键盘功能添加至屏保页当中。

程序员大神 JWZ:I TOLD YOU!


关于这个 bug 的讨论,吸引来了杰米·扎温斯基(Jamie Zawinski),对此他专门发表了一篇文章,表示他 17 年前就警告过 Cinnamon 和 GNOME 官方:


“如果没有在 Linux 上运行 XScreenSaver,那么可以你的屏幕就相当于没有锁定。”



文章配了一段闪瞎眼睛的“I TOLD YOU”视频


出生于 1968 年的杰米·扎温斯基,英文简称为 JWZ,是《黑客帝国》中 MATRIX 矩阵的设计者。


他同时也是 Netscape 浏览器的主要设计者,出生于匹兹堡,中学没有毕业,就已经是一个天才程序员,15 岁开始在卡耐基梅隆大学做 Lisp 研发。90 年代初,他去了加州,加入著名的网景:“早在你听说过 Netscape 之前,我就已经负责开发 Netscape Navigator 1.1 的 UNIX 版本了。”


2004 年,JWZ 首次警告说他遇到了 Linux Mint 的漏洞,之后每隔几年,JWZ 都会遇到此类 bug。每出现一次,就吐槽一次。


  • CVE-2019-3010,从 Oracle Solaris 屏幕保护程序可以获得特殊权限升级;

  • CVE-2014-1949, MDVSA-2015:162:在 Cinnamon 屏幕保护程序中按菜单键,再按 ESC 键,就可以进入 shell;

  • 按住向下键,解锁 Cinnamon 屏幕保护程序;

  • 按住回车键,解锁 GNOME 屏幕保护程序。


JWZ 说,早在 17 年前,他甚至还准确提到过这个崩溃 bug,用来解释“如果不按设计思路操作,会发生什么问题”,可是每次 Linux Mint 都回复说“已经修复了”。


JWZ 认为,“糟糕的安全性比没有安全性还差”,因为现在的 Linux 图形化界面根基 X11 存在着不可修复的严重问题:锁定和身份验证是操作系统级别的问题;X11 体系结构的这一错误永远无法修复。


最后还说:“我很关注他们打算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Linux Mint 还击:你行你上,别 BB!


虽然 Linux Mint 在本周三发布了相关补丁,可以解决此项 bug 并有效预防潜在崩溃,但 JWZ 所说的话,可气坏 Lefebvre 了。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网友,之前特地将 JWZ 的博客网址发到了 GitHub 的 bug 报告下,还 at 了相关维护人员。


Lefebvre 在 GitHub 页面上回应 JWZ:“写篇文章大加嘲讽没有任何意义。我建议你把自己的口嗨变成行动… 我希望你能在真正参与工作的 6 个月之后再写封邮件,告诉我们‘这里还有问题,原因是一、二、三……’,或者直接给我们设计出一套又美观易用、又安全稳定的 locker。”


然后逐条反驳了 JWZ 的批评:


早在 2004 年,也就是 17 年前,我已经在文档中解释过自己在 XScreenSaver 中做出的设计权衡。我甚至还准确提到过这个崩溃 bug,用来解释“如果不按设计思路操作,会发生什么问题”。


老哥,要让别人重视你的意见,还是得更务实一点。这就像我 17 年前提醒你“别出门,可能会遇上车祸。”到了真出事的时候,再告诉参加葬礼的朋友们“我早跟他说过了。”问题是,讲这些有意义吗?该出门还得出,该上高速还是得上,生活本来就没那么安全。用户只是想要漂亮的屏保,我们也在努力满足大家的要求。这里要请 JWZ 老兄想想,要在设计中把安全性与丰富性结合起来究竟有多困难。我们早该在设计中考虑这个问题?对,漂亮话谁都会说。重点在于,当时我们的目标是给用户提供漂亮的屏保,哪顾得上那么多?


哪怕是 light-locker 与 KDE 本身,在实际效果上也比 JWZ 的设想更靠谱,至少其在满足安全保障的同时,为用户需求给出了一种解决方案。我们最初发布 light-locker 时,并没发现这类问题。因为当时我们大多使用 gnome-scrensaver 及 mate-screensaver 替代 xscreensaver。换句话说,我们接受了 xscreensaver 存在安全缺陷这个事实,并在发布 light-locker 时几乎忘了这回事。很遗憾,bug 就这么被保留了下来。


而在编写 cinnamon-screensaver 时,本意是用它来替换掉 gnome 屏保程序。很可惜,我们还是没想起修复 bug。毕竟那时候我们连 light-locker 都没考虑进来,更何况是 xscreensaver 呢。于是乎,就引发了这次的问题。


其实这类问题总会出现,反反复复出现。


这就是现实,不管接不接受,这就是现实。JWZ 老哥好像不太明白这一点——你不可能禁止人们做自己想做的事儿,比如出于安全考虑不让他们过马路。哪怕有人总在提醒,除了让他们心烦之外,不会对交通安全有任何帮助。


每次 bug 出现,都回复说“这的确是个 bug,但他们已经修复了”。这是不对的,问题是这不应该是个 bug。真正的原因是系统设计的问题。设计系统安全架构的人,不应该采取让安全失效的方式。这是不合理的。


可以看到,GNOME 团队已经从头开始进行项目重写(我不太清楚他们在重写阶段用了什么设计),我们也有类似的计划。没错,我们犯了前人曾经犯过的错误,最后问题出现给了我们当头一棒。但纠结于过去真的没什么意思,最重要的是怎么避免问题再次出现。我们决定在开发路线图上把欢迎程序和锁定程序区分开来,这一点将在 5.0 版本中有所体现。


极尽嘲讽之能事的博文确实容易吸引眼球,也能让我们意识到问题所在。但我们的关注重点永远应该放在代码本身(不只是 gnome-screensaver 或者其他已经发布的上游代码,而是整个项目中的代码),有了问题就做做审核,项目不就是这么发展完善的吗?


JWZ 虽然提出了问题,但没有给出任何解决方案。就个人来说,我认为无论是在安全层面还是功能层面,light-locker 与 KDE 应该都是目前最好的方案选项。


出于种种原因,这个 bug 会在其他屏保锁定程序中不断出现。编写安全代码其实非常困难,大部分开发者其实根本不做不到。锁定与身份验证都是操作系统层级的问题。X11 架构中的这个问题永远无法修复。我得承认,这些 bug 值得高度重视——因为安全性差比没有安全保障还可怕。


我对以上内容深表赞同。


更让人生气的,在于开发 XScreenSaver 锁屏程序毫无乐趣可言。我一点兴趣也没有,添加这项功能单纯只是为了满足用户需求。


其实大多数朋友都像我一样,都不愿亲自参与安全保护工作。作为开发者,谁不想弄点酷炫的功能出来呢?而安全实际是在束缚自己,一个个查缺补漏,防止恶意人士破坏整个系统。这很重要,但没有乐趣。


唉……


XScreenSaver 是个了不起的项目,帮助用户解决了现实需求。作为其 fork 的 gnome-screensaver 也是一样,多年来始终服务于用户群体。所以虽然曝出一些安全隐患,但项目开发者已经明确解释了他们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选择与权衡。所以我觉得没必要抱怨——发现了问题,就解决问题嘛。我们还会更进一步。JWZ 的反馈对我们来说相当于一股反向推进,也更坚定了我们“如非必要,勿增实体”的基本开发理念。


但我还是想对 JWZ 老哥说一句,单靠说漂亮话解决不了实际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们携手建立一条最安全的道路。是的,不要抱怨、别总强调什么“我早说过”,加入到代码审计中来、加入到功能开发中来,做个能解决问题的人。


延伸阅读:


https://www.jwz.org/blog/2021/01/i-told-you-so-2021-edition/


https://github.com/linuxmint/cinnamon-screensaver/issues/354


2021 年 1 月 24 日 10:142482

评论

发布
暂无评论
发现更多内容

架构师训练营-第一课作业

Linuxer

极客大学架构师训练营

食堂就餐卡系统设计

新世界

食堂就餐卡系统设计(作业模拟)

潜默闻雨

极客大学架构师训练营 总结 - 第一课

Darren

什么时候使用volatile关键字?

程序喵大人

c++

架构师0期 01周总结

喵呜的小哥哥

作业一【食堂就餐卡系统设计】

道法自然

极客大学架构师训练营

食堂就餐卡系统设计

心在飞

极客大学架构师训练营

作业二【0606学习小结】

道法自然

极客大学架构师训练营

第1周【架构方法:架构师如何做架构】总结

陆不得

【架构师第一周作业】食堂就餐卡系统设计

浪浪

学习

架构师训练营第一周学习总结

坂田吴奇隆

极客大学架构师训练营

架构学习第一周作业

+╮(╯▽╰)╭/>……

gcc a.c 究竟经历了什么?

程序喵大人

c++

week1.食堂就餐卡系统设计

个人练习生niki

UML

食堂就餐卡系统

孙野

架构 0 期-week1-学习总结

陈俊

week1《作业一:食堂就餐卡系统设计》

任鑫

食堂餐卡系统设计

张磊

作业1-食堂就餐卡系统设计

进击的炮灰

架构师是怎样炼成的-1-2

闷骚程序员

极客大学架构师训练营

【架构师第一周】总结

浪浪

第一周·总结 架构师如何做架构设计

刘璐

Flink 源码分析之一文搞懂Flink 消息全流程

shengjk1

flink flink源码

架构师训练营第一周学习总结

fenix

【架构训练Week01作业】食堂就餐卡系统设计

Rex

UML练习

毛叫

极客时间 极客大学架构师训练营

时刻架构

慵秋

极客大学架构师训练营

第一周作业

慵秋

「架构师训练营」第 1 周作业 - 食堂就餐卡系统设计

edd

设计思维

第一周·作业-食堂就餐卡系统

刘璐

OCR技术的未来发展与演进

OCR技术的未来发展与演进

程序员大神JWZ和Linux Mint干起来了:一个十七年未修复的Bug引起的“口水仗”-Info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