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掐指一算,你最缺《决断力》了(二)

阅读数:9 2019 年 11 月 30 日 23:35

我掐指一算,你最缺《决断力》了(二)

2 验证选项

增加选项之后,我们要验证选项,从而分辨出选项的优劣。下面,我们就进入到第二部分,验证选项。炫先森给你介绍两个验证选项的方法,分别是,设立反对派和验证基础比率。

我们先来看,设立反对派。心理学上有个概念叫做“证实偏见”,也就是“先入为主”。具体来说就是,当我们认为一件事是正确的,大脑就会自动地去搜集支持这个判断的信息,自动过滤掉与判断相冲突的信息,听不进去反对意见。怎样避免“证实偏见”呢?方法就是设立反对派。

希思兄弟发现,大多数公司在做战略决策时,是没有反对意见的,都是 CEO 的一意孤行。一项调查显示,在主流报刊上,每发表一篇肯定 CEO 的文章,那么这个 CEO 在收购一家公司时,就会将溢价提高 4.8%。比如,如果一个公司原本的价格是 1 亿元,那么这个 CEO 就会在 1 亿元的基础上,多支付 4800 万元。

怎样阻止 CEO 的疯狂决策呢?一个好方法就是在公司里设置一支专门提出反对意见的反对派,对事不对人,专门搜集反对高层决策的信息,让战略讨论更充分。

你可能会担心,这样的方式,会使公司内部陷入争执的境地,甚至会演变成激烈的权术争斗。你的担忧有方法避免。希思兄弟在书里就为我们介绍了一个方法,“找具备条件”。具体来说就是,如果你觉得这个选择很好,那就请你找出,这个选择必须具备怎样的条件,才能成为正确的答案。

有个例子。有一家矿业公司,在鼎盛时期,曾经是全美最大的铜矿之一,但现在却快速亏损。公司高层与基层经理就 是否关闭公司发生了争执。公司高层认为,应该立即关停公司;基层经理认为,基层员工有上千人,关停会导致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我们都知道,争执是讨论不出结果的。就在这时,参会的一位员工提出,不要再争辩谁对谁错了,不妨来找找“具备条件”。公司高层认为,应该立即关停公司。那么,需要具备怎样的条件,这个选择才会成为正确的选项呢?而基层经理认为,不应该关停,那需要具备怎样的条件,这个选择会是正确的选项呢?

这样一来,公司高层和基层经理们就迅速放弃了争执,纷纷来找“具备条件”,并拿出来讨论。很快,双方就达成了一致意见。

如果你的公司文化氛围,不适合提反对意见,或者说提反对意见容易被视为没有团队精神的话,那么不妨试试这个方法,“找具备条件”。

具体怎么做?炫先森补充一个生活中的真实故事,供你参考。

炫先森的一个朋友,所在的公司老板经常提出一些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只要炫先森的这个朋友稍有疑虑,老板就会生气,认为是员工在找借口、不动脑子。老板的思维是,你不试怎么知道不行呢,办法总比困难多。后来,经过炫先森的辅导,这个朋友不再提反对意见了,而是满口答应下来,并装作在努力寻找解决方案,分析办好这个事情需要具备怎样的条件。当炫先森的朋友把需要具备的条件逐一分析出来后,许多条件明显是不具备的,这下子老板也就认识到了完成这件事的难度。

好。这是验证选项的第一个方法,设立反对派。如果你所处的环境,不适合提反对意见,那就通过寻找具备条件,来验证选项。

接下来,我们来看验证选项的第二个方法,验证基础比率。基础比率是指,以前的人做同样的事,做到的平均水平。验证基础比率是指,参照其他人做这件事做到的平均水平,来预判自己做到的结果。

为了你更好地理解这个方法,炫先森来举个例子。比如说,你想在某个闹市区开一家餐厅。你认为这个餐厅一定生意兴隆。因为你是一个很优秀的厨师,你有低价的进货渠道,你找的这个地段位置很好等等。

那,我们不妨通过验证基础比率,来验证一下这个想法。通过查阅相关数据,我们发现,高达 60% 的餐厅开业不到 3 年就倒闭了,具体到这个地段位置,开业不到 3 年就倒闭的餐厅数上涨到了 80%。你看,这样一验证基础比率,你还觉得开餐厅是一个很棒的想法吗?

很多时候,我们认为自己很特殊,要是我们来做这件事,成功的几率会比其他人大。这种心态是人之常情。就连诺贝尔奖得主、鼎鼎有名的心理学家丹尼尔·卡尼曼,也就是写《思考,快与慢》的作者,也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卡尼曼和同事合作撰写一本高中教材。他们预测能在两年内完成。就在这时,卡尼曼想到了,验证基础比率。于是,他询问教育学院的院长,其他的新课程研发团队在写一本教材时,会花多长时间。院长想了想说,大概有 40% 的团队没有完成教材的编写工作,而完成教材编写的团队至少都用了 7 年时间。卡尼曼听完,吓了一跳,但他仍旧认为,自己的团队高效,用不了 7 年就可以完成。没想到,最终,卡尼曼的团队竟然花了 8 年才完成教材的编写工作。

你看,这就说明,当我们想到一个选项的时候,验证基础比率,往往可以帮助我们理性地审视这个选项。

验证基础比率的方法,其实非常简单。比如说,如果你的儿子学钢琴,并想走这条路,那就让他去和其他钢琴家谈谈。如果你想从苏州搬迁到广州生活,那就拿起电话,打给任何一个搬到广州生活的人,问问他们的意见。

值得你注意的是,在询问其他人的意见时,问问题的方式非常关键。我们拿打官司这件事来举例。如果你问律师,你认为这个官司,我能赢吗?我能赢的概率是多大?那就很容易把律师的注意力引到你自身的特殊性上。你应该这样问律师,这样的官司,最重要的变量是什么?什么样的证据可以影响到这样或那样的裁决?在以前你受理过的案例中,像我这样的情况,胜诉的机会有多大?

为了你更好地理解验证基础比率,炫先森再给你补充一个生活中的真实场景,供你参考。在面试时,你可以通过验证基础比率,来检验这家公司。比如说,如果面试官告诉你,他们之前从学校里招了一批毕业生,那你就可以问他,一共招了多少毕业生,3 个月之后留下来的毕业生有多少,一年之后留下来的学生又有多少。你看,这些问题都是在验证基础比率,帮你审视这家公司。

这是验证选项的第二个方法,验证基础比率。

我们来小结一下第二部分的内容。增加选项之后,我们要验证选项。验证选项有两个方法,分别是,设立反对派和验证基础比率。

如果我们所处的环境,不欢迎反对意见,那我们就可以通过寻找具备条件,来验证选项。验证基础比率是指,参照其他人做这件事做到的平均水平,来审视自己的选项质量。

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