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 Scrum 认证测试

  • 李剑

2009 年 3 月 19 日

话题:敏捷Scrum架构文化 & 方法

Mishkin Berteig在 2009 年奥兰多 Scrum Gathering 活动上参加了 beta 版 Scrum 测验,并写下了他对这份测验的质疑

Mishkin 在文中首先描述了他参加微软认证应用程序开发人员(Microsoft Certified Application Developer)测验的经历。或许我们根本不用看 Mishkin 的说法,因为从 99 年至 01 年左右的时间内,MCSE 认证在国内也是搞的如火如 荼,“IT 行业的敲门砖”、“十万年薪的保证”……铺天盖地的宣传中,MCSE 一时风光无二。而当光环散去,越来越多的人看清 MCSE 认证的本质:花几千块钱,读完几本书,背几百道题,拿一个证。如此而已。

然后 Mishkin 便大致描述了测验题的情况:

有些问题跟敏捷有关,有些问题问的是 Scrum 原则,有些问的是 Scrum 实践。有些问的是基础知识:Scrum 的角色有哪些?有些跟场景相关:你是 ScrumMaster,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你怎么处理?

Mishkin 最后的得分是 84,然而他谈到了为什么他没有得满分:

我在开始测验之前就下了决定,我要扮演一个在我的培训课程上表现“完美”的学生。也就是说,如果我传授他们的知识跟考试题所暗指的“正确内容”有所偏差的话,我就会故意答错。另外,如果我在培训中没有涵盖某个主题的话,我就会尽力按照他们的思维逻辑去答题……

Mishkin 接着提到了测验的问题:

我刚成为 Scrum 认证讲师的时候,Ken Schwaber 给了一个很明确的政策,他提倡讲师们把自己在实际实践中学到的有关 Scrum 的知识融合到自己的培训材料中。我喜欢这样。这表示 Scrum 不仅仅是一个华丽的知识体系,而是一个做卓越工作的真实框架。但是如果用了这么一套测试,那 Scrum 的本意就被扭曲了。这到底是好是坏?可能 都有吧。但至少有一个缺点是很显而易见的,我们都会倾向于死板的传授 Scrum 知识,不涉及实际内容。

另一个问题是比较个人化的:作为一个讲师,我肯定会感觉到压力,变成为了测验而讲课。如果我的学生没通过考试,究其原因是因为我教的东西跟考试考到 的东西有差别,那他是不是会怪我?肯定啊!他凭啥不怪我?!所以我就遇到问题了:我倒底是应该教那些行之有效的东西,还是教那些能够帮助学生通过考试的东西?

在文章最后,Mishkin 给出了一个解决方案:

其实避免这问题的办法很简单:参加 CSM 课程之前先去参加考试。这个考试就是根据这两本书出的题目:Scrum 敏捷项目管理、Scrum 敏捷软件开发。所以,如果你没通过考试,那就只能怪自己没有好好看书了。而且,培训课也变的简单了,因为讲师们都知道参加培训的人都已经了解了 Scrum 的知识。然后我们就可以按自己的理解和经验来教课,根据每个人的情况发证书。

讲师的困境没了。Scrum 也可以避免僵化的结局。能不能得到证书,就得看学生跟讲师的实际交互,再与考试无关……

Richard Lawrence在文后回复说:

我也喜欢先测试的办法。两天时间让人掌握 ScrumMaster 的角色根本不够。如果有了一个假设条件(学生了解了 Scrum 的基础知识),在课上就可以做一些深入分析探讨了。

去年 11 月 InfoQ 就对 Scrum 认证测验做过报道 ,其间提到了Alistair Cockburn的看法:

《敏捷软件开发》的作者Alistair Cockburn认为潜在的问题不只是测试这么简单。他认为:参与 CSM 课程的人们希望得到有关 Scrum 的训练,所以给他们一个认证使他们成为 Scrum Master,实际上偏离了主题。他觉得“成千上万的人获得 CSM 认证,却连 SCRUM 最基本的规则都不知道。CSM 课程实际上已经成为了 Scrum 训练 营。”他建议 Scrum 社区应该组织 Scrum 训练营课程,培训目标为绝大多数人,并用之作为 Scrum Master 课程的介绍,而 Scrum Master 课程仅仅应该吸引少数人的兴趣。

Scrum 联盟上也解释了测试的目的:

这个标准测试不但可以在 Scrum 快速发展的同时保护它的内容完整,而且能够确保每个 ScrumMaster 都能拥有一定的专业技能,提高职业能力。换句 话说,ScrumMaster 认证,再加上一门最终测验,将会确保所有实践 Scrum 框架的专家都能满足我们的统一能力标准。

目前我们所能看到的只有 Mishkin 的反馈,也许这只是一家之言,也许在 Beta 版之后,测验内容还会做出大幅调整。结果如何,请我们拭目以待。

敏捷Scrum架构文化 & 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