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 Szuc 和 Jo Wong 访谈:Make Meaningful Work

阅读数:200 2018 年 2 月 10 日

话题:文化 & 方法

本文要点

  • Make Meaningful Work 是一个将以人为中心的设计应用到工作者身上的框架。
  • 缺乏责任感、包容、理解和个人价值满足将导致小我驱动的路线和梦游式的机械工作状态。
  • Make Meaningful Work 提出了一个方案,让人们能够理解不同人的性格,进行换位思考,从而在孤岛之间进行更大范围的合作。
  • 通过 21 条人性化和协作性的实践,可以从不同视角、背景和其它可用信息之间的联系和交集中获取更深刻的见解。
  • 当影响与个人价值观和全面的理解达成一致时,能够得到更有意义的产出。
  • 跨专业的“基石”团队一同协作,持续学习并创建对业务领域更为全面的看法。

Dan Szuc 在用户体验领域拥有近 20 年的领导经验。他撰写了 2 本书:“The Usability Kit”和“Global UX”,并在全球范围内发表有关人性化设计的演讲。2008 年,Dan 和伙伴 Jo Wong 于香港创立了Apogee,一家以将人性化设计发扬光大为使命的公司。

5 年前,Dan 和 Jo 两人都开始对他们的工作感到不满。作为实用性专家,他们开始调查自己的感受是否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他们很快就发现,许多人在工作时都会感觉自己像在梦游。接下来,他们开始了一场了解人、团队和项目的旅程。人、团队、项目是任何工作的核心。最后,他们总结出了一个框架和一套实践,他们教授、分享并完善这个框架和实践,并称之为“Make Meaningful Work”(以下简称 MMW)。

“MMW”的焦点在于将人性化作为团队创造有意义产品的核心。它的潜在目标是负责任地创造出伟大的产品,并以“活力”(该框架中这么叫)代替梦游,“活力”是指一种个人感觉到对其工作满意的状态。产品的创造基于人们深厚的友谊、共同的价值观、协作和共同的目标。

“MMW”形象地引入了树作为比喻,这棵树因为“性格”、“视角”和“交集”而生长,并产出“影响力”。

  • 性格——团队必须意识到在一起工作的个人和团队的性格维度。性格卡片展示了许多概念,包括身份感、价值观、信念和意图。
  • 视角——了解每个人的性格维度能够促成团队内的换位思考。
  • ——团队对视角表示欣赏能让其更有效地工作,寻求深刻见解和意义,并将多个点连接起来,从而促进和获得有意义的成果。这些点可能包含人、专业、角色和背景。
  • 影响——团队将能够对可用信息的交集拥有更加真实和一致的理解。他们现在能够更好地给个人、团队和社区带来有益的影响,甚至在全球范围内带来有益的影响。

通过为最相关的 21 个与职业无关的实践留出时间,“MMW”才得以实现上述状态。这些实践以人性化和协作为中心。它们是基于对大量项目的采访和研究而有意挑选出来的。



团队持续实践和有意提高这些能力。团队的职责是确保工作是有意义的,并且与他们共同的价值观和视角一致。随着团队管理更大范围视角和交集能力的增强,它便能够更有效地形成协作和互相理解的文化,从而能够在更高的业务层次取得有意义和持续的成果。

Dan、Jo 及其理念的早期实践者去年一直在多个国际会议,包括UX 新西兰CanUX(UX 特指用户体验)上培训和分享他们学到的东西。他们还开展研讨会,将其框架和实践介绍给惠灵顿、西雅图、波特兰、旧金山、洛杉矶、伦敦、渥太华和韦尔切利的新实践者。

InfoQ 采访了 Dan 和 Jo,讨论了“MMW”的框架和相关理念。

InfoQ:您如何形容“MMW”?

Dan Szuc:让我们先将这 3 个词拆开看。

“Make”是指使某个事物存在、到来或发生。“Meaningful”是指拥有一个特别重要或有用的品质或目的。我认为最关键的是“有用”。“Work”是一项使用脑力或体力劳动来实现一个目标或成果的活动。

“MMW”的核心有性格、视角、交集和影响力。这些东西通过一棵人性化的实践树来维持。实践则包含在工具箱和课程中。

该框架最基础的部分是我们称之为 Bedrock(基石)的东西。借助该框架,你可以发展出最具关心、信任和同情心的方式,让人们彼此对待和相处,在一起做最有意义的事。

我这里所说的并非一个真实的空间,而是让你想象和核心团队进入一个空地,而这个团队由不同学科的人组成。思考一下在你的环境需要哪些优势。若不从学科的角度,而从性格的角度来说, 这与等级制度或工作头衔无关。关键在于拥有一个具有多种性格和优势的团队。

关于如何实践 MMW,有几个核心的元素。

  • 从梦游到活力的过程。这个过程在于醒悟,并看到不止一个点,这个点代表你自己、你的学科、部门、一组数据或一项能力。这会让你看到各点之间的交集。
  • 当你看到不止一个点时,你就能为现有的信息勾勒出更多的联系。我们将这些联系形象地表示为“心”。
  • 该过程的第三个部分是你们能够更好地在一起学习,面对和克服困难。这意味着你不会遇到上下齐心但方向不对的情况。这种情况在工作中很普遍,当这种情况发生时,你将无法进行有意义的工作。这涉及到许多政治,比如,缺乏对价值观的定义。很多和管理层保持一致是因为等级制度因素所迫,而非真心实意。

基石是该框架的主要交集。此刻,我们还未提及业务流程、交付件或者度量指标。所有这些都位于这棵基础性的人力实践树之上。

基石的重点在于个人的改变,在于让人们摒弃狭窄的看法。性格、视角、交集和影响力是 MMW 的核心。

基石团队能够进行练习和研讨,因为这与性格有关。我们用性格卡片来记录这些东西。同样,因为这些是关于视角的,所以需要进行练习和研讨。记录这些与视角有关的事物,因为它们与身份、价值观、信念、意图和影响力有关。

然后你便能说出基石整体上是什么。也就是说,你们是谁,你们共同的身份、价值观和能力是什么。同样,你也能说出对于你个人来说重要的事情是什么,然后确定什么才是有意义的,什么才是你想做的。

InfoQ: 那么,是否可以将基石看作一个实践拥护者的群体,他们拥有共同的目标和信任?

Szuc: 完全正确。

在组建基石后,我们会一周和一个月抽出固定的时间来一起实践和学习,以确保我们保持成长和迭代。另外一种看法是将基石本身看作组织内的另一个产品。

基石团队负责定义和确保持续地学习和改进实践,这些实践是指对于他们本身或业务背景而言非常重要的实践。他们互相学习,并获得新的视角和理解。

InfoQ: MMW如何帮助组织学习?

Szuc: 在基石团队内部,有一个组织学习的概念。你或许能够很好地解释你的业务的核心是什么以及如何实现它。然而,还有其它一些你可以提供或变现的东西。可能有些事情你目前还没有想到,因为与许多企业一样,你可能会迷失于你的业务核心之外。

当你在速度方面迷失,因为业务核心的交付件和意义,你便不会有机会创造出其它的核心,而这些核心恰恰可能是你能够为之努力的机会。只有当人们能够看到自身之外的东西或看到更多整体性的东西时,这些机会才会出现。

InfoQ: 你们的方法与精益创业有什么不同?精益创业同样提供了学习和通过实验来树立产品核心的机会

Szuc: MMW 可以作为精益创业的补充。我理解的精益实验是以打造产品或服务为背景的。

如果我们将实验提取出来,并将其作为一个可以促进改进的实践会如何呢?那么,实验将能够以其它的方式被使用。假设某个人说他非常善于实验,那么我会问他:拥有这样的实践能力意味着什么?

因为我们是一个学习型组织,所以我们将从实践开始,并且通过实验进行改进。因此,我们会参考性格和实践卡片,并询问我们的实验专家,“为了更擅长实验,我们需要做哪些练习?”

InfoQ: 基石团队是如何选择关键实践领域的?

Szuc: 如果你想体验一下开发人员、项目经理或其它角色,那么你的工作将包括制定战略和战术以及相关的交付件。你可以看看这些角色的共同点是什么,以及他们平常工作所做的事情,并问他们:在所有工作中,与你的角色无关的人性化实践有哪些?

回到基石上面来,我们知道这些实践是指我们关心的实践,但每个角色都有不同的实践例子,你可以使用这些例子去教别人,并不一定是教某人写代码,虽然这也会是有趣的练习。这些例子如同探针,可以在整个组织内加强这些实践。

InfoQ: 一个团队如何保持实践改进和维持MMW

Szuc: 基石的一部分便是持续学习,一种空间意义上的学习。作为一个团队,你需要提出一个持续学习的计划。阅读我最近有关 MMW 的文章,其中有一部分是关于持续的重要性。

InfoQ: 一场MMW的实践究竟什么样子的?当人们不再梦游,而进入活力和上下齐心的状态时会发生什么?

Szuc: 你可以先寻找一周内哪些时间人们可以停下手上的工作,离开生产状态,并进入一个称为实践模式的地方或空间。

在研讨会上,人们进入房间,他们很忙。人们有不同程度的不舒适感。你必须让他们觉得受欢迎并且属于这个空间。第二件事情是你要布置一个让人们感到快乐的空间。

然后,你就可以开始这场旅程了。发现不同的点,将点连接起来。剩下的就在于你拥有多少的想象和创意了。它无非就是你们希望在一起完成的练习。从这起,你们便可以开始一起创造事物。

你需要具备一定的结构性,以便让人们感觉到他们似乎知道整个旅程是什么,他们将经历什么,而且你还需要足够的流畅性,以便让人们感觉到他们能够更多地参与到这个旅程中来。他们需要的仅仅是正确的时机。一旦人们对此做出贡献,他们就感到自己是主人。

InfoQ: 你如何制造文化转变,以使MMW不只局限在基石团队中?

Jo Wong: 首先,你需要尝试改进自己,然后你才能影响周围的人。当你表现不同于往常时,人们会注意到,并且四处扩散它。

Szuc: 你不需要谈论改变、文化或转变,这些都是实践的后续影响。你不需要在实践时谈论改变,而是要不断实践,并教会他人。这便是思考开始的地方。

InfoQ: 基石团队内部的教育是以什么形式展开的?

Szuc: 对等的形式。你很快便会开始教他人。我们发现,在基石团队中,识别能力出现得非常快。这一点的假设前提是:团队内的自我思考、参与感和诚实度是足够的,以至于让人们能够意识到“我非常擅长这样的实践”。不要以一种自私或炫耀的方式,而应该承认“我可以教这个”。

如果你回到理解别人这一点上,那么它的核心就是尊重人们能够给的东西。因为这能够建立自我尊重,这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我们也提供其他的活动和练习。

你必须有一个实践的空间,因为有些人可能不想在生产模式下进行尝试。在练习模式中,你可以玩得很开心。没关系。如果你建立了足够的信心,你便可以把其中某些实践带入生产模式。突然之间,你会全力以赴,并有可能进入“创新”和“创造性”的富足之地。

InfoQ:MMW如何解决实践孤岛和团队边界问题?

Szuc:从心灵和思想方面来说,我不认为我们天生就想进行分部门或者孤岛式地思考。相反,我们是被教导成这样的。

当我看着孤岛时,企业就是按照孤岛这种形式构成的。你被安排在一个部门中。那么现在问题就变成,在这个背景下,你的部门和其他部门打交道的开放度有多大?

孤岛的交集就是最神奇的地方。旅游和接触拥有不同视角的人会带来许多美好的东西。这就是为什么说性格与观点视角有着直接的交集。你开始时只有一张性格卡片,然后你根据你如何看待这个世界加入一定的维度或视角。那么与别人的性格卡片的视角进行交叉是值得的。一旦你进行这样的实践,你已经打破了孤岛,而你根本没有谈论过它。

Wong:性格卡片和视角的一部分是让人们从更多维度和更多角度来看待事物。我们研讨会的一部分便是觉醒和对抗,而对抗对于很多人来说并不容易。

当不同的团队有不同的关键绩效指标 (KPI),或者他们试图达到的结果不一致时,孤岛便会出现。

当这些不同的部门有不同的关键绩效指标时,他们并不关心结果是什么,只关心关键绩效指标。

我曾经见过极力想实现 KPI 和目标的团队,他们向人们兜售他们所做的事情,而不是质疑整个项目是什么,质疑他们正在努力实现的是什么以及他们的工作如何能够达成目标。

Szuc:如果基石能够提出一个共同的意图,那么它将会改变人们对 KPI 的看法。从根本上来说,这根本在于给人们工具,让他们看到自身之外的东西。

每当我们看到有意义的离散元素时,将它与我们整体的故事连接起来也是很重要的。这是基石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一旦你对自己的故事、叙述或目标有了了解,那么一切就会变得更加容易,因为你能够看到自己所处的位置。

Wong:让梦游的人焕发活力。如果你在人们的脑海里放入活力,从长远来看,他们可能到达不同寻常的目的地。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告诉人们要长期坚持他们的性格卡片,并不时地重新审视。我知道很多人都在审视自己,但是他们需要一个更全面的画面。人们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有偏见。与他人分享你的性格卡片吧,了解你自己和他人。

你越和别人交谈,就越了解自己。你越封闭,学的就越少。如果你回顾一下历史,就会发现,帝国灭亡的时候,正是他们开始走下坡路的时候。你越开放,就越兴旺。

InfoQ:你是如何得到实践树中的特定能力的?

Szuc:今年我们做了大约 25 到 30 次的采访,目的只是为了开始识别出实践,我们只是简单地让人们告诉我们一些项目的故事,比如一个进展顺利的项目,或者一个糟糕的项目。我们根本没有提到实践,言下之意,实践就包含在其中。当我读完文字记录的时候,它们会不断浮出水面。我们意识到这是非常基本的东西。

InfoQ:UX 实践和与用户合作的经验如何帮助塑造该框架?

Szuc:基石最核心的东西就是用心。用户体验有数以百计的工具,但它们的核心都是了解其他人。这仍然是我们创建该框架的基础。它不是以牺牲其它的东西来理解人,而仍然是一个整体性的框架。

UX 说,你需要走出去,倾听,但不要把你的判断、假设和偏见应用到别人身上。我们一直恪守这一原则。Jo 特别擅长这一点。

Wong:主要的框架实际上是在我们与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进行了 25 次采访之后才形成的。与人交谈后,事情变得更加清晰和明显了。人是整个框架的核心。

InfoQ:这个学习过程是怎样的?

Szuc:我们提出了一个研究计划和一些问题。像所有的研究一样,你首先提出一个假设,然后提出一些问题,让人们分享他们的故事。

我们那时寻找的是一个项目故事,在项目中你遇到过问题,也经历过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当人们在讲述项目故事的时候,就像在做研究一样,你会寻找规律,并开始寻找这些模式中强劲信号在哪里?差距在哪里?机会在哪里?

这一过程将持续到 2018 年。如果你愿意学习,并有一颗探究和好奇的心,那么研究并不只是项目计划中的一个阶段,而是是持续性的。研究甚至不是表达这个问题的最好方式,相反,它可以被称为学习、好奇心或者理解。

InfoQ:你们最初的假设是什么?

Wong:假设就是人们总是压力太大、太忙,我认为这会影响他们的健康,造成浪费。工作对人们有负面影响。

Szuc:浪费是它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我们评估自己曾经参与过多年的项目,并问为什么有这么多幻想中的需求?这些需求不基于任何真实的事情。公司一边谈论如何降低风险和提高投资回报率,一边却愿意花费数百万美元,而这些钱并未基于任何特定的需求。这似乎很疯狂。

在研究中,我们试图把真理带入企业,然而企业和性格倔强的人往往不希望听到真相。他们不想看到其它的数据。有很多设计是自我驱动的,并不总是以客户为导向。

通过基石,你可以开始创建操作原则,所以当人们的自我陈述开始不以任何东西为基础时,你可以通过实践来检查这些陈述并把它们带回到我们定义的实践。基石应该是你持续学习的一部分。

在企业里,无论是业务决策还是设计决策,意图往往都非常破碎和分散。说回到整体系统,你并不总是有办法把意图连接在一起,而这是有问题的。这意味着你打破了意图,你并不总是知道你要去哪里,更重要的是,你并不总是知道为什么要去那里。

InfoQ:MMW的整体基础从哪里来?

Szuc:以用户为中心的设计并不是基于个人的设计。你拥有与背景相连接的人,背景并不只是指你的工作地点,还包括你的家、社区和周围的环境。人们认为他们在根据需要做某些事情,但是他们并没有看到根据需要所做的事情的后果。水瓶的环保成本便是一个例子。

这与中医有点类似,因为这不仅仅是针对个别症状,而是要考虑如何将其与整个系统联系起来。

Wong:你们可能都知道阴和阳。阴基本上是转冷,阳基本上是转热。在你的身体里,一切都有这两面,而这两面一直在不断地努力维持平衡。所以当你看待组织中的人时,他们可能总是有很多紧张的情绪。有时他们有太多的火,不得不去冷静一下。

我看到过很多这样的例子。这就是为什么在我们的性格卡片中,我试图让人们与他们的感受联系起来。譬如,你的能量水平是多少?人们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能量水平如何。他们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睡眠不足所造成的影响。而这影响到了许多事情,比如他们的情绪、想法、行为和选择。

Szuc:你总是把同一个自己带到工作场所,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有一个有趣的问题是:健康的心、身体和精神是什么样的?如果你在与工作的人打交道,不同程度的不健康就会影响到工作本身,而这将影响实践。在基石中有一个有趣的问题,就是问我们自己如何培养健康的实践。

从某种程度上说,MMW 是一个容器,既承认这些问题的存在,同时又找到一种方法,帮助人们更好地考虑这些问题的影响。

InfoQ:MMW如何利用敏捷、精益、DevOps 和其他协作方式来鼓励适应、学习和持续改进

Szuc:MMW 拥抱所有这些。

Wong: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把重点放在更加细粒度的个人实践上。关于如何工作和协作的方法论都是先假定人们都拥有协作实践的技能。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改善个人实践的能力。但它们并不总是奏效,原因是人们没有这些基本的实践。

Szuc:我同意。我们还需要把它与其他方法论中发生的事情联系起来,比如人们一起实践 MMW 的方式。

我感觉很多这些方法已变成焦点。我们在最近的一个项目上已经看到了这个现象,比如你会听到,“我们需要计划我们的 sprint”。焦点变成了 sprint。等一下!你只是在专注于 sprint,而不是把它与故事联系起来,或者把它与实践联系起来,并且问 sprint 中的内容哪些与我们的价值观以及我们一起工作的方式有关。你可能工作得更快,但不一定在做有意义的工作。

所以对于 sprint 而言,请问问 sprint 的目的是什么。谁是参与者?你在 sprint 中创造了什么?它如何连接到其他东西?

MMW 是与方法和过程无关的。这并非数字化项目的独特之处。我们可以从这些实践中学到很多东西。我们可以从体育中学到很多东西。我们可以从中医学中学到很多东西。了解你的方法,如果它们不奏效,我们可以用另一种方式。我们不必在极端的情况下工作。

MMW 全是以性格为基础的,比如与个人合作。

今年三月,Jo 和我将会举办 UX Hong Kong。过来和我们一起聊聊吧。

受访者简介

Dan Szuc 原籍澳大利亚,在香港工作了二十多年。他是 Make Meaningful Work 和UX Hong Kong的共同创始人。Dan 涉足用户体验领域已 20 多年。他曾在全球范围内讲授以用户为中心的设计,并且是两本书的合著者,与 Whitney Quesenbery 合著“Global UX”,与 Gerry Gaffney 合著“Usability Kit”。他是 UPA 中国香港分会的创始成员和前总裁,也是 UPA 中国用户友好会议的联合创始人。Dan 拥有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信息管理学士学位。

Josephine Wong  Make Meaningful Work 和UX Hong Kong的联合创始人。她在香港多元文化的城市中长大,她有一位中缅混血的父亲和一位中国印尼混血的母亲。Jo 擅长粤语、普通话和英语,她与全球团队合作进行设计研究和可用性测试。她对环境、政治和经济制度充满热情,热衷于发现如何让人们能够过上更健康、更幸福的生活,而不会对不幸的人造成不利影响。她是可用性专业人员协会(UPA)香港分会的成员。Jo 在墨尔本大学学习,并获得社会科学信息管理学士学位。

查看英文原文Q&A with Dan Szuc and Jo Wong on Make Meaningful Work

感谢薛命灯对本文的审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