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hos 深度分析,看懂谷歌云的三级火箭

阅读数:1812 2019 年 9 月 19 日 14:03

Anthos深度分析,看懂谷歌云的三级火箭

今年 4 月 9 日,谷歌在旧金山召开了 Google Cloud Next 19。

大会持续了两天,共有 75 个专题,100 多个公告,30000 多人参加。

但我认为真正值得注意的只有下面 5 点:

  • 一个产品,Anthos;
  • 两个人,谷歌 CEO 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谷歌云 CEO 托马斯·库里安(Thomas Kurian);
  • 两件事,扩充销售队伍,拓展合作伙伴。
    透过这 5 点我们便能看清谷歌云三级火箭的全貌。

那便是以开放的方式抢占云计算入口,进而推广谷歌云。

唔?

你可能会问我“你确定这不是两级么”。

还有一级藏的太深,其实真的有三级。

不信,请往下看:)

01 Anthos

“Bringing the cloud to you”。

把云带给你,这是 Anthos 产品页的第一句话。

短短五个字,既表明了 Anthos 云计算入口的定位,也表明了谷歌云你不过来我就过去的态度。

简单又值得品味。

不过 Anthos 本身却是一个比较复杂的东西,它由原来的谷歌云服务平台升级而来,下面包括多种产品和解决方案,如 GKE (Google Kubernetes Engine)、GKE On-Prem、Istio on GKE 等……

完全展开讲既不现实也无必要,为了让大家更容易理解,我做一个简单的定义:

Anthos 是以Kubernetes为核心的混合云 / 多云管理平台。

概念不多,我们一个一个解释。

02 混合云

混合云(hybrid cloud)不是什么新概念,18 年 AWS 发布了混合云平台 Outposts,随后 Azure 也发布了 Azure Stack。我前面的文章《AWS 杀死了云计算……》提到过云计算伴随互联网创业潮兴起,那么同样会伴随其衰落,以 AWS 为例,近年来增长率只有 40% 多,下滑明显。

Anthos深度分析,看懂谷歌云的三级火箭

图 1 AWS 营收与增长率 form bernardgolden.com

只看这份数据,我们可能会得出一个结论是云计算逐渐见顶。

但其实并不是。

Anthos深度分析,看懂谷歌云的三级火箭

图 2 IDC IT market

对照 IDC 的调查数据便可知道,传统数据中心仍然占了市场大头,并且私有云也会逐渐扩大,所以很明显云计算还有很大空间。

那为什么 AWS 增速放缓了呢?

因为现在互联网红利吃的差不多了,该上云的也都上了,剩下的都是传统企业客户,他们对数据安全性,资源可控性要求更高,所以对公共云并不是那么认可。

市场很大,但都是难啃的骨头。

比起公共云,他们更容易接受私有云和混合云。

私有云指的是给客户在自己的网络环境中部署一套云系统,与外界隔离。

混合云指的是公共云、私有云甚至自建机房混合使用,核心 & 稳定的业务放私有部分,外围 & 弹性的业务放公共云,数据和应用统一管理并且能够在两种云中间自由移动。

对客户来说,混合云的方式既留了核心数据,降低了迁移风险,又能在原来资源的基础上增加公共云的弹性,一举多得。

而对云厂商来说,占住混合云的口子,其实相当于搭建了一条资源迁移的通道——业务增长,云上扩容最方便,时间流逝,自建机器终要报废,此消彼长,最终达到上云的目的。

所以虽然 AWS 过去一直号称只有公共云才是真正的云,但面对现实也不得不妥协推出了以 VMware 为核心的 Outposts 混合云产品。

从这个角度看,谷歌的 Anthos 并不算高明,甚至比起竞争对手来说还略显反应迟缓。

03 多云

如果说混合云是纵向扩展市场,那多云则有点横向抢市场的感觉了。

狭义上多云(multi-cloud)指的是混合使用多个云厂商的资源,比如 AWS、Azure 和谷歌云。

对客户来说,多云策略的好处一是防止被某个云厂商锁定,二是云厂商出故障时尽量不影响自己。这并不是杞人忧天,17 年 AWS S3 宕机影响了很多公司,比如 Adobe、Docker、GitHub、Slack、GE、Quora 等,根据统计 A-Z 26 个字母全部占满,可见影响之大,大家戏称 AWS 瘫痪了全球一半互联网。

近几年来几乎每年都有云厂商发生故障,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慎重考虑这个问题。

但 Anthos 仅仅是从客户角度出发的吗?

谷歌就没点私心吗?

我认为不是。

Anthos深度分析,看懂谷歌云的三级火箭

图 3 云厂商市场比例

Anthos 目前支持谷歌云、AWS 和 Azure 三种云的混合使用。

不难想象,Anthos 相当于在谷歌云和 AWS、Azure 之间搭了一个桥梁, 从图 3 的数据看,谷歌云所占市场份额还相对较小,显然从直觉上客户会源源不断的“扩散”到谷歌云上来。

Anthos 并没有支持份额更小的 IBM 云与阿里云,这与 2018 年 IBM 推出的多云工具只支持 AWS、Azure 和 IBM cloud 如出一辙。

再问问龙头老大 AWS 的对多云的态度,AWS“对多云的实际价值表示观望”。

只支持自己和比自己市场份额大的平台,或许这就是多云产品的热力学第二定律。

04 Kurbenetes

一纵一横,Anthos 野心很大,但从前面描述也能看到,Anthos 既不是第一个混合云方案,也不是第一个多云方案。

它能成功吗?

我觉得有希望,至少从需求看这部分市场很大。

Anthos深度分析,看懂谷歌云的三级火箭

图 4 RightScale 2018 State of the Cloud Report

RightScale 调查了企业客户(雇员大于 1000 人)对云计算的态度,数据显示所有受访者中 51% 考虑混合云,21% 考虑多云(公共云),另有 10% 考虑多云(私有云),总体加起来占 81%。注:这里多云的概念被泛化了,包括混合云和狭义的多云。

这比例相当惊人。

所以市场绝对有,关键还是看产品能不能做好。

这时候就不得不提 Anthos 所依赖的Kubernetes了,这才是谷歌云的第一级火箭

Kubernetes 是谷歌开源的容器编排系统,2014 年对外宣布,2015 年发布 1.0 版本,同年谷歌与 Linux 基金会一起成立云原生计算基金会(CNCF-Cloud Native Computing Foundation),并把 Kubernetes 作为种子产品捐赠给了 CNCF。

这里又涉及了一些新概念,比如容器化,比如云原生。

  • 简单说,AWS EC2 等产品是基于虚拟机来做的资源虚拟化,而容器化是比虚拟机来说更简便的一种部署方式;
  • 云原生(Cloud Native)与其说是一种技术,不如说是多种技术组合而成的规范,最开始包括下面三个特点:
    • 应用容器化
    • 面向微服务架构
    • 应用支持容器的编排调度

云原生的目标是帮助公司和机构在公有云、私有云和混合云等新型动态环境中,构建和运行可弹性扩展的应用

在谷歌的推动下,Kubernetes 和 CNCF 都发展迅猛,早在 2017 年 AWS、Azure、谷歌云、阿里云和 IBM 云等前五大云厂商都已经成为了 CNCF 会员,并纷纷在自己的云平台中提供了 Kubernetes 服务——用外国人的话说这叫做“他们确认了云原生和容器是企业计算的未来”。

Anthos深度分析,看懂谷歌云的三级火箭

图 5 Google Trends :EC2 VS Kubernetes

这点从 Goole Trends 也能得到印证,自 2017 年末开始 Kubernetes 的热度已经超过了 EC2,且差距在逐渐加大。

Kubernetes 这一级已经飞的足够高了。

所以按照这个趋势,大家将来会以云原生(基于 Kubernetes)的方式使用云计算,而这一切都是开源技术,理论上不管是自建机房还是私有云,也不管是 AWS 还是谷歌云,技术栈都一样。

所以Anthos 能够以 Kubernetes 为核心统一混合云与多云的解决方案,这便是与竞争对手最大的不同。

既然 Kubernetes 这么重要,那为什么谷歌还要把它捐给 CNCF?

这不得不提一下谷歌的开放云(Open cloud)策略。

谷歌云官网有一篇文章《Why we believe in an open cloud》详细描述了谷歌对云计算的看法,重点如下:

  1. 开放赋予客户灵活选择并随时迁移的能力,不管是自建机房、私有云还是任意公有云。
  2. 开源软件可以带来更多想法,也能构建持续的客户反馈循环。
  3. 开放 API 可以帮助大家在别人的基础上构建自己的工作。

从本质上来说,开源软件能够让云服务商提供同质化产品,尤其是 IAAS 和 PAAS,产品在设计与交互层面不再有区别,只剩背后的性能、可靠性。

从水和电的角度来看,云计算本该如此,想做公共服务必须提供同质化产品。

谷歌并不是说说而已,截止目前已经开源如 Kubernetes、TensorFlow、Chromium 等一大批重磅软件。

Anthos深度分析,看懂谷歌云的三级火箭

图 6 谷歌开源软件

关于 Cloud Native 和 Open Cloud,我从一个局外人的身份来看是完全支持的,理论上确实可以做到混合部署随时迁移,因为所有软件都是开源软件,开发规范也是开放标准,你可以在任意地方部署。

那么这对谷歌多有利?或者对其他厂商多不利?

在我看来这几乎是点了他们的穴——你无法拒绝,因为这是客户的需求,拒绝它就是拒绝客户,但你也无法配合,配合就意味着会被谷歌云拉到 Open Cloud 与 Native Cloud 的战场上搞决斗,以谷歌的实力,客观的说,其他厂商的胜算并不高——你说客户到底更相信 Kubernetes 创始人还是热心友商?

于是只能一动不动,跟被点了穴一样。

05 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与谷歌的三级火箭

谷歌云的新任 CEO 托马斯·库里安(Thomas Kurian)本来是这次大会的主角,但谷歌的 CEO 桑达尔却率先上台宣布了 Anthos。

Anthos深度分析,看懂谷歌云的三级火箭

图 7 桑达尔与 Anthos 图片来自谷歌云官方博客

他说Anthos 是云时代的安卓

在解读这句话之前,我们先看看桑达尔是何许人也。

04 年加入谷歌,13 年任职安卓总裁,15 年成为谷歌 CEO,纵观他的职业生涯,有这么几个产品不得不提,谷歌工具栏,Chrome 浏览器,安卓系统。

谷歌收入构成里最大的仍然是广告,那为什么是前安卓负责人桑达尔来做谷歌 CEO?

因为广告仅仅完成了数钱的动作。

而桑达尔做的每个产品都是占据入口然后把钱送过来。

在其他浏览器上装谷歌工具栏是为给搜索、邮箱等产品引流,通过 Chrome 控制 PC 上网入口是为了给搜索、邮箱等产品引流,安卓系统内置谷歌搜索、邮箱、地图等应用,也是在通过入口给这些产品引流。

更加巧合的是,Chrome、安卓也是都是开源软件。

这可能是桑达尔版的三级火箭理论:暴力研发搞开源,免费推广占入口,最终少数产品集中变现

安卓的美梦,桑达尔在谷歌云上想再做一遍。

就像 Chrome 让谷歌抓住了互联网,安卓让谷歌抓住了移动一样,桑达尔想通过 Anthos 让谷歌抓住云计算。

Kubernetes 是第一级,Anthos 是第二级,谷歌云是第三级。

如果不是巧合,那意味着谷歌在 2014 年之前就想到了这个局。

这多少让人有点不寒而栗。

06 托马斯·库里安(Thomas Kurian)与谷歌云的 2B 策略

假如说桑达尔负责上天,那么谷歌云新任 CEO 托马斯·库里安就负责入地了。

他来谷歌之前在传统企业服务大厂 Orcale 呆了 20 多年,曾任产品开发总裁,公认的二号人物。

引进他在外界看来正好弥补了谷歌云之前最大的短板,大家批评谷歌不懂 2B 的生意,比如长期以来谷歌云的销售人员大概只占 AWS 十分之一,和 Azure 比起来更是只有十五分之一。

大家希望库里安能够把 Oracle 的 2B 基因带给谷歌云。

这次大会基本是他就职后的首次公开露面,从其表现来看,可以说不辱使命。

Anthos深度分析,看懂谷歌云的三级火箭

图 8 托马斯·库里安 图片来自谷歌云官方博客

一系列举措相当精准,比如:

  • 大量扩充销售人员,两年后至少要到竞争对手 50% 的水平;
  • 联合大量合作伙伴入驻 Anthos

Anthos深度分析,看懂谷歌云的三级火箭

图 9 Anthos 合作伙伴 图片来自谷歌云官方博客

  • 强调传统企业市场,在医疗、金融、媒体、制造业和零售中均有新增重磅客户

尤其是他加入谷歌云还不足半年,可能在某些公司连试用期都没过。

我画了一张图来描述谷歌现在的 2B 策略与位置。

Anthos深度分析,看懂谷歌云的三级火箭

图 10 谷歌云的 2B 策略

库里安加码业务团队以 Anthos 为支点去撬动市场,也加码合作伙伴站在客户一侧往上推。

产品离市场越近,业务团队和合作伙伴越省力。

于是问题只剩 Anthos 到底离市场有多远了,但这谷歌说了不算,市场说了才算。不过根据 CNCF 的年度调查报告显示,受访者的企业客户(雇员大于 5000 人)中有 40% 已经在生产环境中使用 Kubernetes 了。

从这个数据看,谷歌云的未来可期。

07 总结

文章挺长,但其实关键部分已经在第一节说了,那就是谷歌的三级火箭:

开源 Kubernets 培养开发者,推广 Anthos 占领入口,最终谷歌云变现。

至于谷歌云到底用什么变现,可能是卖 IT 资源,可能是推大数据应用,也有可能是推机器学习解决方案,只要口子占住了,一切皆有可能。

最后用图片总结一下对 Anthos 的印象,其实我最开始看到它的时候就想到了下面这张不太严肃的老图:

Anthos深度分析,看懂谷歌云的三级火箭

图 11 超市入口 曾经广为流传但不知原作者是谁

人家开的是超市,你谷歌云开的却是超市入口……

机智。

作者介绍:
郭华,阿里云产品经理,此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评论

发布
用户头像
好大的局
2019 年 09 月 20 日 10:09
回复
没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