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Con全球人工智能与机器学习技术大会9折特惠中,点击立减¥480! 了解详情
写点什么

二次上市首日破发,3 年亏损 49 亿,不重视技术的 B 站有没有梦想?

2021 年 3 月 29 日

二次上市首日破发,3年亏损49亿,不重视技术的B站有没有梦想?

尽管擅长“出圈”,但 B 站一直以来被质疑的不重视技术,又被反复提及。


B 站香港二次上市首日破发


3 月 29 日,B 站(哔哩哔哩)正式在香港二次上市,股份代号 9626,IPO 定价为 808 港元,是目前港股市场第二高价股,仅次于再鼎医药(不复权),总市值约 3000 亿港元(约 2526 亿元人民币)。


招股书显示,B 站 CEO 陈睿持股 14.2%,B 站创始人徐逸拥有 8%的股权,以开盘市值计算,陈睿持股身家达到 54.48 亿美元(约 356 亿元人民币),徐逸持股价值约 243 亿人民币。


敲钟仪式上,12 位 B 站 UP 主与公司高管一同敲响开市钟。


庆祝仪式现场,B 站 CEO 陈睿表示,相比起用户量和业绩的增长,更让自己高兴的是,B 站一直是中国最有活力和创造力的内容社区。“用户感到了快乐,创作者因为 UP 主的身份而感到自豪”。


陈睿表示,视频必然会成为互联网内容的主流,视频创作会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预计会出现上千万的 UP 主,这些内容会在视频化的浪潮中,走向全世界。


B 站港股上市首日开盘破发,跌 2.23%,股价报 790 港元/股,发行价为 808 港元/股,总市值约 3000 亿港元。一周前,百度回港上市首日盘中一度破发,参考百度,不少业内人士曾预测 B 站上市首日破发的可能性较大。


“十年之后,没有人会记得哔哩哔哩的股票在第一天是涨还是跌。”陈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港股上市破发,“因为按照香港的规则,是需要我们在 IPO 之前提前好几天就把价格定下来,结果我们定价完之后,在上周中概股应该遇到了过去 5 年来最大的一个跌幅,这个应该算是一个黑天鹅事件。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自己觉得能够顺利上市已经算是成功了,因为大的形势比较差。第二个我是认为对于我们公司来说,我还是有充分的信心,就是未来的发展,长期的股价应该会证明一切。”


B 站此次二次上市募集近 30 亿美元。B 站表示,募资用途将约 50%用于内容,约 20%用于研发,约 20%用于销售及营销,约 10%用于一般企业用途及运营资本需要。


上市前夕,B 站刚因提交给港交所的招股书出现了低级错误而闹出了个大乌龙。这个场景,像极了,小时候抄作业,还把别人的名字抄上了...


3 月 26 日上午,B 站在港交所披露最新公司资料表,在公司名字处出现了低级失误,将“哔哩哔哩”写成了“百度集团”。随后,B 站将公告做了更改,名字处改回了“哔哩哔哩”。有消息称,之所以会出现如此失误,是因为 B 站和百度聘请了同一家律所—世达国际律师事务所,可能是使用了同一个公司资料表撰写模板。


对于 B 站公告失误乌龙事件,央视网评论称, “失误的具体原因不得而知,但背后暴露出的问题令人细思恐极 — 对严格的上市申报材料都“复制粘贴”了,会不会还有其他敷衍了事的地方?公开上市不是儿戏,要面对所有公众投资人的挑剔目光,申报材料是其中常规性、必要性的部分,是最不应该发生错误的地方”。

一直在出圈的路上


2009 年,徐逸创立 mikufans(B 站的前身)之时,它还只是一个二次元爱好者的小社区,十年过去了,它已发展成为超 1 亿月活的泛青年文化社区。


B 站被认为是中国最年轻一代 —“Z 世代”的自留地。


2021 年,B 站 2 亿月活用户中,平均年龄在 21 岁左右,每两个年轻人中,就有一个是 B 站用户。


Z 世代(出生于 1990-2009 年的人)占比高达 81.7%。由于准入门槛严格,“小破站 ”的用户粘性极高,80% 的人因为通不过 100 道题而无法申请会员,留下来的都是拥有共同爱好的人。“当初我曾为了入站考试‘抓狂’,现在想想这也挺好的,社区的用户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一位 B 站忠粉表示。


成立初期,社区二次元风格浓厚,动漫、番剧等内容深受 Z 世代喜爱,但这些番剧多是从海外搬运,存在版权风险。2014 年,B 站开始购买正版番剧的版权、申请视频牌照,积极实现合规化。


与此同时,B 站也开始向泛二次元扩展,探索游戏、广告、直播等多元化的商业模式,踏上了“出圈”的探索之路。


在刚刚过去的 2020 年,B 站就因为多次出圈,火出了天际。


在 2020 年告别 10 年代的最后一夜,一直以来被认为是小众亚文化的 B 站,因为一场跨年晚会冲破次元壁,成功打进主流文化圈层,博得广泛关注:B 站跨年晚会豆瓣评分高达 9.1 分,播出当晚有 8000 万人在线观看,弹幕总量 200 万,晚会结束后 6 天内还有 6700 万人因为口碑转化前来“补课”。


这场跨年晚会也让资本市场看到了 B 站的潜力。晚会后的第一个美股交易日,B 站股价一路高涨 15%,截止收盘,股价涨 12%,市值一夜暴涨 50 亿。


这场晚会与其说是 B 站的胜利,倒不如说是 Z 世代与青年流行文化的胜利。跨年晚会之所以取得如此大的成功,本质上源于过去十年来,B 站对其用户的精准洞察和把握。


跨年晚会之后,“出圈”成为 B 站身上关注度颇高的标签,但其实在跨年晚会爆红之前,B 站就已经在多个领域成功“出圈”了。


2016 年,在央视播出后收视惨淡的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转到 B 站播出后意外走红,并随后在全网持续发酵,成为一大现象级热点。这次试水尝到“甜头”后,B 站在自制内容方面继续发力,又出品了《人生一串》、《故事王》、《寻找手艺》、《极地》、《但是还有书籍》等爆款纪录片。


在泛娱乐领域之外,B 站还将“触角”延伸到了泛知识领域。很多人在 B 站看番的同时早就在 B 站学习了,“我在 B 站学习”甚至成为了一种热门潮流。


疫情下“宅经济”崛起,B 站所推出的线上课、云蹦迪掀起热潮。B 站与国内上百所高校和教育机构合作推出了线上课程服务。B 站是上海市教委“钦点”的网络学习平台之一,上千名教师通过 B 站“直播+点播”的形式为全市中小学生免费上课。


疫情带来的特殊机遇加速了 B 站在在线教育领域的布局,也动了其他在线教育机构的“奶酪”。但是在这次“严肃”课程试水之前,B 站上其实已经有很多泛知识类内容了。在很多忠实粉丝的眼里,B 站是一个丰富的“宝藏”站,编程、高数、健身、考研等各种类型的学习视频都可以在 B 站找到。


去年 2 月 28 日 B 站发布的《宅家抗疫大数据报告》显示,B 站用户观看疫情相关视频 19 亿次,UP 主创作相关视频总长度达 61218 小时,如果连续播放的话得花 7 年才能放完。

不重视技术,运营来凑?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B 站并不是一家技术属性浓厚的公司,尤其在“出圈”后,挑战更大— 推荐算法比不上头条,直播技术比不上腾讯、优酷,甚至有人质疑 B 站并不重视技术。


去年 3 月技术大神戈君离开 B 站的消息引发网友热议,争论焦点集中于 B 站不重视技术、不是一家技术驱动型公司。


面对戈君的离开,有网友评论:“这种事情不是一次两次了”。


2016 年,B 站技术大牛谦谦因为月薪不到 5000,愤而离职,引起圈内轰动。谦谦是 HTMI5 播放器核心组件 flv.js 的开发者,对 B 站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但因公司唯 KPI 论,谦谦多次绩效考评为 C,到手月薪低得可怜。


知乎上,一位曾在 B 站工作了 2 年的程序员坦陈:在 B 站当一个底层码农很开心,但晋升很难,待遇属于互联网行业偏低的。“公司层面决定了运营驱动产品,产品驱动开发,因此开发的话语权较小”。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B 站创始人徐逸和 CEO 陈睿其实均是技术出身。作为二次元资深爱好者的徐逸原是 A 站的忠实粉丝,他因 A 站经常宕机所以跟朋友花了三天时间建立了一个新的网站 mikufans,作为 A 站崩溃时粉丝们的去处。半年后,徐逸辞职专心做 B 站,聚焦二次元社区。


而陈睿曾任中国最早的互联网软件企业之一金山软件联合创始人,2006 年任金山毒霸事业部总经理,后加入猎豹移动,成为联合创始人。2011 年,陈睿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加入 B 站,推动 B 站的公司化运作。2014 年,陈睿正式加入 B 站担任董事长。


所以如果说 B 站不重视技术,理由未必站得住脚。但是如果说技术被 B 站看做核心竞争力,又肯定不是这么回事儿。


在 InfoQ 此前采访 B 站资深前端工程师谭兆歆和蒙版弹幕技术负责人光驱子的时候,对于 B 站的播放页秒开、不挡脸弹幕等技术,他们都做过详细解读。据我们了解,这些技术既牛又超前。B 站于 2018 年进行了一次基于 “video first” 的年度性优化,针对用户体验的关键指标进行性能优化改造,包括交互设计改版、基于 MPEG-DASH 协议的视频体验优化、播放页秒开、弹幕体验优化等方面。


B 站对音视频技术、弹幕技术的重视直接支撑其主营业务,但是面对“出圈”后对直播、互动视频、推荐算法等技术的井喷需求,还是体现出了不够重视以及研发投入和人才储备上的不足。远有去年 4 月 B 站部分工程源代码外泄的事故,近有清华直播课因为太卡顿而迎来的吐槽。


但是不把技术作为核心战略就是错的吗?纵观当下所有视频平台,以及社区运营属性的互联网公司,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都不是技术问题,而是获客问题,更何况 B 站已经连续亏损了 5 年,更为迫切要盈利。而跟获客有关的内容、运营、产品、策划,技术手段上是无法再有更大突破的,帮不上太大忙。

3 年亏损 49 亿,B 站上市后能走多远?


盈利难题一直是悬在 B 站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财务资料显示,2018 年至 2020 年,B 站分别实现营业收入 41.29 亿元、67.78 亿元、120 亿元。


但 B 站当前的亏损态势仍有隐忧。


B 站财报显示,自 2015 年以来,B 站已连续亏损 5 年,且年亏损幅度不断扩大:2017 年 B 站净亏损 1.8 亿元,2018 年净亏损增至 5.65 亿元,2019 年亏损扩大至 13.04 亿元;2020 年亏损 30.54 亿元,近三年累计亏损 49.23 亿元。


B 站向投资者解释连年亏损的原因, “在业绩记录期我们之所以产生大额亏损,是由于我们一直处于高增长阶段,且通过投资于我们的品牌及优质内容的方式,战略性聚焦于用户基数的增长,为长期盈利能力作准备。”


B 站表示,2020 年亏损,主要由于三大原因,推出了更多游戏,导致向独家代理游戏开发商支付的款项增加;因移动游戏和增值服务业务扩展,导致向发行渠道支付的款项增加;因主播及内容创作者人数上升,以致向平台上的主播和内容创作者支付款项增加。


B 站是一个优秀的社区,但可能并不是一门好生意。B 站用户忠诚度、留存率等指标很高,但会员制门槛高,番剧永远不插广告,这无疑放弃了一大块收入“蛋糕”。


长期以来,B 站的盈利模式相对单一,重度依赖单款游戏。对于一家上市公司来说,单一的盈利模式必然会给未来的发展造成掣肘。因此,近年来,B 站一直在努力地“去游戏化”。


2019 年 12 月,B 站在直播领域做出了 2 个大动作,令外界侧目,先是月初耗资 8 亿元拿下了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中国地区连续 3 年的独家直播权,月底又紧接着以每年 5000 万的价格签下了原“斗鱼一姐”冯提莫。


两次重金投入显露了 B 站在直播领域的野心,但直播业务能否因此风生水起还有待于时间来验证。另一方面,B 站积极扩展电商业务,自淘宝成为 B 站股东后,双方也就 IP、内容电商等领域展开了合作。


一系列多元化策略后,B 站的“去游戏化”取得了一定成效。


财务资料显示,B 站的营收主要来源于四部分:游戏业务、增值服务、广告收入、电商及其他业务。2020 全年,这四部分的营收分别为 48 亿元、38 亿元、18 亿元、15 亿元,同比增幅分别为 34%134%、126%、109%。在 2018 年、2019 年及 2020 年,其收入中分别有 71.1%、53.1%及 40.0%是来自移动游戏。除游戏业务外,其他业务均实现了翻倍的增长。


B 站“出圈”,机会来了,但是挑战更大。对手扑面而来,B 站没有天敌?这个说法早就不存在了。


上市之后,B 站的表现能否令投资人满意,可能还要打一个问号,以及需要静待时间来给出答案。

2021 年 3 月 29 日 11:434099
用户头像
刘燕 InfoQ记者

发布了 646 篇内容, 共 203.3 次阅读, 收获喜欢 1242 次。

关注

评论 2 条评论

发布
用户头像
开了会员之后,突然觉得还不如腾讯会员香啊
2021 年 03 月 29 日 16:05
回复
这是会员么,这是信仰[狗头]
2021 年 03 月 30 日 10:35
回复
没有更多了
发现更多内容

字节跳动想招什么样的技术人?

池建强

对待一件事,从不喜欢再到喜欢,转变需要多大

良知犹存

程序人生

为什么使用Portainer,而不是Docker CLI来管理Docker环境

xcbeyond

Docker 运维 Portainer

Web 全栈开发利器: 强大的在线 Cloud IDE

华为云开发者社区

Web python3.x 全栈 编码 CloudIDE

修改系统时间,导致 sem_timedwait 一直阻塞的问题解决和分析

小林coding

Linux 编程 问题处理

误执行 rm -fr /*,我删删删删库了,要跑路吗?

小林coding

Linux 程序人生 Shell linux命令

老张「原创小说」

瓜藤老祖

个人成长

从根上学习Git

书旅

git 工具 版本控制 版本管理工具

HTTP协议-进阶

Jaykey

HTTP 前端进阶训练营

让类/进程/脚本「单身」的方法

小林coding

c c++ Shell 设计模式 单例模式

SpringCloud(Netflix)-技术专题-微服务入门介绍

李浩宇/Alex

「C++ 篇」答应我,别再 if else 走天下了可以吗

小林coding

c++ 编程 设计模式 编程习惯 编程风格

第二次推荐笔记:wolai

申屠鹏会

国内首家 ABM 营销技术服务商火眼云完成5000万元A轮融资

人称T客

HTTP协议-基础

Jaykey

HTTP 前端进阶训练营

大数据技术发展(一):大数据技术的起源

抖码算法

Java 大数据 hadoop 大数据处理 大数据技术

超超超全递归技巧讲解,这次带你拿下递归

多选参数

数据结构 算法 递归 数据结构与算法

深挖502和504

书旅

nginx 服务器 HTTP 状态码

为什么你做的 Excel 表不好用?

Tony Wu

效率工具 产品设计 Excel ER图

直播技术的背后--RTMP协议

soolaugust

直播 RTMP

为什么直播系统不用RTP协议

soolaugust

WebRTC 直播 RTMP rtp

优化教育体验 智微智能高品质录播系统

InfoQ_967a83c6d0d7

精美前端UI(VUE)界面,ASP.NET通用工作流开发分享

雯雯写代码

工作流 可视化

音画同步体验有多好,来看看即构的自研互动白板就知道啦

ZEGO即构

在线教育 SVG canvas

C++ 深入浅出工厂模式(初识篇)

小林coding

c++ 设计模式 工厂模式

C++ 深入浅出工厂模式(进阶篇)

小林coding

c++ 设计模式 工厂模式

2020大厂web前端面试常见问题总结

华为云开发者社区

CSS 响应式 浏览器 面试题 web前端

全球移动服务生态的暗涌与新机

脑极体

Newbe.Claptrap 框架如何实现在多种框架之上运行?

newbe36524

Docker 云计算 微服务 .net core ASP.NET Core

gRPC在Spring Cloud中的应用

xcbeyond

Java gRPC SpringCloud

Spring Boot Actuator微服务服务监控

xcbeyond

Java 微服务 springboot actuator 服务监控

新晋管理者都会遇到的6个问题

新晋管理者都会遇到的6个问题

二次上市首日破发,3年亏损49亿,不重视技术的B站有没有梦想?-Info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