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 救不了流利说,上市第二年,净亏近 6 亿

发布于:2020 年 4 月 20 日 15:18

AI救不了流利说,上市第二年,净亏近6亿

流利说,2019 流年不利

连续四年亏损,上市第二年净亏近 6 亿元

流利说成立于 2012 年 9 月,由王翌、胡哲人和林晖三人联合创办。流利说以英语教育为突破口,采用自主研发的 AI 技术,为用户提供定制化、高效学习体验。2018 年 9 月,流利说正式在纽交所挂牌上市,每股发行价为 12.5 美元。作为国内“AI+ 教育”的第一股,流利说自上市以来这一路走得却并不“流利”。

4 月 16 日,据流利说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 2019 年审计后的年度报告显示,公司 2019 年净亏损 5.748 亿元,创下自 2016 财年以来的净亏损额最高值。据公司年度财报披露,公司在 2016 至 2018 财年分别亏损 8917 万元、2.4276 亿元、4.881 亿元。截至发稿前,流利说的股价已经跌倒了每股 3.29 美元。

AI救不了流利说,上市第二年,净亏近6亿

拉新受限,用户增长放缓

自 2019 年第一季度开始,流利说的新增付费用户数量持续下滑。在此之前,流利说用户数量增长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借助微信朋友圈传播,拉新。

2019 年 5 月 13 日,微信安全中心官方公众号发布《关于利诱分享朋友圈打卡的处理公告》,对流利阅读、薄荷阅读、潘多拉英语、火箭单词等在朋友圈“打卡”的诱导分享产品进行了治理。此外,一些用户在使用流利说移动应用程序时可能会遇到技术问题,例如其移动应用程序无法正确识别和记录语音,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新用户增长。

经营支出大幅增加

由于平台用户流量很大一部分来自第三方渠道,所以流利说在品牌和营销活动方面投入了大量财力和资源。据财报显示,2017 年流利说的品牌和营销费用为 1.651 亿元;2018 年为 3.507 亿元人民币,2019 年为 5.197 亿元。

此外,技术的更迭日新月异,作为一家主打“AI+ 教育”的新型 AI 技术驱动英语机构,每年水涨船高的研发费用也让流利说“苦不堪言”。从财报可见,流利说的研发费用由 2017 年的 5320 万元上涨至 2018 年的 1.55 亿元,涨幅达 191.9%,其中,研发人员的薪金福利由 2017 年的 4350 万元增加至 2018 年的 1.076 亿元。

AI救不了流利说,上市第二年,净亏近6亿

收入不够多样化

目前,流利说主要依靠 AI 老师提供的懂你英语课程产生收入。除了标准课程外,还提供了一些相关的优质服务,包括合同制人工教师。2019 年 8 月,流利说推出了“达尔文英语”。此外,流利说还从“流利阅读”中获得收益,该课程是一项付费课程,允许用户阅读来自知名海外出版商的文章,并提供学习技巧和测验。除了个人用户,流利说还为企业客户提供企业服务,包括还在探索儿童英语学习市场。

这些收入可能还不够多样化,扩展收入来源又并非易事,并不是每个企业都有动机培训以提高员工的英语水平,企业客户增长可能会成为瓶颈。在英语学习以外的领域,流利说提供的新产品可能无法满足用户需求和喜好。如果无法成功实现收入来源的多元化,那么未来增长将受到阻碍。

AI 不是万能药

2018 年 9 月 28 日,英语流利说正式在纽交所挂牌上市,当时被誉为是“AI+ 教育”的第一股。

一直以来,英语流利说主打自己在 AI 方面的技术实力,自主研发了英语语音识别引擎、精准写作打分引擎和深度自适应英语学习系统。首创的 AI 英语老师就是基于这三项技术,AI 英语老师可以根据用户的基础水平和学习轨迹为每一位用户提供个性化的学习课程,可 24 小时全勤在线,并同时服务上万学员。

根据流利说最新提交的财报,“风险因素”模块也提到了对这种 AI+ 教育模式的看法。

在迅速发展的 AI 技术和教育行业,流利说的运营历史并不算长,英语流利说的应用程序诞生于 2013 年,懂你英语诞生于 2016 年,二者还处在发展阶段,这种模式也尚处在市场验证中。

AI救不了流利说,上市第二年,净亏近6亿

教育行业的惯例是亲自面对面教学,公众可能并不能接受在移动应用程序上而不是从人类老师那里学习。考虑到这种商业模式是相对较新的,公众可能会担心 AI 老师以及产品服务的可行性和有效性。如果用户在与 AI 老师呆了一段合理的时间后无法体验到英语水平的实际提高,他们可能会认为这种教育方法无效。

由于上述原因,公众可能不会选择这类产品和服务,并可能坚持传统的面对面教学。如果我们未能向用户介绍创新方法的价值和有效性,以及进一步推广产品和服务,增长将受到限制,业务,财务业绩和前景可能会受到影响。

长期以来,AI 是流利说的标签之一,这对流利说的业务增长至关重要。流利说依靠数据和 AI 技术来构建和维护现有平台和基础架构,但不能保证可以跟上技术行业的快速发展。尤其是,人工智能技术在教育中的应用仍处于早期探索阶段。市面上已经有不少竞争对手开发和引入新解决方案和技术,这可能会对流利说的技术先进性有影响,毕竟将新技术开发并集成到程序和算法中可能既昂贵又耗时,或者无法成功开发和整合新技术。

AI+ 教育还有机会吗?

所谓智能教育可不是让机器人站在你身边讲课,如此教育,学生仍旧处于被动学习的状态。

中国一直以来都推崇“因材施教”,然而由于教育资源的不平等,这一点其实很难做到,AI+ 教育要做的第一点就是为了解决因材施教的问题。

AI救不了流利说,上市第二年,净亏近6亿

自适应学习是 AI 教育领域比较火热的一个概念,简单来说:通过抓取学生的学习数据,分析其在这一阶段的学习情况,通过分析结果判断目前的学习进度,以此来推荐该学生下一阶段应该学习哪些方面的课程或者哪一重点。同时,系统还会通过学生的学习情况评估某一门课程的质量,并做出评价,以此可以改善教学的方法。

不仅如此,AI 还可以协助教师进行班级管理和课堂秩序的维护。如果说 AI 完全代替教师,目前看来还是有些夸张,大部分技术人和教育工作者更希望 AI 以一种“润物细无声”的方式贯穿在教学工作中。

智能教育虽然可以做到因材施教,但是 AI 目前所面临的问题仍然不容乐观。

AI 在大数据和算法上的优势,仅仅只适用于有标准答案的客观题,而人文类课程则大多属于无标准答案、需要灵活处理的主观题,对此按照设定程序运行的 AI 则会显得无所适从。尤其像语文、政治等等这样以论述为主的学科,语义理解的短板可能会导致 AI 在这些学科上的教育存在问题。

此外,教育资源不平均等问题仍然是教育行业的首要问题,而这个问题却是 AI 很难弥补的。

刚刚过去的 2019 年,伴随着监管趋严、准入门槛提高、资本市场更加谨慎等因素,在线教育行业度过了一个严峻的寒冬,2020 年刚开年突发的疫情似乎让在线教育看到了“春天”的希望,但距离行业的春天真正到来,或许还得一些时日。

2019 年流利说全年财务报告链接:

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42056/000119312520109297/d875621d20f.htm

阅读数:4460 发布于:2020 年 4 月 20 日 15:18

评论

发布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