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NCF TOC 现首张中国面孔,谁说云厂商是开源宿敌?

阅读数:4581 2019 年 2 月 1 日

近日,云原生计算基金会(Cloud Native Computing Foundation,简称 CNCF)正式宣布其技术监督委员会(Technical Oversight Committee,简称 TOC)席位改选结果,阿里云资深技术专家李响入选,成为该委员会有史以来首张中国面孔。

在云计算圈子混久了,想必对 CNCF 一定不陌生。CNCF 围绕“云原生”服务云计算,致力于维护和集成开源技术,支持编排容器化微服务架构应用。根据目前的统计数据来看,CNCF 的会员公司超过 300 家,包括 AWS、Azure、Google、阿里云等,来自中国、日本和韩国的会员大概有 40 多家。

关于 CNCF TOC,分为 TOC Representative 和 TOC Contributor。随着国内厂商和开发者对开源项目的积极性逐渐提高,近几年入选 TOC Contributor 的国内开发者变得多起来,阿里巴巴、华为和中国移动等均有加入,但入围 TOC Representative 的中国面孔目前只有阿里云资深技术专家李响一人,这也是成立以来最年轻的技术委员,其余成员均来自 VMware、Google、Microsoft 等国际大厂。

作为 CNCF TOC Representative,需要定义和维护云原生计算基金会的技术愿景,寻找足以进入 CNCF 的项目并为其创建概念架构;调整、删除或者归档项目;接受最终用户反馈并体现在项目中等。因此,每位入选的技术专家不仅需要具备技术实力,还需要了解并乐于为开源项目和社区服务。

最近几年,李响的工作基本都围绕“云原生”开展。进入阿里巴巴之前,作为 CoreOS 最早的工程师之一,李响与同事们共同创建了 etcd、etcd/vault operator、operator framework 项目,也一同参与了 fleet、flannel、rkt、Prometheus 等项目的设计和开发,这些全都是开源项目,其中几个也被 CNCF 所接受成为正式项目,此次入选也是 CNCF 对李响近几年在开源方面努力的肯定。InfoQ 记者第一时间连线李响,进行了独家专访。

云厂商是开源宿敌?

如果说产品让 10 万人使用,那么开源带动的价值至少是 100 万,开源项目的价值不可否认,这一点也被云厂商接二连三的证明。2018 年,Github 和红帽接连被收购,云计算厂商与开源项目的矛盾愈发激烈,甚至有媒体表示“云计算可能会杀死开源”,不少开源项目修改许可协议,管理者甚至公开表达不满,曾有业内专家断言,2019 年将是开源项目最关键的一年。

说到底,这件事的主要争议集中在背后有公司支持的开源项目与厂商之间的矛盾,这些项目的共同点在于核心部分进入社区开源,由开发者共同维护,其背后的商业公司会开发一些商业版或者周边工具获取利益。李响表示,阿里巴巴具备一定技术能力和人才积淀,多年来一直在为各类开源代码的核心部分做贡献,目前已有 400 多个开源项目位列 GitHub 贡献排行榜,也是唯一一家入围顶尖贡献名单的中国公司。

在云原生领域,阿里已有 8 个项目进入 CNCF 云原生全景图,分别是分布式服务治理框架 Dubbo、分布式消息引擎 RocketMQ、流量控制组件 Sentinel、企业级容器技术 PouchContainer、服务发现和管理 Nacos、分布式消息标准 OpenMessaging、云原生镜像分发系统 Dragonfly 和高可用服务 AHAS。

抛开开源部分,在商业层面,无论是云厂商还是基于开源项目创建的商业公司,都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所谓“云厂商和开源”之间的矛盾,本质上不是技术或者社区层面的问题,更多的是商业模式上的摩擦,开源项目修改许可协议其实也是调整商业模式的一种方法。

开源意识觉醒

说起开源,似乎国内厂商的开源项目经常被吐槽。反观国外,开源运动初期其实也存在诸多问题,随着开源文化和体系的逐渐成熟,这些问题可以慢慢被解决。李响认为,随着国内云厂商开源意识的觉醒,国内开发者和开源文化也在逐渐建立。

对云厂商而言,开源是一个建立生态和聚集开发者的有效途径。多年来,阿里巴巴逐渐完善内部开源机制,从公司理念具体到团队和个人开发者,逐渐形成一套完整开源文化体系。截止目前,阿里巴巴参与了 11 所全球开源基金及组织,包括 Linux、Xen、CNCF、Apahce 等开源基金会,滴滴、网易、Netflix、Uber 在内的互联网公司都是阿里开源项目的使用者。

云原生这事儿,实践靠谱吗?

就实践而言,云原生是一个相对较新,尚处于初期阶段的技术。云原生技术以容器、Kubernetes 为基础,帮助用户构建更为灵活、稳定的面向云的基础架构。

与传统虚拟机虚拟化技术相比,容器更面向应用管理、更轻量级、适应性更强,以至于被提出没多久就快速被开发和运维人员接受。Kubernetes 在这个基础上,提供了面向容器的自动化管理、运维、编排能力。通过更为优异的架构设计、拓展和集成能力,Kubernetes 也快速成为该领域被用户认可的标准。在这个基础上,类似 Prometheus、fluentd、envoy 等云原生技术,又通过完善的集成在云原生基础架构周围提供监控、日志、网络管理服务。

加入阿里云后,李响主要负责大规模集群调度与管理系统,通过云原生技术初步完成了基础架构的转型。他认为,云原生是一个需要持续投入的过程,阿里巴巴的实践分为内部业务云化、对资源实现有效管理和建立标准化运维体系三个阶段,目前阿里巴巴集群管理系统采用 Kubernetes 作为编排与调度核心,将陆续支持数十万宿主机和上百万容器调度管理。

对其他企业而言,迈出第一步往往最困难,很多传统企业对云计算尚且有所保留,要想接受云原生更是难上加难。李响认为,云原生在国内尚属早期阶段,新的应用和领域是值得去尝试的,这一直都是阿里在推动的事情,阿里云也会把打磨好的技术分享给中小企业和开发者,进一步推进云原生在国内的发展。

结语

云原生技术的出发点是解决运维域的标准化、自动化、云集成化问题,渗透点主要是基于新应用或者新领域的容器技术。未来,李响认为云原生技术在开发域和企业应用上云、现代化上还有很大发展空间,最近非常火的 Service Mesh 和 Serverless 概念,就是把云原生理念融入到应用管理、开发、观测域的尝试。

2018 年,阿里巴巴获邀加入 Java 全球管理组织 Java Community Process (JCP) 的最高执行委员会,这是中国企业首次加入 Java 全球标准制定;如今,李响入选 CNCF TOC,努力倾听和代表开源社区中开发者的声音,推动 CNCF 及云原生技术的发展。未来,我们期待看到更多活跃在开源社区的中国开发者和厂商。

收藏

评论

微博

发表评论

注册/登录 InfoQ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