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nold Egg 在 Agile Impact 大会上谈动态环境中的敏捷

阅读数:328 2018 年 9 月 24 日 11:04

Arnold Egg Lippo Group 的 CTO,他将在 Agile Impact 印尼大会上就动态环境中的敏捷发表演讲,介绍他作为亚洲最大企业集团之一的 CTO 的经验。他谈了印尼如何成为向世界其他地区提供产品和服务的理想之地以及数字化转型是指什么。他强调,数字化和敏捷转型没有单一的解决方案,复制 - 粘贴会招致失败。

Egg 出生在荷兰,在 2000 年左右移居印尼。最初,他成立了一家外包公司,并等待恰当的时机创建自己的初创企业。2008 年,他创建了 Tokobagus,并于几年后卖给了 OLX。借助他的创业活力与经验,他现在作为 CTO 领导着 Lippo Digital 的数字化转型。

InfoQ:Arnold,请给我们进一步介绍下您自己?是什么让您移居印尼呢?

Arnold Egg:我喜欢任何数字化的东西。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就对计算机感兴趣,当互联网出现,世界向我打开了大门。我确切地知道,我希望在数字领域工作,而且,我也知道,荷兰的市场太小,没有足够的规模。然后,我有幸来到印尼,虽然我注意到,那里的互联网还不是那么普及,但那是数字化解决方案的完美市场。

InfoQ:您曾经告诉我,在等待恰当的时间推出自己的产品 / 网站时,您在巴厘岛创建了第一家外包公司。那是在 2001 年。世界上大部分人都在快速进军互联网。那时的印尼是什么样子?现在又如何?

Egg:那时,对它而言还太早。互联网如此昂贵,而速度又令人痛苦。因此,那会根本没有本地市场。所以,我不得不开始在印尼之外销售我的解决方案。现如今完全反过来了。印尼接受所有新技术和应用的速度比欧洲快。这个市场现在非常有活力,每天都有新东西推出,你可以看到,人们 7x24 小时在使用智能手机。这里是数字化产品的完美市场。

InfoQ:那么,您是说印尼采用新技术的速度比“西方世界”快?在我的世界观里,我看到仍然有许多“破碎的东西”。在我来巴厘岛之前两年,我妻子几乎不再去商店;她所有东西都在网上订购(订购所需量的 5 倍,在家试用,然后把剩下的免费退回去)。在荷兰,在大约 5 年多之前,我就不带着现金到处走了,但在印尼我不能那样做。因此,在某种程度上,仍然有许多可以改进的地方。您是如何看出来的?您能举几个例子说明下印尼采用新技术的速度更快吗?

Egg:当然,这取决于你在哪里,因为,巴厘岛不是最好的例子,但事实是,印尼 / 亚洲的消费者尝试新应用的速度比西方国家快。由于监管原因,欧洲的退货政策令人吃惊;这里不这样,这也是因为在这么大的国家退货成本很高。但是,举例来说,这里的电子货币产品的使用率比荷兰高很多。西方国家仍然是一个基于卡的系统。而在这个市场中,由于卡还没有完全渗入生活,所以那里有一个很大的机会,许多人都完全跳过了那个阶段。还有一个很棒的例子,就是 Gojek 在这个市场里所做的事,我在国外任何地方都没见过类似的东西。通过 gojek 在家订购食物已成主流,而且还促成了 3 小时送达的在线购物。

InfoQ:您如何看待印尼的技术生态、教育系统的质量和(熟练)工程师的供应?

Egg:我对这个市场的人才持非常乐观的态度。虽然教育系统还有差距,但我确实看到,印尼的创新文化已经转化成这里了不起的人才。

InfoQ:您认为“数字化转型”真正指的是什么?您如何看待未来几年的数字化发展?有什么趋势值得关注?

Egg:数字化转型是众多流行词汇中的一个,但很容易解释。我们需要做的是充分利用这个新的数字化时代,把数字化解决方案集成到我们现如今拥有的普通业务流程中。我们可以使用数字化产品改进当前的流程,提高效率。创建数字化企业和创建常规企业没什么不同,只是它利用所有可用的、速度更快、效率更高的数字化解决方案,大大简化了其运营。

InfoQ:在您加入 Lippo 之前,按照我的理解,那时还没有“数字化”。您是如何在没有(或者很少)技术 /IT 能力的公司里打造技术 /IT 能力的?

Egg:这些组织里通常是有数字化的,只是不同于我们常说的敏捷数字化。因此,差别在于不同的实施方式。

InfoQ:您及您的团队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面临着哪些挑战?

Egg:时间总是我们最大的敌人,此外,你需要向那些数字化领域的新人解释,你正在设法开展的工作。因此,需要大量的训练。

InfoQ:我在印尼观察到的其中一个现象是,人们(包括领导者)都想知道“我如何做”。您能介绍下数字化转型该“如何做”吗?

Egg:每家公司都不同,但在我看来,关键是奉行简单原则,不要把事情过度复杂化。与复杂的解决方案相比,简单的更完善、更稳妥。有时候,我吃惊地发现,人们只是把生活过于复杂化了。

InfoQ:您说把生活过于复杂化是什么意思?

Egg:一个好的开端是做恰当的准备,了解什么是必要的,不要一开始就构建所有需求的东西。然后,我所说的把事情复杂化的第二点是,我有时候觉得,人们把解决方案弄得过于复杂,不要因为你能就把事情搞得更复杂。复杂的东西难以扩展。

InfoQ:对于希望进行“数字化转型”的印尼企业,请您提“三条建议”?

Egg:1、小处着手;2、快速启动;3、度量一切,回到第一步。

InfoQ:我本身是一名企业家,我想我们都认可开启一项新投资所需的“只要把事情做好”的态度。在过去的两年中,我更多的是在企业环境中工作,我看到,那是个不同的世界。我认为,使“官僚守旧的文化”转变为“更具创业精神的文化”会面临着许多挑战。这也意味着,推出新产品会面临更大的挑战。关于 Lippo 的故事,其中一个很有趣的部分是,他们雇佣了一位有经验的企业家来制定数字化“分工”。据我所知,大多数公司都是雇佣其他公司的顾问来做这件事。在我看来,让企业家推动类似这样的变革非常有意义,因为企业家精神是其中一个关键要素。您是怎么看的?

Egg:不好意思,我换个说法。比如,OVO 的创建团队是一个完全由企业家组成的团队,但是,我们也很庆幸有一些过去的顾问加入其中,为团队增加必要的结构。企业家具备的一些构建数字化产品的技能是顾问不具备的。你必须快速行动,当获得新信息时就做出相应的调整。那更多的是基于直觉和先前的经验。

InfoQ:您能对比下在大型家族企业工作和从头开始创立自己的初创企业的经历吗?

Egg:说实话,我觉得那很像。Lippo Digital 的体制非常适合构建数字化企业,因为我们有着初创企业的自由,但是,我们的优势是,背后有一个大集团,可以使某些步骤的推进更容易。

InfoQ:Agile Impact 大会将于 9 月 20 日到 21 日在雅加达举行,您能跟我们透露一些您将要分享的内容吗?

Egg:我将要分享的是,在不同类型的场景中,如何敏捷地工作。每家公司都不同,你不能仅仅复制你在之前的公司所采用的方法。每个场景都需要自己的方法。我会非常乐于分享敏捷如何发挥作用,以及在我参与过的多个项目中,它为什么没能发挥作用。

InfoQ:那很有趣。我注意到,在印尼,人们需要非常清晰的指令。我认为,这是因为印尼的基础“系统”。人们习惯于获得指令(从父亲、老师或者后来的老板)。现在,在敏捷中,什么都是自组织的。如果您看下自己组织里的开发人员,他们是如何处理这种显而易见的矛盾的?

Egg:我认为,作为一名管理人员,你可以把这些技能教给你的团队。尤其是我与之共事的千禧一代,他们的思维完全不同,我认为这种矛盾已不复存在。

InfoQ:对于敏捷的“复制 - 粘贴”,您为什么觉得敏捷不能“复制”而需要根据公司的情况调整?敏捷的哪个部分能或不能“复制”?

Egg:特别是在一个比较大的组织里,有许多比较老的部分,你不能过去就开始使用 Scrum 指南进行实施。不同的场景有不同的敏捷方法。

InfoQ:您能举例说明下什么有效、什么无效吗?

Egg:Scrum 的最优实现需要所有利益干系人的支持和信任;如果不这样,你就永远没有一个恰当的冲刺,因为他们的需求会不断变化。另外,在非常短的时间窗口内,Scrum 根本不起作用,因为活动受限。但是,通常有效并能为组织提供帮助的是,冲刺计划向利益干系人提供了清晰的 ETA,那样,所有部门就可以在新特性发布之前做好准备,因为产品开发不只是应用程序的开发,也是所有业务流程的开发。

查看英文原文: Arnold Egg on Agile in a Dynamic Environment at the Agile Impact Conference

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