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verless 有可能会葬送 Google 的云计算平台

阅读数:1874 2017 年 8 月 27 日

话题:Google语言 & 开发架构

Google 在云计算领域一直过得不大痛快:Google Cloud Platform(GCP)自诞生之日起就被 AWS 和 Azure 花样吊打。虽然 GCP 的市占率仍然落后,但是 Google 借助在 AI 和容器架构(Kubernetes)的优势在云计算的列车上买了张站票。

当然,如果 Serverless 开始流行,这张票就是假票了。

Server Density 的 CEO David Mytton指出,Google 在 Serverless 领域被拉下很远。虽然 Google 一直在引入新功能,但 GCP 的创新远不及 AWS 和 Azure。如果 Google 不尽快在 Serverless 上发力,近年来 GCP 欣欣向荣的趋势有可能由此消失。

AWS 一直是基础设施即服务(IaaS)的大赢家;微软虽然起步较晚,但是凭借与各企业首席信息官的良好关系以及混合云的卖点,Azure 成为了 AWS 的有力挑战者。Google 却小富即安,远远的安心当老三:

Gartner 的报告指出,GCP“对于纯云计算公司和想成为 Google 的公司来说最有吸引力”。然而大部分企业并不符合这一定义:虽然 Google 想方设法想吸引主流企业入驻 GCP,然而一年下来收效寥寥:Bernard Golden估计,GCP 的营收(3 亿美元)仅达到 AWS(41 亿美元)的 7%,Azure 的 17%。

Serverless 依旧稚嫩:虽然AWS Lambda早在 2014 年就已经上线,但是这只是云计算市场上的一小块领域。然而,Serverless 的发展速度和颠覆性引人注目。

Expedia 的云计算副总裁 Subbu Allamaraju提到,“Serverless 模式相当于抽掉了容器底层的编排,会很快成为业界主流”。

Allamaraju 认为,Serverless 会很快击败 Kubernetes 这种容器编排工具。Expedia 在 2016 年内部的函数调用超过 23 亿次,而且不断攀升。Coca-Cola、Nordstrom、Reuters 等公司也发现,Serverless 对提高生产力大有帮助。

Google 寄希望于 Kubernetes 和 AI、机器学习技术,而且没有像竞争者一样建立 Serverless 系统。Mytton 表示,一旦核心需求确定,那么 Serverless 平台提供者就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云生态系统内其他服务的可用度。

Mytton 认为,Google 没有全心全意投入 Serverless。GCP 的 Serverless 于 2016 年 2 月开始内测,2017 年 3 月开始公测,只支持 Node.JS 一种环境,进步缓慢:每次大发布后便沉寂下来,直到一年后的再次发布。

Google 的 Alan Ho 对公司方向持不同意见:他认为,从编程和成本角度来看,AWS Lambda 才是未来的方向,虽然有时不顺手。Allamaraju 说,这些问题正在快速消失,Google 会成为老掉牙的云计算公司。

我们还没有完全进入容器时代,Serverless 就已经威胁到它的存在。当然,Google、AWS 和 Azure 会花大量金钱帮助企业利用 Kubernetes 实现容器化,Google 有可能可以收复一部分云计算市场的失地。

但是除非 Google 大力发展 Serverless,GCP 有可能赢了容器之战却输掉了整场云计算战争:那时候,战场上有可能已经没有容器存在了。

查看英文原文Serverless computing may kill Google Cloud Platform


感谢薛命灯对本文的审校。

给 InfoQ 中文站投稿或者参与内容翻译工作,请邮件至editors@cn.infoq.com。也欢迎大家通过新浪微博(@InfoQ@丁晓昀),微信(微信号:InfoQChina)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