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isabeth Hendrickson:充满包容的敏捷社区

阅读数:429 2011 年 9 月 14 日

话题:敏捷社区文化 & 方法

很难相信《敏捷宣言》才只有 10 岁,从 2001 年到现在已经发生了这么多变化。

在很多组织中,开放团队空间替代了关起门来的彼此隔离。由索引卡和即时贴等短期人工产物辅助的协作,已经胜过了通过文档完成的工作交接。测试驱动开发和持续集成,在 2001 年被认为是全新、激进和边缘化的实践,现在已经很普及了。

工具也发生了巨大变化。Eclipse,现在已经是最普遍使用的编辑器了,于 2001 年 11 月问世 [原注 1]。从那时开始到现在,它已经变成事实上的行业标准。正如其他现代的 IDE,它支持自动化重构,比如重命名和抽取。

曾几何时,要做自动化测试只能自己开发工具,或是购买昂贵的厂商特有技术(或者二者兼做),现在开源工具已经百花齐放了。比如 Fitnesse、Cucumber、Robot Framework 框架,还有 Watir 和 Selenium 驱动,现在都已经得到广泛应用。

现在看起来,《敏捷宣言》的发布是一个分水岭,引发了上面提到的变化。这个关键的产物由一群知名的人签署,在特定的日期发布;它的问世在一个重要的时刻发生,是我们可以庆祝的纪念日;它是一个传奇,是要反抗严酷现实的声明;它是简洁有力、充满诗意的公开宣言,诞生自无边的郁闷之中。

这样的东西充满力量。

然而,真正的分水岭,是宣言发布之前和之后几个月里发生的事情:关于事情如何才能变得更好的谈话,并且最终引发 Snowbird 那次宿命般的会议;实践者们聚集在一起,分享想法和知识;各种讨论,产生对实践的清晰叙述,并引领支持这些实践的工具出现。

同时,《敏捷宣言》是催化剂,其影响力直达行业最最遥远、偏僻的角落,打造出一个社区,一种运动。它明确而又勇敢地列出一系列回到本源的价值观和原则,而且不为此感到任何歉意。它简单的信息和强有力的言词,引发起我们大部分人的深深共鸣。我们像劳工一般,被那些仪式驱动的、繁琐的流程所压迫,正是这些流程给人以工作进度方面的幻象,却没有揭示真实的工作成果。

有些人觉得被新成立的社区抛弃了,这也很自然。“测试人员的位置何在?”有人问道。也有人说:“业务分析师的位置呢?”“设计师呢?”“嘿,系统管理员怎么办?”“别忘了 DBA!”

即使到现在,还是有人觉得自己的特长被别人抛在脑后。

但是,没有道理感到被排斥。唯一被排斥的,是那些没主动来参加 party 的人。我觉得很难再找到一个更开放、更友善的社区了。

我应该知道的。

在 2003 年,我参加了新奥尔良的 XP/Agile Universe 大会。当时,我已经多年在测试人员大会上做主题发言。我有一个很受欢迎的测试相关博客。在业内的活动上,我也已经习惯于人们都知道我的名字。

这次不是。

在参加的大部分议程中,我是唯一的测试人员。同时,我也总是房间里唯一的女性。当时,我等于一个没有任何 geek 背景的新丁。这让我觉得紧张,觉得自己是一个不速之客。我开玩笑说自己是打入敌人内部的。

幸运的是,我很快意识到:自我贬低式的幽默没有必要,甚至很愚蠢。所有人的都让我觉得受宠若惊。在对话中,人们主动让出话语权,给我提供空间。

到会议结束时,我再也不觉得自己是局外人了。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成为社区的成熟成员。在敏捷相关会议中,我会审查议题,主持议程,并被选为敏捷联盟委员会的成员。现在,我是敏捷联盟功能测试工具组的联名主席。

敏捷越来越受欢迎,敏捷社区也在不断成长。有时,过快的扩张让社区出现了内爆情况(implode)。让我高兴的是,社区仍张开着它热情的臂膀,就像当初所有敏捷人士彼此都认识时的情况一样。

要说明白的是,我们不是一个完全团结的社区。将来也仍会有人觉得“我比你们更敏捷”。有人表达了他们对于敏捷商业化乃至商品化的担忧,因为有人在从敏捷的热门程度中赢取利润。有些充满争议的话题,比如认证、工具、“正确的”实践方式等等,总是能引发激烈讨论。

但是总体来说,还是能保持以尊重为牢固核心。说到底,敏捷社区珍视多样化的想法。正如 Liz Keogh 在她的 Gordon Pask 领奖仪式上说的,她属于一个“思考者社区”。[原注 2]

在这个社区里,不仅每个人都有其空间,而且我们需要每个人。如果我们希望得到敏捷承诺的结果,我们就需要每个人的角度和专业知识。我们也许不是总能达成一致,但是大多数人都有开放心态,能聆听相反观点。

对于工作所在的组织正向敏捷转换的人们来说,这个信息非常重要。正是在这样的组织中,我最多听到人们说自己 “被抛弃”了。

刚了解敏捷的组织太过急于建立教育计划,却把学习的机会按照传统的“烟囱”式方式严格分开。他们送产品经理或业务分析师参加产品负责人课程,他们送项目经理参加 CSM 课程,他们送程序员参加 TDD 课程。至于设计师、质量保证人员、系统管理员、DBA 和其他专业人士,常常不知道拿他们怎么办,于是就任由他们自生自灭。

当我遇到这些人的时候,他们感到被疏远,丧失了话语权。“其他所有人都参加转型培训去了,”他们说。“我们没有,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

有些说得更辛辣:“这个新的过程看起来非常以程序员为中心,”他们说。QA 人员习惯于主导任何带有“测试”字眼的工作,现在他们甚至觉得受到威胁。“程序员们正在讨论选择什么测试工具,”一个测试自动化经理告诉我。“可那是我的工作!。”

我希望这些人知道:敏捷是所有人的敏捷。不分什么“我们”和“他们”。没有“他们”,只有“我们”。我们需要每个人都参与进来。

所以我会告诉你们我对他们说的话。当你们遇到需要这篇文章的人,也许你们可以把它传递给他们。

如果你觉得被抛弃了,不要等别人发请柬。主动现身,加入谈话。让人们听到你的声音,你也倾听别人。

我们一直欢迎你们。

[原注 1] 请查看此链接。

[原注 2] 请查看此链接。

关于作者

Elishabeth Hendrickson是 Quality Tree Software 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兼总裁,Quality Tree Software 是一家咨询和培训公司,专注于帮助软件团队以一致和可持续的方式,交付可工作的解决方案。她还创立了 Entaggle 网站,一个来自社区的站点,提供并得到职业的认可。此外,她还创建了 Agilistry Studio,供加州 Pleasanton 的敏捷开发的实践空间。作为有超过 20 年经验的软件职业人士,Elisabeth 从 2003 年开始就是敏捷社区的一员。她在 2006-2007 年是敏捷联盟董事会的一员,而且敏捷联盟功能测试工具组计划的联合组织者。Elisabeth 将她的时间分为讲授课程、演讲、协作、编程,以及与敏捷团队一起工作,这些团队中的开发者被测试传染,并珍视她对于测试的强迫倾向。您可以找到她的 Twitter 账号:@testobsessed

英文原文链接:Elisabeth Hendrickson: Agile - An Inclusive Community


给 InfoQ 中文站投稿或者参与内容翻译工作,请邮件至editors@cn.infoq.com。也欢迎大家加入到InfoQ 中文站用户讨论组中与我们的编辑和其他读者朋友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