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之父:50 年前,我参与发明的互联网,现在怎么这样?

阅读数:1772 2019 年 11 月 5 日 09:00

互联网之父:50年前,我参与发明的互联网,现在怎么这样?

50 年来,互联网从无到有取得了巨大的发展。作为当初参与构建了互联网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计算机科学杰出教授伦纳德 · 克莱因罗克(Leonard Kleinrock),在 50 周年之日发表了自己对于当今网络的看法。(编者注:互联网之父指的是一个群体,而不是一个人,指互联网的创始人、发明人,包括 Tim Berners-Lee、Robert Elliot Kahn 等)

互联网之父:50年前,我参与发明的互联网,现在怎么这样?

当我还是一名年轻的科学家时,我参与了一项新生事物的研究工作,这在后来被叫做是互联网。道德、开放、信任、自由、共享……这些词汇被用来形容当时正在建立的互联网文化。没有人知道我们的研究将走向何方,但这些词汇和原则成了我们的指路明灯。

我们没有预料到互联网的黑暗面会来得如此凶猛,我们感到迫切需要解决这个问题。

我们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上世纪 60 年代初,我在麻省理工学院攻读博士学位。当时我就意识到有必要创建一种网络,让不同的计算机之间能够相互通信。在 60 年代后期,美国国防部资助成立了高级研究计划局(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作为对苏联发射人造卫星的回应。他们认为有必要基于我的理论开发一个计算机网络,这样计算机研究中心就可以远程协作。

我所在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计算机实验室被选为这个网络的第一个节点。1969 年 10 月 29 日,“Lo”成了第一条通过网络发送的消息,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传到了斯坦福研究所。在网络发生崩溃之前,我们敲入了“login”的前两个字母。

这个通过两台计算机相连的网络,传输两个字符的瞬间被视为奠定互联网基础的时刻。

在最初的 25 年里,互联网迅速发展,它的用户群体跟发明它的科学家一样,保持着积极向上的态度。作为发明互联网的科学家,我们既不寻求专利,也不寻求私人所有权。我们就像怪人一样,忙于应对这项造福人类的技术给我们带来的挑战。

1994 年,随着.com 公司的出现,互联网开始迅速发生变化,网络速度提升到了千兆比特,万维网成了家喻户晓的东西。同年,亚马逊成立,第一个 Web 浏览器 Netscape 发布。

垃圾广告出现

1994 年 4 月 12 日,一个意义重大的“小”时刻出现了:第一封被广泛传播的垃圾邮件:一个厚颜无耻的广告被发了出去。科学界的集体反应是“他们怎么敢这样”?我们创造的这个具有无限计算能力的网络被用来推销洗涤剂(广告)?

到了 1995 年,全球拥有 5000 万互联网用户。商业世界意识到了一些我们没有预见的东西:互联网可以被当成是一个强大的购物机器、一个八卦闲聊的小房间、一个娱乐频道和一个社交俱乐部。互联网突然变成了赚钱的机器。

随着盈利动机吞噬互联网,创新的本质发生改变。规避风险成了技术进步的主导方向,我们不再追求“一步登天”,相反,技术进步的路上每一步都走得很谨慎——“设计一个速度快 5% 的蓝牙协议”,而不是“创建一个互联网”。一个曾经充满幸福感的在线社区变成了充满竞争、对抗和极端主义的地方。

网络攻击频发

随着千禧年的结束,我们的革命出现了一个更令人不安的转折,一个我们今天仍在努力解决的问题。突然之间,我们为人们提供了一种能力,让他们可以廉价且匿名的方式与数百万人建立连接,这无意中也为“黑暗”的一面像病毒一样在全世界传播创造了条件。今天,超过 50% 的电子邮件是垃圾邮件,但比垃圾邮件更令人头疼的问题出现:让金融机构瘫痪的 DoS攻击和破坏重要基础设施的恶意僵尸网络。

2010 年左右,Stuxnet 恶意软件出现。这个时候,一些危险的玩家也跟着出现。有组织的犯罪认识到网络可以被用来进行非法活动,而极端分子则发现网络是宣扬激进观点的工具。我们试着追根溯源,回到互联网的道德根源。然而,这将是一个艰巨的挑战,需要所有人共同努力。

重归良好的互联网世界

我们需要更加积极地监督网络攻击、数据泄露和盗版等行为。各国还应该创建论坛,让有关各方聚在一起讨论和解决问题。公民用户需要让网站负起更多的责任,最近一次网站告知你适用什么样的隐私政策是在什么时候?你清楚各大平台的隐私政策,并拒绝访问不符合你标准的网站吗?

说到底,网站应该提供定制的隐私政策,他们应该能够做到这一点,因为他们有能力定制你看到的广告。网站也应该为提供的服务所导致的任何侵犯和滥用隐私行为承担责任。科学家们需要发明更先进的加密方法,通过防止犯罪者使用被盗的数据库来保护个人隐私。

我们正在研究一种技术,它可以隐藏数据在网络中移动的起点和终点,从而让捕获网络流量变得不那么有价值。支撑比特币和其他数字货币的区块链技术也提供了无可争议的技术,如果我们一起努力让这些变化发生,就有可能重新回到我所知道的那个互联网世界。

原文链接:

https://www.latimes.com/opinion/story/2019-10-29/internet-50th-anniversary-ucla-kleinrock

评论

发布
用户头像
人类命运共同体!
2019 年 11 月 05 日 12:00
回复
没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