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 Chrome 成为网络“看门人”,竞争对手对此表示强烈不满

阅读数:8893 2019 年 6 月 28 日 14:25

谷歌Chrome成为网络“看门人”,竞争对手对此表示强烈不满

谷歌Chrome成为网络“看门人”,竞争对手对此表示强烈不满

在 Samuel Maddock 计划构建一款允许朋友们同时观看在线视频的浏览器时,他选择了最简单且成本最低的选项:Chromium——谷歌 Chrome 浏览器的自由开源版本。

Maddock 的造物运作良好,但由于其以 Chromium 为基础,因此他还需要另一款名为 Widevine 的谷歌产品以验证用户身份并防止视频盗版。他向谷歌公司发送了一份请求,对项目的诉求做出说明,并等待对方给出回复。在经过四个月的周期以及十封往来邮件之后,他只得到对方的一行回复:对不起,你不能使用该软件。

他并没有做出任何非法行为。事实上,使用谷歌的安全流媒体工具确实能够确保他的项目正常运转。然而,互联网巨头决定保留访问权限,但却没有给出任何原因说明。Maddock 很快放弃了开发浏览器的打算。

Maddock 表示,“谷歌公司就像是看门人,他有权决定哪些项目可以正常推进。如果没能获得批准,那么我们将毫无办法。”

虽然 Maddock 只是一位从事小型项目的普通开发人员,但他的经历再次证明谷歌公司在浏览器以及底层技术工具市场上的主导地位。其能够对网络的运作方式进行深层控制,甚至可以决定谁有权创造新的访问方式。

从印度到欧盟,各大监管机构都已经意识到作为 Alphabet 下辖子公司的谷歌已经发展到近乎失控的程度。欧盟方面已经以违反在线搜索、展示广告与移动操作系统市场的反托拉斯法为由对谷歌进行了罚款。这里再介绍一下背景:作为谷歌数字广告系统中的一大重要组成部分,Chrome 能够分发其搜索引擎并为谷歌提供用户在网络上所执行之操作的直观视图。

即使是像谷歌这样的技术巨头,也鲜有原创产品能够像 Chrome 浏览器这样大获成功。根据 StatCounter 公布的数据,Chrome 浏览器推出于 2008 年,如今已经占整体浏览器市场的 63%,在台式计算机上的占比更是高达约 70%。Mozilla 的 Firefox 远远落后,苹果的 iPhone 默认浏览器 Safari 也无法与之匹敌。同样的,微软公司的 IE 与 Edge 浏览器亦远逊于 Chrome。

Chrome 强势辗压竞争对手

谷歌的浏览器主导着人们访问网络的方式:

谷歌Chrome成为网络“看门人”,竞争对手对此表示强烈不满

数据来源: StatCounter,截止于 2019 年 4 月

谷歌公司通过为消费者免费提供速度快且可定制的浏览器方案而在开放网络标准领域获得成功。如今,Chrome 已经成为无可争辩的领导者,其甚至控制着网络标准的设置方式。这不禁引发人们的担忧,即谷歌正在利用浏览器及其 Chromium 开源基础蚕食着竞争对手的生存空间,继而统治整个行业。

目前的大多数主流浏览器都是基于谷歌维护的 Chromium 软件代码库所构建。作为多年来一直受到技术人员青睐的独立浏览器,Opera 于 2013 年转而使用 Chromium 代码库。甚至微软方面也在今年决定全面投身于 Chromium 阵营。这必将引发一种雪球效应,即小众浏览器能够吸引到的贡献者越来越少,这些浏览器被迫转向 Chromium 以挣扎求存。

这就使得 Chrome 的竞争对手反而需要依赖于谷歌才能生存,因为谷歌完成了大部分工作以使 Chromium 软件代码保持更新。Chromium 属于开源项目,因此任何人都可以提出建议对其进行变更;但与此同时,大多数负责贡献审查的程序员都是谷歌员工,任何重大分歧最终都让一小摄谷歌高级员工负责决断。

如今,Chrome 已经占据绝对的压倒性优势,以至于大多数 Web 开发人员甚至不需要在其它浏览器上测试自己的网站。包括 YouTube、Docs 以及 Gmail 在内的多种重要谷歌服务有时候在竞争对手的浏览器上运行状态不佳,这又进一步将沮丧的用户们推向 Chrome。Chrome 正形成一片汪洋大海,一切与之相抵触的事物都将被吞没。

Mozilla 公司前任首席技术官 Andreas Gal 表示,“无论 Chrome 做什么,都代表着行业标准,其他人必须遵守这种标准。”

在 Gal 在 Mozilla 担任高管的七年当中,谷歌公司并没有公开打压 Mozilla。相反,他认为整个过程更像是一场残酷的凌迟:谷歌公司会对 Docs 以及 Gmail 等服务进行持续更新,而这些服务可能突然之间就无法在 Mozilla 的浏览器上运行。

Gal 回忆道,“我们前前后后经历了很多震惊时刻。每当谷歌发布些什么,我们就突然发现其无法在 Firefox 上正常运行。他们的说法是,这些错误会在两个月之后得到修复。但用户在访问这些网站时,则会马上觉得「算了,Firefox 已经不行了。」”

谷歌公司一直在试图缓解这个问题。其拥有一个独立的项目,专注于让不同浏览器以更为统一的方式运行,从而帮助网站开发人员减少调整工作的强度。该公司也一直在倡导采用更多的公共标准,并确保所有浏览器都遵循这些标准。

Chrome 团队工程技术副总裁 Darin Fisher 解释称,“我们有认真对待这个问题,也愿意负起网络好管家这一职责。”他表示,谷歌公司的业务依赖于让网络服务为尽可能多的人们服务,因此该公司并不打算破坏市场竞争。

2009 年时的 Chrome 才刚刚迈出第一步

十年之前,微软的 IE 浏览器才是市场上的统治者:

谷歌Chrome成为网络“看门人”,竞争对手对此表示强烈不满

数据来源: Statcounter,截止于 2009 年 4 月

但在 Gal 看来,虽然没有故意打击竞争对手的浏览器,谷歌公司仍然拥有主宰市场的财务动机。在 2018 年将自己的初创企业 Silk Labs 出售给苹果公司之后,Gal 如今也成为苹果的一员。

他指出,“过去,市场主要由三到四家供应商分享,包括微软、谷歌、Mozilla 以及苹果,各家的份额也基本相当。在这一领域,没人拥有非常明显的优势。但如今,特别是在桌面领域,谷歌已经成为绝对的垄断者。”

这种统治意味着谷歌公司将具有互联网标准的制定权。而在谷歌的发展愿景当中,广告发布与用户数据收集已经成为默认设置。

本月早些时候,谷歌公司宣布了一项其已经筹划许久的决定,即如何在 Chrome 当中处理 cookie 这一网络跟踪软件。其它浏览器会默认阻止第三方 cookie 的运行,但谷歌则选择让用户自己做出决定——凭借着明确的市场优势,这可能会成为未来的标准。正因为如此,依赖于 cookie 的数字广告公司 Criteo SA 的股票上涨了近 10%,成为其一年多以来最大的一波涨幅。

Mozilla 公司联合创始人兼 Brave Software 现任 CEO Brendan Eich 表示,“Chrome 正逐步成为一款间谍软件。”

Brave 公司提供一款能够阻止广告与网络跟踪软件的浏览器,并着手开发一套系统以根据用户的网站访问活动向用户支付少量费用。这可能彻底颠覆互联网的广告业务,但唯一的问题是 Brave 浏览器的构建仍然以 Chromium 项目为基础。

Eich 表示,这是他主动做出的妥协。从零开始构建浏览器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但对于 Brave 而言,在谷歌的海洋当中求存显然没那么简单。

2017 年 8 月,网飞公司突然停止对 Brave 浏览器的支持。在一连串的沟通邮件之后,Brave 公司首席技术官 Brian Bondy 发现谷歌在更新当中变更了网飞使用 Widevine 的具体方式——是的,Maddock 当时向谷歌申请使用许可所涉及的也正是这款工具。Brave 公司并没有收到与变更相关的通知,因此当用户访问网飞站点时,其浏览器无法正常工作。整个修复过程花了两周多时间。

Bondy 在当时开发者协作网站 GitHub 上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小型浏览器受到谷歌的支配,而谷歌在未行告知的情况下肆意拖延修复工作。”

即使人们决定使用竞争对手的浏览器而非 Chrome,谷歌方面也有办法吸引他们再次回归。Vivaldi 是一款面向隐私人群的流行浏览器,但公司 CEO Jon von Tetzchner 表示其在运行 Docs 与 Gmail 等谷歌服务时遇到了麻烦。一部分在 Vivaldi 上登录谷歌产品的用户会收到提示,其中指出其当前浏览器没有进行针对性优化,同时建议用户下载 Chrome。

他同时表示,“这明显是在针对我们。”他甚至与谷歌联合创始人 Sergey Brin 讨论过这个问题,并对方并没有明确承诺会停止这种行为。

在浏览器大战当中胜出给谷歌带来了巨大的收益,但其中却不包括为其它网络服务创造一个良好的生存空间。当 Chrome 用户登录谷歌账户时,谷歌能够跟踪其网络活动,并对其访问的网站进行编目。而全部数据都将被用于改进谷歌发布的广告产品。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反托拉斯法教授 Eben Moglen 指出,“Chrome 浏览器是最了解人们隐私的东西。”通过数十年的浏览器及其市场竞争关系研究,Moglen 表示 Chrome 已经成为广告屏蔽工具的头号天敌。

Chrome 团队负责人 Fisher 则表示,网络需要广告,否则那些无法承担发行内容及其它网站所有者运营费用的用户将不能继续享受网络服务。

Fisher 指出,“Chrome 与广告部门无关。虽然我们也与其保持着合作,但我们都有着共同的目标,即建立起自由开放的网络环境。要让网络真正发挥作用,最重要的一点在于确保为用户提供多样的消费内容。”

然而,浏览器的多样性又是另一码事。如果全球最大的软件开发商微软都需要 Chromium 项目的加持,我们很难想象谷歌公司会放弃这种巨大的控制权。

微软公司体验与设备副总裁 Joe Belfiore 表示,“我们本着积极与合作的精神开展协同,他们也没有让我们失望。”但是,不知道他会不会担心这种积极性无法长期延续。

Belfiore 总结称,“我们已经走到了河边,面前的桥梁就是我们唯一的选择。我们只能走过去,并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

原文链接: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19-05-28/google-s-chrome-becomes-web-gatekeeper-and-rivals-complain

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