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牵头提议重构互联网,要落地中心化网络

阅读数:2 2020 年 3 月 31 日 09:23

华为牵头提议重构互联网,要落地中心化网络

New IP 会因为中心化特点,给予管理者过大权力吗?

3 月 28 日,《金融时报》一则报道引发关注:去年 9 月,华为与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以及工信部向联合国机构——国际电信联盟提议重构互联网,新的核心网络技术标准名为“New IP”。

这件事情虽非新闻,华为有关 New IP 的技术文档也早在去年 5 月就在其官网上进行了披露,但是在当前的中美形式下,加之重构互联网影响重大,依旧引来关注和热议。《金融时报》表示:中国提出的 New IP 提案比较激进,是把中心化思想嵌入到互联网技术架构当中。另外一旦 New IP 方案得到国际电信联盟的合法认证,可能会存在西方互联网与中国互联网两个阵营。

也有网友看到此消息表示担忧:由于现有网络架构的去中心化特性,各国政府一直难以对互联网进行完全管控,而 New IP 可能会给予管理者过大权力。

事件回溯

根据《金融时报》的报道,华为与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以及工信部在联合国国际电信联盟会议上共同提议采用一种新的核心网络技术新标准,名为“New IP”,取代当前已经运转达半个世纪的陈旧互联网技术架构。

关于此项提案内容的描述,主要来自两份说明文件。这两份文件分明于去年 9 月及今年 2 月被内部提交至国际电信联盟代表手中,其一为技术标准提案,另一份是名为《新 IP:塑造未来网络》的 PowerPoint 演示文稿。

参与此次国际电信联盟会议的消息人士指出,沙特阿拉伯、伊朗与俄罗斯此前已经对中国提出的这一替代性网络技术提案表示支持。提案表明,这套新网络的蓝图已经拟定完成,而且已经在建设当中。完成之后,任何国家都可自由加以采用。

据介绍,New IP 其中部分技术将在明年之内做好测试准备。在今年 11 月在印度举行的国际电信联盟下一轮主要会议上,将对此计划进行进一步推进。为了说服国际电信联盟在一年之内给予批准,并将 New IP 认证为正式标准,代表们必须在多数同意的基础之上达成内部共识。如果代表们无法达成统一意见,则提案将以闭门投票的方式征求意见——最终结果仅由成员国政府代表决定。

New IP 是什么?

在华为官网上,我们能够查阅到 New IP 技术文档,这份文档发布时间为去年 5 月 20 日。InfoQ 记者在采访极客时间《Web 协议详解与抓包实战》作者,智链达 CTO,前阿里云高级技术专家陶辉的时候他表示:New IP 的核心是要解决逻辑层网络分离的问题,而这并非新技术。如果要推进 5G,这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华为牵头提议重构互联网,要落地中心化网络

华为官网披露的 New IP 技术文档

在现有互联网基础协议下,虽然带宽有了很大的提高,但是网络的高时延、抖动、丢包等问题其实并没有得到根本解决,这也是 5G 发展上的最大阻碍。无论是自动驾驶,还是远程医疗,都高度依赖低时延、高可靠的网络条件。

中国目前在 5G 建设上处于全球领先地位,从 5G 应用的角度倒逼,陶辉认为华为牵头推进 New IP 标准也是顺理成章。

“现有网络技术标准下,视频会议、IPTV、车联网等都在共用相同的网络设备,这些流量互相影响,必然无法打造出独立的低时延、高可靠网络,这是强调实时性的业务所无法忍受的。New IP 标准通过以下 6 个关键部分实现了逻辑上的网络分离:Segment Routing MPLS、Segment Routing IPv6、EVPN、VXLAN、NG MVPN、Telemetry,这 6 个部分覆盖了报文路由规则、VPN 网络的建立、提高链路利用率、提高 IDC 的网络规划能力、支持在公网中使用 IP 组播、更高效的网络设备监控等功能。”

华为牵头提议重构互联网,要落地中心化网络

虽然 IPv6 发展了很多年,但只解决了 IP 地址数量不足的问题,并没有解决网络分离问题。New IP 基于 IPv6 技术,在现有的华为 5G 网络设备上,实现了互不干扰的多个网络,支撑了 IoT 万物互联时代实时业务的发展,是推进 5G 应用的必备技术。在陶辉看来:“华为既然在 5G 上领先,那么就一定会提出 New IP 方案。”

在陶辉看来,New IP 必然会在中国落地,虽然美国不太可能采用 New IP,但是类似标准也会推出。这也就意味着,未来有可能会有两套标准共存。这也是《金融时报》提到的可能会存在西方互联网与中国互联网两个阵营的问题。

另外陶辉告诉记者,从生态角度来看,对于底层云平台厂商、物联网厂商,以及尖端机器人技术、无人驾驶技术、远程诊疗技术的相关厂商来说,New IP 势必会对他们带来比较大的影响,值得关注。

业界的声音

对于华为牵头推出的 New IP,业界反应如何?在《金融时报》的报道中,援引某些专家的观点认为:一旦采用 New IP,政府将有能力控制并监督接入网络的每一台设备,进而监视并控制每一位访问用户。

另外有人认为:一旦 New IP 得到合法认证,运营商将最终在西方互联网与中国互联网之间做出选择。如果选择后者,可能意味着该国家 / 地区内的每位用户都需要首先获取互联网供应商的许可,才能通过互联网执行任何操作,且管理员可以随时拒绝其访问请求。

对此陶辉的看法是:”分离后的实时网络关系到社会运行的底层硬件,这势必需要政府介入管控,但这只是技术层面的问题,并不涉及政治。“

这也让我们想起去年任正非在深圳与数字时代三大思想家其中的两位:《福布斯》著名撰稿人乔治·吉尔德、美国《连线》杂志专栏作家尼古拉斯·内格罗蓬特进行的 100 分钟交流和谈话中,曾经明确表示过华为重构网络架构的想法:“对于华为来说,我们计划在 5 年内投入 1000 亿美金重构网络架构,让它更加安全、快捷、可信,至少能够达到欧洲 GDPR 的标准,即使受到打击,我们也不会减少科研投入。”

任正非说这句话的背景是,他认为华为虽然每年投入巨额资金,但是移动通信、光纤通信、移动互联网不是华为发明的。华为现在对 300 多所大学、900 多所机构给予支持,就是也希望在理论创新上可以做一些贡献。

华为官网披露的 New IP 技术文档下载地址:

https://support.huawei.com/enterprise/en/doc/EDOC1000173015?idPath=24030814|21432787|7923148|22896249|19896202

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