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现在身处编程行业的泡沫之中吗?

阅读数:6360 2019 年 2 月 3 日 08:00

我们现在身处编程行业的泡沫之中吗?

顶级科技公司的程序员整体年薪现在在 30 万到 40 万美元之间,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股票价值驱动的,但是这种趋势会一直持续下去吗?

我在 2012 年离开谷歌创办了一家初创公司。我这么做是为了赢得一些声望,当然也是为了追随内心的激情,但最重要的是,为了赚钱。我梦想着有一天变得非常富有,就再也不用工作了。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如果我继续留在谷歌,我的财务状况会更好。我刚好是在谷歌的股价有起色的时候离开的。2012 年 1 月,谷歌的股价为 300 美元,而现在,它已经超过 1000 美元,最高达到了 1200 美元。

其他主要的科技公司也类似,他们为普通工程师提供了我们从未见过的高薪酬。

总的来说是这样的(下面的数字其实有点保守,因为我住在科罗拉多州,技术市场不像硅谷那么火爆):如果你是一位拥有 5 到 10 年经验的“资深”工程师,那么可以在谷歌拿到约 215,000 美元的 offer,其中包括 120,000 至 150,000 美元的基本工资和 5-10%的奖金,其余为股权。初始股票奖励总价值可能为 200,000 美元(根据谷歌目前的估值),为期 4 年,也就是说每年价值 50,000 美元。

所以,如果你去谷歌工作,你会对自己的收入感到惊讶。你在其他地方获得的收入要明显低得多。他们给的薪水和奖金可能与谷歌差不多,但在股权方面可能相去甚远。他们中的大多数甚至没有提供股权。明显的例外是与谷歌同级的公司:亚马逊、Facebook、苹果、微软。

如果你现在开始工作,要到 2 至 4 年之后才能看到效果。假设你每年获得一份价值一半的股票津贴,每份津贴的授予期都超过 4 年,这意味着到第 4 年,你将获得 1 份 20 万美元的津贴和 3 份 10 万美元的津贴。你现在的总股票津贴为每年 125,000 美元。所以你的总薪酬大约是 315,000 美元。

如果你不相信这些数字,可以四处打听一下。可以问问你在 Facebook 或谷歌工作的朋友,或者查一下 Glassdoor 网站( glassdoor.com )。我大多数在这些地方工作的朋友每年可以赚到 30 至 40 万美元。在科罗拉多州,大多数“高级”工程师都很幸运能赚到 13 万美元,我认为在硅谷会赚到更多。

现在,我也喜欢这样的高薪。即使是在一家非 FAANG(Facebook、苹果、亚马逊、Netflix 和谷歌)公司工作,但由于受到谷歌和其他朋友给编程市场带来的压力,我的薪水一直在不断上涨。

只是我在想,这些数字是否可持续?

通常,当我向人们解释这种现象时,他们认为这里是有问题的。他们会说“是的,但我敢打赌他们每周工作 80 小时”,或者“是的,但我敢打赌他们的工作很有挑战性”。

因为我在谷歌工作过,我知道显然不是他们想的那样。

首先是工作时间:当我还在谷歌时,我的工作时长比较长,但我认为我是个例外,并不是谷歌有这样的规定。我之所以长时间工作,是因为我喜欢工作。没有人强迫我做任何事情。当清洁人员开始打扫办公室时,我还在办公室里,而且通常我是最后走的几个人当中的一个。其他人一般在下午 4 点到 6 点之间回家,具体要看他们早上什么时间到办公室。

其次是工作:在谷歌写代码与在其他地方写代码没什么两样。你需要维护大量的遗留代码,进行大量的重构和集成。你会时不时地做一些非常新鲜和令人兴奋的事情。假设你像我一样喜欢编程,这非常好。我喜欢编程,虽然我写的代码大都无关紧要。

所以,我的主要观点是:我有很多其他行业的朋友,他们赚得没有我们多,但做的工作却更多,而且他们的压力比我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大。

让我们来看看其他几个专业的情况:医生和律师。

要成为一名医生,你必须经过 4 年的医学院学习,然后是 3 到 4 年的住院医生实习期。如今,根据你的专业不同,实习期通常是 1-3 年。在实习期和奖学金期间你会得到补助,通常是每年 5 到 7 万美元。考虑到你的工作时间,你可能是工资最低的工作者,甚至更少。我所有的医生朋友通常每周工作 80 个小时以上。在完成了这些阶段之后,在你的职业生涯剩下的时间里,你的年薪将达到 20 万到 60 万美元。所以最终的薪水是很不错的,但是代价是什么呢?你花了 10 年的时间,在医学院花了一大笔钱,你工作的时间可能是大多数程序员的两倍。

我认识的律师不多,但过程似乎是这样的:你努力进入你能找到的最好的法学院,并且花了 3 年时间和很多钱去学习。所幸的是,3 年后你就完成学业了。现在,假设你在竞争激烈的法律市场上找到了一份工作,然后进入令人绝望的争做合伙人的斗争中,这意味着要长时间工作 5 到 10 年。如果你成为合伙人,你就会过上一种甜蜜的生活,每年至少赚 15 万到 30 万美元,而且工作时间也更合理。

需要注意的是,这两种路径都有例外。有些明星外科医生每年可以赚到 100 万美元或者更多,明星律师也是一样。但我更关心的是平均情况,而不是例外情况。

至于其他职业:我的其他行业的朋友似乎很幸运,年薪也可以突破 10 万美元。我只提到了医生和律师,因为他们似乎是唯一可以赚到与谷歌员工相近薪水的人。

这就回到了我的核心问题:我们是否身处编程泡沫之中?其他的很多职业似乎要困难得多,但作为程序员,我们可以赚到更多的薪水。诚然,一件事的“难易程度”并不能很好地反映出人们的薪酬水平,但它也不容忽视。通常,成功最简单的方法之一就是做别人不愿意做的事,这意味着如果你选择了一条工作时间长、压力大、困难更多的道路,没有多少人会跟你抢,你就会得到相应的补偿。

但在编程方面,就好像吃蛋糕一样。我们的压力没那么大,工作时间相对较短,但仍然能够享受很高的薪酬。

但请不要误会了我的意思,其实做一个“好”程序员很难,而且你需要一直努力让自己与时俱进,所以编程这件事不是没有挑战性的。

但我还是想知道是否有一些人为的原因。也许随着软件在经济发展中的重要性越来越高,这就会变成一种新的常态。但事实上,它只发生在过去的 5 到 10 年中,我很想知道它是否会一直持续下去。这个现象也有部分是受高股票估值的影响,如果股市下跌,这些数字也会大幅下降。

还需要指出的是,这似乎只发生在 FAANG 公司中,所以就更加奇怪了。就像我之前说过的那样,我的薪水变高了,因为我曾经在那里工作过,但这并不是一种普遍现象。如果软件工程师的价值这么大,那么你会期望这些好处能够传播到任何地方,但这似乎并没有发生,至少现在还没有。

因此,作为一名在这些地方工作的程序员,我希望我们能够在 10 到 20 年内享受这样的待遇。但是,我也会为这些数字不再是常态的时刻做好准备。

英文原文:

https://thinkfaster.co/2019/01/are-we-in-the-middle-of-a-giant-programming-bubble/

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