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捷开发队伍和人员——Agile Hong Kong 活动记录

  • 麦天志

2008 年 11 月 3 日

话题:敏捷语言 & 开发架构文化 & 方法

Agile Hong Kong十月份演讲活动邀请到敏捷宣言签署人之一Steve Freeman来作演讲。Steve 分享了他对自我组织团队的经验,并分享了一些社会复杂性科学(social complexity science)中尖端研究成果,有助于如何理解团队合作的本质。

演讲中提到自我组织的重要性以及困难,而当中重要的是明白处境(sense-making,译作「意义建构」),明白到处境如何,对于如何作出决定很重要。Steve 在演说中提到两个模型:Stacey 模型和 Cynefin 模型。

Stacey 模型提出的情况是在不同的同意程度(agreement)和对情况肯定程度(certainty)相比,用作把项目开发复杂性的分类。

  • 当项目很一致而很清晰时,这是一个很规律(order)的状态
  • 当项目清析但未能同意如何执行甚至方向也不能定下来,这情况是政治(politics),重要的是如何协调及妥协
  • 当项目方向等都很一致但对于做什么不是很了解时,列作为宗教(religion),重点在于如何按照所同意的方向前进,检讨是否按方向前进
  • 如果方向不一,而且做什么都不了解的话,这是混沌(chaos)状态,所有组织都应该避免这情况发生
  • 而在以上的状态中还有空隙,即是同意度和肯定度都在中间的位置,这是最有效创新(innovation)的范围,但传统项目管理的方法不是太有用的情况,也是敏捷方法最有效的情况

而 Cynefin 模型提供一个从因果关系复杂情度来分析当前情况而作决定的框架,提出有五个领域:

  • 当因果关系显然而见时,是简单的情况(simple),处理手法为"感应-分类-反应" (Sense-Categorise-Respond)
  • 当需要专家作出分析的情况(complicated),处理手法为"感应-分析-反应" (Sense-Analyze-Respond)
  • 如果因果关系只能从检讨中反映出来(complex),处理手法是"试探-感应-反应" (Probe-Sense-Respond)
  • 完全没有任何因果关系的混乱情况(chaotic),需要的是"行动-感应-反应" (Act-Sense-Respond)
  • 如果连是属于以上那个情况都不清楚的,这是一个无序的状态(disorder),等待参与者把情况安稳至上面四个其中之一的情况。

以上两模型对于团队教练和管理人员很有帮助,协助团队知道如何去使用不同情况下所需要的处理手法,更有效地实践自我组织。实际上虽然遇到相关状况未必马上会联想到这些模型,但在检讨时作为练习讨论也很有意思,相信多加讨论可以帮助团队的自我组织力。

Steve 最后向笔者透露他正整理一篇有关社会复杂性科学的文章,稍后会在 InfoQ 上发表,笔者十分期盼 Steve 的文章。

想留意 Agile Hong Kong 活动,可到www.agilehongkong.com

敏捷语言 & 开发架构文化 & 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