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建更有价值的度量图

  • Kurt Christensen
  • 韩锴

2008 年 1 月 9 日

话题:敏捷最佳实践文化 & 方法

《经济学家》杂志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上,对近两个世纪以来最优美的三幅图表进行了称赞,它们是:Florence Nightingale's graphic,表现在了 Crimean 之战中对抗疾病所做的努力;Charles Joseph Minard's map ,展示的是拿破仑对俄国那次损失惨重的战争;William Playfair's chart,它比较了 250 年间小麦的价格与一个“专业过硬的技术工人的周薪”。Playfair 从根本上发明了用图表来显示统计信息的方法:

在一系列的经济、统计和社会改革运动过程中,William Playfair 是第一次人们不仅用数据来阐释一些问题,而且还要说服别人,甚至把这些数据用于某些政治或商业活动——他们都明白,只要吸引住别人眼球,通常也会抓住别人的心。
文章还引用了Edward Tufte的工作成果,Tufte 对统计图表学(statistical graphics)产生过巨大的影响。Tufte 在他的《Beautiful Evidence》一书中,提出了六个“分析设计的基本原则”:
明确对照物

在统计论证过程中,最基本的分析行为就是回答这个问题:“与什么做比较?”

明确因果关系

明确各种变化因素

我们探索其中的这个世界是非常多元的。

整合各种迹象

把文字、数字、图像和图表完全整合在一起。

将现象记入文档

提供详细的标题,说明作者和发起人,记录数据源,展示完整的测量比例,指出相关的问题。

内容决定一切

分析结果的好坏最终依赖于其内容的质量、实用性和完整性。

了解了如何制作好图表背后的原则后,敏捷人士们能不能利用这些原则更有效地展现度量图呢?进一步地,能不能利用它们识别和创建出更有意义的度量图呢?在《量化信息的可视化显示》 一书的第八章中,Tufte 应用他的设计原则找出了优秀图表的模式;其中之一是“small multiple”——一个接一个地排列出大量类似的图像,以便于比较。下面的图表有效地示范了该模式,它描绘了一个项目中共同工作的多个 Scrum 团队 在每个 sprint 结束后的总结:

假设这些团队拥有基本相同的人数、sprint 进度表以及为每个 sprint 分配的故事单元(story unit),那么我们就可以从上面的图表中得到很多信息:毫无疑问地,所有团队在第一个 sprint 中都在奋力拼搏;团队 A 的速度保持恒定,但一直承担着 过多的任务,需要把一些故事挪到更后面的 sprint 中;团队 B 的速度是不稳定的;团队 C 在开始时遇到了些麻烦,但是现在看来已经步入正轨了。评估团队的 绩效通常都是经理的一道难题,但是有了这种一一对应的对比以后,领导者就可以问出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跟谁做比较?”,并找到它的答案。

当然,度量图不过是一种工具,像任何工具一样,它也可能被误用。但是充分利用图表设计原则的革新,可以帮助敏捷团队创建出更佳的度量图,有限度地使用它们,敏捷团队的领导就可以在团队内部发现并修复问题了。

查看英文原文Creating Better Metrics

敏捷最佳实践文化 & 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