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性 IT 架构工作组成立

  • Jean-Jacques Dubray
  • 胡键

2007 年 10 月 12 日

话题:SOA架构

SustainableITArchitecture.com是一个向要为信息系统再造设计方法的最终用户、基础设施软件厂商和系统集成商开放的新工作组。Pierre Bonnet 是该工作组的共同创始人之一, 其中的参与者还包括 ILog 和 Orchestra Networks。Pierre 是Praxeme合著者之一,它是一个全面围绕构造面向服务架构的开源企业方法学。他还与 Dominique Vauquier(Axa Group insurance 的方法学家)和 Philippe Desfray(Softeam,OMG UML 标准委员会的成员)一起创建了 Praxeme 协会。他是Orchestra Networks的咨询经理。

通过与 Pierre 的交谈,我们分享了他作为一个老资格实践者对于面向服务架构的理解。

InfoQ:您如何看待现今使用 SOA 的用户?

Pierre:目前 SOA 在企业中使用还非常的浅薄。很大程度上,项目并没有改变现有资产。架构师们大都热衷于在后端系统之上添加各种服务。这就是人们通常说的服务激活(Service Enablement)。在持续性 IT 架构(Sustainable IT Architecture)成熟度模型中,我们称该级别是“SOA 化妆品(Cosmetic SOA)”(参见下图)。

很多人(包括一些厂商)声称 SOA 能在不改变现有系统的条件下创造 ROI。当然最后,这个 ROI 并不是非常高,而且是以增加复杂性和丧失稳定性为代价达成的,因为层级的数目增加了。

InfoQ:这种方式如何与目前企业的需要结合呢?

Pierre:在法国和欧洲,在今后五年,企业面临的问题是信息系统的更新。在今后几年会有大量的软件开发者和架构师退休。在这个背景下,企业该如何控制它的信息系统?

围绕 SOA 的真正争论不在于服务激活或“SOA 化妆品”,而是,我们如何创建新一代的系统来替代那些我们不再能维护的系统?软件目前的层级数目带来了太多的复杂性,"SOA 化妆品"方式不足以简化老化和笨重资产的演化。我们熬过了 Y2K,但是我们可能熬不过这些“婴儿潮一代(Baby boomers,译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一共有一千三百万人参军服役。他们当中有许多人由于战争而没有时间完成自己的婚姻大事。因此在 1945 年战争结束后,他们就纷纷开始组织家庭,生儿育女。在这方面,他们也确实是紧追直赶,成绩辉煌。在 1946 年到 1964 年这将近二十年的时间里,美国的人口急剧增加,新生婴儿的人数一共有七千八百万人。美国人为这一代人起了一个名字: baby boomers。引用:http://group.mop.com/topic/ShowTopic.do?commno=97838&topicno=690512)”的退休。我们正处于行业的中断点。我们必须向 SOA 成熟度的更高级迁移,我们称之为“SOA 再造(Re-engineering SOA)”

InfoQ:基础设施软件厂商如何支持 SOA 解决方案和信息系统现代化概念?

Pierre:因为项目野心不足,基础设施软件厂商卖出的许可证数量正在减少。一些组织正在部署他们的面向服务基础设施,仅仅为了能在检查框上画勾并告诉财务分析师“我们已经实现了我们的面向服务架构”。结果是,厂商目前热衷于兜售那些不会给信息系统带来大量改变的技术,这就是“通常所说的中间件”。在我看来,感觉是:需求正在改变,但是他们还没有一个连贯的策略以回应。

InfoQ:在这个背景下,企业将如何前进并应对这些挑战?

Pierre:业务已经就绪,需要将信息系统带到下一个级别。他们的资产负债表从 Y2K 和 dot.com 泡沫破灭中恢复,但是今天的业务苛求结果,它与 90 年代后期所处的压力不同。没有显著的价值被创造出来的话,公司就会不再向 IT 部门投入。

要创造价值,有 3 个条件:

1)      我们必须创建新型信息系统:我们必须打造敏捷链(agility chain)(ACMS:敏捷链管理系统)。我们必须变得敏捷,那不是新东西,但是我们必须做具体的事,而不是纸上谈兵。策略包含 3 个:过程、规则和主 & 引用数据管理(master & reference data management)。今天,将这些概念结合到生产环境依旧是革命性的。链中最弱的环节将决定整个链的敏捷性。例如,业务规则管理系统要求访问引用数据(reference data)。但是今天,分散在信息系统中的引用数据依旧很难被得到(关于 ACMS 的更多信息可以在 SustainableITArchitecture.com 找到)。SOA 和 ACMS 之间的清晰度给我们提供了更具弹性的服务架构,在 SOA 成熟度模型(参见上图)中我们称之为“SOA 扩展(Extended SOA)”。

2)      我们必须通过 SOA 治理来澄清我们的意图。在法国,用户采用基于注册表和仓库的打包解决方案来管理治理。但是解决方案并不区分“SOA 化妆品”和“SOA 再造”。在“SOA 化妆品”情况下,没什么可治理的,服务能力和它们的契约(某种程度上)受制于后端系统,因为实现完全依赖现有资产。在“SOA 再造”情况下,每个事物都到了新的维度。正确且有效地对新信息系统建模以一致地保持和调整它的蓝图才是重要的事情。如果你今天看看注册表和仓库解决方案,没有人会谈论领域特定语言和诸如 UML Case 与 IDE 等工具的联系。元数据可以被 UML 模型表达,但是这个元数据不能很容易地进入仓库。

3)      我们必须开发出一个公开且公共的企业方法学,包含“SOA 再造”且基于敏捷链管理系统的原则。“SOA 再造”只有基于一个企业级的构造过程才能成功。这个过程没有被 ITIL 或 TOGAF(举例来说)涵盖。我们需要具体的指导方针来设计和管理企业数据、用例、过程、逻辑架构(具备 SOA 风格)等等。这个公开的方法学必须被基础设施厂商拥护和支持。我们经常有这样的印象,那就是厂商不想太快的到达用户能够构建“SOA 再造”的点。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创建一个最终用户协会以开发一个公开的方法学。这就是 Praxeme 协会。Praxeme 被赋予了公开创新许可。人们可以免费的使用它并修改它以适应他们的需要。我们在 Praxeme 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公开且开源的基础,它服务于围绕“SOA 再造”并基于 ACMS 的企业方法学。

InfoQ:关于 Praxeme 您能给我们提供更多的细节吗?

Pierre:过去 4 年 Praxeme 一直在开发中,并已在法国的一个大型 SOA 解决方案项目中实战演练。我们已获得了许多实际关于其优缺点的反馈。Objecteering 正在将 Praxeme 作为他们工具集的一部分实现。Unilog 是将 Praxeme 作为他们核心方法学的系统集成商。他们已经有 10 个成功使用 Praxeme 的客户参考。我们目前正着手将这个方法学整理进入 Eclipse 过程框架组合体(EPF)中。我们还为 IT 和业务一起开始了一个为期 5 天的培训。我要强调的是,所有我们的文档都是可访问的且没有任何限制。但是,有些文档必须事先请求。这是一笔可观的智力资产。

Praxeme 依赖强大的“企业系统信息拓扑”,它扮演企业的应用框架(参见下图)。这个框架的 8 个方面简化了管理重新开发系统信息风险的业务和 IT 任务。就每个方面而言,Praxeme 给我们提供了其它 EAF(如 TOGAF Open Group)所没有的中的指导方针。尤其是,Praxeme 定义了一种设计能在不同组织过程(pragmatic aspect,实务方面)复用的“业务对象”(semantic aspect,语义方面)的方法:这就是著名的分离关注点,但是,这里,我们在设计的前期就实践它了。使用 Praxeme 拓扑,SOA 架构风格被集成在逻辑方面(logical aspect)。所有模型由 MDA 标准(OMG 的模型驱动架构)驱动,包含一些派生规则集合。例如,转换一个语义模型到一个 SOA 风格中的逻辑架构。

InfoQ:谢谢!

查看英文原文Sustainable IT Achitecture Working Group Formed

SOA架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