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 Libra 协会:成员关系错综复杂,外界质疑不断

过于集中的权力基本上与区块链的使用理念背道而驰。

阅读数:765 2019 年 10 月 23 日 17:58

起底Libra协会:成员关系错综复杂,外界质疑不断

Facebook 称其加密货币将由一个独立组织管理,但一项分析发现,这个组织超过一半的成员都与这家社交媒体巨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起底Libra协会:成员关系错综复杂,外界质疑不断

Facebook 与 Libra 的关系图:Libra 联盟的会员组成了一个复杂的网络,这个网络与 Facebook 有着多个连接。图片提供者:CASEY CHIN

今年 6 月,Facebook 公布了 Libra 计划,希望这个加密货币能撼动全球支付行业。Facebook 说,它不会控制 Libra,关键决策将由 Libra 联盟自己做出。该联盟在瑞士注册,会员多达 100 人,每个人都有同等的投票权。

Facebook 负责 Libra 项目的高管 David Marcus 在今年 7 月对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US Senate Banking Committee) 表示,“没有任何一个组织能够、也不应该对 Libra 承担全部责任”。“我们相信合作是必要的,因此我们正在努力发展 Libra 联盟:一个独立的会员制组织。”

“作为众多会员中的一员,Facebook 在联盟管理中的作用将与其他会员相当,”Marcus 继续说道。“Facebook 将只有一票,其无法控制这个完全独立的组织。”

但《连线》杂志的一项分析发现,Libra 联盟的 27 名创始会员中,有 15 名会员与 Facebook 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联。其中有些联盟会员聘用了前 Facebook 高管,还有些会员的董事会中包括了 Facebook 董事会的董事,以及通过普通投资者建立的众多联系等。

风投公司 Andreessen Horowitz 是 Facebook 的早期投资者之一,其联合创始人 Marc Andreessen 也是 Facebook 的董事会成员,他同时也是 Libra 联盟中其他四个会员的投资者。Facebook 投资者、董事会成员 Peter Thiel 也是 Libra 联盟中两个会员的投资者。

Facebook 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是 Libar 联盟另一名会员(Breakthrough Initiatives)的两名董事之一。另一位董事是出生于俄罗斯的科技投资者 Yuri Milner,他在 2015 年创立了 Breakthrough Initiatives,以支持太空探索和外星生命的探索。Milner 的 DST Global 公司是 Facebook 的早期投资者。DST 也是 Libra 联盟中其他四家会员的投资者,其本身也由 Naspers 持有部分股权,Naspers 还拥有 Libra 另一家会员 PayU。

Milner 和 Breakthrough Initiatives 的一位代表拒绝直接回答有关 Breakthrough Initiatives 在 Libra 上利益相关的问题。一位发言人只是说“Breakthrough Initiatives 有限公司是支持现有和未来基础科学慈善项目的投资工具。”Andreessen Horowitz 基金的发言人拒绝回答有关管理利益冲突计划的问题。Thiel 旗下风险投资基金 Founders Fund 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该基金与 Libra 联盟没有任何关系。

独立性的问题

Libra 联盟会员之间的众多交错联结,以及其与 Facebook 的关系,让人对其中潜在的利益冲突和 Facebook 声称不会控制 Libra 提出了质疑。英国布里斯托尔大学(University of Bristol)管理学院(School of Management)的讲师 Daniel Tischer 表示,Libra 看上去更像是“一个由志趣相投、相互联系、对权力和利益感兴趣的精英们经营的俱乐部”,而不是一个平等的团体。

Primavera De Filippi 是哈佛大学 Berkman Klein Center 互联网与社会中心的一名助理教授,也是一本关于区块链技术的书籍作者,她说 Libra 联盟创建了“去中心化的表象,以至于没有一个公司能够负责 Libra 的管理系统。“她说,实际上,“勾结的可能性相当高,各协会成员可能会倾向于采取协调一致的行动,以使他们的利润最大化。”

加密货币背后的核心理念是消除对银行等中央化的机构的信任。比特币 (bitcoin) 和 ethereum 等加密货币以分布式计算机网络的方式运行。任何人都可以加入;用户不需要相互信任,因为他们可以使用区块链技术来验证事务。相比之下,只有 Libra 联盟成员才能验证 Libra 区块链上的交易,使其成为一个授予许可的区块链。这导致一些人认为 Libra 并不是真正的加密货币。Facebook 表示,希望 Libra 在未来能改为无许可的区块链,但许多人对此表示怀疑

“大多数协会成员有着高度一致的利益,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是营利性公司,彼此之间有着广泛的联系,”De Filippi 说。“这造成了过于集中的权力,这基本上与区块链的使用理念背道而驰。”

寻求加入 Libra 联盟的营利性组织必须满足一系列标准,并投资 1000 万美元。(非营利性组织可以忽略这项投资。)这些投资将进入 Libra 的储备系统,为该集团的运营提供资金,并赚取利息。联盟会员将对其治理和底层代码的任何更改拥有发言权。

Facebook 的目标是拥有 100 名创始会员,该公司表示,这些会员将涵盖“地理分布和多样化的企业、非营利组织和多边组织,以及学术机构”。然而,迄今只有 27 个组织签署了加入联盟的意向书;今年 7 月,Visa 首席执行官 Brian Kelly 说,在所有被列为 Libra 创始会员的组织中,没有一家正式签署了这个项目,也没有承诺拿出 1000 万美元。

PayPal 作为创始会员之一,率先表示推出 Libra 协会。随后,包括 Visa、万事达(Mastercard)和 Stripe 在内的其它金融机构也退出了协会。

目前,剩下的 21 名协会成员认为彼此之间以及与 Facebook 之间都有很多联系。例如,Andreessen Horowitz 是硅谷最大的加密货币支持者之一,去年创立了一只 3.5 亿美元的基金,专门用于加密投资。除了投资 Facebook,这家风投公司还是 Libra 联盟的四个成员的投资者:Stripe、Anchorage、Coinbase 和 Lyft;Andreessen Horowitz 至少有一位合伙人是后三家公司的董事。Facebook 的 Marcus 去年因为其在 Libra 担任的角色而辞职之前也是 Coinbase 的董事。

该公司联合创始人 Marc Andreessen 与扎克伯格关系密切,自 2008 年以来一直担任 Facebook 的董事。2016 年,投资者起诉 Facebook,称 Andreessen 一直在就一项重组计划向扎克伯格提供建议,该计划将赋予扎克伯格更多对该公司的控制权。Facebook 同意中断拟议中的重组,从而了结了这起诉讼。

Andreessen 也是华盛顿特区货币中心(Coin Center)的顾问委员会成员,该组织倡导“一种保护使用无许可区块链技术进行创新的自由的监管环境”。Coin Center 不是 Libra 联盟的会员,但它的董事会和顾问委员会包括另外两个联盟会员的领导:Union Square Ventures 的 Fred Wilson 和 Xapo 的 Wences Casares。

Casares 和他的长期商业伙伴 Meyer Malka 与多个 Libra 会员有联系。这两家公司已经合作开展了几项业务,从上世纪 90 年代阿根廷的一家网上经纪公司开始做起。今年 8 月, Xapo 以 5500 万美元的价格将其机构托管业务出售给了另一家 Libra 会员公司 Coinbase。Facebook 高管 Marcus 和投资者 Milner 也投资了 Xapo。

Casares 是 Xapo 的首席执行官,也是 PayPal 的董事会成员,而 Marcus 曾是 PayPal 的总裁。Casares 还曾是 Kiva 的董事会成员。Malka 是风险投资公司 Ribbit Capital 的管理合伙人,该投资公司是 Libra 联盟的会员。Malka 还是 MercadoLibre 的董事会成员,该公司运营着一个名为 Mercado Pago 的公司,它是一个支付平台,也是 Libra 的会员,同时也是 Ribbit 在 Xapo 和 Coinbase 的投资者。Xapo 和 Ribbit 对多个置评请求不予回复。

政府的阻力

Libra 已经面临来自世界各地立法者和监管者的阻力,包括特朗普总统和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他们所提出的顾虑包括反托拉斯和竞争问题、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消费者保护,甚至 Libra 对民主本身的潜在影响。本月早些时候,法国财政部长 Bruno Le Maire 暗示,Libra 可能会被排除在欧洲之外,理由是担心欧洲国家的金融稳定性和对货币政策失去控制。

9 月中旬,Facebook 高管 Marcus 在瑞士的一次会议上会见了来自 26 个国家的央行代表。会后,Marcus 在推特上说,他想“揭穿”Libra 对国家主权和货币政策的影响。他说,Libra 的每一个货币单位都将由 Libra 储备系统中等量的传统货币来支撑。他写道:“因此,不会有新的货币创造,严格来说,这仍将是主权国家的事。”

今年 7 月,Marcus 在美国参议院银行委员会(Senate Banking Committee)作证时,曾受到来自明尼苏达州的参议员 Tina Smith 的盘问,问题内容是 Libra 联盟将如何决策和处理潜在的利益冲突。“我们当然希望避免利益冲突,参议员,”Marcus 回应道。“但是,从现在到准备就绪之前,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在一次采访中,Smith 说她仍然有很多关于 Libra 的问题。她表示:“我正在研究这项提案,试图准确理解这家公司将如何创造一种货币,同时将消费者的个人、私人数据和辛苦挣来的钱放在首位,并同时保持独立性。”

她补充说:“参议院是一个有着 100 名成员的审议机构,每个成员都具有单一的、平等的投票权。”“但我很清楚地看到,平等的投票并不等于平等的发言权。所以我很担心谁会来问问题,谁来制定议程。”

Libra 联盟本身似乎还没有想到这个问题的答案。目前正在制定管理该协会的章程,但 Facebook 和 Libra 的发言人都拒绝回答有关管理利益冲突或 Libra 联盟权力过于集中的问题。

原文链接:
The Ties That Bind Facebook’s Libra

评论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