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V神邀请、创建DeFi项目,一个创业失败的95后成功逆袭

2020 年 10 月 13 日

被V神邀请、创建DeFi项目,一个创业失败的95后成功逆袭

如果不是因为骑马这个爱好,乔伊·克鲁格(Joey Krug)可能永远不会接触到以太坊。大约 9 岁时,克鲁格偶然去了农场,并第一次接触到骑马。他很快爱上了骑马,从此也拥有了毕生爱好。


同时,这个小男孩在计算机上也表现出惊人的天赋,想出了打乱计算机的启动顺序、使其永久卡在启动 CD-ROM 的过程中,从而实现系统入侵。在八年级第一次接触入门计算机课程时,他 15 分钟就掌握了 45 分钟课程的全部内容。


12 岁生日时,克鲁格把自己的 20 美元砸在了马场上。这笔赌注不止让他赢回了 20 美元,还启发了他使用复杂的模型计算比赛距离、骑师以及赛道情况等因素对结果的影响。这让他把对骑马的热爱和计算机上的天赋融合了起来。


现在,26 岁的克鲁格已经成为掌握约 5 亿美元的资产管理机构 Pantera Capital 的联合首席投资官,同时也是去中心化的预测市场平台 Augur 的联合创始人。


出师不利:无人问津的比特币销售应用


克鲁格表示:“权力的集中总会带来腐败。”他坚持认为,只要权力集中在少数人手中,他们就一定会做出不当行为——常规业务领域也是如此。因此,Augur 选择了不同的发展道路,它更像是一种公共基础设施。


出生于 1995 年 7 月的克鲁格,母亲是医生助手,父亲则是急诊科医生。在大学一年级时,他在 Overclock.net(一个致力于扩大计算机处理能力的论坛)上第一次接触到比特币。此后不久,克鲁格又读到了前国会议员 Ron Paul 所著的《黄金的逻辑(The Case For Gold )》一书,对“不负责任的官僚主义令美国国债高达 10 万亿美元以上”感到非常震惊。


在与父母交流了意见之后,Kurg 短暂地进入了加利福尼亚州克莱蒙特的波莫纳学院求学。他在这里意识到,美国臃肿的医疗保健制度让大量年轻人失去了学医助人的梦想。他希望简化医疗流程,而在这时他赶上了区块链地技术浪潮。


在学校建立比特币俱乐部之后,克鲁格开发出一款比特币销售应用程序,并试图说服克莱蒙特本地的企业能够接受这种加密货币。失败后,他决定搬往旧金山寻求新的方向。


差不多在这个时候,普林斯顿大学的研究人员发表了一篇很有影响力的论文,内容是关于创建去中心化预测市场(即分布式自治组织(DAOs)),博彩在 DAOs 中成为一种激励人们创造的有价值的数据,这虽然会带来金钱层面的影响,但没有博彩公司或任何其他中间人来监督。


这篇论文同样影响了以太坊发明者、现年 26 岁的维塔利克·布特林(Vitalik Buterin)。克鲁格回忆起来时表示,里面很多内容都很有趣。“从赌马到真实世界,我意识到现实世界的数据未必就一定得来自现实世界。”


从比特币到以太坊


最初,克鲁格与现年 28 岁的大学好友 Jeremy Gardner 以及现年 37 岁的 Jack Peterson 联手打造了自己的项目:TruthCoin,该项目也在加密货币社区中颇受好评。TruthCoin 使用比特币区块链的修改版本,尝试对币值走向做出准确的预测。


V 神对该项目充满兴趣,并主动联系了克鲁格,向他介绍以太坊:以太坊类似于比特币,但其计算机语言可以更轻松地编写较复杂的智能合约,开发更为友好,该项目正处于启动的最后阶段。


为了支撑正常运行,Augur 项目在 2015 年进行了有史以来首次为期 45 天的首轮代币发行(IC0),销售平台选定为以太坊。


总部位于爱沙尼亚的私募组织 Forecast Foundation 出售了 11000 个可在 Augur 上使用的代币 REP,其中 80%面向普通投资者,16%属于包括 V 神在内的 Augur 创始团队,剩下的 4%则用于支持基金会的运转。在整个发售过程中,他们总共筹集到了超过 1000 万枚 ETH 以及用于购买该币的 12000 个 BTC,约 520 万美元。


但这只是 IC0 热潮的最早时期。用“ICO”这个词比“区块链”能筹集到更多的资金。仅仅两年后,Augur 的竞争对手 Gnosis 在短短 15 分钟之内就通过出售占比仅为 5%的代币就筹集到了相当于 Augur 两倍(1200 万美元)的资金。这意味着 Gnosis 团队仍然掌握着 95%的代币,总价值近 3 亿美元。


根据 Coindesk 报道,从那时起到 2018 年 10 月,通过 ICO 活动筹集到的资金已经超过 200 亿美元。但随后受到监管政策等不确定性因素的影响,ICO 泡沫开始大范围破裂。


根据数据网站 Messari 公布的数据,虽然 REP 币能够像证券那样正常持有、发生价值浮动,但在本质上仍然不属于证券,其价值的根基在于预测市场的功能。


在 Augur 生态系统当中,如果有人要想决定某件事的结果,就必须使用 REP 进行下注。如果这人与其他人达成了共识,则系统会对抽取一定比例的下注收益,本金保持不变。成员可以对系统发起 21 次“争议”,如果确实存在两种不同版本的真相,则每次争议都将自动建立起新 Augur 分叉或副本,但每次发起争议的下注金额也会翻倍。


Forecast Foundation 运营总监 Tom Kyser 表示,“最终的真相应该是一种公众层面的共识,取决于人们希望生活在一个怎样的世界当中。而这个基于公众共识的世界,应该最大程度地反映现实世界。”



Augur 联合创始人 Jeremy Gardner(左二)与 Joey Krug(右二)同创始团队在聚会现场


“去中心化”被证明可行


在发展早期,来自世界各地的独立有偿编码人员主要接受 Augur 联合创始人 Jack Peterson 的领导。


Peterson 拥有加州大学生物物理学博士学位。在奠定初步代码基础之后,克鲁格于 2016 年 6 月被 Peter Thiel 选定为研究员,并在次年加入了 Pantera Capital。


克鲁格表示,在其加入 Pantera 的第二个月(即 2018 年 7 月 9 日),Augur 的第一版正式发布了。这是个“非常缓慢、成本高昂且难以使用的版本”。在第一个版本中,用户需要等待 6~12 个小时才能下载应用程序,而后建立市场,确定潜在结果并结合自己的判断对 ETH 的价值进行赌注。


但该版本的最大意义在于证明了无需注册的博彩平台确实可行,而且后来者完全可以在此基础上建立多种业务类型。


根据 Forecast Foundation 的介绍,Augur 第一版共催生出 2895 个市场,并产生了 69662 个 ETH,总价值约在 1500 万到 2000 万美元之间;有 2609 位唯一身份访问者接入其中,并完成了超过 15000 笔交易;共有 650 位报告者共砸下 138 万 5843 个 REP 币,并产生了 5758 个 REP 币的争议费用。在 Augur 平台早期最繁忙的一天中,约有价值 250 万美元的资产被作为注码。


根据 Grand View Research 统计,去年全球仅在线博彩业务(由 FanDuel 及 Draft Kings 等主导)就创造了 530 亿美元的收入,并有望在 2020 年至 2027 年实现 11.5%的年均复合增长率。


第一版中,最成功的应用程序当数 Guesser,其来自总部位于马德里的一家风险投资机构,使用的是由 Optimus Analytics(曾于 2017 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为 Marco Rubio 提供预测服务)开发的选举预测模型。


这套模型极为灵活,用户可以在几乎所有不确定的事上下注。例如特朗普是否会在下一次演讲中提到 “中国”,及其能否在今年年末的新一轮大选中连任等。


今年 24 岁的 Guesser CEO Jose Garay 表示:“在如今的政治领域,人们越来越重视博彩市场上的数据,并将其作为实际投票结果真实与否的有力证据。我们提供的数据引擎中包含的数据点规模比常规的公开投票要高几个数量级。以此为基础,大家可以为每一项细分结果直接设定概率和下注价格。”


市场的流动性困境


但还有一些问题。如果 ETH 在未来几个月内持续萎缩,那么即使用户准确猜出了结果,实际持有的资产仍会缩水。另外随着 ETH 价格上涨,很多 ETH 持有者已经不再参与短期交易,导致市场流动性持续低下。Garay 表示,“Augur 的第二版必须解决这一挑战,即如何让整个市场再度充斥大量流动性。”


Jack Peterson 主要负责管理第一版的开发者团队,而克鲁格在 Pantera Capital 任职期间负责推动第二版的顺利完成。


Augur 第二版的显著变化就是有了欺诈过滤器。欺诈过滤器能将存在欺诈嫌疑的市场转移到新用户无法立即访问的区域,并与多种分布式应用程序(dapps)集成起来以建立可信第三方体系。例如,其与 0x 开源软件集成起来支持免费对等投注,而无需对每次投注收取费。Augur 还可以直接与 Uniswap 集成,帮助用户在无需依赖可信第三方的前提下实现不同加密货币与 DAI 之间的兑换。



Augur 第二版中的账户摘要页面截屏


克鲁格表示,Pantera 到目前为止并未投资任何以 Augur 为基础建立的初创企业,而是先让这些企业自行筹集种子轮资本,其中的佼佼者可能获得 A 轮投资。“我们想投资那些做得最好的项目。”


V 神强调,他们的目标并不是帮助区块链创业者们快速致富。因此,他们鼓励克鲁格和 Augur 创始团队将目光投向以太坊之外,甚至提供了关于简化 Augur 运作理论的技术支持。


“人们在最初无法确定加密货币技术是否可以发挥实际作用。因此,投身其中的团队往往是那些坚信为了公共利益而开展项目的参与者。很明显,开发工作离不开资金,但我们绝不会过度贪婪。而且我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模型逐步得到验证,很多人的思维方式也开始发生转变。面对这样一个明显的获利机会,不少参与团队开始蜕变成传统创业运作模式。”V 神解释道。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 Augur 的开发者们都是慈善家。尽管克鲁格及 Forecast Foundation 团队拒绝分享目前持有的原始 ICO 资金数额,但他们强调自己的基金会永远不会变成营利性实体。他们的目标是建立起类似于 Melonport(一套面向分类账基金基础设施的 DAO)的发展路径,并在受众群体完善成熟之后慢慢将权力下放。


克鲁格总结道:“基金会的资金总有一天会用完,基金会本身也将基本消失,剩下的只是一个不断发展的社区型开源软件项目。到那时,我们也许可以建立起相应的营利性实体试着赚点钱。”


原文链接:


https://www.forbes.com/sites/michaeldelcastillo/2020/07/28/ethereums-first-ico-blazes-trail-to-a-world-without-bosses/#21273c305a18


2020 年 10 月 13 日 08:512011

评论

发布
暂无评论
发现更多内容

敏捷开发:影响地图工作坊的反思

华为云开发者社区

敏捷开发 业务线 需求管理 需求 华为云

产品、方案、生态三力齐发 英特尔驱动智能边缘价值迸发

飞天鱼2017

面试官问:如何设计一个安全的对外接口?

Java小咖秀

Java 面试 经验

第八周作业

方堃

CompletableFuture运行流程源码详解

编号94530

Java 并发编程 多线程 CompletableFuture

英特尔®边缘软件中心重磅发布 一站式资源供给为应用开发创新赋能

飞天鱼2017

架构师训练营第八周作业

sunnywhy

极客大学架构师训练营

如何在微服务团队中高效使用 Git 管理代码?

看山

git 微服务 高效

作业二

Kiroro

云图说 | 快速创建一个kubernetes集群

华为云开发者社区

Kubernetes 虚拟机 集群容错 华为云 容器化

单向链表合并节点

chenzt

华青融天战略拓展总监王旭详解IT运维的九阳神功

DT极客

37岁程序员被裁,想用6月工资跪舔领导划掉被裁名额,结果蒙了!

程序员生活志

程序员 职场 程序员生活

架构师训练营 - 学习总结 第 8 周

铁血杰克

第八周·命题作业

刘璐

week8

不在调上

作业

不在调上

区块链+国防安全,科技是核心战斗力

CECBC区块链专委会

域名凭什么能卖出亿元高价?

北柯

创业 互联网 域名解析

抢占5G大市场 众盟科技助力企业跑赢短视频营销新赛道

人称T客

Spring系列:请问各位大佬为何要学spring?

简爱W

架构训练营第八周感悟

张锐

最新硬件虚拟化检测技术,让攻击者逃不出“楚门的世界”

百度安全

云计算 安全 虚拟化

扎克伯格:从程序员到福布斯全球首富,他经历了什么?

北柯

作业一

Kiroro

总结

chenzt

第八周·总结·数据结构预算法

刘璐

【API进阶之路】高考要考口语?我用多模态评测API做了一场10w+刷屏活动

华为云开发者社区

人工智能 英语学习 评测 API 华为云

实现DevOps的三步工作法

看山

DevOps 凤凰项目

AI大有可为:NAIE平台助力垃圾分类

华为云开发者社区

AI 模型训练 垃圾回收机制 数据集 华为云

架构师第8周练习

小蚂蚁

被V神邀请、创建DeFi项目,一个创业失败的95后成功逆袭-Info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