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浏览器混战:为什么技术救不了 Edge?

阅读数:3457 2018 年 12 月 13 日

随着微软正式确认放弃 Edge,并基于 Chromium 引擎重启新的浏览器,我想借此机会分享一些有关当前 Web 浏览器格局的想法。

Edge:注定要失败

在推出 3 年之后,从市场份额来看,Edge 无疑是失败的。根据用户的使用数据来看,它的份额仅为 4-5%。这个数字居然是来自一家半垄断运营桌面操作系统的公司,而它曾经拥有 80-90%的市场份额,几乎是完全垄断的。

更糟糕的是,如果再算上移动市场,市场份额急剧下降至 2%左右。在 2-5%的范围内,Edge 与一大堆没人真正关心的浏览器(比如 Opera、Vivaldi,或 Samsung Internet)混在了一起。当然,每个浏览器都可能拥有忠诚的粉丝,他们甚至可能认为它们是利基市场中的优秀浏览器,但它们不是主要的参与者,开发者也不会太过关注它们。

与 Opera 等小型浏览器相比,Edge 的情况实际上更糟糕。至少那些浏览器与 Web 兼容,但 Edge 使用的是自己的引擎,试图让现代 Web 反过来兼容 Edge。

Edge 在移动设备上几乎不见身影,在桌面市场也无法获得足够的吸引力,难怪注定会失败。以下是我的一些个人想法,或许如果 Edge 真的这么做了,就不会是目前的惨状:

  • 在推出期间就错失了获取市场份额的大好时机。无论你多么厌恶 IE,但不得不承认,数以亿计的用户已经被固化了“互联网”的概念。有些是因为他们被迫使用 IE,有些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有更好的替代品。当微软推出 Edge 时,没能捕获到这么多的用户。从 IE 到 Edge,没有给用户提供任何指导,在 IE 用户看来,Edge 是个陌生的东西,因为他们在这些年里都没有使用过其他新浏览器。微软其实可以试着保持图标不变,然后在背后切换渲染引擎来捕获这些用户。然而微软并没有这么做,所以没有人切换,或者切换的人也是凤毛麟角。而这一切都发生在一个令人困惑的 Windows 8 时代。

  • 对于那些比较了解浏览器以及知道还有其他浏览器竞争对手的 IE 用户来说,他们并不知道与 Chrome 相比,Edge 是不是会更好。它似乎在很多方面都没有表现得更好,但在某些方面却表现得要糟糕得多。而且,Edge 采用了触控优先的设计,这无疑进一步疏远了传统桌面用户。

  • 对于开发人员来说,Edge 只是另一个 IE,另一种痛苦。它比 IE 更好,但在功能和 Web 标准方面仍然是落后的,它所采用的渲染方式和其他浏览器不同。不过这不是 Edge 团队本身的问题,在与他们的互动过程中,我发现他们其实非常棒。他们都是伟大的工程师,开放 Web 的支持者。在我看来,或许是缺乏足够的资源,因为 Edge 团队相当小。此外,微软坚持将浏览器更新作为操作系统更新的一部分,这一策略是失败的。要知道,竞争对手每 6 周就发布一次新版本。

  • 缺乏营销。有时候,微软会因为走老路而陷入困境。他们认为,只要他们交付的软件就会得到大规模的采用,就像它过去长达数十年的主导时期一样。但那些好日子结束了,你需要参与竞争,赢得市场和人心,并长期坚持下去。但微软为 Edge 这么做了吗?没有!

但以上的这些原因并不是最重要的。如果微软做对了这些事,或许份额会从 4%增加到 6%,但肯定不会让 Edge 在市场份额方面成为主角。

真正重要的原因是:移动。如果一个网站现在有 50-60%的移动流量,并且如果数十亿人以移动设备作为唯一的入口,而移动方面却不见你的身影,那么可以肯定地说,在浏览器大战中,你已经是个输家。

桌面仍然是一个大而有趣的市场,在这方面,微软发现自己可以与谷歌相抗衡。谷歌拥有全球最重要的 Web 服务,可以轻松将 Chrome 推向数十亿用户。但微软做不到,因为它没有这些服务。谷歌甚至可以让他们的服务限制在 Chrome 上,他们迫使 Android 制造商将 Chrome 和其他无数的谷歌应用程序作为默认设置推向数十亿用户。

所以我得出结论,Edge 注定要失败,而它的下一个版本从一开始同样注定要失败。原因很简单,微软对浏览器的安装方式几乎没有发言权:在移动设备上作为默认应用程序,在桌面上通过谷歌控制下的网络服务进行安装。切换到 Chromium 对市场份额不会带来什么影响,因为现在竞争的关键在于 UI,而不是引擎。

Chromium 上的 Edge

Edge 使用 Chromium 作为渲染引擎意味着什么?

首先,不会带来太多的市场份额增长。它可能会有微小的提升,因为 Edge 将与 Chromium 主导的 Web 更加兼容,因此可以吸引更多用户。但我不认为这会带来太大影响,因为它并没有什么独特的地方。

对于开发者来说,他们可以少为一个浏览器引擎操心了。他们的测试工作量减少了,特定于浏览器的错误修复也减少了,生产力提升了。

对于开放的 Web 来说,这有点复杂。如果我是一个务实的开发者,我不认为浏览器引擎之间的竞争会带来多大好处。实际上,我希望在输入并运行代码时能够看到相同的结果,而不管使用的是哪个引擎。看到不同的输出结果或者错误并不是一种好处,而是一种痛苦。引擎之间的功能差异很大,这意味着需要为同一个东西构建不同的版本。你可以给它一个很好的名字,比如“渐进式增强”,但从纯粹务实的生产力角度来看,这并没有改变它的糟糕之处。

那么拥有不同引擎的意义是什么?可能是为了速度,但我现在几乎不认为速度会是一个问题。从目前来看,每一种引擎的速度似乎看起来都差不多。

在实际当中,虽然太多的引擎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痛苦,但它们有时也会为整个开放 Web 带来好处。浏览器供应商发明了一些最终成为 Web 标准的新功能。当然,新功能也可以内置到共享的开源引擎中,比如 Chromium。如果那个引擎的开源真正具有民主性,那就对了。

在我看来,浏览器引擎并不是保持 Web 开放的驱动力。如果是这样,那么在 Chromium 占主导地位的情况下,开放 Web 就不存在了。相反,我认为是 Web 标准决策过程中的多样性、竞争和协作。

更明确地说,在 W3C 会议或标准讨论会中,参与者不应该有 60-70%的谷歌员工。同样,谷歌不应该对像 Chromium 这样的“开源”项目拥有否决权。微软、Mozilla、Adobe 等公司应该获得同等的发言权,这样,即使引擎数量变少了,我们仍然享有对这些引擎的所有权和决策权。

浏览器创新的另一个方面是在引擎之外,也就是在 UI 部分。关于这一点,很多人都跟我持相同的看法,没有什么异议。

至于微软为什么转向 Chromium,我们只能做出推测。我认为微软意识到他们无法通过 Edge 获得显著的市场份额,他们发现花了钱却看不到隧道尽头的曙光。以高成本开发一个浏览器引擎却无法获得任何商业利益,这是很痛苦的。由于失去了移动市场并且逐步成为一家提供服务的公司,他们无论如何都要将所有产品做得与 Chromium 100%兼容。即使是在微软内部,Chromium 也是一等公民,而不是 Edge。

人们可能会想为什么微软想要推出另一款浏览器。新的浏览器在市场份额上肯定不会超越 Edge,那么为什么微软还要这么做?我认为他们可能想将一些 Windows 设备独有的功能集成到浏览器中,例如网页绘图功能。此外,如果微软发布的操作系统里没有了浏览器是很令人尴尬的,因为那样人们就无法下载 Chrome。

Firefox:越跑越偏

如果你认为 Edge 的情况已经很糟糕,后面还有更严峻的。我一直认为 Firefox 会成功,不是因为我认为他们拥有最好的浏览器,而是出于感情上的原因:他们是唯一的独立浏览器,是开放 Web 的守护者。与其他公司相比,他们具有优越的人性价值,我希望他们能够做好。

然而,他们却表现得不尽如人意,他们已经输了。首先,他们的 Firefox OS 计划失败了,就像微软一样,他们在移动设备领域没有了立足之地。它在移动市场的份额几乎不到 1%左右,比 Edge 还低。

我们可以在这里重申一个简单的结论,即如果没有抓住移动市场,你就输了。大多数网络流量都是以移动为入口,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但同样,桌面并不完全消失。然而,Firefox 在这方面也惨遭失败:

Firefox 位于低市场份额分组的上方,它曾经足以被认为是一个主要的浏览器,一个严肃的玩家,但现在不行了。根据众多消息来源,Firefox 已经跌破 10%的桌面市场份额。尽管他们努力进行营销,但显然没有奏效,或者还没有开始奏效。

跨设备市场份额则更令人震惊:

在 8 年内,从超过 30%的市场份额高峰掉到几乎完全不剩。上图很清楚地表明,随着 Chrome 和移动 Safari 的兴起,移动革命是造成 Firefox 败退的主要原因。

Firefox 现在已经成为总市场份额中不相关的浏览器,而在桌面市场也逐渐失守,这种迹象已经清晰可见。在过去十年中,没有哪个 Web 开发人员开发的东西会在 Firefox 中运行不起来,如果运行不起来你一定会受到嘲笑。Firefox 曾经是开发人员的默认浏览器。

然而,这些已成历史。我现在看到越来越多的网站在 Firefox 中无法正常运行,但却没有人关心这些。漠视 Firefox 的行为变得越来越普遍。所以,关于 Firefox 是否已经变得无关键要的问题,答案很明显了,剩下的问题是它将变得有多无关紧要。

Mozilla 手握两把武器,用来对抗市场份额的下降,但它们最终都会惨败。不是因为我希望他们失败,或者过于消极或悲观,而是因为这两把武器都没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第一把武器是技术。从工程角度来看,Mozilla 在重写浏览器方面做得很棒。Servo、Rust、WebRenderer 都看起来非常具有创新性,最终会得到一个更好的浏览器。从技术角度来看,他们可能很快就能够提供世界上最好的桌面浏览器。

像我一样的 Firefox 死忠肯定会喜欢它,但仅此而已。浏览器市场份额的巨大变化不是由浏览器功能或性能引起的,而是由移动革命和主导方(谷歌)向数十亿用户发布默认浏览器引起的。非技术用户不会根据功能或速度有意识地选择浏览器,即使他们会这样做,现代浏览器已经都很快了,所以速度对于用户来说并没有多大差异。Firefox 的下降和竞争对手的急剧上升并非由于工程,因此解决方案也不在于工程。即使你坚定地认为工程就是解决方案,但我确定你也未必是谷歌的对手。你可以赢得一场战斗,但不会是整场战争。

第二把武器是理念传播。Firefox 是隐私的守护者,是一股独立的清晰之风。我很在乎这些,而且我有情感方面的原因,但我不得不说,大多数人并不在乎。在便利性和原则之间做选择时,大多数人会选择便利性。或者,他们甚至都不花时间思考,因为他们没有听到你讲道,或者甚至都不知道你的存在。肯定有人关心 Firefox,但恐怕这些人不足以拯救 Firefox。在 Facebook 收购了 WhatsApp 之后,人们担心隐私问题会导致用户放弃 WhatsApp,但实际上没有人这么做,Whatsapp 用户在那一年反而增长了很多。

对于 Firefox 的现状和未来,这是多么惨淡的一副景象。最好的结果也无非是他们阻止下降并稳定在当前水平。但即使他们做到了,他们的市场份额仍然会随着手机的持续增长而下降,而 Firefox 在移动领域并没有什么立足之地。桌面市场份额可能会变得稳定,但不太可能显著上升,因为我想不到有任何可能性。

最糟糕的情况是,它们在桌面市场也会继续下降到 5%或更低。如果真的发生这种情况,它就将变得完全无关紧要。

请注意,我所说的无关紧要,并不是指死亡或无意义或没有未来。作为拥有 5%市场份额的浏览器,仍然可以为 1 亿用户提供服务。我说的无关键要是指与全球范围内的浏览器战争无关。

微软放弃 Edge 和他们自己的渲染引擎,可能是对的。如果它与 Mozilla 合作,可以成为一个强大的联盟,反对 Chromium/Chrome 的主导地位。至少在桌面市场上可能会带来一些不同。

但微软没有这么做,而是选择了一条简单的短期路径。因为只有失败者才会做正确的事,比如像 Firefox 这样。好人到最后却败了,至少在这场战争中。

Chrome,也就是那个“Web”

关于 Chrome 的讨论已经不绝于耳了,我对它的看法非常复杂,或者说是有“层次”的。

首先,严格来说,就个人用途而言,我认为 Chrome 是最好的浏览器。它速度快,具有非常好的用户界面,扩展支持非常好,开发者工具也很出色。这并不是说其他​​浏览器都是垃圾,它们也都很好,但 Chrome 会稍好一些。

在开发人员看来,它是最好的开发工具。更重要的是,Chrome 浏览器通常会首先发布新的 Web 功能。作为一名开发人员,我几乎没有遇到在 Chrome 中无法正常运行但在竞争对手浏览器中可以运行的情况,反过来的情况倒是经常碰到。

Chrome 让我变成一个愉快的用户和开发者。这是一个很棒的浏览器,可以说,Web 历史上没有任何一家公司比谷歌为了改善 Web 平台而做出更多的工作。

是的,他们有资源这样做。微软也有,只是它大部分时间在破坏 Web。或许,改进 Web 可能符合谷歌自身的利益,但如果没有谷歌在改进 Web 方面的力度和速度,从技术方面讲,我们将处于一个黑暗的时期。

如果你从未经历过那些黑暗时期,我可以总结一下:浏览器从不发布新功能,即使是最简单的新功能也需要 5 年时间才能得到广泛使用,但可能仍然无法正常运行。谷歌让 Web 成为一流公民,近年来几乎独揽了让 Web 成为可持续应用平台的工作,或者至少是一股最大的驱动力。

当然,Chrome 是一款好浏览器,而好浏览器可以有机地增加市场份额。Chrome 的部分市场份额增长是因为浏览器本身的质量,毕竟它是用户首选的浏览器。

但数十亿用户集体决定将 Chrome 用作默认浏览器,不可能只是因为它是一款好浏览器那么简单。口口相传的速度不会那么快,人们也不会基于技术因素来选择一款浏览器。

显然,Chrome 市场份额急剧上升是谷歌通过其他方式来实现的:

  • 如果你想在 Android 设备上添加 Playstore,也必须将谷歌的整个应用套件放在设备上,其中就包括 Chrome。如果没有 Playstore,你可能都不想打开设备。所以很简单:如果你不是苹果公司,但想要推出移动设备,那么一定会带上 Chrome。你可能会说,还是有不使用 Playstore 的 Android 利基市场,但它不会改变绝大多数设备的整体情况。

  • 除了能够将 Chrome 强制推向数十亿用户之外,谷歌还提供了一些使用最为广泛的网络服务。搜索、地图、Gmail、Youtube 等,它们在 Chrome 上都运行得更好,或者包含了安装 Chrome 的广告。

  • Chrome 还可以通过各种其他方式发送给用户,而无需用户触发操作。将 Chrome 作为其他软件包的一部分进行发行就是一个例子。

我认为通过在市场 A 中的主导地位来捕捉市场 B 是一种反竞争行为。对于一家公司来说,这是一种常规做法,并且通常这样做是被允许的。福特可能会推出一款福特汽车收音机(我知道这可能不是个好例子),没有人会觉得有什么不妥,因为它合法,而且也没有搅乱二级市场。

但从垄断规模方面将,这就是另一码事了,这与微软被定罪的行为相同(没有任何有意义的后果)。

你可以不同意,你也可以说,任何公司都可以在自己的操作系统或 Web 服务上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情。但无论如何,结果不会发生改变。谷歌是世界上唯一一家有能力通过移动优势和 Web 服务优势向这么多用户提供默认浏览器的公司。

Chrome 被推向数十亿用户之后,结果证明它是一款非常出色的浏览器,而且谷歌服务在 Chrome 上运作良好。Chrome 本身是一款非常好的浏览器,再加上被推向数十亿用户,所以市场份额达到了 60-70%。然后,它成为开发人员默认开发工具,以及各种各样项目(如 Electron 和各种 Chromium 克隆)突然出现,进一步加强了 Chrome 的主导地位。

所以很明显,Mozilla 和微软都无法赢回失去的市场份额。他们几乎没有移动设备和有意义的 Web 服务。微软有能力通过 Windows 推送浏览器,但他们搞砸了。现在,无论他们是否有能力开发出好的浏览器,这些都不重要了,因为它们无法大规模抢回市场份额。

所以,我们现在生活在 Chromium/Chrome 的世界里,或者已经生活了一段时间。这似乎又回到了微软之前主导 IE 的那段时期,但实际情况却是截然不同的。

微软有一个臭名昭著的浏览器(IE6),而谷歌没有。微软的浏览器不遵循标准,而 Chrome 基本上是基于标准的。微软没有投入一分钱来改进 Web,而且好多年都没有碰触 IE,反而在破坏 Web,使其流血至死。谷歌正好相反,他们积极投入改进 Web。

所以,谷歌处于一种更好的主导地位,它像一个友善的独裁者。但说到底,它仍然是一个独裁者。在短期内,对于开发人员来说一切都是积极的。一款伟大的浏览器,一款伟大的浏览器引擎,世界上大多数人都在用它。开发人员日常关注的是交付代码,而这在单一的文化中会更容易,无论他们喜欢与否。

我不认为其他人可以通过一款浏览器或浏览器引擎来打破这种主导地位,这就是为什么我会重申我已经说过的内容:在创建 Web 标准的过程中,参与方必须具有同等的代表性,以及用于确定实现优先级顺序的决策过程。然后我们会有更少的引擎,基本上只有一个,但它的开发决策需要大家的共同参与。一个开放的决策过程,然后在单个引擎中实现,这也是一种开放的 Web。

我知道这算不上是一种理想的开放 Web,但它比控制于单个组织之下的单一引擎要好得多。

Safari

由于苹果公司在移动领域的成功表现,以及对用户可安装浏览器(或更准确地说,他们可以使用哪种浏览器引擎)的锁定,Safari 占据了显著的市场份额。虽然不像谷歌那样占主导地位,但也是不可小觑。

我们仍然可以说,微软和 Mozilla 不能做到像苹果那样的推送或锁定,因为它们基本上在移动方面没有立足之地。这说明了 Web 浏览器的质量或功能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因为如果它们确实很重要,那么 Safari 可能已经死了。

移动 Safari 肯定不会是因为它的功能而占据了 15%的市场份额。实际上,Safari 算不上好浏览器,在功能和 Web 标准支持方面,它落后于 Chrome、Firefox,甚至是 Edge。那些市场份额接近零的任何一款基于 Chromium 的浏览器都比移动 Safari 强。

当然,Safari 的落后是故意而为之的。你可以看看 Safari 的发行说明,一个 bug 开了好多年都没有得到修复,当发布一个新的 Web 功能时,通常是不完整的,甚至可能无法使用。

作为一家价值万亿美元的公司,苹果公司可以通过投入更多的钱来超越谷歌,或者至少可以尝试一下。他们还可以将他们备受赞誉的质量思维模式应用到浏览器中,但他们没有。他们投入的资金只保证不会让它流血致死,但绝对不足以让它成为一个强大的应用程序平台。因为任何一个不属于苹果公司的平台,即使它再强大,也都不会是苹果公司优先考虑的事项,甚至不是威胁。

我再一次说,浏览器背后的团队没有错。他们都是出色的工程师,他们支持开放 Web。只是因为出于利益考虑,他们所在的公司束缚了他们。我知道,这种事情通常发生在大公司,因为我也曾经在这类大公司工作。

IE

关于 IE 还有什么可说的?除了它是历史上死得最慢的浏览器之外,没有什么可说的。甚至微软的埋葬并没有杀死它。现在,很多开发人员可以忽略掉旧 IE,或者几年前就开始这么做了。

但请不要低估了其他的一些人。例如,我在一家医疗保健公司工作,客户似乎很喜欢 IE。我说的是 10%的市场份额,这样的份额大到不容被忽视。而且这个数字似乎没有下降多少,这一点确实令人感到沮丧。在构建现代 Web 体验时要兼顾旧 IE 就像是为特斯拉添加方形木轮。

然后是企业内部,有些企业还在使用蹩脚的老式 IE 应用程序。每个人都讨厌它们,但又不得不继续运行。我总是在想,这些系统的所有者在期望什么,他们可能想要保持系统运行,但最好不要投入一分钱,好像无所作为就会解决问题一样。老系统已经死了,必须被替换,只是等待并不能解决问题。

总结

Web 现在运行在单个引擎上。除了 Safari(基于 webkit,一个与 Chromium 同类的引擎)之外,没有一个移动浏览器使用的是非 Chromium 引擎。

在桌面系统中,Edge 不再使用自己的引擎,这意味着 Firefox 成为最后一个对抗 Chromium 主导地位的浏览器。但 Firefox 已经从悬崖上掉下来了,加入了“微不足道”的浏览器群体。因为它们在移动领域几乎没有立足之地,以及在推动浏览器安装方面缺乏控制,因此它们也是束手无策。

如果你在等待一个幸福的结局,我只能很遗憾地说:没有。就像 IE 时代一样,新的垄断不是通过最好的浏览器赢得公平竞争而创造出来的,世界比这要糟糕得多。新的垄断是通过对市场的控制,以及以微妙的方式将浏览器推向数十亿用户的能力而创造出来的。只是这一次,它是通过一个功能强大的浏览器(Chrome)来完成的,与上一次(IE6)不同。

谁赢谁输已经非常明显,除非其他参与者能够以非常激进的方式发生变化,否则不会恢复之前的那种平衡。所以,在平衡重新出现之前,享受 Chromium 吧。

英文原文:

https://ferdychristant.com/the-state-of-web-browsers-f5a83a41c1cb